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融合传说〕〔史上最强邪君〕〔不灭剑身诀〕〔魔破九天〕〔进化之眼〕〔我能复制万族天赋〕〔银龙的黑科技〕〔炮灰修真指南〕〔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剑骨〕〔从执掌鸿蒙开始垂〕〔我养的宠物都超神〕〔无限先知〕〔神帝止戈〕〔无限世界好好玩〕〔洛天神记〕〔成为修行界大佬〕〔一世剑仙〕〔夜夜静夜美人〕〔阵纹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六十二章 无间之路
    “泪子,你看到了什么?”林德伯格的声音,从原海中传来。

    三个人正在以精神状态探索原海,实质上,他们无法看到彼此。在原力黑暗面的海洋中,并不存在实体,而眼前能够看到的,都是内心的具现化,所以每个人眼前的景象不尽相同。

    当然,通过原海,林德伯格和泪子依旧可以沟通。交谈的声音随着原海的涌动阵阵传来,听起来近在身边。但若是此时以绝对尺度去探测,林德伯格和泪子之间,相隔的距离远超了数以万计的世界。

    “我看到……”泪子顿了一下,眼前的虚幻黑影逐渐有了线条和色彩,原海随心所动,不去想时,一片虚无,仔细看时,却又森罗万象。

    “我眼前的世界被分成了两半,一半是光,一半是暗。”

    以泪子为中心,世界被一条精准的直线分成光与暗的世界,随着心灵的悸动,在光暗的世界中,浮现了真实的形象。

    “导师,在光的世界中,我看到许多荣耀的战斗。我和伙伴们一起,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强敌,帮助了一个又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在暗的世界中,我看到了许多残酷的杀戮。我和伙伴们一起,杀掉了一个又一个的人,毁灭了一个又一个的希望。”

    “导师,这是要我选择吗?”

    泪子有些担忧的问道,她当然希望选择光的世界,但是西斯武士是原力黑暗面的探索者,她担心导师让她选择暗的世界。

    那个世界她并不喜欢。她渴望力量,但是如果未来的路,如同暗的世界预演的那样,这样的力量,会让她非常犹豫。

    导师林德伯格暗自叹了口气,泪子的黑暗原力天赋并不高。

    “泪子,光明的那一边,是绝地武士(jedi)的道路,黑暗的那一边,是路加(lucc)武士的道路。”

    “啊?我们不是西斯(sith)武士吗?呃……”

    泪子问了个愚蠢的问题,导师不再回应她,她的心中忐忑不安。不过学生嘛,没有老师,还有同学可以求助呢。

    “露西厄,你看到了什么?”泪子问。

    露西厄并不打算和泪子分享她的所见,那是她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好在,她知道泪子需要的是什么。

    “泪子姐姐。”露西厄清甜的声音传来,“你要打开痛苦之眼。”

    “呃……哈哈哈哈,谢谢提醒啊。”

    导师之前的提示已经很明显了,原力黑暗面第一层,痛苦之门是一切的前提,修炼真视之眼,当然是为了更深层原力黑暗面的探索。就好比数学的学习中,学加法是为了后面学乘法。泪子这种学了后面就放弃了前面的知识的做派,恐怕也不止是原力天赋的问题。

    理论上,西斯学徒的修行,最好一直打开痛苦之眼,可惜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就像没有人可以永远快乐,同样没有人可以永远痛苦,那会让人彻底发疯。一般而言,西斯的修行者,会保持每天两个时的痛苦历练。至于泪子一天多少时间嘛,哈哈……

    泪子打开了痛苦之眼,强忍着内心的不适,再次观察眼前光与暗的世界。

    平日的时候,只要开启这个能力,世界就会变得更加清晰,甚至远处飘落树叶上的叶脉,体内血液通过瓣膜的轻响都会尽收眼底。

    可是这一次,当泪子用痛苦之眼观察眼前的光暗世界时,却发现视线越来越模糊。

    “啊我不行了!”

    探索了超过半个时,泪子的意志接近了极限,强烈的痛苦险些淹没了她的心灵。在原力黑暗面的探索中,如果意识在原海中丧失,就会找不到回去的路,变成一个原海迷失者,逐渐被原海同化,成为它的一部分。这是西斯修行中最危险的时刻,理论上泪子此时命悬一线。

    但是,她的林老师疼她啊!

    在迷失前一刻,林德伯格把她拉了出来。

    泪子躺在地板上,喘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谢谢。”

    露西厄把她扶了起来,又给她倒了杯水,泪子接过来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

    “导师,我是不是太笨了。”

    率性的家伙现在很沮丧,看来自己搞砸了这次探索。

    “嘛,也算正常现象吧。”林德伯格不以为意的起身离开,“很少有人愿意睁开双眼,更少有人能够看穿黑白,西斯之道,就在黑白之间。”

    “为什么就不能清楚啊,真是不负责任的老师啊。”像所有不可救药的差学生一般,泪子转头问同学,“露西厄,你有没有看到什么西斯之道啊?”

    露西厄在原海中回应她:“没有啊,泪子姐姐,我只看到了光和暗分明的世界。”

    “嗯……果然是很厉害的高级课程,把我们两都难住了。不过露西厄你不要总是喊我姐姐,我也未必比你大吧。”

    “泪子给人非常可靠想去依赖的感觉,就像姐姐一样!”

    “哈哈,是这样吗?”泪子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但是也算认可了露西厄的法。

    她在北海道的老家,有个年纪很的弟弟。泪子从的时候,就习惯以大姐自居,逐渐养成了直爽乐天派的脾气,作什么都很有自信。

    来到学园都市求学之后,骤然从大姐头的自我认知,变成了整个城市最底端的level0,尽管外表上,她还是那个开心率真的泪子,但是心中的失落和绝望,只能冷暖自知。

    她需要被依赖,她需要被信任,她需要成为某个人的姐姐。

    泪子张开双手,露西厄乖巧的抱住姐姐。

    泪子有些怜惜的抚摸露西厄黑色的长发,她在心底暗暗发誓,会永远保护这个美得冒泡,又无比悲惨的妹妹。

    露西厄被抱着,眼睛中却没有任何享受的样子。她双目无神的看着地板,心里想着刚刚在原海中的探索。

    和泪子不同,她从来就没有关闭过痛苦之眼,她的真视比泪子强了千百倍。

    光暗分明的世界,几乎在第一时间被强大的真视模糊了边界。随着痛苦之眼越来越凝聚,深入,光和暗的世界逐渐不分彼此。

    最荣耀的战斗,结束的时候,依旧是满手鲜血。最残酷的毁灭,雷火过后,大地依旧会一片新生。哪怕最充分的理由,一个希望的升起,必然伴随着无数失望的下坠。哪怕再丑恶的灵魂,斩开一切外在,总藏着一片应许之地。一个善意的举动,可以带来无数的恶果。一个卑劣的阴谋,同样可以浇灌出一朵娇艳的花。

    这,就是世界的真实。

    当一位西斯修行者看穿了光暗、正邪、对错、是非的区别,理解到两者的区别,不过是人类心灵及认知的差距。在最本质的层面,其两者都是物质在时空尺度上的演化,并没有任何区别。

    当痛苦带给了露西厄如此深刻的领悟时,西斯之道终于在她的脚下缓缓出现。

    这是一条极细的羊肠径,恰好处于光与暗的世界的交界处。这是一条无间之路,西斯的修行者稍有不慎,就会踏入光或者暗的世界,变成绝地武士或者路加武士。

    没有人会愿意走上这条路,但是每个走上这条路的西斯都是心甘情愿,对于他们来,只有一个不得不走下去的理由,在这个理由前面,是非对错,正邪光暗,都毫无意义。

    这就是原力黑暗面的第二层,西斯的无间之路。

    当晚,露西厄被泪子安排在四人组的活动室里住下。她当然不愿意自己可怜可爱又柔弱的妹妹跟一个魔兽般的怪大叔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她的宿舍太了,已经挤不下人了。

    露西厄身无分文,除了一盆花,她什么也没有,可没法住宾馆。

    “喂,这种事情不要给我擅自决定啊。”神隐的林德伯格突然钻了出来,大声抗议,“这是我的房子,住进什么人难道不需要我的首肯吗!泪子,听好了,我拒绝家里住进一个可疑的家伙!”

    “在这座房子里只有你最可疑!”泪子一不心出了事实的真相,但是当然此时她毫无觉悟,她指着活动室挂着的纸牌子,上面写着风纪委177支部活动室,“这是风纪委的活动室,我们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师徒两人为此大吵一架,险些动手。最后,林德伯格勉强同意,以露西厄包了全部的家务为代价,支付房租。

    “伙食另算!”他恶狠狠的留下这句话,摔门而去。

    泪子才不会管他生不生气。她拉住露西厄的手:“抱歉啊,只能帮这么多了,你还得帮他洗衣服。”

    “泪子姐姐……谢谢你!”露西厄的眼中挤出许多泪水,“有人收留,已经很好……很好了……”

    “对了,你会做家务吗?”

    “不大会……我可以学。”

    “来,我教你吧,这可是姐姐我最擅长的领域哦。”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