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货物系统〕〔抢救大明朝〕〔剑道第一仙〕〔混在洪荒娱乐圈〕〔牧龙师〕〔九叔的掌门大弟子〕〔透视小民工〕〔我的1982〕〔都市之我是武神〕〔重生之超级银行系〕〔当医生开了外挂〕〔豪门之战神赘婿〕〔金牌经纪人攻略〕〔林嘉歌时瑶〕〔暴富人生〕〔我的重返人生〕〔我有一个大世界〕〔燧灵记〕〔穿越养娃日常〕〔未来兽世甜蜜指南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四十七章 星空之剑8(约兰达外传)
    因为船长约兰达的提示,泰德医生的论文获得了评委会的一致称赞。瑞港授予他医学博士学位证书,以及行医资格证书。

    喜鹊外卖为此举行了一次小小的庆祝,但在此之后,泰德坚持,单独请约兰达吃一顿饭。

    “为什么搞得这么正式。”

    来到泰德的家中,约兰达略微有点不自在。她是以船为家,有钱乱花,但是泰德早就存够了钱买了一套体面的大房子。他们干的都是玩命的买卖,收入颇丰,想存钱上岸也并不是太难。

    “没什么,就是想亲手为你做一顿饭。”泰德医生围上了一条可笑的围裙,“这么多年,我是受够了哈赞的杂烩汤。”

    “哈赞的汤至少挺健康,哈哈。”

    约兰达哈哈笑了一下,大摇大摆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泰德忙碌。她一直知道泰德是个厨子,但是一直没有机会看他露一手。

    “那泰德大厨,今天船长就要亲自考验一下你的厨艺了。给我看看你准备的菜单。”

    泰德从冰箱里取出蔬菜,闻言笑道:“其实我上船之前,也就是个厨师学徒,我的师傅也只教会了我几个家常菜。”

    “不过从厨艺的角度来说,家常菜是最考验水平的菜品,因为做的吃的太多,所以很难出彩。”

    “比考上博士还难吗?”约兰达低着头,晃动脚尖。她今天穿了很漂亮的裙子,甚至还有高跟鞋。她怎么都觉得不适应,下面感觉凉飕飕。

    “我觉得我准备今天的这顿饭,比准备毕业答辩还要紧张。”泰德打趣。他所说非虚,为了这顿饭,他可是整整两天在卡珊德拉搜罗各种顶尖食材。家常菜很难出彩,所以需要在食材上下功夫,传统工艺的食材,味道可比食品合成生产线上下来的东西好太多了。

    “少来。”约兰达抿着嘴笑,“我就这么可怕?”

    “当然不,你很可爱。”

    泰德说完这句话,闭上了嘴。

    气氛稍微有点暧昧,两人闭口不言,房子里只有火焰舔舐炉灶的滋滋声,不一会儿,菜肴的香味飘荡开来。

    “吃吧。”泰德端上做好的料理,打破了这少许的尴尬沉默,“西红柿炒蛋,尝尝味道如何。”

    看着眼前金黄和红艳夹杂的美味,约兰达的脸有些微红,她双手合十,表示感谢。

    “我一个人开动吗?泰德你坐下来吃啊。”她拿起勺子,招呼泰德也坐下。

    “你先吃,我还有两个菜要做。”

    泰德回到料理台前,有点心不在焉的切着肉,约兰达略带羞红的脸,让他心乱如麻。

    “约兰达,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很可爱……”

    “你那时候是那么脆弱,没想到短短百多年,你已经是鼎鼎大名的星空之剑了……有时候,真的很担心跟不上你的脚步呢。”

    “不过,就算你在奋勇杀敌时,别人都称赞你豪勇,可我还是觉得你很可爱。”

    “不知道,在你心里,是怎么看待我的呢?”

    这些话,已经憋在他的心中寻多年,直到今天,才有勇气说出口。

    可是回应他的,只有漫长的沉默。

    泰德背对着心上人,内心逐渐沉入谷底。他切菜的动作越来越慢,最后放下了菜刀,双手紧紧抓着料理台的边缘。

    他满腔不甘,果然还是可笑的单恋吗。他闭上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论如何,至少不能丢了风度。

    “我胡言乱语呢。”他努力从脸上憋出一个笑容,转身宽慰,“你不要……”

    他看到约兰达拿着勺子,全身颤抖,大滴大滴的眼泪滚滚落下。

    他从未见过约兰达如此脆弱。

    “约兰达,怎么了?”泰德赶紧冲过去,抱住心上人,如果不是他亲手做的,他甚至会怀疑菜里有毒。

    约兰达泣不成声,好一会,她才止住哽咽。

    “泰德,告诉我!你的鸡蛋,在哪里买的?”

    ————————————————————

    (其实读到这里呢,特别推荐读者听一遍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almost heaven west virginia

    西弗吉尼亚,如天堂一般,

    blue rid mountains shenandoah river

    那儿有蓝岭山脉,谢南多亚河

    life is old there older than the trees

    生命在那里比树木更长久,

    younr than the mountains blowin like a breeze

    又如同山脉那般年轻,像清风一样飘逝。

    ~~~~~~~

    近了,更近了。

    约兰达翻过一座山岭,在熟悉的地方,一条不过两臂宽的小径自草丛中逐渐显现。点点的嫩绿青草从红红黄黄的鹅卵石缝隙间冒出头来,小径两旁还星星错落着造型奇特的白色野花。

    如果在卡珊德拉,这样的地方,会被拍外景的家伙们挤爆头。

    约兰达摇摇头,把这样纷扰的情景赶出脑海。她踏上这条通往奇平镇的小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还是那样的气息,湿润中带着点温柔的香,这是四散开放的提灯花。远方,淡蓝色的山岚,在清晨的日光中逐渐消散,枝头,落下一滴尚留着夜间微寒的露珠。

    奇平镇,我的家……

    这里的一草一木,每一块石头每一条溪流。约兰达再也忍不住,她丢下沉重的包袱,就这么穿着皮甲和战裙,跳进了小径旁的河水中。

    初秋的河水,已经带上了点刺骨,可这根本无法消弭游子归乡的热情。约兰达哈哈大笑,在水中扑腾,悠闲的鲑鱼群被她惊扰,惊慌失措的跃出水面。

    女精灵久远的记忆被唤醒,她下意识的飞速出手,在空中捞住了最肥美的那一条。

    做成烤鱼肯定顶顶好,可是现在,可不是吃烧烤的时候。约兰达又把鱼儿扔回水中,她用双手掬起一捧水,大口喝下。甘甜的山泉,带着丝丝寒意,划过喉咙,流进身体,熄灭了远途的干渴。

    熟悉的滋味。

    她爬上岸,再次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她的全身湿漉漉,脚步却越来越轻快。

    近了,更近了。

    一株落旅划过视线,约兰达向前冲刺几步,猛然用力,跳上这株大树。枝杈中,果然长着蓬松的藤曼,上面接着十几颗红色的细小野果。

    女精灵半跪下来,摘下一颗仔细品尝,酸酸甜甜,是多年来魂牵梦绕的味道。她毫不客气的把剩下的全部摘下来,放在自己的口袋中。

    ~~~~~~~~~~~~~~~~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故乡的路,带我回家吧,

    to the pce i belong

    回到我期盼已久的归宿,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omma

    西弗吉尼亚,大山母亲,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带我回家吧,故乡的路

    ~~~~~~~~~~~~~~~~~

    小径越来越宽,远远的,可以看到石色花大片绽放的山坡,和裸露的红褐色山岩。在一个灌木丛生处,约兰达犹豫了一下,她没有径直向前,而是拐进了一条被植物深深隐藏的小路。

    这里几乎已经被人遗忘,恐怕连野兽也很少经过,原本的羊肠小径早已被荒草淹没,但是熟悉的记忆,指引着她来到目的地。

    路的尽头,是一株巨大的溪树。高大的乔木遮天蔽日,树下是一片铺着厚厚落叶的空地。

    当年,她和查奈两人,在树下欢好。两个年轻人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爱得纯粹而原始。

    约兰达走到树下,抚摸树上刻着的名字,他们曾经发誓永远在一起,他们发誓要一起征服星辰大海。

    他们守住了自己的誓言。

    “谢谢你,我的爱。”

    约兰达亲吻着树上的名字,如果不是泰德医生的论文,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年老之后的查奈,经历过怎样的折磨。更不会知道,是怎样一种高尚的忘我的情感,让查奈选择成全她的梦想。

    她紧紧握着胸前的琥珀,里面封着的是查奈的眼睛,他的唯一遗物。尽管已经干瘪成一小团,但是相信他一定通过这只眼睛,看到了一切。

    “你对我们的冒险满意吗,亲爱的?”约兰达有点狡猾的笑了,“不过我们以后要多一个人了,泰德很不错,对吧?”

    ~~~~~~~~~~~~~~~~

    all my memories gather round her

    我所有的记忆都围绕着她

    miners dy stranr to blue water

    她是大山的妻子,从未见过深邃的大海,

    dark and dusty painted on the sky

    黑暗与灰尘在天空中绘出颜色,

    misty taste of moonshine teardrop in my eyes

    在那朦胧的月光下,泪水涌出我的眼睛

    ~~~~~~~~~~~~~~~~

    在经过最后一个山口后,奇平镇终于完整的展现在了眼前。在她最后的记忆中,奇平镇已经是一片焦土。多年以来,她无数次梦归故里,最后被一片断壁残垣惊醒,潸然泪下。她不敢去寻找归乡的路,因为她已经没有了家。

    可是眼前的奇平镇,并没有像她预料中的那样,一片青草蔓延的遗迹,而是一座繁华的城镇,一如梦中的情景。

    边境铅红闻名遐迩,时常供不应求。新来的埃罗精灵在被毁灭的镇子上,又重建了一座更新,更大的奇平镇。

    几盏半圆的茅草屋,外加一截中空的巨橡木,点缀一些植被,就可以成为一处不错的住宅。精灵们散落而居,一派安静祥和。山坡上是大片的石色花种植场,靠近奇平河的位置,竖起了几座崭新的水车,镇民们利用水流的力量,压碎花朵,加工铅红。

    山脚下的集市上,人群络绎不绝,甚至还有一些异乡客混迹其中。一百多年前,卡斯蒂利亚被纳入联盟成员,最近几十年,商路逐渐打开,甚至边境森林这样偏远的地区,也迎来了位面商人的足迹。

    “美丽的女士,请问你从哪里来的?”

    约兰达走进市集,很快引起了注意。几个游荡的年轻人围上来,打听她的情况。几十年前,卡斯蒂利亚和利德尔世界和解。虫群的威胁早已消失,种种战时制度也宣告瓦解。

    但是年轻人巡游四海的风俗,却被保留了下来。因此,远行客并不罕见,这几个男精灵,大概是把约兰达当作了其中的一员。

    “我啊?”约兰达笑了一下,然后坚定的挤出了男性们的包围圈,“我是本地人!”

    约兰达继续向着山坡前进,络绎不绝的人群与她擦肩而过,都是一些陌生的面孔。可是他们脸上洋溢的祥和与笑容,又是这样的熟悉与自然。

    一个很小的男孩子拉住她的皮甲,伸手和她要糖,成功之后,一群小孩子如法炮制,直到把约兰达的口袋搜刮的干干净净,包括刚摘得野果。

    “不要闹!都回来!”

    一个年轻的树人大声呵斥,终于为她解了围。小孩子们本来爬在他的身上玩耍,现在被教训,也完全不在意,全都嘻嘻哈哈的跑开了。

    “给您添麻烦了,美丽的女士。”年轻的树人蹒跚走到约兰达的身边,他看到美丽的女士深深的看着他,静静微笑却一言不发,疑惑的问道,“我们以前认识吗?抱歉,我是新生的树人,这里没有人知道我以前的故事。”

    约兰达抱住了他的树干。

    “我知道……你的一切我都知道。”

    “不过,要等等哦,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要先回家。”

    约兰达拍拍他的树干,挥手离开,留下一脸迷惑的树人停在原地。

    ~~~~~~~~~~~~~~~~

    i hear a voice in the morning how she calls me

    清晨我听见一个声音在对我呼唤,

    the radio reminds me of my home far away

    收音机里的声音让我想起了遥远的家,

    drivin down the road i t a feelin

    沿着公路行驶,我心中产生这样的感觉:

    that i should been home yesterday yesterday

    也许我昨天就该回到家中,就在昨天!昨天!

    country roads take me home

    乡村小路,带我回家

    to the pce i belong

    回到属于我的地方

    west virginia mountain mamma

    西弗吉尼亚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乡村小路,带我回家

    ~~~~~~~~~~~~~~~

    约兰达继续向前,终于,在一个小山包的顶端,看到了那座三棵橡树相向生长的树屋。

    树屋的外围,是绿色的粗壮藤曼生长出的一圈半人高的篱笆,将整个小山包围了起来。篱笆中,青草茂盛,黄色羽毛的大肥鸡徜徉其中,不时低头啄出一条虫子。

    树屋前,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和一个胖子交谈。

    “阿尔韦塔老爷,真的不能增加产量了吗?”胖子有些遗憾,不死心的追问,“你家的鸡蛋,已经被列入了黑珍珠顶级食材名录,求购的美食家已经开始排队了!你能赚一大笔钱!”

    “真的不行了,我已经太老了,干不动了,没法再照料更多的鸡了。”老德鲁伊摇着头拒绝,“而且如果过度增加产量,味道也会改变,行不通的。罗迪先生,请回吧。”

    阿尔韦塔白发苍苍,佝偻着腰,还拄着拐杖。当年利德尔的主星毁灭之日,他就在现场,不过他幸运的逃到了时空站。滞留许久之后,被自律卫兵送回了卡斯蒂利亚。

    他坚信约兰达一定还活着,一定会回家。他回到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奇平镇,继续经营着养鸡场。他担心,女儿回家之后,找不到他。

    这一等,就是一百多年。

    约兰达一直找不到回家的路,她也不敢去寻找。她以为老爹和其他人一样,都在那一天被虫族屠杀一空。直到前一天,她品尝了泰德为她做的西红柿炒鸡蛋。

    她一口就吃出来了,这是自己家的鸡蛋。

    原来,老爹还活着,他一直在家等着女儿回来。

    “爹,我回来了。”

    约兰达强忍住泪水,努力保持着微笑。

    阿尔韦塔回过头,使劲的揉了揉眼睛,他的视力最近下降有些快,时常看到模模糊糊的幻影。

    “爹,是我,我回来了。”

    阿尔韦塔扔掉拐杖,扑腾了几步,抱住了自己的女儿。因为满腔的欢乐和悲伤,他老泪纵横,太多的言语要说却无法说出口,最后化作一阵阵的咳嗽声。

    罗迪先生无奈的耸了耸肩,现在这个情形,实在不宜继续谈论生意。他抬抬帽子,欠身离开这一对久别重逢的父女。

    “爹,好了,真的是我回来了,快点进去坐下吧。”

    拥抱了许久,老爹满眼泪花,一直没有放手。约兰达拍拍老爹的肩膀,示意自己不会离开。在记忆中,父亲从不会这样表露情感,而这样抱着不肯松手的任性,通常是自己孩子气的举动。

    现在,却完全的反了过来。

    “对了,老爹,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约兰达抹去脸上的泪水,打开自己一直背着的包袱。

    里面是一件崭新的秘银链甲。

    老爹一直的梦想就是买一套秘银链甲,约兰达在回卡斯蒂利亚的前一天,高价从收藏家那里,买下了一件最高品质的链甲。

    “老爹,快穿上给我看看。”

    她故作欢欣,不由分说的给老爹套上,她希望这样一件链甲,可以弥补自己多年未归的遗憾。

    可是……链甲太大了,穿在老爹身上,几乎拖挂成一件长袍。

    “怎么可能……怎么会不合身。”约兰达不可思议的扯着链甲,怎么会不合身?她完全按照记忆中的尺寸,挑选的这一件。记忆中的父亲,是那样的高大伟岸。现在,怎么会这样瘦弱矮小。

    阿尔韦塔慈爱的抚着她的头发,为她擦去泪水。

    “女儿啊,因为,爹已经老了。”

    约兰达闻言,扶着父亲,缓缓的跪下。她张大了嘴,无声的痛哭。

    在那个时候,天地之间寂静无声,只有绵软的风轻柔吹拂树林,发出沙沙的轻响。

    荣光永伴旅途,

    归来如同出发。

    (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武炼巅峰〕〔1255再铸鼎〕〔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我真没想出名啊〕〔白昼之门〕〔璀璨王牌〕〔平平无奇大师兄〕〔穿书后我嫁给了短〕〔饲养全人类〕〔我只想当一个安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