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邪君〕〔我是真不想穿越〕〔直播之我是修仙者〕〔史上最强书生〕〔绝世至尊奶爸〕〔天宇异界录〕〔医圣重生归来〕〔无敌从小白脸开始〕〔都市全职法师〕〔吃亏的我成为了强〕〔远古第一魔神〕〔九劫剑魔〕〔剑仙在此〕〔剑魔逆神〕〔御兽进化商〕〔太古第一武神〕〔帝武逆神〕〔巫妖之城〕〔在异世界辅助最强〕〔别人都叫我大纨绔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四十八章 玫瑰1
    林德伯格·哈金斯洋洋得意的躺在旋转靠椅中,甚至将大半壮硕的身躯都压在了椅背上。仅适合日本人身材的办公椅,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哀鸣。

    “下官已于三小时之前正式退休。”林德伯格懒散的指了指桌上的盆栽,毛茸茸的矮小枝干上刚刚伸展出两片卵形的叶子,“在这三个小时里,下官已经完全习惯了退休生活,并且非常诚实的爱上了养花。”

    “这真是我梦想中的退休生活啊!”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又让下官看到了长官您的这张可敬的脸呢?”林德伯格对着屏幕,嚣张而作死的做出了“死老太婆”的口型。

    次元舰队总指挥官,林蒂·哈德温痛苦的皱了皱眉头,她瞪着通讯屏幕对面的前下属,仔细考虑该如何开口。

    林德伯格·哈金斯上校有着典型维京人的体格,他看起来有四十岁,超过195的身高,粗壮的胳膊,喉咙上的刀疤,和不足半厘米长的板寸头下青色的头皮让他看起来像一个职业军人。

    只是他现在穿着一身颇为不菲的黑色西装,没打领带,白色衬衫上方两颗扣子没有扣,而是随意的敞开。配上他散漫的神情和动作,还有仿佛是贴在脸上的假笑,看起来倒是哪怕在东京也数得上名号的帮派中的金牌打手。

    对于多元宇宙任何一个自诩智慧的生命,同一位西斯勋爵打交道都是非常令人不快的回忆。这群原力黑暗面的探索者能够捕捉到以太海中种种命运的波动,很少有谎言能够骗过西斯,善意的也不行。

    更可恨的是,从比变形怪还善于伪装的西斯嘴里说出来的到底是无耻的谎言还是他们良心发现,那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哈德温指挥官决定推迟关于她年龄的讨论,实话实说:“哈金斯上校,三小时之前,联盟总局收到了一份您的快递,里面装着一个女性精灵,快死的那种。”她顿了一下,看到林德伯格扬了扬眉毛,恰当而配合的表示出自己的惊讶和好奇心,才继续说道“包裹是直接出现在女士的办公桌上的......您明白我的意思。”

    林德伯格不情不愿的从靠椅中爬出来,椅子同样发出一阵不情不愿的响动,他把通讯屏幕上下颠倒了一下,屏幕中哈德温指挥官的影像终于正常了。

    “下官一直以为联盟无所不能。”

    “在无穷可能的多元宇宙中,我们并不能比几十亿年前海洋中的单细胞祖先做的更好。”

    “那下官一个小小的退休闲散人员,更是做不了太多了。下官没有熟人,也没有网银账号,昨天更不是双十一,那不是我买的东西,请总务处随意处置。如果能找到快递员,请帮我填上‘拒收’两个字,谢谢。”

    林德伯格再度狠狠的仰面躺下,干脆闭上了眼,就差把“事不关己”的醒目纸条贴在脸上了。

    靠椅再度发出吱呀的惨叫。

    指挥官扁了扁嘴忍住怒火,想到这位大不敬的前下属的退休报告正是几小时前由自己签署,“工资小偷”这四个字到底被咽了回去。

    她继续没有说完的话:“留言卡上这么写着:想找师傅,先收徒弟。”

    接着她看到屏幕对面的林德伯格缓缓的抬起了头,暴虐的双眼中有着微微的血色光芒。

    哈德温知道,这是前下属脑中植入的异株湖生物运算芯片,由于跳线超负荷运算而造成的冗余光子泄露。尽管如此,她还是觉得自己的皮肤,哪怕隔着屏幕,也被这红芒刺痛。

    林德伯格揉了揉脸,两人隔着屏幕对视了一会,眼中的红芒散尽,他摇了摇头稍微正坐。

    “这绝对不是个好主意,指挥官阁下,下官已经有了弟子。西斯的传承永远只能是一个导师,一个弟子。”

    女性指挥官抬眼想了一下,带着明显的假装的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是指你那个小女朋友?”

    咳咳…

    不良中年心虚的别开目光。

    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想!无耻的林德伯格小声抱怨。

    房间变得沉默下来,只余下墙上的挂钟,咯哒咯哒的前进声。配合着林德伯格下意识的在桌面顿指的声音,莫名其妙的有种一前一后的韵律感。

    哈德温总指挥耐心的等待着西斯武士最后的决定。

    “没有人愿意走上西斯的道路,但是每一个人走上西斯道路时都会是心甘情愿。我这么说,您明白么?指挥官大人。

    ”

    涉及到西斯的传承,不良中年终于放下了那套令人生厌的日常伪装和无耻的假笑。一名西斯武士的一生通常波澜壮阔,但是授徒绝对是其中几朵最高的浪花之一。哈德温指挥官略微正了正色示意自己有认真在听。

    “没有什么能够强迫一个人走上西斯的道路,你不行,我不行,原力不行,命运也不行。哈德温指挥官,我无法向联盟保证什么。”

    “您无需保证什么,这是您的快递,不是么。”

    在一阵传送的光芒之后,林德伯格的房间中,廉价的伪羊毛地毯上便多出了一个黑发的精灵,或者更像一具尸体。那是一具蜷缩着的身躯,就像我们在母亲zi宫中的模样。从身形上大约能看出少女的模样,大蓬大蓬的血迹以嘴和喉咙为中心,喷射状的覆盖了整个上半身。干枯的血和泥土让长长的黑发板结在脸上,几乎看不出样貌。

    勉强能看出颜色的下半身,穿着湖绿色的昂贵丝裙,太过繁复的花边,似乎是某种婚纱的样式。只是下腹处大片濡湿的血迹,和小腹处隐隐约约能够看到的巨大血洞,让西斯勋爵的眉头一跳。

    少女没有鞋子,两手紧紧的攥着泥土,指甲因为用力过大全部崩裂。

    林德伯格吹了个口哨“哇欧,这小妞是刚从医学院的解剖课堂上逃出来的吗!”

    “哈金斯上校,这个笑话糟糕透顶!”

    哈德温总指挥今天第一次掩饰不住自己的怒火。

    这位蓝色头发的美丽大婶实力强悍,为人谦和,处理问题不偏不倚,深的舰队上下的爱戴。只有在女权问题上,这位指挥官阁下有时显得过于严厉。

    据说她是著名女权组织metoo的领导人之一,林德伯格对这个组织有所耳闻。恐怕眼前这位精灵的凄惨模样触动了指挥官阁下的某些敏感神经。

    认识到这一点,林德伯格讪讪的打住自己的毒舌。他的确是个无赖,也的确对次元舰队好感欠缺,但是这并不是说,他就可以随意触碰一位强大的传奇魔导师的逆鳞。

    “好吧。”林德伯格举双手投降,“总得让我先检查一番。”

    他皱着眉头蹲下身,掀开女孩身上的衣服。果不其然,小腹的地方,绽开着一个血洞,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里面爬了出来。

    脖子几乎被切成了两半,凶手似乎是个很有情调的家伙,这种精确伤口可以让受害者在窒息和失血中慢慢享受死亡的煎熬。

    林德伯格对这个伤口赞誉有加,他捏着下巴考虑半天,到底没有当着哈德温的面点赞,他实在不想让自己在指挥官阁下的小本子上再添一笔黑账。

    “你怎么看?”哈德温阁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有什么结论?”

    次元舰队的总指挥官,是个真正的大忙人,她宁可陪在这里和这位满嘴谎言的西斯武士耗时间,一方面是直属上级女士对此事的重视,另一方面也代表了她自身的态度。

    这种严肃令林德伯格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认真工作。

    “一次愚蠢的召唤,他们似乎想具现化某种黑暗层面的概念。”

    “哈金斯上校,看来快递寄给您并非偶然。”

    “谁说不是呢。”

    林德伯格的确一开始就看穿了这位精灵女孩的遭遇,她血液中残留的黑暗气息太过浓稠。西斯武士是原力黑暗面的探索者,他们对黑暗力量的理解,远超其他的同行。

    “您刚刚说了,一次愚蠢的召唤。”总指挥官对这个话题有了一点兴趣,“是混沌双蛇之一的黑暗之蛇吗?很多位面都会有这样的概念。”

    “如果不去考证那些乱七八糟的土著称谓,阁下的说法似乎并没有错。”

    林德伯格肯定了指挥官阁下的判断,一位传奇法师,略通黑暗召唤,并非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实。

    “可我不大明白。”得到了下属的确认,这位强大的传奇魔导师反而更加疑惑,“黑暗苏醒虽然是违法行为,但是……”她再次怜悯的看了看地上生死不知的可怜的少女精灵,“就算是邪神,也不会把活干的这么下作吧?”

    黑暗苏醒,十五环奥术,可以让位面的黑暗力量具现化,得以在主物质位面降临。被释放了该法术的世界,今后的发展将不可避免的向黑暗力量的方向倾斜。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宏观性的邪恶法术,但是,这个法术并不以复杂和艰深而著称。在哈德温阁下的标准法术列表中,这个法术强调的是沟通和同步,实质上的步骤大多在精神领域中完成。

    总而言之,肯定不包括**和虐杀。

    这正是哈德温总指挥官,这位传奇魔导师的疑惑所在。

    “这和邪恶没有关系。阁下,容我直言,您似乎位高权重太久了,有些脱离基层实际。”林德伯格呵呵一笑,他并不担心哈德温总指挥官会因为这句直言而记他的黑账,“阁下似乎把高等位面的理所当然当成了这些偏远位面的常识。”

    “您说说看,哈金斯上校。”哈德温指挥官点点头,没有露出任何不悦之色。这位认真负责的联盟高层,向来从善如流。否则,她也不可能在联盟复杂的位面工作中脱颖而出。

    “愚昧与恶行,往往是一对双胞胎,在落后偏远的位面尤为如此。”林德伯格先用一句话总结,然后又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比喻。

    “指挥官阁下,请问,如果想得到一个鸡蛋,善良、邪恶和中立阵营的标准做法是怎样?”

    哈德温阁下没有想到这位不羁的手下竟然卖起了关子,不过,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在高层论坛中,早有定论。

    “如果是善良阵营,会给母鸡多喂些米。如果是邪恶阵营,会直接杀鸡取卵。如果是中立阵营……”哈德温阁下嘲讽的扬扬眉头,“信用借贷抵扣分期付蛋提前消费利滚利那一套吧,不过我本人对此兴趣缺缺,所知甚少。”

    指挥官大人的耐心相当好,她虽然不明白林德伯格问这个常识问题的原因,但是也愿意认真回答。只要这位阳奉阴违的混账家伙能够认真工作,再多的问题她也愿意回答。

    “阁下,现在您看到了第四种做法。”林德伯格指着脚下模样凄惨的女精灵,漫不经心的说道。

    “什么?”

    “这群乡巴佬为了一个鸡蛋,**了一只小母鸡。”西斯武士恶毒的嘲讽,“落后位面就是如此,他们的力量传承残缺不全,经常做出这些似是而非的骇人愚行。哈德温阁下,所以我说了,这和邪恶没有关系,这纯粹是一种脑残。”

    真相揭晓,哈德温总指挥官阁下紧紧抿着了嘴唇,她先是震惊,然后又有些了然的点点头。她捏着下巴,开始了自己的分析。

    “这并非似是而非没有一点关系,哈金斯上校。这应该是早期顺势巫术的残留。在智慧生物文明的早期,在巫术的起源时,交感巫术占据了最为重要的位置。其中‘果必同因’是顺势巫术的最主要理论依据。他们**取卵的行为,很大可能是在模仿正常生育的行为。而同因,必然同果,所以……”

    指挥官阁下闭上了嘴,她看到林德伯格微笑着两手一摊,知道自己有些多言。这位强大的魔导师好为人师,有了女儿之后就更是如此。

    只是西斯武士并非魔法体系,她这一段真知灼见可谓对牛弹琴。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