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安,我的恶魔长〕〔第一氏族〕〔神君有个小师妹〕〔我有神级键盘〕〔帝世无双〕〔重生荒界〕〔黑金继承人〕〔神话之最强召唤〕〔虎破九霄〕〔龙山卫〕〔原始部落小萨满〕〔辽辽天地间〕〔神之七分〕〔月上清〕〔道尊圣世〕〔斩尽诸天自为尊〕〔我的收入可以翻倍〕〔太子爱听彩虹屁〕〔重生之余生都宠你〕〔差点就是末世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五十八章 御坂10028
    滴答。

    滴答。

    水汽在下水道的穹顶凝聚,化作冰冷的水滴点点滴下。外头明月高悬,下水道里寒冷彻骨。

    露西厄抱紧了自己的身体,一滴滴的数着水滴。她可以看到每一滴水滴凝聚的过程,看到它们划着缓慢的轨迹,滴落而下。在滑过视野的瞬间,透过水滴可以看到一个被扭曲放大的世界。

    在她们没有来的时候,露西厄就会这样,在黑暗中数着水滴。有时候,她觉得,每一个生命,都如水滴一般,随机的凝聚,随意的下落。

    生命就如一滴水坠落而下的过程,在坠落的过程中,看到世界,看到他人。只是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感叹时,已经落地破碎。

    如同她在林岛的同胞们。

    而今,只有她一个人,还在孤独的下坠。

    露西厄的耳朵抖了抖,她叹了口气,没想到在黑暗中,也会有不速之客。

    “哈……哈……”

    剧烈的喘气声,从远处逐渐靠近,经过下水管道的放大,痛苦的声音,有点轰隆隆的失真。

    御坂10028扶着墙壁,艰难的向前移动,她的夜视仪早已被打飞,左眼连带着被伤得血肉模糊。另一只胳膊,松垮垮的耷拉着,看起来已经彻底折断。

    除了右臂,她身上其他细碎的伤口不计其数,口中还在一直吐血,身上的常盘台制服上也满是血污和泥水。

    看来内脏也受了严重的伤害。

    可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放弃求生的打算。她想了想,从衣服中取出了一片反步兵**,拉开保险丢在地上,然后拐弯继续艰难的向前移动。

    (也许脚底会是弱点。)

    轰隆!

    离开十秒左右,身后响起了爆炸声,但当尘埃落定之后,那懒散的追命的脚步声,依旧不紧不慢的接近。

    御坂10028一丝丝的希望宣告破灭,这还不算完,身后的黑暗处,急速的飞来一根钢筋。那速度御坂10028根本来不及躲避,被直接贯穿了右膝。

    她本能的翻身,手中的自动步枪向身后扫射。但是子弹几乎瞬间又原路返回,噗噗的打中她的身体。

    御坂10028惨叫起来。

    “喂!你把本大爷骗进下水道闻臭水,多少也给点乐趣啊!”

    轻浮的声音说着这样邪恶的话,一方通行逐渐从黑暗中现出身形。他是一个白色头发,身材干瘦的不良形象,穿着普通的t恤和牛仔裤,眼睛中满是对生命的冷漠。

    钢筋还插在御坂10028的膝盖中,,连同身上的枪伤,汩汩冒着血水。她只能在污水中,单手死命的向前爬,争取一点点的生存时间。

    一方通行并没有急着结束她的生命,而是晃晃悠悠的跟在后面。作为学园都市七名5级超能力者中的no.1,他参与了学园都市的“绝对能力者”计划。该计划需要他杀满两万名御坂美琴的克隆体,将有可能进阶为不可思议的6级能力者。

    一方通行并不着急,这才杀到第10028号,杀戮刚刚过半。实际上,他已经异常厌倦了这种毫无挑战性的杀戮,像当下这样虐杀御坂克隆体,完全就是在无聊的实验中,给自己找点乐子。

    只是似乎对方并不那么愿意配合他。

    因为严重的失血,御坂10028逐渐停止了挣扎,半张脸淹没在污泥中。只有另一只完好的眼珠还在稍微的转动,代表她还没有彻底的失去生命。

    “嘁,无聊!”

    一方通行把双手从裤子口袋里抽出来,想了一下,决定用血液暴走,将眼前打扰自己乐趣的废物彻底炸碎。

    他的能力是矢量操纵,一切被他接触的矢量都可以被他任意改变。比如说他的手只要按到御坂10028,就可以控制她体内的血液以超音速四处暴走,将整个身体爆成一滩碎渣。

    可是一个突发的状况,让他停下了伸过去的手。

    “喂,什么情况。”一方通行按下了耳边的通讯器,“你们的实验场地没有做好清场吗,为什么有旁观者,这种情况怎么处理?”

    因为,他这时候才看到御坂10028的旁边,有个穿着绿色衣裙的女孩子,正抱着头瑟瑟发抖。

    女孩子刚刚躲在阴影中,一方通行一直没有察觉。绝对能力者计划,在实验中要驱散闲杂人等,现在有目击者了,应该算是实验事故吧。

    通讯器另一头的研究主管比他还郁闷,实验场地的监控工作一向都是调取树形图设计者的摄像头资源,但是其在实验之前并没有提出预警。

    现在实验主管赶紧将情况上报,但是在结果反馈过来之前,理事长亚雷斯塔的通讯已经接了进来。

    “诸君,此次实验中止,派出回收部队。”管子男无悲无喜的声音,听不出有任何的异样。

    “嗨!理事长大人。”

    实验主管站起来,毕恭毕敬的鞠躬。

    “请问,目击者……”

    他询问是否需要清理目击者。

    “目击者并不存在。”亚雷斯塔否定了研究所的通常做法,“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节外生枝。”

    “嗨!”

    下水道中等待的一方通行,等到的是本次实验中止的命令。他本人并没有太大意见。不是因为善良,不忍加害眼前的两个女孩子,而是参与绝对能力者计划,他可是有工资的。现在本次实验中止,他要是再把人给杀了,那就变成了白打工哦。

    所以说,怎样才能让一个杀人狂不再随意杀人,那就是给他钱,请他杀人。几次之后,不给钱的杀戮,他绝对不会参与。

    这叫经济学。

    “真是浪费时间!研究所的废柴大人们难道就不能更靠谱一点。”

    这位学园都市第一人,白头发的瘦弱少年直接坐了下来。管道旁是水泥的台阶,露西厄在上面铺着厚厚的纸板,上面还有一层碎布,看上去很柔软。

    这就是她的客厅,她的沙发,夜深人静之时,她常常坐在这里发呆。

    现在被人抢了地盘,露西厄可不敢发表什么抗议,实际上她的声带被切断,也发不出声音。

    她只是更加谨慎的将自己往更黑暗的角落缩一缩,躲避这个白头发的杀人凶手。

    “喂!我就这么可怕?”

    一方通行确实有点疲倦,他可以操纵矢量,在学园都市中是无敌的存在,任何力量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但是他本人只是个因为严重不良的作息习惯而有点瘦弱的少年,从小巷里一直追进下水道,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的折腾,倒也有点气喘吁吁。

    “喂,不要给我装哑巴啊!”

    他平日里嚣张惯了,只要发号施令,他人不得不遵守。但是现在这个陌生的女孩子,因为害怕而抱着头,让他觉得阵阵的不爽。

    他伸手按住地面,整块水泥板受到矢量的操纵,从露西厄那头突兀的翘了起来。

    整个把她掀飞,摔倒在一方通行面前。

    “我在跟你说话啊,给我有点反应啊白痴!”

    露西厄可怜巴巴的抬头看着他,发出“啊!啊!啊!”的声音,一只手慌乱的指着自己的喉咙。

    “什么啊,原来是个哑巴!”一方通行懂了,顿时觉得自己才是个十足的蠢货。

    “还有你的尖耳朵是怎么回事”他问道,不过也没指望一个哑巴能够回答。

    “又是什么实验室的产物吗,果然不靠谱的大人,连垃圾都不能好好清理干净。”

    “就这么扔进下水道?!哈!”

    一方通行自言自语了一会,越发觉得学园都市的研究所都是愚蠢的混蛋。包括趴在那里生死不知的御坂10028,包括瑟瑟发抖的尖耳朵女孩,包括自己,都是彻头彻尾的垃圾。

    他操纵水泥板,将自己托起来,又伸手按了按下水道的井盖,井盖应声飞远。

    林德伯格·哈金斯目瞪口呆,他端着咖啡杯,正在自家的院子里欣赏月色——好吧,今天并没有月亮,只有一个比月亮还圆的井盖当着他的面飞向天空。

    “滚开!”

    一方通行发现外面还有一个目击者,心情更加恶劣,心里盘算着绝对能力者计划到底靠不靠谱。

    林德伯格受到了这样的侮辱,恶从胆边生!他赶紧的,给一方通行让开道,双眼喷火的目送着这位白发的不良离开自己的房子。虽说这里是自己的家中,自己拥有无限防卫权,但是对方一看就是脾气很差的能力者。

    稍有不慎就会被揍哦!

    直到一方通行离开好远,确认听不到之后,林德伯格才开始骂骂咧咧,抱怨整个后院臭气熏天,抱怨学园都市治安太差!

    他端着咖啡杯,另一只手矫情的捏着鼻子,探头看了一眼。

    “呦,还没死呢?”他看到露西厄在下水道的底下,眯着眼睛盯着他,觉得就好像许多天前看到的流浪狗居然还活着,露出了相当有趣的表情,“来,给你喝点水。”

    他把手中喝了一半的咖啡丢了下去,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开。

    林德伯格·哈金斯作为一个居家男人,现在需要找一个管道工修好自家的下水道,另外还需要一个负责人赔偿自家下水道爆炸的损失。而管道工和冤大头恰好是同一个人,他的老朋友,学园都市的理事长亚雷斯塔大人。

    意外的,他们两现在关系居然不算很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武炼巅峰〕〔1255再铸鼎〕〔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斩月〕〔白昼之门〕〔璀璨王牌〕〔我在异界有本书〕〔这号有毒〕〔美漫世界的保护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