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融合传说〕〔史上最强邪君〕〔不灭剑身诀〕〔魔破九天〕〔进化之眼〕〔我能复制万族天赋〕〔银龙的黑科技〕〔炮灰修真指南〕〔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剑骨〕〔从执掌鸿蒙开始垂〕〔我养的宠物都超神〕〔无限先知〕〔神帝止戈〕〔无限世界好好玩〕〔洛天神记〕〔成为修行界大佬〕〔一世剑仙〕〔夜夜静夜美人〕〔阵纹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五十章 四十四次日落的那一天
    “佐天同学,那就拜托你了!”

    看到小林老师身体并无贵恙,女生们估计所谓“感冒”,可能是某位不负责任的大人的翘班托辞。但是因为受到了小林老师的热情招待,并且品尝了一看就价格不菲的红茶,大家也并不觉得此行完全是毫无意义。

    女孩子们感谢小林老师的招待,在起身要离开的时候,泪子提出小林老师生病不便,家中无人打扫,并自告奋勇的承担起洒扫重任。

    伙伴们对整理“疑似极道的中年大叔”的房间避之不及,在“贤妻!”“年上控!”的嬉笑声中,三人向泪子行礼离开。

    “导师。”回到起居室之后,佐天泪子正襟危坐在林德伯格的对面,忐忑的等待着不良教师的下一步指示。作为一个14岁的少女,她同样对收拾“中年大叔”的房间敬谢不敏。如果某中年大叔真的有如此非分之想,元气少女不介意上演一场欺师灭祖。

    林德伯格无可无不可的看着自己的弟子,说道,“泪子,从今天开始,我们对话的同时要运用原力沟通。”同样的意思,通过原海传达到弟子的意识中。

    原来是教学啊……

    佐天泪子睁大眼睛支楞了好一会儿,结结巴巴的说道,“是……是这样么?”

    西斯武士满意的感受到意识中传达来同样的意思,泪子的天赋很不错。

    “这是使用原力沟通的一个特别技巧,虽然原力沟通可以向所有的智慧生命传达我们的想法,但更多时候,使用他们的语言同他们交流是更为恰当的方式。”他顿了顿,继续解释,“所以,在说话的同时用原力传达语意,通过语意纠正我们说出的句子,这能够让我们最快速的学会一门语言。你要习惯这种方式。”

    头戴花朵的女孩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原力真的好神奇,还能迅速提高外语的水平。属于落后生阵营的少女思想神游天外,不禁期待起自己原本非常讨厌的结业外语考试。。

    “西斯的力量来自原力之海,我们的精神越是深入原海,能够调用的力量就越强。”

    “原力隐修会二代目帕尔帕廷,可以单手移动恒星。理论上,每一个西斯都可以运用如此强大的力量,只是在此之前,你已经因为太过深入原海而被原海同化,失去了自我。”

    “西斯强大的根源在于精神,我们被称为原力黑暗面的探索者,因为我们永远游走在失去自我的边缘,认知自我,坚守自我,是西斯永恒的修行。”

    林德伯格的声音低沉缓慢,原海中的波动不断扩散,拍打着下水道中那一团寂静的黑暗。

    ————————————————

    “外语……沟通……含义……双向……同时……”

    授课结束之后,整个晚上佐天泪子都在反复念叨关于原力沟通的技巧,她太希望自己在将要到来的外语考试中一鸣惊人。同伴们各个都有超能力,让她偶尔会觉得有些卑微,如果能够在学业的考试中一飞冲天,也不失为一种正确的方法。

    只是哪怕躺下之后,在小小的宿舍双层床上,还喋喋不休,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佐天同学!你到底在嘀咕什么?!”被吵的不能睡觉的初春饰利忍无可忍的大声向自己的上铺抱怨。

    “我总觉得小林老师哪句话骗了我,可我总是想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呢……外语……沟通……”

    “嘁……年上控……”娇小的少女气呼呼的用被子蒙住头,转身睡去。

    ——————————————

    在此事发生之后的第三天,恰好是周日,鬼头鬼脑的四人组再度光临林德伯格的住处。

    在上次的探望之后,177支部四人组发现小林老师的住处靠着院子有着一方宽敞的空余房间,自作主张的黑长直少女便将这里定为了177支部的业余活动室。

    比起逼仄而繁忙的本部,狭小的栅川中学公寓,宽敞却有凶恶舍管出没的常盘台宿舍,还有总会因为消费不足而被服务员客气赶走的seaside咖啡店,这里简直就是“天赐良地”。

    因此,无论美琴、黑子还是初春,都对泪子“疑似女主人”的行径绝口不提,假装一切都非常合理。

    所以这天下午,四个少女决定在这个地方举办由初春饰利提议的读书会活动,享受所谓的“宽敞”与“自由”的学习环境。

    只是四个人大包小包带着的火锅和各种食材让这个“读书会”的实质内容不言而喻。最开始的时候,大家耐着性子听美琴读了两章顺路买的冒险,后来美琴自己读着都觉得无聊,就换黑子来。黑子拿出了一本简装本《源氏物语》,被大家以“都看过啦而且好色情”为由阻止。

    吵吵闹闹之后,书本被扔在一边,四个人愉快的品鉴起泪子的料理手艺。

    少女们的热热闹闹气氛很美好,美中不足的是其中晃来晃去的邋遢中年。

    林德伯格穿着可笑的卡通睡衣,醉酒般的走过来走过去,嘴里不停地发出“啧啧啧!”“青春啊!”“好想加入”这样羞耻的自语。

    相较于没心没肺,丝毫没有正在他人家里胡闹的觉悟的其他三人,脸皮最薄,家教最好的美琴碍于面子,提出了这样的邀请。

    “那么,也请小川老师读一本书吧。如果你一定要参加我们的读书会火锅。”

    常盘台的大小姐以滴水不漏的风仪邀请林德伯格加入少女们的聚会,她希望自己严谨的礼仪能够让他知难而退。

    不得不说,常盘台的电击公主,有点太甜了。

    不良大叔无耻的笑了出来,他看四个少女没有一个给他挪挪位子,便把泪子拎到一边。在可怜的弟子手脚并用的抗议中,林德伯格拿出了早已准备在手中的书,读了起来。

    “什么嘛,《小王子》不是童话书么,大叔你是想诱骗小女孩吗?”黑子伸着头看了看封面,不满的抱怨。初春和美琴对视一眼,严肃的点点头,青春期的少女们对儿童读物抱有深切的戒心。

    只有被扔出去的泪子诧异的停下了抗议,因为她发现了原海的骤变。林德伯格正同果原力沟通将这本童话向四周静静扩散。

    ……“‘有一天,我看到了四十四次日落。’过了一会,你又说,‘你知道,悲伤的人会爱上日落。’

    ‘那么,你是很悲伤了?’我问,‘在四十四次日落的那天’

    小王子并没有回答我。”……

    林德伯格以绝对不符合自己风格的方式,缓慢平静的朗读,原海中的波动逐渐急促,甚至影响到了真实的世界,房间里的氛围不断的发生着细微的改变。

    ……“当你真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想很多,会容易办蠢事,说傻话……如果你是心甘情愿的沉溺,那么即使死亡也是无须被拯救的......

    “而沙漠之所以美丽,是因为一定在什么地方,藏着一眼泉......”

    读到这里的时候,白井黑子体内某个名为“变态”的开关忽然被打开。“啊!这就是黑子我的心声啊!”

    双马尾的变态泪眼朦胧的一把扑倒措不及防的美琴,上下其手,“死在姐姐大人的怀抱里,就算死亡也……啊!!!”

    反应过来的电击公主干净利落的将双马尾变态电飞,羞愤难当的公主头上冒出了可疑的白色蒸汽。飞出去的黑子被初春小心翼翼的绕开,然后往火锅里加了双份的蘑菇。泪子没心没肺的大笑,她不禁得意自己选了一个聚会的好地方。

    ,露西厄的眼中涌出大滴大滴滚烫的泪水。

    林德伯格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往下读。

    “‘你们很美,但你们是空虚的。’小王子仍然在对她们说,‘没有人能为你们去死,当然喽,我的那朵玫瑰花,一个普通的过路人以为她和你们一样。可是,她单独的一朵就比你们全部更重要。因为她是我浇灌的,因为她是我放在花罩中的,因为她是我用屏风保护起来的……因为我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甚至有时我倾听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不愧被称为小资的忧郁圣经,哪怕是平时无法无天,哪怕根本不理解为什么“我的”就比“其他的”更珍贵,为什么“独特”如此重要,几个少女也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完全忘了自己一开始对儿童读物的轻慢态度。

    初春饰利小心翼翼的举手发言,作为移动花盆,她觉得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最有发言权“小林老师,我头顶的花也是独一无二的。”

    林德伯格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他感受着原海中传来的汹涌共鸣,温和的解释“初春同学,这段对话是在讨论‘我在我的存在中是否依赖他人’这样一个命题。”

    “我在我的存在中,是否依赖他人……”

    “哇!好复杂!”一片哀鸣。

    “……玫瑰……”露西厄流着泪,颤抖着在污泥中撑起上半身,她把花盆小心的放在边缘处稍微干燥一点的地方。

    空无一人的黑暗中,只有头顶的水滴间或滴下发出滴答的声音。不可言状的浓烈气味充斥着鼻腔,身体上肥大的蛆虫惊慌失措的到处乱爬。黑发的精灵吐出嘴里的血和淤泥,忽然坐在那里放声痛哭。

    “我好像听到了哭声。”美琴一边推开某变态的魔爪,一边用狐疑的目光四处寻找。

    不愧是常盘台的王牌,即使西斯武士的原力屏障压制了几米之外的动静,巨大的悲恸穿透了无穷远处的原海,被敏锐的少女所捕捉。

    “……她其实不愿意让人看到自己哭泣,她曾经是多么高傲的一朵花……她不愿意人家粗心大意地读这本书,因为在这些记忆记下来时,她承受了太多太多的悲伤。……”读完最后一句,不良教师啪的合上了书,往身后一丢,“那么,我可以开动了么?”

    “哇!小林老师好狡猾!刚要开始吃‘关键羊排’,偏偏这个时候加进来!”

    “小林老师只许吃佐天同学的那一份!”一片欢声笑语。

    露西厄哭够了,觉得特别冷特别饿。

    ————————————

    林德伯格不仅吃完了泪子的那一份,还几乎把其他三位少女的羊排抢光光。到最后,整个桌上只有一盘味道相当不妙的鱼丸留在那里,哪怕饿着肚子,也不会有人对它产生任何兴趣。

    四个小女孩都气的发疯,魔兽般体格的伦理学老师,完全可以吃下十人份的料理,丝毫不顾他人的感受。哪怕没有节操的黑子,在这位真正的无赖面前,也像纯洁的白纸一般苍白无力。她不顾禁令,偷偷发动空间能力,都没法从林德伯格的手中“虎口夺食”。

    “老师,你太过分了!”

    觉得大丢面子(?)的佐天泪子在原海中对林德伯格大声咆哮。无良老师漫不经心的打着饱嗝,回应她软绵绵的抗议。

    这还不算完,他端起那盘可怕的鱼丸,统统倒进了下水道中。

    “小林老师不可以!鱼丸吃不掉也不可以直接倒进下水道啊!笨蛋啊!”

    吃饱喝足的不良教师无视了家政满分的少女的咆哮,他丢下盘子,晃悠悠的把自己扔进新买的宽大沙发里,并表示自己再也不愿起来。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