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融合传说〕〔史上最强邪君〕〔不灭剑身诀〕〔魔破九天〕〔进化之眼〕〔我能复制万族天赋〕〔银龙的黑科技〕〔炮灰修真指南〕〔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剑骨〕〔从执掌鸿蒙开始垂〕〔我养的宠物都超神〕〔无限先知〕〔神帝止戈〕〔无限世界好好玩〕〔洛天神记〕〔成为修行界大佬〕〔一世剑仙〕〔夜夜静夜美人〕〔阵纹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五十三章 十万日元
    佐天泪子唉声叹气,她孤零零的在门口游荡好久,也不见林德伯格追出来。天真的国中生,还真的对自己的“先生”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呢。

    她今后会逐渐明白,她的se

    sei,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佐天同学,你遇到了什么事情吗?”娇小的花盆女初春饰利非常惊讶,佐天泪子像游魂一样坐过来的时候,初春正背对着她起身倒茶。按照这位无节操室友一贯的德行,这时候怎么也应该以掀裙子作为开场白。

    佐天泪子没有偷袭她的裙子,并大声喧哗她胖次的颜色,而是郁闷的趴在桌面上一言不发,这可真不符合她神经大条的人设。

    “佐天同学,你不是去小林老师那里接受单独辅导了吗?”白井黑子捂着嘴调笑,“是不是那位大叔对你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还是说,你对大叔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被拒绝?”

    “啊,求别问了。”泪子无精打采,如果在宿舍的床上,现在应该抱着枕头滚来滚去了,“小春,请给我一杯茶,我刚才差点死掉啊,笨蛋!”

    “佐天同学,如果真的遇到了无法解决的困扰,也要坦诚的说出来啊。”御坂美琴很心细,她第一个发现泪子的眼眶红红。

    “希望姐姐大人说出这种话的时候,也有同样的觉悟啊!”黑子用茶杯遮住脸,一语双关。美琴最近常常夜出,黑子非常担忧,但是她不坦诚的说出来,黑子只好装作一无所知。

    御坂美琴一声不吭。

    四个人各怀心思,只有茶勺搅拌的叮叮声。

    ——————————————

    “亚雷斯塔,许多人向我抱怨过。”林德伯格毫不掩饰自己对管子中的倒吊男的蔑视,他靠在亚雷斯塔的管子上,将手中的半瓶伏特加一饮而尽,然后恶意的把酒瓶扔到嗡鸣作响的机械组件中,“你这里喝酒连张桌子都没有!”

    玻璃的酒瓶在金属的机械上撞得粉碎,液体和玻璃渣落进精密电路,劈里啪啦的暴起一阵火花。

    亚雷斯塔的管子中泛起一阵气泡,片刻,一个清洁机器人嘀嘀嘀的开过来,将洒在地上的碎片清理干净。

    “哈金斯上校。”亚雷斯塔不男不女的怪异音调从房间的四面八方传来,“这里本来就不是喝酒的地方。”

    “叫我小林老师。”

    林德伯格两手一摊,他对联盟充满怨恨,连带着对联盟的驻守官亚雷斯塔也没有任何好感。更何况,没有人会对这个老奸巨猾不男不女的管子男产生好感,这可真是找茬的最佳人选。

    亚雷斯塔对林德伯格毫无办法,他擅长阴谋诡计,而阴谋诡计对流氓毫无意义。尽管这位老狐狸相当容忍林德伯格的胡作非为,甚至还让结标淡希买来了十人份的定食。

    但是显然,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没有打算放过他。

    “在我的家乡,有酒没肉才叫真正失礼!”林德伯格借酒装疯大声咆哮,“这是什么?鸟食?!”

    某人买来的定食相当精致,也不是说没有肉,只是日本人的食量,很显然满足不了这位魔兽般体格的北欧大汉,十人份也不行。

    “林德伯格。”亚雷斯塔发现今天很难善了,略带威胁的说道,“你是在玩火!”

    “玩火?太棒了老狐狸,你总算出了一个好主意!”

    林德伯格哈哈大笑,他从空间中拿出了整整一箱鸡尾酒,只不过酒瓶子上没有盖子,而是整整齐齐的塞着破袜子。酒瓶中装的也不是烈酒,而是汽油。

    他把莫诺托夫鸡尾酒点着,哈哈大笑的扔得到处都是,***炸开爆发出熊熊的火焰。

    “玩火啊亚雷斯塔!”

    纵火犯先生裂开大嘴疯狂大笑,恶毒的目光在烈焰中如同带来毁灭的恶魔。

    “够了!”

    老狐狸终于按耐不住:“哈金斯上校,如果你对哈德温指挥官有任何不满,请向她当面说明!”

    “你想退休,是我收留了你,难道这就是报答?!”

    换气装置开始运转,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整个房间中的氧气被抽干。失去了依赖的火苗晃了晃,在林德伯格遗憾的目光中逐渐熄灭。

    “报答就是我全程让你观摩了西斯武士的培养。”林德伯格打开了第三瓶伏特加,“有学到什么吗?伟大的科学家先生!”

    言外之意满是嘲讽。

    “观测数据暂时不足。”管子中又泛出一阵气泡,显示出这位不会有任何表情的倒吊男,内心也并非全无波澜,“就现有的数据分析,黑暗原力并不符合逻辑。我本人不否认痛苦的实际意义,但是过度的痛苦会干扰思维的运行。”

    “你不从那根管子里走出来,永远也无法理解。”

    学园都市世界在很久之前是一个比较发达的科技侧世界,只是它的驻守官亚雷斯塔,是一位过于狂热的科学家。当得知多元宇宙中还有他不曾理解的神秘力量之后,他竟然直接拿自己的世界做起了实验。

    近千年过去了,这个世界变成了一个神秘与现实对立的世界。尽管积累了大量的观测数据,现在看来,亚雷斯塔的进展并不算顺利。

    “哈金斯上校,请直接说出目的。”亚雷斯塔看到这位无赖又点着了一个***,终于忍无可忍,“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如果你再胡闹下去,我会立即拨通舰队的电话!”

    “听着亚雷斯塔,我今天来,只是为了一个正当而合理的诉求。”林德伯格晃晃悠悠得站了起来。

    “……说。”

    “亚雷斯塔。”林德伯格不好意思的搓搓手,“你不觉得,栅川中学的教师工资太低了吗?”

    “我,可是连饭都吃不上了啊。否则我怎么会丢脸到来你这里蹭饭。这可是学园都市,如果连老师的基本生活都无法保障,岂不是让所有的教育工作者寒心。如果这样,还怎么能够安心的教书育人?”

    亚雷斯塔的管子里泛出了大量气泡,甚至某些应急装置发出了红色得低音警报。

    好半天,他才压抑着怒火问道:“所以,你今天来是要求涨工资?!”

    “正是如此!”

    “……明白了……”

    ————————————

    第二天,露西厄从自己黑暗的小窝中醒来。

    热食和充足的睡眠,让她的体力获得了巨大的补充。她终于可以着手处理身上最麻烦的伤口,小腹上的那个巨大窟窿。

    异胎划开她的肚子爬出来,可不会管她的死活。幸运的是那里并非关键位置,伤口虽然巨大,也只是肚皮、zi宫和部分肠系膜的损伤。

    不幸的是低阶的治愈术可没法愈合这么大的开放氙,次元舰队的两个傻蛋只懂搞破坏,治疗能力很一般。所以不幸的,露西厄的肚子上还顶着一个大洞,如果不是她每半天割一次腐肉,现在上面早该生虫啦。

    原力内视可以让她自己动手做这个手术,而充足的体力可以保证她不至于在半途疼的昏死过去。她只是不在意疼痛,又不是不会疼,应激反应太强烈,照样会陷入保护性的休克。

    一根锋利的鱼骨,这是针,一团乱七八糟的尼龙线,两者都被开水仔细的煮过。她有一把断成两截的铅笔刀,一直用来割自己伤口上的腐肉,现在也可以派上用场。

    甚至还有一瓶过期的盘尼西林,露西厄也不算太笨嘛,还是学到了一些知识。

    她先用刀将有些愈合的伤口再次割开,然后用盘尼西林仔细冲洗。接下来,就是捏着伤口,仔细缝合在一起。

    原力内视可以让她清晰的看到体内的一切,无论是细小的秽物还是细菌的感染,更别说把针脚缝的整整齐齐。

    露西厄在很小的时候,跟着妈妈学过纺织和缝纫,只是她是公主,很少会真的去做这些活计。没想到第一次使用,竟然是在自己身上。

    她想起学习这些时,妈妈教她的歌谣。就这么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哼唱,还时不时的侧耳偷听上面发生的事情。

    露西厄的上面,自然是林德伯格的家。这天是周六,一大早,佐天泪子就忐忑不安的进来了。

    她昨天一时赌气,没有给老师做饭,回去之后辗转反侧,觉得自己稍微有些过分。少女的心总是患得患失,她从超市买了食材,拎着大包小包就要走进厨房。

    穿着睡衣,手拿漫画的林德伯格叫住了她,并交给她一沓日元。

    “导师,没有这么多!”

    佐天泪子有点惶恐,厚厚的一沓日元,都是一万的面额,少说手中也有十万块。她可没有买那么贵的食材,实际上,勤俭持家的少女买的都是周六打折商品,主要是卷心菜和鸡蛋。

    林德伯格把钱塞给泪子,然后懒洋洋的靠进沙发里。

    “不多,十万日元刚刚好。”他说,“以前是老师疏忽了,没有付钱就让你做这做那。”

    泪子捏着钱:“……”

    林德伯格两腿跷上茶几,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好了,既然已经收了钱,快来给为师捏捏腿。十万日元可以为所欲为我知道,但是老师也不会让你做太过分的事情哦。”

    林德伯格给了泪子一个放心的笑容,昨晚他在亚雷斯塔那边大闹一番,到现在还觉得有些疲倦。

    泪子面无表情:“谁教你的?”

    “呃……”林德伯格感受到迎面而来的低气压,有些莫名其妙的扬了扬手中的小黄漫,封面上写着《大叔主人俏女仆》。

    “大笨蛋!”

    十万日圆和手中的食材,统统被扔到了林德伯格的脸上。佐天泪子捂着眼睛夺门而出,留下她的老师在里面风中凌乱。

    ——————————

    “哈,真是笨蛋!”

    露西厄在下水道中,清晰的听到了上面的这场小小闹剧。来这里几周了,她的日语谈不上流利,但是林德伯格这种钢铁直男究竟会是什么作风,现在又是怎么一种目瞪口呆,她想都能想得出来。露西厄不免有些幸灾乐祸,缝合伤口的手指又灵活了半分。

    “你不觉得痛吗?”黑暗深处一个声音询问她。这个声音的主人显得异常弱气胆小,她把自己藏得好好的,无论露西厄怎么找,也找不到她。

    这不妨碍两人的交流。

    “很痛。”露西厄的回答简明扼要,她手指不停,用鱼骨的尖端,从自己的肌肉里剔除了一些混合了血肉的碎渣。这是污泥中的食腐虫类在她的伤口中产的卵,如果不清除干净直接缝合,这些该死的蛆虫就会在她的血肉中孵化。

    超恶心!

    “但是必要。”精灵公主清理干净虫卵,舒了一口气,“只是痛而已,算不了什么。”

    “我觉得你还是死了的好。”隐藏在黑暗中的声音没有离去,“你活着没有什么意义。”

    “怎么没有意义?我要复仇啊。无论多痛苦,我都要活下去。”

    “你的敌人太强大了,你什么也做不了,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个世界。”

    “只要活下去。”露西厄给伤口的缝合线打好最后一个结,“总会有办法。”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