刚刚更新: 〔孟乾震〕〔地球最强王者〕〔桃运小兽医〕〔天作不合〕〔妃常逼婚:陛下已〕〔雪落关山〕〔美女总裁的神级兵〕〔谁先动的心〕〔神眼通天〕〔我就是富豪〕〔三国之蜀汉中兴〕〔我的姐姐——有毒〕〔地球第一圣地〕〔因为你,我愿意〕〔操盘手札记〕〔来自娱乐圈的泥石〕〔我的佛系田园〕〔这个总裁有点二〕〔都市极品医神〕〔太古武神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余生和你都很甜 229 新年
    祝艺已经很久没有和郁知意见过面了,两人极少数的交流,也是在微信上,她前段时间出去拍戏了,这才刚刚回京,为的还是参加后面的跨年晚会,早就知道郁知意的话剧在今天上演,早早就找她拿票了,明明昨晚凌晨才下的飞机,今天就马不停蹄地过来看话剧了。

    这会儿见到郁知意走过去,赶紧拉住人的胳膊求拥抱,“知意你好厉害!真的,话剧太棒了。”

    郁知意与好友相拥了一下,笑道,“是他们演得好。”

    “你少来,跟我还谦虚。”祝艺不满地哼哼,又一脸羡慕和崇拜,快成了郁知意的小迷妹了:“你现在不仅能表演,还能自己编剧和排戏,超厉害了好吧?真的,现在说我最崇拜的人是谁,我一定说是你!”

    一番话惹得几位朋友会心而笑,又是赞不绝口。

    郁知意算是见惯了这群朋友的闹腾劲了,笑道,“别,可别这么捧我,这么多前辈都还在这里呢,我害怕。”

    人人都说,娱乐圈里难有情意,郁知意也不是没有碰见过虚情假意的。

    可真的相处下来,这几个人,倒是很投机,行事作风或有不同,但到底也算性情相投,是难得让她露出几分真心笑意的朋友。

    便是前几天,她为陈季平说话,遭到全网攻击,还是这些人,出来声援她。

    便是这次她没怎么出声提过的年度汇演,还是这群朋友,在微博上给她做了宣传。

    “不过,你们怎么都来了?”郁知意道:“邀请函,我好像只给了小艺一份。”

    至于季舒望的那份,当然是阮诗唯送的。

    几人笑道,“当然是来给你捧场。”说罢,又像是吐槽她一样,“你也敢说,你邀请函都没有给我们,能来,知道你的面子有多大了吧?”

    郁知意失笑,“是我的失误了。”

    能开玩笑,更显情分。

    “我是担心,把你们给请来了,最后让上台的师弟师妹们心理压力太大。”她笑道。

    又是一阵唏嘘哄闹。

    这边的动静,倒是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今天来的,也有不少其实并不怎么认识郁知意的演员,自然也有人想来上前来,混个脸熟之类的,可惜暂时还没有门道。

    黎欣也许久没和郁知意见过面了,但上次在清吧狼狈的一别之后,两人也偶尔在微信上说说话,多说一些表演的事儿,不算热络是性情所致,交情倒也值得珍惜。

    此刻,黎欣也笑道,“暂时没有拍戏,你倒是在话剧这儿活得风生水起的,郁知意,你真的是到了哪儿,都光芒不浅啊。”

    郁知意摇头失笑,“你也不遑多让。”

    黎欣和前面的东家解约了,这会儿正独立出来准备组建自己的工作室,她这段时间有些忙,虽说是和平解约的,但资源怎么的,都是受损的,上一部戏杀青之后,后面就有些不太顺利。

    但能这么快组建自己的团队起来,能力也是不错的,对她的能力,郁知意向来认可。

    除非了特别邀请的嘉宾,还有几个朋友,郁知意并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招待的人,与几个朋友打过招呼之后,便打算回后台了。

    离开之前,压低了声音,说,“今天,路家遥、付华、卓鸣几个导演都来了,把握好机会,你们过去认识一下。”

    几人意外了一下,眼里几分感激。

    郁知意说的这几个,都是业内口碑比较好的导演,也被霍纪寒请来了。

    郁知意说完,顺手拍了拍好友们的肩膀,便又重新回了后台,留着一群想要上前认识的人的目光,眼巴巴张望,却无法上前。

    总而言之,这场年度表演很成功,成功的引起了一些关注,也成功地让同行看到了,传大话剧组,即便是交给一群初出茅庐的学生来呈现,也并不差到哪里去,甚至编剧和导演,都也还只算是一个学生。

    霍纪寒给郁知意弄了这么大的一个阵仗,无非也是想让学校看看,她能产生的影响力和资源的带动能力。

    此后,学校想要做什么事情,都得掂量三分。

    毫无疑问的,话剧组交了一个不错的成绩,而霍纪寒达到了目的,传大会重新估量话剧组的存在。

    当天的话话剧表演,照片一公开在网络上,便是强大的话题度。

    毕竟,从来没有一个学生话剧组的年度表演,能请得动这么强大的嘉宾阵容,且不说那些老艺术家,可能不在行业内,了解的人不多,但是,嘉宾席里,满满的清一色过去,便是知名演员兼话剧家、知名演员,就连季舒望、韩沥、祝艺这些演员都出席了,还能不引起人的关注?

    而这表演,偏偏又与郁知意有关。

    演员们的表现,竟也可圈可点。

    尤其是话剧剧本,题材略显沉重,还有点悲怆。

    讲述了一对自小长在疯人院中的兄妹,自小拥有惊天的音乐天赋,却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被一朝发掘,带着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但兄妹两人却走上了完全不一样的道路,经历了成名、失名,恋爱、失恋,众星捧月、万人唾骂,一个人走上了不归路,毁灭于这个世界之中,另一个人,却回到疯人院,继续与疯子为伍,拉起了一个透明的屏障,将自己封闭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题材的表现,本身就具有很强的话题度和对当下的隐喻。

    鲜少有学生会喜欢这么晦涩难懂的表演,也鲜少有人能处理好一个话剧舞台上两条线并进的表演,但显然,这一场话剧演出,处理得很好。

    前辈的评叹圈点是一回事,行业内外如潮的评论又是一回事。

    有人说,这场话剧很有现实意义,但也有人说,基调有点悲观,尤其话剧里表现出来的一些细节,价值观有待商榷。

    没有任何东西,只有一面,引起关注度越大,受到的争议也就越多。

    作为其中的主要人物,媒体当然是铆足了劲要采访郁知意这个剧本的创造者。

    郁知意答应了接受采访,于是新年的第一天,别的演员,忙着参加各种活动,一并推辞了许多活动的郁知意,反而在学校的表演大厅,接受了媒体的独家采访。

    “郁小姐,对于观众提及的剧中的三观问题,您是怎么看待的?”

    面对媒体,郁知意变得越来越从容,已经不见了当年面对话筒的窘迫感。

    只是,她还是一样的话少。

    神色略显清冷又带着点与年龄不相符的从容和淡定,郁知意道,“影视剧的功能,并不是教化,而是反应人性,一部影视作品、一场话剧表演,不应该只有一个基调,那不叫表演,那叫动作和语言的堆砌。”

    她的回答,显然在记者的意料之外,话题渐渐向纵深发展。

    提及一些对影视剧的看法,当下观众对影视剧的关注点,以及评判的标准,镜头面前的女孩,面色从容和平静,娓娓道来,不急不缓。

    郁知意说,“我希望有一天,一部影视作品,一场话剧表演,给人以思考,看得见的,是故事背后反映的人性与世界,人与人,人与自己,人与世界之间的关系,而不是评判它本身携带的价值观,因为它本不是宣传,人有前面,不能一味扬美抑丑。”

    她说,“希望更多的人,关注点落在作品本身,而不是演员或者创作者的身上。”

    假期之内,霍纪寒自然陪同郁知意外出出席一切活动,郁知意在接受采访,他便在旁边看她采访。

    没有观众的空旷而表演大厅,背后是一排排红色的椅子,郁知意便坐在前排的椅子上,双腿交叠,前面架着两台摄像头。

    空旷的对比,如华宴散尽,只留她一人。

    颇有一种苍凉之感。

    这场采访进行了两个小时,所幸记者是不是娱乐向的,而是文化向的,越是到了后面,交谈反而越加从容流畅,隐约有停不下来的趋势。

    因为她的身份比较特殊,既是话剧演员,又是影视剧演员,采访后期,涉及这个方面的话题也多了一些。

    从话剧创作说到了表演,又从表演说到了影视剧场,当然,也说起了舞台话剧表演和影视剧表演的不同。

    当晚,这一则采访视频翻出来之后,郁知意又成为了话题的中心。

    岁末年初,刚好就是影视行业各类颁奖活动举行的时候,郁知意个人对于表演的看法,无意与当下的某些颁奖结果上,对于一些演员的评判有了强烈的对比。

    她在采访中有一段关于舞台表现的回答,提及了演技的问题,自然谈到了曾经被人吹捧的“炸裂是演技”和“教科书般的演技”。

    郁知意的看法却很直接,演技没有什么炸裂式和教科书式,因为每场戏,每一次拍摄,都是不一样的,只有节奏才是衡量表演的尺子,语言、动作、呼吸……镜头,调动身体器官和场景的和谐运用,都是节奏。

    当晚,这段视频,很轻松地吊打了一众跟被粉丝吹捧的她差不多年纪的女演员。

    营销号的刻意引导,一些网友的支持,各种对比,忍受不了越来越敷衍的影视剧评奖的观众,将郁知意的这句话当成了圭臬一般。

    争议自然很大,有人说她拿矫,也有人说她对待表演很认真。

    这世上的人不完全是她的粉丝,自然有别的人来攻击她,不过,这一切,郁知意都没有放在心上。

    新年的第一个晚上,她和霍纪寒在家煮火锅吃。

    当然,客人是不请自来的霍世泽和时梵。

    两人竟然也不客气,进了门之后,就随意在郁知意的家里走动了。

    霍世泽来的次数不少,连爱斯基都跟他熟了。

    一人一狗玩了好一会儿,霍世泽说,“等我去了欧洲,也买一只狗来养,就……就买萨摩耶好了,你觉得怎么样?”

    他转头问时梵。

    时梵还是第一次来霍纪寒和郁知意家,倒没什么新奇的,闻言依旧温和地笑了笑,“依你。”

    霍世泽将爱斯基半抱起来:“不然你给我生一个儿子吧,我养你儿子好了。”

    正在厨房里准备金针菇的霍纪寒不咸不淡地提醒一句,“爱斯基生不出别的种类的狗。”

    霍世泽翻了个白眼。

    郁知意将霍纪寒洗好的菜端出来,问霍世泽,“你们去了欧洲,还会回来么?”

    霍世泽从时梵的手里接过半个石榴,一粒一粒往嘴巴里丢,一边说:“会啊,等你们结婚,自然会回来。”

    郁知意:“……”

    还是时梵比较靠谱,主动解释:“国内没什么工作,基本不会回来了,不过明年盛世定档,我会回来跟组做一部分宣传。”

    郁知意点头。

    将菜放好之后,门铃也响了。

    陆邵珩和莫语这一对,姗姗来迟。

    新年飘了点雪花,两人进来的时候,肩头还落了点雪。

    莫语这段时间一直忙碌于自己的工作,她正式入职新明,做了经纪人,现在手下带着几个小鲜肉,据说陆医生为此吃了不少飞醋。

    她也很久没有见到郁知意了,连前天的话剧都没有时间去看。

    今晚跑过来,还因为这顿新年的晚餐,也算是给霍世泽和时梵饯别的。

    也直到跟陆邵珩在一起之后,莫语也才明白时影帝的和霍世泽之间的关系,满满八卦心的同时,又碍于礼貌和对大影帝的敬重,不敢有所越矩。

    一进门陆邵珩就替莫语将身上沾了雪花的羽绒服给脱下来挂在挂钩上,莫语则迫不及待地跑过去,给了郁知意一个巨大的拥抱,“知意意,好久没见你了,啊,你又便漂亮了!”

    郁知意无情地揭穿好友,“我们昨晚才刚刚视频过。”

    莫语:“哼!”

    霍纪寒从厨房里端着东西出来,将郁知意拉到自己的身边,不爽地看了陆邵珩一眼,“管好你的人,别乱动我的人。”

    郁知意:“……”

    莫语:“……”

    陆邵珩一脸黑线,把莫语的爪子抓在自己的手里,“你以为我想!”

    莫语瞪了对方一眼,收回了自己的爪子,双眸亮晶晶地看向霍世泽和时梵,小心翼翼地捧出手机,“霍总,时影帝,可以一起合个影么?”

    时梵笑着点头了。

    霍世泽咬牙冷笑了一声,“你说呢?”

    莫语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机,可怜兮兮地看向陆邵珩,陆医生气极,“莫小语,你不要欺人太甚。”

    竟然还想让他帮忙给她和别的男人合影,莫小语真的是长本事了!

    莫语瞥了瞥嘴,“我回去自己p图!”

    “不许!”

    两道声音齐齐响起,是陆邵珩和霍世泽的。

    莫语唇角抽了抽,好吧,不过她好像已经弄明白一直以来盘绕在心里的问题了。

    眼见莫语撇嘴不语,陆邵珩不由地想起了家里那些七七八八的男星海报,只觉得一阵头疼,“好了好了,不要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关系。”

    莫语幽幽地看了对方一眼。

    陆医生露出标准微笑,只是示弱的表现。

    两人这般模样,逗乐了霍世泽,“看来陆医生的家庭地位不怎么样啊。”

    陆邵珩冷笑了一声,“彼此彼此。”

    霍世泽不以为然,瞥了一眼厨房里穿着围裙洗菜的霍纪寒,语气调侃,“比起家庭地位,有霍纪寒在的地方,谁敢比低?”

    这话,霍纪寒自然听见了,不过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反正他愿意比知知低啊。

    瞥过来一眼,霍二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关你们屁事?一群没老婆的人。”

    郁知意噗嗤一声笑出来。

    不过她想来是护着霍纪寒的,“我们家的家庭地位,两个人是一样的。”

    霍纪寒骄傲地扬了扬下巴,看向对面两人,意思不言而喻——看我老婆好温柔体贴。

    陆邵珩和霍世泽一阵恶寒。

    一群二十几三十岁的甚至三十几的男人了,凑在一起,没有了外面的尔虞我斗,反倒像几个大男孩似的。

    你一句我一句的攻击对方。

    霍二少虽然话少,但是毒舌的能力连郁知意都觉得新奇。

    但也恰恰因此,证明了陆邵珩和霍世泽在霍纪寒的心里,也是有不低地位的。

    她极少见到这样的霍纪寒,只觉得新奇,那是她极少见到的样子,简单纯碎。

    可又隐隐能从一笑一闹之中,领会到不管是霍世泽还是陆邵珩对霍纪寒的那一份关心。

    在这三人之中,他就像一个团宠一样。

    郁知意看着衣着觥筹,听着几个男人之间毫无顾忌地聊天,幼稚地攀比,忽然很感谢,感谢自己还没有出现的那几年,霍纪寒的身边,有这两人,以不至于让他坠入深渊。

    这么想着,看向霍纪寒的眼眸,便多了几分温热。

    餐桌下,霍纪寒则心有所感地握住了郁知意的手,眸光流转之间,情意绵绵,惹得旁边几人甘拜下风。

    酒酣至深夜,陆邵珩带着莫语回了不远处的别墅,霍世泽和时梵则由司机带离。

    霍纪寒喝了不少酒,脸色微醺。

    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人都离开了,餐桌上一片狼藉,房间里还萦绕着火锅的香味。

    他半倚在郁知意的身上,只是往外看着,什么也不说。

    郁知意转回头看霍纪寒,轻声道:“其实,你有点舍不得大哥的,是不是?”

    霍纪寒没说话,唇瓣微抿,固执地不愿意承认自己对唯一的大哥的那些感情,只转身回抱住郁知意,“知知,我有你陪我就好。”

    郁知意笑了笑,“是啊,我会一直陪你。”

    *

    新年的假期有三天。

    当然,郁知意也没有出行的计划,她和霍纪寒的日常,已经被安排满。

    第二天,她和霍纪寒受邀去参加一个年度电视节。

    ------题外话------

    内容稍有一点修改哦。

    有月票红包哦,不多,一点心意,因为之前ios充值没法发红包,趁着这次有活动,就发一次红包啦,感谢大家的支持。mu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道祖,我来自地球〕〔九星毒奶〕〔武炼巅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古神帝〕〔第一序列〕〔魔临〕〔我的学姐会魔法〕〔重启飞扬年代〕〔都市之最强狂兵〕〔校花的贴身高手〕〔罪全书全集(十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