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融合传说〕〔史上最强邪君〕〔不灭剑身诀〕〔魔破九天〕〔进化之眼〕〔我能复制万族天赋〕〔银龙的黑科技〕〔炮灰修真指南〕〔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剑骨〕〔从执掌鸿蒙开始垂〕〔我养的宠物都超神〕〔无限先知〕〔神帝止戈〕〔无限世界好好玩〕〔洛天神记〕〔成为修行界大佬〕〔一世剑仙〕〔夜夜静夜美人〕〔阵纹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五十二章 痛苦的真实
    177支部的女生们隔三差五的闯进林德伯格的家中胡闹,为了以正视听,佐天泪子用硬纸板写了一个“风纪委177支部活动室”的牌子,自作主张的挂在屋外的名牌旁。

    美琴对泪子的书法赞誉有加,有了这么一块“挡箭牌”,177支部四人组更加肆无忌惮,完全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只要事先派泪子将某位“令人感到困扰并且毫无自觉”的大人赶出去就可以了。

    “御坂,不可以吃太多泡面,会长胖的。”

    露西厄点点头,记下这条经验。

    “佐天同学的头发好顺滑啊,到底用的什么洗发水。”

    “黑子你不要乱来!”

    “小林老师为什么养了这么多仙人掌啊!痛痛痛!”

    “今天超开心的,限量版呱太终于到手了!呜呜呜!”

    “我今天也超开心。”露西厄心想,她今天找到了一个打火机。

    小小的橘黄色火焰,在黑漆漆的下水道中,有一点点刺眼。露西厄畏惧这样的光明,她的身体在火焰的光明中退缩,光线穿过她,在身后的管道中投下斑驳跳动的影子,犹如亡魂乱舞。

    但是她必须燃起篝火,她现在需要热食。两周来,她一直以下水道的垃圾维持生命,消化系统已经濒临崩溃。同样因为缺乏营养,她的伤口已经开始发炎溃烂,食腐的虫子再度被精灵的血肉吸引,蜂拥而至。

    不祥的高热蔓到全身,激烈的抽搐在内脏中来回,哪怕在黑暗中,她的脸色也苍白得可怕。露西厄非常清楚,如果不做点什么,她撑不过今天。

    她不想死,一点都不想。

    从一周前开始,露西厄就有意识的搜集求生物品。精灵是森林的宠儿,他们可以在大自然中轻易的找到生存下去的方法。现在,不过是树木的丛林,换成了钢铁的丛林,露西厄相信自己可以活下去,哪怕在恶臭的下水道中,在烂泥和污水中,她一样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活得比任何人都好!

    数叠报纸,早已被捞出来放在干燥的地方晾干。

    一罐豌豆罐头,这可是宝贝。不仅可以吃,外面的罐子还可以用来当锅子加热。

    一串豪华的德国香肠,肉大油厚,香味扑鼻,精灵从一只老鼠手里抢下了它们。

    最难寻找的,反而是燃料。在这阴暗潮湿的世界里,找到可以好好燃烧的木材可并不容易。前一天夜里,露西厄冒着生命危险,爬上下水道,顶开井盖,偷偷摸摸的把堆放在那里的椅子碎片给带走了。

    还记不记得,这张过小的椅子被主人嫌弃,一脚踢成了碎片。佐天泪子发现之后,严厉批评了林德伯格的暴力行为,并且将计就计,把这堆残骸堂而皇之的堆在院子中。

    这样子,每当林德伯格对她自行其事的持家行径提出异议时,泪子就可以指着这堆罪证呵斥这位不良中年的败家恶行。

    佐天泪子在伙伴中直爽而活泼,只是在初春同学面前有点小邪恶。未想到持家御夫的心机,终于表现了出来。

    下水道中升起了一堆小小的篝火,几缕明黄色的火焰舔舐着罐头的铁皮,内里的汤汁,发出滋滋的声音。露西厄撇开脸,她无法直视跃动的光明。

    她抱着自己的那盆宝贝玫瑰,柔弱的植物刚刚伸出一片新叶。

    “老师,我好像闻到了香味。”

    佐天泪子举起小手,暗示林德伯格自己已经饿了。她原本和初春约好了在咖啡厅等黑子和美琴执勤结束,没想到又被老师给留了下来。

    “那是你的错觉。”林德伯格断然否认。

    “是错觉吗?”泪子抽抽鼻子,“可我觉得是豌豆煮香肠的味道。”

    “泪子,你的错觉很精确。”林德伯格烦闷的皱着眉头,他爱吃德国香肠,可他太讨厌豌豆了,这可真是暴殄天物。

    “好了,别分心,今天将进行最危险的实践课程。”

    “是原力黑暗面的直接探索吗?”泪子正色问道。她很在乎实力的问题,作为一个level0,她几乎已经被学园都市放弃,只等毕业就得打包行礼回家。

    这不仅仅是丢脸的问题,更让她在伙伴们的相处中感到无比自卑。不说和御坂比,连初春都有level1的超能力呢。尽管平时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开朗样子,这不过是伪装而已。

    佐天泪子渴望拥有和伙伴们站在一起的能力,否则,她才不会讨好这位“粗暴”、“可疑”、“时常令人困扰”的极道大叔呢。

    “原力黑暗面的第一层,名为痛苦,唯有痛苦的灵魂,才能接近真实。”

    在林德伯格的共鸣引导下,陷入失神的泪子,她的精神,逐渐深入了那片未知的领域。

    “这就是原力之海,超越一切时间和空间的存在。许多研究表明,原海同样超越了世界的维度。因为原海高度关联探索者的自我认知,所有有很多假设认为,原海是诸界识海的集合,在更高维度上的投影。可惜的是,至今为止,还没有发现有说服力的证据印证这一点。”

    林德伯格向泪子传授原力武士的基础知识,可他的弟子,现在的状态完全听不进去。

    “啊!!!”

    泪子一声惨叫,退出了冥想状态。

    “老师,好痛!”

    她的额头爆出豆大的汗珠,刚刚实际接触原力黑暗面第一层的菜鸟,还来不及用心眼体会,立刻被那无尽的痛苦淹没。

    可不止那种肢体的痛苦,更有灵魂深处,那撕心裂肺的灼烧。就好比,在很小的时候,泪子失去了自己的狗狗时的悲伤。

    原力黑暗面第一层给予她的,是这种放大了千百倍的疼痛、悲伤和失落。

    林德伯格盯着她,默不作声。

    佐天泪子喘了一会,鼓起勇气:“我刚才只是没准备好!”

    她不想让老师失望,更不想对自己失望。好不容易才能有一点点的机会,只要能够和同伴们并肩战斗……

    “人类对痛苦,永远不会有充分的准备,而且,泪子,刚刚你实际上只不过坚持了一秒钟就从原力黑暗面中退出。”

    “怎么可能一秒钟,我在里面至少呆了一个小时?”

    “原海是超越时间的存在,和真实世界的时间并不同步,探索的时间只和意志有关。”老师继续解释,“许多西斯武士会选择在原海中修行,因为可以节省非常多的时间。”

    “那西斯武士不是无敌了嘛?”泪子问道,“如果我在原海中修行几百年,外面只过了一天,这是作弊吧?”

    “这并非作壁,西斯武士省略了时间,但是支付了等价的痛苦,这很公平。泪子,对于原力黑暗面的探索者来说,痛苦是唯一绝对的尺度。”

    佐天泪子点点头表示听懂了,实际上只是不服气。

    “再来!”

    “不错。”老师对泪子的坚强表示赞许,“痛苦,是黑暗的入口。原力黑暗面的第一层探索,要领是在痛苦中领悟世界的真实。”

    “明白了!”坚强的少女狠狠点头,示意老师,自己可以继续。

    而林德伯格在原海中,继续他的教学:

    “智慧生命的一切欲望的根源在于需求和缺乏,也就是痛苦。因此,智慧生命生而痛苦。假设,智慧生命可以轻易地获得满足,那么,更为可怕的空虚就会接踵而至。如果我们把痛苦归之于地狱,那么,欲望被彻底满足的天堂中,只会是一片虚无。

    每个个体都有一个特殊的不幸。将这些独立的不幸归纳起来,可以发现世界的规律就是一种普遍的不幸。我们习惯于说‘我比你不幸’,却极少听到‘我比你快乐’,世界的真相,莫过于此。如果人生不是痛苦,我们存在的目的就必然完全失败。世界不能不是痛苦,存在不能不是失败。既然世界到处充满着痛苦,人从生命的欲望中产生痛苦,痛苦既与生命不能分离,那么我们若把痛苦看作一种偶然,难道不是太过荒谬……”

    林德伯格说到这里的时候,佐天泪子终于支撑不住,再次退出了原海的探索。

    “对于西斯武士来说,痛苦分为两种,要么令我们更加强大,要么毫无意义。”林德伯格递了一杯茶给瘫倒在地的弟子,“泪子,你在原力黑暗面中,看到了什么?”

    佐天泪子在原海中,看到了同伴们配合默契的战斗,而她只能躲在远处,不甘和嫉妒啃噬着她的心。

    果然还是最在意这件事吗。

    但是她并不想告诉自己的老师这一切,她刚才非常!非常的难过!并且很明显,林德伯格非常清楚这一点。

    但是泪子一丝一毫的安慰都没有得到,不仅没有安慰,这个混蛋还站在那里滔滔不绝满口大话。

    “今天就到这里吧。”林德伯格倦怠的打了个哈欠,倒进新买的沙发中,“泪子,做饭。”

    佐天泪子的家政满分,厨艺相当赞,即使林德伯格也无法挑剔。

    可是今天,他是没有资格享受了。黑长直的少女扶着墙站起来。

    “第一点,以后请叫我佐天同学。”佐天泪子一脸严肃,完全不在乎林德伯格惊讶的脸。她理了理制服,轻蔑的说道,“第二点,想吃饭自己去做!”

    说完,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去。

    林德伯格一脸惊愕,他在沙发中冥思苦想。

    ——————————————

    下水道中,露西厄非常开心,她发现自己咽喉的伤口已经部分愈合,可以吞咽,不必再依赖那根宝贵的“食管”。

    她有一根断了柄的勺子,她捏着勺子的末端,一勺一勺的把香喷喷的豌豆香肠送到自己的口中。

    太久没有吃上热乎乎的东西了,她不及细嚼,狼吞虎咽。好几颗豌豆从她脖子伤口中掉了出来,被她又捡起来,塞回口中。

    几乎可以把普通人烫的嘴皮起泡的热汤,对于露西厄来说,简直是无比的享受,哪里肯浪费那么一点点。

    以至于当她跟随林德伯格探索原力黑暗面的第一层时,幸福的泪水,还在眼眶中打转。

    林德伯格·哈金斯,这位强大的西斯勋爵怒火中烧。露西厄的行为简直是在侮辱他刚才的那段关于痛苦的长篇大论。

    诚然,常常有强大战士,可以凭借坚定的意志,忍受原力黑暗面第一层的痛苦,一声不吭。

    但是没有人会笑出来!

    没有人!

    魂淡!

    联盟究竟给自己招来个什么样的怪物啊,伤脑筋。

    郁闷的林德伯格离开家门,他需要去见一个人,解决他和弟子之间的小小分歧。

    露西厄并不害怕痛苦,因为,她一直在痛苦中。

    她在原力黑暗面中看到了令她痛不欲生的那场血色盛宴。她在那一晚,以祭品的身份,失去了一切。

    可是,如果这悲惨的一幕,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在心底上演,那么,在原海中再重复一遍,难道会更加特别更加痛苦一些?

    她心中的痛苦,早已饱和。任何人任何事也无法令她更加痛苦,原力也不行。

    “我会活下去,而且会活得越来越好!”

    每一点最细小的幸福,哪怕是一口热汤,都会被她用心去享受。她残破的身体和灵魂,已经容不下更多的痛苦,相反,一点点的欢乐,在这苦海中,会显得那样的耀眼。

    “这就是原力吗?”

    露西厄退出冥想,不可思议的观察着自己的身体和内脏。在魔法的世界中,或许可以做到同样的事情,但是不会有这样精确的观测。

    痛苦是真实的入口,原力黑暗面第一层的修行者,能够藉由痛苦开启内视的灵光,彻底掌握自身的力量。

    露西厄的眼中,自己体内,大到四肢百骸,小到血液的流动,都在真视中纤毫毕现。

    西斯的修行是至高的力量,相应的,对力量的控制要求也近乎苛刻。理解自己的身体,熟悉自己的身体,当然是西斯修行的第一步。

    当意识到这一点,露西厄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死了,她已经有了办法,可以解决那个最大的麻烦。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