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圣逆武〕〔大炼器师〕〔孤儿大帝〕〔银子太多怎么办〕〔我是真不想穿越〕〔天道魂修〕〔女主她是一颗星〕〔重龙葬道〕〔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开天录〕〔龙的法则〕〔岁月君主〕〔去地府做大佬〕〔我靠亏钱当首富〕〔无敌系统之请你砍〕〔真五行大陆〕〔万古第一龙〕〔世上无仙〕〔末世最强回收系统〕〔皇天战尊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三十章 最漫长的一天3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时空站门口跳下飞毯,白看郝运还是闷闷不乐,就搂着他的胳膊,用脸蹭来蹭去。

    “怎么这么不高兴啊?”

    哥叹了口气,在恋人面前并不隐瞒:“是我太天真了,我还真的以为世界是绕着我转的呢。”

    “没关系呀,世界不绕着你转,我绕着你转啊。”

    白一向到做到,立刻傻乎乎的绕着郝运转了一圈。她认为自己只是个没有什么本事的女孩子,只能用这种蠢透了的方式让自己的男朋友开心一些。

    郝运一阵恍惚,他忽然明白了摩根老爷的话,他的世界其实一直围绕着他旋转。

    “进去吧。”郝运抱了抱白,两人一同走进时空站。

    这个时空站,并非利德尔沟通各大殖民星的贸易港口,而是联盟设置的时空港口。主权世界三大标准配备:驻守官,信号塔和时空站。

    为便捷贸易,统一管理,联盟将下属主权世界都用时空门连接,客运和货运都可以通过时空站直达目标世界的时空站。

    时空站通过一扇时空门和利德尔世界相连,进去之后,是一个超大的高铁站一样的空间。从这里开始,就属于联盟的直属领地,利德尔人可以进入,但并无管辖权。

    果然,白和郝运飞进来之后,后面跟着的尾巴伸头伸脑的看了半天,最终得到上级指示,呆在门口守着就行了。

    联盟时空站属于公共服务站点,全程免费,理论上属于绝对中立地带。站内通常会滞留天南地北许多的位面商人,这些江湖客不仅为利德尔世界带来大量的税收,他们本身实力也相当不赖。

    没两把刷子,哪能玩得转位面贸易?

    所以费诺亚诺放弃了在站内盯梢的打算,一来跑到联盟的地盘行动,你利德尔人好大的威风啊。二来进去干嘛?驱散那些位面商人?就利德尔人那种身板,加上几把水枪,怕还不够门口那头大恶魔塞牙缝。

    大恶魔霍森布鲁兹老爷,完全没有利德尔人自以为是的凶狠与邪恶。尽管他身高超过五米,长着一张满是獠牙的巨嘴,全身的甲胄缝隙中燃烧着地狱的火焰。

    但这不代表他就该做出点什么和他可怕外表相符的事情,我们要以一个人的行为,而不是外表和种族评价一个人。事实上,霍森布鲁斯老爷温和可亲,现在正在做的事情还有点可爱。

    霍森布鲁兹老爷哈哈大笑,这头炎魔正在联盟的时空站,用地精语讲了一个关于某个超级赛亚人在蜀山喝酒时,因为一个赛博坦语的语法梗而吃瘪的冷笑话。围在大恶魔身边的听众包括两匹快乐的彩虹马,一头忧心忡忡的异形和一辆看不到牌子的豪华跑车。

    霍森布鲁兹的这条梗是如此的深奥,以至于一直运作良好的全知语言都卡了三秒钟才翻译过来,还做了长达二十页的注释。

    整整一分钟之后,彩虹马,异形和郝运跟白才一齐明白了这个梗,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那辆跑车疯狂的按着喇叭,还在不停的开合前盖,貌似它的笑点更低一些。

    “哥。”大恶魔看到郝运牵着白往前走,还以为这一对情侣要插队,好意的指了指张贴在站内的标语。

    “自觉过检,文明排队。”

    联盟为每个世界配备一名驻守官都已经捉襟见肘了,更不可能在时空站内配备大量的人员维持秩序,所以时空站大量使用自律ai卫兵。

    像大型高铁站一样,这座时空站分为一个个的过检闸口,通向一个个不同的世界。诸界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整整齐齐的在闸口后排着队,顶上的大喇叭还在滚动播放温馨提示:

    “通往图门的传送阵即将启动,请旅客们自觉排队,从绿色的闸机通过,大包包都要过检,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人(?)群开始背上行李,缓缓移动,如果不看种族,和春运大潮也没什么两样。

    “滴!”

    在一头胖乎乎的九头蛇通过安检通道时,门框陡然变成红色,响起了刺耳的警报。九头蛇沙雕一般呆立当场,周围有经验的旅客刷的一下逃离它的身边。

    显然,他们的恐惧并非毫无道理,就在下一毫秒,时空站的天花板消失,天知道哪里伸出来一根无畏舰的主炮顶在了九头蛇的头上。当然,“顶在头上”这个法并不确切,因为炮口的直径完全可以把九头蛇整个塞进去。

    炮口上亮起了强烈的充能波动,前方高能预警,可怜的九头蛇吓得瑟瑟发抖。

    “公民,你肚子里藏着什么?!”

    两头机械章鱼一左一右将它扑倒在地,这些ai卫兵用强壮的金属触手狠狠的给了它每张脸两记响亮的耳光。通过简单的计算,我们发现九头蛇一共挨了18个大嘴巴子。

    它被打懵了,好一会才大哭起来。

    “那是我的蛋!”

    九头蛇尖叫着。

    “公民,我们现在怀疑你涉嫌偷渡产卵,请跟我们走一趟。”

    这位九头蛇母亲哭丧着脸被机械章鱼拖走,如果足够有钱,也许能为自己请一名律师。

    围观的吃瓜群众窃窃私语,其中有两个消瘦的黑皮精灵对视一眼。他们摸了摸怀中的东西,自己估计过检是不可能过检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他们的周身涌起一阵波动消失在空气中,竟是发动了阴影潜行的技能。安检门过不去,或许可以从旁边低矮的玻璃隔断混过去。

    这两个家伙一定很不讨族长的欢心,连最基本的规矩都没有向他们传授。在联盟的地盘撒野,还真以为自己是不朽者?

    玻璃隔断旁的一盆观赏植物,猛然张开大嘴,一口将阴影位面中潜行的两个黑皮刺客整个吞下,咀嚼片刻后,还呸呸的吐出四只靴子。

    吓得一直站在盆栽旁边打电话的一只可爱树妖哇哇大叫。

    “哦,这些简直太棒了!”

    郝运太高兴了,这些荒唐的骚乱,将联盟的时空站和天朝的春运现场显著区分开。否则,所谓的异界也太幻灭了吧!

    “谢谢你恶魔大叔。”

    郝运回过神来向大恶魔的提醒表示感谢,尽管他们两不用过安检,可以走员工通道。

    “不过我们不是旅客,我们是来找人的。”

    “找人吗,那你应该看看我的宝贝儿。”

    霍森布鲁斯老爷一脸商业微笑,他站定在郝运面前,猛然双手打开自己的大衣。

    白吓得轻叫一声,赶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后来她发现气氛有点不对,不由从指缝里偷偷看了一眼。

    霍森布鲁斯的大衣内侧,挂满了各种占卜和赌博的玩意,有色子,水晶球,扑克,龟壳,羽毛,铜钱,塔罗牌,甚至还有一副麻将。

    什……什么嘛,原来不是暴露狂。

    “找人,你应该用塔罗牌。”

    大恶魔一脸诚恳的用指尖捏出一副塔罗牌。整副牌贴满了金粉和塑料闪光片,造型要多浮夸有多浮夸。

    “抽一张吧,你就能找到需要的答案。”

    “亲爱的你别抽。”白搂住男盆友的胳膊,一脸厌恶的,“恶魔都是大片子!”

    “魔鬼才是大骗子!”炎魔高声反驳,“我可是讲诚信的大恶魔,鼎鼎大名的霍森布鲁斯老爷!”

    虽然白不喜欢,但郝运还是跃跃欲试。

    “玩一下没关系的吧。”他。

    郝运心里烦躁,找不到约兰达心里很堵,特别时阿尔韦塔负气离开后,他就更堵了。

    他暂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可是白还在身边,他可不想让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看到自己束手无策的样子。

    既然科学没用,不如交给玄学吧。很多人在野外迷路的时候,不是也要丢一下神棍嘛。

    白撅着嘴,郝运还是从大恶魔手中抽了一张牌出来。

    这张牌的牌面上是一名女子的背影,她坐在一片湖水前面,手中拿着一张卷轴。牌的底端写着“the high p

    istess”。

    “唔,逆位的女祭司。”

    大恶魔霍森布鲁斯接过牌,捏着下巴沉思起来。

    “霍森布鲁斯老爷,请问这张牌是什么意思啊?”郝运问。

    “从这张牌我可以看出来,你们在寻找一名女性。”

    “哇,没错!”

    “但是,姆姆姆,你们找不到她。”大恶魔姆姆姆了好一阵,解释起来,“女祭司只有背影,你们找不到要找的人。”

    “大骗子!”白咄咄逼人。

    “那怎么办恶魔老爷。是不是要再抽一张牌,还是我需要买下这副牌?”

    哥有点入套了。

    “精灵丫头,你先别吵,让霍森布鲁斯老爷好好想一想。”大恶魔挥挥手让碎碎念的白闭嘴,他抚摸着自己庞大的肚皮,再次沉思起来。

    “姆姆姆,是这样没错。”大恶魔先生神棍一样喃喃自语好一会,才点点头继续道。

    “女祭司手中拿着卷轴,卷轴代表线索。你们虽然找不到要找的人,但是你们可以找到线索。”

    白问:“我们怎么才能找到线索?”

    霍森布鲁斯老爷答道:“线索在女祭司手中。”

    “我就知道你骗人!”白识破了大恶魔的诡计,“你刚才女祭司只有背影,我们找不到,现在又线索在女祭司手上。这就是一个无解的连环套!”

    “精灵丫头,前后两个女祭司不是一个意思。”大恶魔将女祭司牌举在眼前,双眼中黑暗的火焰熊熊燃烧,“你们要找的人是逆位的女祭司,而线索在正位的女祭司手中,这是一张命运连锁,你们几乎没有机会。”

    郝运显得忧心忡忡,他问道:“大恶魔老爷,为什么几乎没有机会?”

    “因为,命运连锁出现,代表了线索的唯一性,整个多元宇宙,只有一个女祭司掌握着你们需要的答案。”

    “但是我们又怎么找到掌握线索的女祭祀呢,要再抽一张牌还是要买下来?”

    唔,白算是看出来了,郝运就是想买副塔罗牌。

    但是大恶魔却摇了摇头,他指着牌面上的湖水道:“正位的女祭司,代表了一个技艺高超的人,他坐在水边,手中拿着卷轴。”

    这时候,喇叭里响起了即将过检的提示,大恶魔所在的队伍开始缓缓移动。

    “这张牌,你留下吧。”他把女祭司牌塞到郝运的手中,“下次再见面,我会把整副牌卖给你,只要你能付得起足够的代价。”

    霍森布鲁兹老爷咧嘴一笑,硫磺的气味扑面而来,他随着人流走进闸口。那憨厚背影,活生生就是一个满载而归的返乡农民工。

    除了那张瘆人的大嘴。

    “他在水边,到底是哪个水边啊,话都不完。”

    “他要是清楚了还怎么神棍啊。”

    白超级不喜欢恶魔啦,她亲手宰掉的恶魔可以填满一个宇宙。

    两人漫无目的的在时空站里闲逛,利德尔人派出来的尾巴是甩掉了,可是还是毫无头绪呢。

    白建议,要不把赵笑敖抓起来严刑拷打一番。但是赵笑敖到底是联盟正式员工,真的闹起来他们可不占理。

    城乡委不是惩戒局,可没有内部动武的权限,至少不能公然这么做。

    “早知道把那个叫费诺亚诺的胖子抓起来拷问了。”

    两人唉声叹气,到底,还是郝运工作经验不足。他以为赵笑敖是同事,肯定站在是帮自己这边。结果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这时候再想找到那个胖环长,可没那么容易了,人家防备着呢,早就不知去向。

    最后没办法,郝运还是打了阿光的电话求助。他如果是一个人,早就打这个电话了。但是白在,他就是不想让白看到自己还需要求助别的男人。

    呵,男人!

    其实白根本就没往这处想,她只觉得郝运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她还特别温柔的安慰郝运,让他不要着急。

    郝运在电话里向阿光清了来龙去脉,还特别提到芙蕾雅现在应该已经在地球办理登记手续,最后希望阿光帮忙找人。

    “要不你们先回来,跟主任商量一下,发个协查函什么的。”阿光这么建议。

    “那好吧,我们再想想办法,不行一会就回去。”

    既然阿光都没有办法,那我们这样的透明也只能两手一摊了对不对。

    办公室里此时下午三点多,宁宁不知所踪,只有主任和阿光看家。

    郑勤主任放下报纸,喟然长叹:“a股,太怂了。”

    “是啊。”

    “阿光。”主任端起茶杯,吸溜了一口茶水,接着道,“同志遇到困难,第一个想到求助你,这是信任。你倒是伸把手啊。”

    阿光放下鼠标,回过头来看着主任,不知道领导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找个人而已。”

    阿光答道,他有些厌烦,总不能屁大点事就要他挪窝吧。

    “我也不是在找人的事情,工作就是预则立不预则废,有些事情要做在前面。就好比这a股,看似现在进退失据,实则是还多年的旧账。”

    “工作,要做在事情的前面!”

    主任用一句话做完总结之后,继续拿起了报纸。

    阿光沉吟半天,又在电脑上查询了很久,最后拿起电话,拨通了司机王的手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这号有毒〕〔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重生之最强剑神〕〔峡谷正能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王爷别跑,元帅嫁〕〔我的学姐会魔法〕〔诡术刺客〕〔海贼之读书会变强〕〔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