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婿〕〔快穿之为你如愿〕〔天才相师〕〔儒女可教〕〔头条追妻,俞先生〕〔我诸葛宝宝不弱于〕〔佛门世尊〕〔枯木大圣〕〔无敌小师兄〕〔被圣女养大的不死〕〔刺客计划〕〔黑夜继承人〕〔无限之怒血进化〕〔宋煦〕〔无敌从长生开始〕〔吴越王子〕〔我死过5000次〕〔娱乐圈头号毒奶〕〔这次穿越我是拒绝〕〔午夜幽幽诡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嫡女心计,妖孽王爷请让道 第315章毒誓
    皇后手眼通天,费尽所有人力物力终于找回了柳元清,柳元清一直寄养在一户好心的农户家里,当时柳永安给了那农户不少银子,又请大夫为柳元清医治,这才保住一条命。

    可惜柳元清因常年遭受虐.待,早已经不像个人样,加上之前中过慢性毒,能保住一条命就已经不错,但他的腿废了,再也站不起来。

    就连宫内最好的太医,都无法治好。

    皇后心里十分愧疚,更加的心疼这个孩子,时间久了也生了心病。

    宇文墨虽然被她从小养在身边,可到底不如亲生的亲,后来皇后一直没再有孕,残废的宇文跋没了半点被立储的机会,而宇文墨还是有机会的。

    宇文墨不是长子,却也是皇后膝下长大,品貌兼优,为人谦逊低调,除了大皇子二皇子外,他是朝臣们时常议储的对象。

    皇后将希望都承载在宇文墨头上,与他更是比从前亲近,

    “墨儿,本宫见你近日来总是郁郁寡欢,是膳房的膳食做的不好吃吗?”

    宇文墨勉强一笑,“不是的母后,可能是先生近日来教的题儿臣有些参不透,所以总想着如何去解。”

    皇后是看着宇文墨长大的,自然知道他与死去的七皇子感情深厚,不过宇文墨性格内敛,小小年纪就懂得如何看人脸色行事,自然不会提那件事半句。

    当时皇后让宇文墨将岑溪约到观景池那边捉迷藏,那个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会成为杀掉自己好兄弟的帮凶。

    “墨儿啊,那件事你可还在怪母后?”皇后见他有些失神旁敲侧击的问道。

    宇文墨从小就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在这个皇宫活下去,他这时微微摇头,面上带着有些牵强的笑容,

    “母后多虑了,儿臣根本不记得母后说的是哪件事,母后对儿臣有养育之恩,只要是母后的意思,儿臣都会照做,以前如此以后亦是,儿臣唯母后马首是瞻,此生如复!”

    “真是母后的好孩子,母后没白疼你!皇室兄弟之间,要想成为万众瞩目的那个人,就得踩着兄弟的尸首往上爬,否则你就得成为别人的垫脚石,有时候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你不必为那孩子介怀,何况他根本不是你的兄弟,只是个野种,以后你的路还很难走,记住母后今日做的话!”

    宇文墨想说什么又抿着唇咽了下去,最终点点头。

    皇后接着说道,“墨儿,你是母后最信任的孩子,你七弟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将来无论发生什么,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好你七弟,这一点可以答应母后吗?”

    其实说白了皇后就是怕他对宇文跋不利。

    宇文墨看着那面黄肌瘦,眼窝深陷的小男孩唯唯诺诺的躲在皇后身后时,他微微点点头,

    “母后放心,儿臣定会用性命保护七弟,照顾七弟,不让旁人伤他分毫!”

    皇后面上笑笑,可心里到底还是不放心,毕竟不是自己的亲骨肉,

    “墨儿,你发誓,如若将来有违誓言,苏贵妃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你将不得善终,你的子孙男的世代为奴,女的代代为婢!”

    狠毒的誓言从皇后口中说出,刺入宇文墨的耳朵里,他的心紧跟着抽疼了下,不过还是毫不犹豫的重复着皇宫的话发了誓。

    皇后这才放心的拉起他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委屈你了,并非母后逼你发誓,而是这后宫尔虞我诈太多,本宫的亲妹妹都在算计本宫...”

    宇文墨抬头一笑释然,“母后不必忧心,儿臣并非那薄情寡义之人,母后待儿臣的好,儿臣打心眼里感激,不敢埋怨母后半分!”

    在皇后面前宇文墨从来都是恭顺有加,只有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他总会想起那个跟他一起长大的孩子。

    那孩子长得玉雪可爱,天天粘着他叫他四哥,总是会拉着他一起放风筝。

    两人累了总会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他曾对那孩子说过,“等将来有一天七弟继承大统,我就做你最忠心的臣子,为你守护大邺疆土!”

    “四哥说的是真的吗?”孩子问道。

    “当然是真的,你是母后的嫡子,将来这储君的位置自然是你的。”

    “呵呵,可是我现在不想做储君呢!”孩子的眼神开始变得诡异。

    “那你想做什么?”

    宇文墨并未察觉,一眨眼就换了个场景,那里正是观景池边,他被母后紧紧拽着手,躲在假山后,想喊出话让孩子逃跑嘴却被人捂住,只能亲眼看到华阳夫人将那孩子推入池中。

    “救命!救命!”那孩子沉下去后忽然又从池中爬了上来,他满身是水,全身被水泡的肿胀,诡异的笑着朝他走来,他想逃,脚下却像是被施了定身术那般,一步也动不了,眼看着孩子全身腐烂,伸出手来抓着他的手,

    “四哥,陪我捉迷藏好不好?”

    “啊——”

    每当这个时候,他便会从梦中惊醒,然后就是一夜不眠,坐到天亮。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母后会要你的命。

    再后来,他将所有一切都归咎于华阳夫人身上,他想要华阳夫人死,让她为那孩子偿命,可是当他私下探查华阳夫人的情况时,有人说她死在了密室。

    华阳夫人发丧,是皇后亲自操办。

    这个秘密,宇文墨本以为会带到坟墓里,却没想到,华阳夫人带着那孩子出现了,她是那么正大光明,他想杀了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但对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孩子,他不忍再杀他一次。

    一次就够了,他终究对不起他在先。

    ***

    华阳夫人在密室受尽酷刑,本该会死,却被潜入皇宫的家仆西老所救,西老找了具差不多的尸体,顶替了伤痕累累的华阳,用刑的嬷嬷们就算发现事情不对,也不敢上报皇后,以免被牵连,索性又将尸体的脸毁去,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件事才算完。

    逃离大邺的华阳夫人被西老一路带到卫国,修养几个月后,碰到了几年前出使大邺的汝阳侯,华阳在卫国无所依靠,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她不愿过平民生活。

    想起几年前那背着丈夫和这个男人的一夜风流,便生出新的主意来。

    她去奴隶市场随便买了个年纪相仿的孩子回来,声称孩子是她生的,而孩子的生父则是汝阳侯。

    后来滴血验亲时,她动了点手脚,糊弄了过去。

    华阳自持美貌,又灌会使用伎俩将汝阳侯迷得五迷三道,于是汝阳侯舍不得将她放在外面,索性将母子二人更名换姓,纳了华阳为妾,将母子藏于侯府中。

    直到有一天,那买来的孩子赶走屋内的丫鬟,关上房门,小小的身子站在她面前,趾高气扬的对她说道,

    “姨母,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

    小小的孩子说出成熟老练的话来让她浑身一颤,尤其是那句姨母,怎么听怎么熟悉,她张口结舌的看着他还未说话,就看到他从桌上拿了块栗子糕吃了起来。

    “这个世上只有姨母是真心对我好,我最喜欢姨母为我做的栗子糕,终于又吃上了。”

    不管华阳惊恐的表情,孩子说道,“姨母不必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想不到我死了之后,姨母也被迫逃到这里,宇文墨这只小狼崽,骗我到观景池,又让人将我推入池水中,还真是狠毒啊!他怎么也想不到,我宇文跋命大,又活了过来!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对母后出手,想必我死的真相,母后还蒙在鼓里吧!”

    “你...!你是?”华阳脸色惨白,嘴唇哆嗦个不停。

    “姨母,我是宇文跋,死后重新在这具身体上活了过来,没想到与姨母的缘分不浅,又让您把我买了回来,上天对我宇文跋还真是不错!”他又咬了一块栗子糕,小小的年纪身上却散发着阴郁的表情,看的让人汗毛竖起。

    “那你,你怎么一开始不跟我说?是想吓死姨母吗?”华阳又惊又喜,心里的恐惧还是有些难以散去。

    孩子提了提身上空荡荡的衣衫,无奈的说道,“这身体太弱,我饿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所以干脆等养的好些了再告诉姨母。”

    “你,那你真是跋儿?”华阳还是不敢相信这么离奇的事情。

    孩子对她说道,“姨母您以前三天两头来宫里看我,还经常告诉我要多提防四...宇文墨,如果我当时就听您的,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所以,我要报仇,夺回属于我的一切,而到时候,母后是圣母皇太后,而我会认姨母为养母,到时候您就是母后皇太后,仅次于母后之下,这是您帮我应得的尊贵殊荣!”

    华阳窃喜,后来得知大邺皇后病死的消息,更是心中痛快,将来,等她的儿子夺回一切,她就是唯一的名正言顺的皇太后。

    这各中曲折除了当事人,旁人又怎能知。

    就连南乔,都只在华阳夫人的只言片语中描绘着岑溪大致的身世,其实岑溪才是最傻的那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大唐国士无双〕〔万族之劫〕〔黎明之剑〕〔三寸人间〕〔我被丧尸咬了后〕〔射程之内遍地真理〕〔快穿之病弱白莲洗〕〔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第八冠位〕〔神医倾城:将军夫〕〔一天一个新系统〕〔我开杂货铺那些年〕〔玩家凶猛〕〔精灵掌门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