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就是神豪赵权韩〕〔氪金魔主〕〔重生之都市仙帝〕〔快穿之我要开荒〕〔重生最强毒医圣手〕〔股海群侠传〕〔林初九〕〔逃出世界〕〔最强近战法师〕〔龙朝野史〕〔帝世无双〕〔这个地球有点凶〕〔红莲魔尊〕〔月下星魂山河路〕〔第一妖主〕〔随身带个狩猎空间〕〔我能看见万物弱点〕〔奕王〕〔龙神至尊〕〔每秒都在升级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王者 1043 老首长,谢谢你
    这电话挂的,让我心里非常踏实。

    因为我知道,只要有老乞丐,扬州那边必定是稳了!

    这回好了,姑苏和扬州都没问题了,只剩一个金陵。我能确定的是,莫鱼肯定逃出来了,虽然我没和他联系,但我敢这么说,因为第一,莫鱼不需要亲上战场,第二,以他的聪颖和睿智,肯定能第一时间发现不对劲,李贺春都跑了,莫鱼和陈不易怎么可能跑不了呢。

    这就是我第一时间关心扬州,而不是金陵的原因。

    但我还是立刻给莫鱼打了一个电话。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莫鱼第一时间就接了电话。

    “你还好吧?”我立刻问。

    “我很好。”电话里,莫鱼的语气同样阴沉沉的:“可是咱们的兄弟就不好了……”

    声音里夹杂着难过、哀伤和悲痛。

    莫鱼很少会有这样的情绪,他一向是运筹帷幄、胸有成竹的。

    “对不起……”我低低地说。

    “没事。”莫鱼说道:“我知道这一定不怪你。”

    每一个兄弟都体谅我、理解我,可我心里还是那么难过,春少爷的一招釜底抽薪,让我损失了多少兄弟啊!虽然我最亲的几个兄弟都没事,可是那些外围的兄弟,他们也有父母和家庭啊!

    是,我是可以事后补偿他们丰厚的抚恤金,可是这又如何补偿他们内心的悲痛!

    我给他讲了一下姑苏和扬州的情况,莫鱼也给我讲了一下金陵事发的经过。

    因为是陈不易负责接待杨云的,所以莫鱼能够腾出空来观测现场状态,这是比我和锥子优势一点的地方。杀手门在撤出以后,莫鱼第一时间就察觉了,虽然来不及问我怎么回事,但是他也知道出问题了,立刻让道上的人也退。

    可惜已经迟了,战斗已经打响。

    陈不易不知情啊,看到战斧的人齐了,立刻下令攻击。

    莫鱼紧急让人撤退,还是被战斧的人察觉了。战斧的人呼啦一下追了上来,逢人就杀、遇人就砍,金陵这边完全抵挡不住。当然,因为莫鱼撤退命令下的早些,众人已经分散开了,没有短时间内全部干掉,可战斧的人不依不饶,仍在大肆追赶、不杀不休。

    莫鱼已经立即调集警方来了,但是仍需一段时间,来了以后,恐怕道上的人都死光了。

    五百人啊,全是道上的精锐,其中不乏我们的老哥们,从最初就跟着我们的人,甚至有些我能叫的上来名字……

    老乞丐去扬州了,就注定去不了金陵,坐火箭恐怕也赶不上了。

    还是那句话,我最亲的几个兄弟是没有事,可其他兄弟出事,也一样让我心里难过。尤其是屠戮进行时,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

    这种感觉真的太难过、太不好受了。

    莫鱼也是一样,他常年呆在金陵,和那些人很熟的,经常一起喝酒、共事,如今一个个都死去了,他的心里比刀绞还难受。

    “有办法么?张龙?”莫鱼声音干涩地问我。

    莫鱼一向运筹帷幄,几乎没有难得住他的事情,这得多绝望啊,才问出我这个问题。

    可是我也没有办法,老乞丐去扬州了,白狼留在姑苏,谁都分身乏术。

    我沉默着,半晌才说了一声:“对不起……”

    “没事。”莫鱼沉沉地说:“就这样吧,等警察来了,会给兄弟们报仇的!”

    五百个兄弟,五百条人命,背后是五百个家庭啊!

    他们可能是五百个孩子的爸爸,五百个女人的丈夫,五百对父母的儿子……

    一想到这个数字,我就心如刀绞,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光,恨不得代替他们去死的是我啊!虽然我也知道,战场上的伤亡事件十分正常,可是这次的伤亡大大超过我的预计,罪魁祸首还是春少爷,他可真是个怂包、怂包!

    明明能干过战斧的,明明能守住江省的,他却想要放弃,想要主动撤退,想要拱手让人!

    挂了电话,我的心中仍旧乱如麻团,尤其是金陵那边的兄弟还没死完,明明还有一大半都还活着,我却救不了他们,只能等着他们一个个死掉,颇有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

    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我头晕脑胀、心乱如麻。

    慕容家的大门口,战斗仍在继续,战斧虽然只有百余人,白狼、赵虎等人也都能打,但要杀光战斧的人也是不容易的。不过,最终胜利肯定属于我们,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我已经没心情去观察身前的战斗了,我就在想金陵的人怎么办啊,他们没有老乞丐去救命,天上也不会降下什么神兵……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又响起来。

    我拿出来一看,又是一个陌生号码。

    我不知道这是谁,但也不可能不接,我立刻接起来。

    电话对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搞什么,怎么把我电话拉黑了,给你打好多次电话都打不通!”

    是老首长的声音。

    听到是他,我又气不打一处来,之前把我当傻子一样忽悠,想利用我将南王引到荣海,好实施他的抓捕计划。后来我加入杀手门,他又把我臭骂一顿,说我是误入歧途、自甘堕落,我和他大吵了一架,就把电话给挂掉了,还把他的手机号拉黑了。

    这次又打来电话过来骂我。

    因为金陵的事,我本来就烦着呢,他还骂我!

    我当然把气都撒到他身上了:“我就拉黑你,怎么了?!”

    我在电话里狠狠骂着:“你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一定要接你电话?”

    老首长位高权重,就连二叔都得对他恭恭敬敬,他打二叔一个巴掌,二叔连哼都不敢哼一声。这样的人,估计从来没有被人骂过,突然被我这么骂,老首长当时都傻眼了,愣了半晌才说:“张龙,你吃枪药了吗,你怎么敢骂我?”

    我说:“我就骂你怎么了,我不光骂你,我还想打你呐!”

    老首长的脾气本来就爆,刚才已经忍让过我一次了,见我还是这么不客气,立刻气势汹汹地说:“你有毛病是吗,你还想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知道我可以帮上你多少忙吗!”

    我怎么不知道,他是飞龙特种大队的首长啊,专门负责抓捕各种各样危险的通缉犯。

    但他能帮上我什么忙?

    “你能帮我个屁!”我吼着说:“你什么都帮不了我!”

    电话那边,老首长似乎要气乐了:“你说说,你想让我帮什么?除了救出你二叔!”

    老首长似乎是无所不能的,就连二叔的事,也是他从中斡旋,才从死刑改成有期徒刑十六年的。

    我赌气道:“战斧侵入金陵城了,正在屠杀我的兄弟,我却身在姑苏,根本赶不过去,你有办法帮我?”

    老首长问:“战斧?哪里的战斧?”

    听这意思,战斧在华夏显然不止一个根据地,老首长也都知道。我更气了,国家明明什么都知道啊,为什么不去对付他们,还得我们这些民间组织出手,对付起我们来倒是一个顶仨!

    我没好气地说道:“就是徽省的战斧啊!我告诉你,千万别说要调你们特种大队过来,等你们来,黄花菜都凉了!”

    “徽省的战斧么……”老首长喃喃地说:“好,你等一等,一会儿给你回复!”

    “一会儿?再过一会儿,我们的人都死光了……”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老首长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我还气郁难平,手里握着手机,心里真烦透了。白狼、赵虎他们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战斧的人已经基本被杀光了,慕容家门前的大街上堆积了不少的尸体。

    大概也就两三分钟时间,莫鱼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问:“有什么事?”

    电话里面,莫鱼喜悦地说:“好消息啊,战斧内部好像出了内讧,那个c级改造人杨云突然倒戈,领着二三十个手下屠戮起了同门。因为他们突然反水,打了战斧一个措手不及,迅速就杀掉了一大片……我赶紧让咱们的人上去帮忙,现在已经联合在一起了,咱们要赢了啊、赢了!”

    握着手机,我当然呆住了。

    这肯定不是什么巧合,也不会是杨云突然脑子抽风。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个杨云,八成是老首长安排在战斧的卧底,老首长在和我通过电话后,立刻通知正处在金陵的杨云反水。身为c级改造人的他,对付起其他改造人来当然十分容易……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随后,老首长的来电中也验证了这一点。在挂掉莫鱼的电话不久后,老首长便给我回了过来,对我说道:“现在相信我的能力了吗?”

    “信了、信了……”我激动无比,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老首长、谢谢你!”

    “光谢有个屁用!”老首长在电话里大吼着:“把我手机号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从今天起二十四小时准备接我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鬼医废材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神医仙婿〕〔1255再铸鼎〕〔伏天氏〕〔大医者〕〔厉爷的超能力女友〕〔渣了五个大佬后妖〕〔萌宝来袭爹地超级〕〔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晴歌唱晚〕〔十三局密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