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狂妃甜且娇秦〕〔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异界争霸之最强召〕〔元尊〕〔荒天神帝〕〔穿越星际:妻荣夫〕〔恃婚而骄〕〔无限未来之科技帝〕〔万界收容所〕〔疯狂建村令〕〔王爷,王妃又去打〕〔花瓶女配开挂了〕〔废柴夫人又王炸了〕〔武道战神〕〔异世丹帝〕〔汉阙〕〔小仙女种田忙〕〔第一战神〕〔我的奋斗人生〕〔盖世双谐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六十三章 地主与长工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佐天泪子打算将这个安排告诉自己的伙伴们。林德伯格家的活动室不算,就算住进去露西厄,也有足够的活动空间。

    她想将自己的露西厄妹妹好好的介绍给大家,毕竟前一晚实在是太闹了,很多事情没有清楚。

    白井在电话里拒绝了在活动室汇合的提议,告诉她‘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商议’,要求她和初春一起赶到常盘台的宿舍。

    当泪子和初春抵达208宿舍时,美琴和黑子各自坐在床沿上,一脸严肃。感觉到气氛有些压抑,两人行礼后乖乖坐下,等着下文。

    “御坂遇到了麻烦。”黑子拿出风纪委开会的严肃样子,开门见山的道,“希望得到大家的帮助。”

    泪子和初春惊讶极了,美琴是这么不服输的个性,竟然会有求助的时候。她们看向美琴,只见常盘台的电击公主低着头,默认了黑子的法。她的自尊心特别强,求助他人的事情,平日里绝对不会发生,哪怕是死党之间。

    可是这次的“绝对能力者计划”,已经超出了她个人的能力。在黑子逼迫她出真相之前,御坂美琴甚至已经有了死志,决心通过牺牲自己,阻止绝对能力者计划。

    黑子让她重新燃起了一线希望,如果能够选择,美琴当然不想死。

    “给大家添麻烦了。我事先明,这件事非常危险,可能是与整个学园都市为敌,搞不好就会丧命。任何人不愿意加入,或者中途希望退出,我都不会有任何怨言。”

    美琴把情况得很严重,但是十几岁的少女们,怎么会被这种威胁吓退。如果这个时候选择退出,哪怕同伴们能够原谅,自己恐怕会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吧。

    所以哪怕是最胆的初春,也立刻站出来表明态度。因为过于激动,娇的少女有些语无伦次!

    “御坂学姐!我我我!初春饰利,定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她最近好像迷上了时代剧,差点没有行跪拜大礼。

    “佐天?你没有战斗能力,可以不用参加。”白井黑子转头询问泪子。

    “白井,别忘了,前几天是我救了你和御坂学姐。”泪子非常激动,终于可以参加同伴们的战斗了吗,等的就是这一天,“我的战斗不属于学园都市的能力体系,但是可不要看我啊!”

    黑子和美琴对视一眼,点点头,算是认可了泪子的话。虽然不知道泪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通过前几天的事情可以看出,她们的这位好伙伴,已经从原来的战斗拖油瓶成长为一名强大的战士。

    值此危难时刻,每一分战斗力量都要好好利用。

    “谢…谢谢大家。”

    看到同伴们都无条件的站在自己这边,美琴有些哽咽。她收拾了一下心情,开始解释整个事件。

    御坂美琴在很的时候,捐献过自己的dna,用于学园都市对残疾人康复的研究。

    没想到这个善意的举动被利用,绝对能力者计划的幕后操纵者,利用御坂美琴的dna,制造了两万个御坂美琴的克隆体。

    这两万个克隆体的作用,就像猪狗一样,被提供给一方通行杀戮。目的是通过战斗杀戮的刺激,强行提升一方通行的能力水平,令其最终成为level6的‘绝对能力者’,接近神的存在。这个计划,被称为“绝对能力者计划”。

    克隆体御坂和她之间有着不可思议的心灵感应,每次克隆体御坂的惨死,都在美琴心中留下深深的伤痕。特别是亲眼目睹御坂9982号在自己面前被碎尸,发了疯的美琴发誓要阻止这一切。

    她一开始希望打败一方通行阻止这个计划,但是一方通行是学园都市的no1,他可以自由操作矢量,几乎是无敌的存在,美琴在他手下惨败。

    退而求其次,御坂美琴开始破坏绝对能力者计划的实验机构。在摧毁了70%的实验室后,对方的防范越来越重,这些天,御坂美琴的破坏工作已经举步维艰,她甚至预感到,自己会死在某一次的破坏行动中。

    “伙伴们,我可以依靠你们吗?”

    美琴完的时候,已经泣不成声,善良的女孩,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如果不是她轻率的提供了自己的dna,也不会有这么多克隆御坂的惨死。

    “姐姐大人,这不是你的错。”

    “御坂,错的是那些利欲熏心的大人。”

    佐天向御坂伸出了自己的手,初春和白井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目标,摧毁绝对能力者计划!”

    “必胜!”

    四个伙伴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再谈林德伯格·哈金斯这里。

    这位伦理学教师收获了美得冒泡的萝莉女仆一枚,还是个精灵妹子。按照日常番的一贯套路,应该发展出相当暧昧的剧情。

    可惜的是,这个糟糕的粗野大汉,硬生生的将剧情推向了卑鄙地主和悲惨长工的奇怪方向。

    他本来就对联盟敬而远之避之不及,联盟在他退休之后,还硬生生的给他塞个**烦,他能高兴倒是怪事。

    林德伯格找不了联盟的麻烦,就把一腔怒火全部发泄在露西厄身上。可怜的精灵一边要做着家务,一边还要忍受林德伯格在背后喷吐“毒气”。

    “咦?动作怎么这么慢?你是不是在故意偷懒?!”

    露西厄洗衣服,这个无所事事的家伙就站在后面监工。

    “我告诉你,你现在吃的喝的住的用的,可都是本大爷的财产。你以为很便宜?现在经济环境这么差,我肯收留你这种没用的东西,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他在栅川中学,每周只有一个课时,可谓混吃等死的典范,可就他这样,教训别人可是一套一套的,果然不愧为伦理学教师么?

    林德伯格拿出上大课的气势滔滔不绝,露西厄坐在板凳上擦擦擦的洗衣服。泪子有教过她用洗衣机,可是身后的这个霸道总裁不给她用。

    因为洗衣机费水费电。

    可真是个精打细算的男人啊!

    露西厄寄人篱下,没法和他争辩,而且她的声带已经坏了,也没法话。有时候被骂急了,她会用原力胆怯的求饶:

    “老师……”

    “不要喊我老师!”林德伯格立刻打断了她。

    “你想从我这里学本事?我实话告诉你,门都没有!你以为西斯武士是谁想学就能学?听好了,我们西斯武士,只收身世清白,勤奋好学的弟子。你这种……”

    他鄙夷的看了露西厄一眼,此时精灵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你这种来路不明,好吃懒做的垃圾,谁会收你,mdzz!”

    这一天,快到晚饭的时间。露西厄正在厨房里做饭,而林德伯格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的是豪门恩怨的师奶剧。

    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大包油炸鸡腿,啃得津津有味。

    吃完的鸡骨头,就随手扔在地上。露西厄上午刚刚清洗完毕的地毯,不一会儿就被弄得一塌糊涂。

    “人呢?死过来!”

    电视剧结束了,迫害正妻的三惨死,于是林德伯格大喊一声。露西厄赶紧跑过来,她穿着围裙,低头站好,看起来非常紧张。

    “眼瞎了?”林德伯格指着地毯上的残羹,“这么脏看不见?还不打扫?养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真是智障!”

    精灵想去院子里拿扫帚,但是蔫坏的林德伯格喝止了她。

    “想跑哪去?立刻给我收拾干净!”

    露西厄无奈,只好跪在地上,用双手捡拾。

    她的主人洋洋得意的靠在沙发上,掏出一根牙签剔牙。

    “不要认为我在欺负你,这就是你的本分。这个国家的人,以工作认真著称。我听,这里的清洁工,刷完马桶之后,都要喝一口马桶里的水以示清白。我这么心慈手软的人,暂时还不打算让你这么做。让你捡几根骨头,你干嘛一脸委屈?给我笑出来啊!”

    露西厄可怜巴巴的抬起头,笑得比哭还难看。

    林德伯格震怒,拍案而起!

    “你这什么态度!是不是对本大爷不满?告诉你,不要以为有泪子护着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这个家,终究还是本大爷的!本大爷要你生你就生,要你死你就死!”

    “喂!我可都听到了啊。”

    冷不丁,从玄关传来了声音。露西厄回过头看到泪子,委屈的泪水哗啦啦的往下掉。

    “泪子你听我解释。”

    “欺负柔软少女的人渣,接受正义的制裁吧!”

    这场奇怪的闹剧,以“林老师”被泪子赶出房子而告终。

    “可是,老师还没有吃晚饭。”胆怯的精灵担心事后被报复。泪子是能帮她撑腰,可是最近,泪子似乎很忙,只有正式的西斯授课时才会赶来。

    今天很难得,泪子在没有课的时候过来。不仅如此,她还给露西厄大包包带了许多零食和衣服。

    “他啊,你别担心他饿着。我怀疑他在学园都市里有好基友,以前好几次我不给他做饭,他就会窜出去混吃混喝。”

    “先别管他了,试试衣服合不合身。”

    这些日子露西厄都是换洗师姐的旧衣服。佐天泪子是时尚女孩,衣柜相当丰富。但是两人个子差距有点大,所以衣服也只是将就着穿。

    “谢谢泪子姐姐,很合身,这不是姐姐的衣服吧。”

    精灵换上了衣服,发现尺寸几乎正好。惊喜之余不免疑问。

    “啊,这是一个朋友的衣服,果然很合身嘛……”泪子背对着她,似乎漫不经心的问道,“露西厄妹妹……你第一天穿着的常盘台的制服,是从哪里来的啊?”

    泪子假装很认真的收拾灶台,其实心里很紧张。

    “我那天躲在垃圾堆里,看到一个女孩子被杀了。”露西厄将碗碟用洗水布擦干,放进橱柜,“凶手走远之后,我爬过去,发现她还有一口气。”

    “我问她有什么没完成的愿望,她告诉我,她是为了实验制造出来的克隆体,单价三十万日圆,没有愿望。”

    “你看到凶手的样子了?”佐天泪子问道。

    “嗯,是一个白色头发的人,看起来很凶。”露西厄用原力回答。

    对上了,泪子心想。

    “那衣服的事情?”

    “那个女孩最后对我,如果我今后可以请一个叫御坂美琴的人喝一杯咖啡,她可以把自己身上的这件衣服送给我。”

    “我不明白。”佐天泪子很迷惑,“一个快死的人,为什么会想到把身上的衣服送给别人。”

    “我明白。”露西厄放好餐具,乖巧的帮泪子收拾,“因为我和她都是一无所有的人,所以明白真正属于自己的事物是多么的珍贵。那件衣服是她的一切,所以,这是很重要的请求。”

    “你现在已经不是一无所有了。”泪子为刚才怀疑露西厄而懊悔,她伸手抓住了对方的手,“我是你的姐姐,记住了,我们是一家人,今后不许再自己一无所有。”

    “好呀,泪子姐姐!”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武炼巅峰〕〔1255再铸鼎〕〔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我真没想出名啊〕〔白昼之门〕〔璀璨王牌〕〔平平无奇大师兄〕〔穿书后我嫁给了短〕〔饲养全人类〕〔我只想当一个安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