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安,我的恶魔长〕〔第一氏族〕〔神君有个小师妹〕〔我有神级键盘〕〔帝世无双〕〔重生荒界〕〔黑金继承人〕〔神话之最强召唤〕〔虎破九霄〕〔龙山卫〕〔原始部落小萨满〕〔辽辽天地间〕〔神之七分〕〔月上清〕〔道尊圣世〕〔斩尽诸天自为尊〕〔我的收入可以翻倍〕〔太子爱听彩虹屁〕〔重生之余生都宠你〕〔差点就是末世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四十七章 血宴2
    露西厄任由恶魔的摆布,痛苦和绝望麻木了她的灵魂。格拉兹特撕开了她的衣服,对木偶般呆滞的受害者非常不满。

    “亲爱的,婚礼开始了。”他大声提醒露西厄,“不接吻吗?”

    说完不等可怜的新娘反应,他掰开露西厄的嘴,把她的舌头整个扯了出来。

    啊!!!

    剧烈的痛苦让露西厄本能的发出惨叫,只是少了舌头,声音似乎有些怪异,大量的鲜血从她的口中喷出。

    “亲爱的,我喜欢你的声音!”

    格拉兹特把露西厄的舌头扔进嘴里大嚼,然后狠狠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

    “为什么我们伟大的黑暗计划会变成一场活春宫?”一位盗贼打扮的小个子凑到阴谋之神希瑞尔的身边,他看着生命之泉中上下耸动的恶魔,兴高采烈的问道,“这小妞可真惨。”

    盗贼之神马斯克是阴谋之神希瑞尔的手下,在老大面前,他常常要故意做出这种无害蠢笨的乐天派作风。

    阴谋之神没有看他,甚至兜帽阴影中的两点红芒都没有闪烁。半晌,在马斯克觉得压力越来越大,止不住身体要颤抖的时候,希瑞尔那冰冷的声音才传来。

    “只有最纯洁最绝望的灵魂,才是黑暗之蛇最爱的饵料。她的zi宫是萨里曼最好的容器,只有完全模仿自然的生育,只存在于概念中的混沌之蛇,才能跨越虚空成为存在。”

    “我觉得这样的诞生可一点都不自然。”马斯克嘀咕了一句。

    希瑞克正打算教训一下这个口无遮拦,野心比他还大的手下。正在这时,仪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一直悬浮在生命之泉上方,也就是格拉兹特和露西厄正上方的奥格塔西夫人,她一直用法杖引导着黑暗法术的轨迹。无穷的黑色烟雾从四周升腾起来,向露西厄的身体中汇聚。

    这些都是今天在现场惨遭杀戮的艾雅精灵,他们的绝望和痛苦,是这个法术最重要的催化剂。

    这些黑暗的烟雾,饱含着受害者的痛苦和质问,它们全部在奥格塔西的控制下,进入露西厄的灵魂。

    正在惨遭格拉兹特揉拧的精灵公主,她的灵魂正在经受着比肉体惨烈百倍的折磨。

    “都是你的错!”

    “我跟你说过不要相信他,蠢货!”

    “是你害死了所有人!”

    “艾雅精灵全部毁在你的手上了,女王大人!”

    “你为什么要撤掉艾恩石,你明明知道那是谜锁的核心,蠢货!”

    “表子!你不得好死!”

    “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

    在灵魂的世界中,无数熟悉的不熟悉的灵魂严厉质问露西厄,他们要把自己遭受的痛苦,百倍奉还给这位始作俑者,这位带领大家走向毁灭的愚蠢小女王。

    露西厄的灵魂蹲在那里,缩着脑袋,懊悔的泪水不住流淌。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她只知道一遍遍的重复着对不起,声音越来越低,她尽量缩起自己,只希望有个谁也看不到的地方,能让自己躲进去,躲开这悲惨的一切。

    “就是现在!”

    外面,奥格塔西夫人感受到露西厄体内疯狂汹涌的黑暗浪潮,大吼一声。她的魔杖在手中破碎,因为过度超魔,她那张光洁的脸上,浮现片片的龙鳞,连原本纤细的手指,也变成了锋利的爪子。

    咚!

    咚咚!

    微弱的,强力的,仿佛世界深处传来的胎动声,从露西厄的身体中响起。

    格拉兹特立刻抽身跳开。

    肉眼可见的,躺在生命之泉中生死不知的露西厄,她的肚子鼓胀起来。

    越来越大,最后几近透明。

    噗!

    两只锋利的爪子,撕开了母体,一个漆黑的幼崽,爬了出来。

    奥格塔西夫人伸手将幼崽捞到手中。

    “成功了?”希瑞尔靠近打量。

    “不知道。”奥格塔西夫人上上下下的仔细观察这个异胎,神情严肃如同研究一件最复杂的炼金造物。

    “你说你不知道?”阴谋之神勃然大怒。

    “你以为这是哥布林吗?!这是黑暗之蛇萨里曼!”奥格塔西夫人尖叫起来,不过为了不至于当场就和这些同伙大打出手,她最终缓和了自己的情绪,“从没有人做过同样的事情,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成功。”

    “可能需要养一段时间看看。”马斯克插嘴。

    这个愚蠢的见解,出人意料的受到大佬们的一致赞同。因为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大佬们高谈阔论,他们的脚边是濒死的露西厄。精灵是受到安格瑞斯祝福的种族,生命力格外旺盛。惨遭重创的露西厄到现在居然还有一口气,只是不知道这对她来说,是好是坏。

    或许她死了更好吧。

    “亲爱的,不要着急,我会在天鹅之塔等待你的灵魂。”格拉兹特对那个异胎不感兴趣,他加入这场阴谋,只是为了为自己的天鹅之塔再添一颗痛苦的明珠。

    露西厄显然听不到他的话,遭遇毁灭的女孩,本能的移动着自己的手。

    “亲爱的,你想要什么?”格拉兹特兴致盎然的弯下身。

    露西厄的指尖,伸到了一件绿色的丝裙上,正是刚才被格拉兹特撕碎的婚纱。

    “啊!我的错!”恶魔大君慌慌张张的把衣服盖在露西厄的身体上,“亲爱的,你可别着凉了。”

    露西厄并不怕着凉,她只想找点东西,遮住自己的身体。

    ————————————

    轰!轰!轰!

    疯狂的雷霆骤然点亮林岛上空的阴霾。

    “看来安格瑞斯已经发现了我们。”希瑞尔撇撇嘴,他并不怕生命之神,但是他也没什么勇气和势均力敌的对手生死相搏。如果不慎受伤,就会让阴险的同伙们有机可乘,比如自己的手下马斯克。

    “还有克瑞玛尔。”马斯克偏着头感应了一下,“好在他这次来的不算及时。”

    “格拉兹特,别玩了!”奥格塔西拎着异胎,打开一道硫磺味扑鼻的传送门,“给她一个痛快。”

    “这可不符合我的风格。”格拉兹特大声抱怨。他酷爱折磨无辜的灵魂,最好是永恒的折磨。

    不过现在情况紧急,恶魔也不是不懂变通。他锋利的爪子划过露西厄的脖子,将精灵两侧的大动脉切断。这样她至少可以在死前,好好品尝失血的痛苦。

    “我会在深渊等着你,我亲爱的露西厄。”

    格拉兹特说完,最后一个进入传送门。他完全不担心露西厄能够逃出自己的手心,因为作为黑暗之蛇诞生的容器,除了深渊,露西厄哪里也去不了。

    格拉兹特故意把她留在原地,是想知道,当露西厄看到真正的克瑞玛尔的时候,会是怎样痛苦的情景。

    “可惜不能亲眼看一看。”他遗憾的想。

    ————————————

    克瑞玛尔面对着神怒之后的林岛废墟,默然不语。安格瑞斯的怒火焚烧了所有的邪恶,所有的不洁在神炎中得到净化。

    悲惨的艾雅精灵们,他们的灵魂被污染,无法回到神国,只能在这神炎中被净化。

    除了露西厄。

    她是黑暗之蛇的容器,堕落而肮脏的祭品,她连获得净化的资格都没有。

    “他们已经离开了。”

    克瑞玛尔淡淡的对着空气说道,他知道露西厄还没死,还能听到他的声音。但是他并不想看到她。

    “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我警告过你,没有力量的美和财富,就是原罪。”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可以救你一次,两次,但是我救不了你第三次。”

    “永别了。”

    露西厄一直躲在自己的婚纱中,她可笑的以为这样就可以不被发现。她有点庆幸,这条婚纱足够大,克瑞玛尔没有看到她污秽凄惨的模样。

    可真当克瑞玛尔转身离去时,露西厄还是有些不甘。

    “原来,我在他心中真的没有什么分量。”

    她觉得自己很可笑,她为了最爱的人,失去了一切。可是那个人,甚至都不愿再看她一眼。

    她痛苦的握紧双拳,可只抓住两把滑腻的泥土。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露西厄茫然的抬起头。“这是林岛,这是我的家。”她这么想着,觉得身体特别冷。

    “妈妈…我想你。”

    她蜷起身体,闭上了眼睛。

    数周后,翡翠林岛,生命之泉。

    格拉兹特、希瑞尔和奥格塔西夫人再次相聚。只不过这一次,三巨头面色铁青。

    计划失败了,那个异胎,根本就是一头最低等的神孽。奥格塔西夫人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毫不犹豫的杀死了它,并将尸体放逐星界。

    他们认为黑暗之蛇的力量极有可能依旧存在于母体内,而没有真实的凝聚在异胎身上。

    但是他们已经失去了露西厄的一切踪迹。不得已,三位大能回到露西厄最后出现的地方,由奥格塔西夫人占卜这位艾雅精灵的去向。

    一般而言,这个“最后之地”的占卜牌型,找人的准确性相当高。

    可当三张塔罗牌从牌堆中飞出时,强大的奥格塔西居然吓得后退了一步。

    这是三张命运之轮!三个象征命运的轮子,成一个等边三角形各自旋转。

    “命轮三角?!无限不可能循环!!!”

    奥格塔西咆哮,声音中居然带着绝望。

    “什么意思?”阴谋之神希瑞尔问道。他自己非常清楚,奥格塔西夫人拥有整个世界最强大的预言术。

    “三张命运之轮,代表被占卜者超越了命运,希瑞尔,我们失败了!”

    “那就再来一次!”希瑞尔阴冷的回答,“奥格塔西,不要这么失态!”

    “蠢货,你根本不会明白!”奥格塔西夫人绝望的指了指天,“整个世界,只有的牌面是命轮三角。”

    希瑞尔看了看天,明白了是谁,顿时无比沮丧的垂下了头。

    格拉兹特灰心丧气的低下了头,其实并不关心他的邪恶伙伴们的争吵,与邪神的想法不同,他对将整个世界拖入黑暗不感兴趣。

    他真诚的爱着露西厄,他爱她绝望的泪水,心碎的痛苦,他最爱的是她的死亡——那么悲伤和无助。

    他只需要一个报酬,就是露西厄的灵魂,他会在天鹅之塔中,折磨露西厄一个又一个千年。

    可惜好像失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武炼巅峰〕〔1255再铸鼎〕〔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斩月〕〔白昼之门〕〔璀璨王牌〕〔我在异界有本书〕〔这号有毒〕〔美漫世界的保护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