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狂妃凌雪薇夜〕〔神话降临〕〔亿万女修的梦〕〔婚开二度:前妻恋〕〔十亿级投资人〕〔爱情公寓之我的高〕〔姓波特的都离我远〕〔太平妖未眠〕〔返虚〕〔巨兽汹涌但我是普〕〔周丞〕〔古月神话一〕〔守卫者之星际狂飙〕〔非洲农场主〕〔饲养全人类〕〔猛兽直播间〕〔仙婿无双〕〔影后她重生了〕〔开局签到一个首富〕〔王者荣耀之最强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六十六章 伙伴
    美琴的预感没有出错,佐天泪子确实遇到了生平仅见的强敌,嘛,虽然她之前也没正经战斗过几次。

    “啊咧,真是超无聊啊!”绢旗最爱烦闷的踢着石子,而她的旁边,一个个黑超大汉打扮的保安,快速的将一件件实验设备在打包准备带走。

    雇主虽然雇佣了‘道具’保护实验室,但是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在袭击发生的第一时间进行早已开始准备的撤离行动。

    为此,麦野沉利派出了绢旗最爱,对撤离队伍进行保护。

    这是一个穿着橙色套头卫衣,有着齐肩短发的女孩子,她看起来乖巧,生性却是不服输。大姐麦野沉利带着泷壶迎击敌人,却让她做保镖任务,让她心中不快。

    是啦,她也是大姐的小粉丝。

    “超想和强敌战斗啊……啊啊啊!”

    绢旗最爱自言自语的抱怨还没结束,撤离车队最前方的车辆忽然发出一声巨响停了下来。

    绢旗目瞪口呆,心想自己到底是什么乌鸦嘴。遇袭的车辆像是被一柄大锤狠狠砸中,车头部分整个垮下去了。

    司机和保安倒是并无大碍,看似猛烈的攻击,实际上泪子有手下留情哦。但这是一条比较狭窄道路,开口在水穗研究所后门。打头的车辆抛锚,后面几辆车也只能无奈的停下。

    绢旗最爱赶到前方时,保安们正在围攻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子。水穗机构财大气粗,保安们一水的精良武器,他们拿着重火力,还都穿着防弹衣。

    奈何敌人并非普通人。

    初次应对这种大场面,佐天泪子有点儿手忙脚乱。她大呼小叫的躲避着枪林弹雨,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干什么。

    精神共鸣,同步原力海洋,强大的力量自身体中升起,流动至手臂。

    原力抓取!

    无形的力量,沿着泪子手臂的方向,化作一只大手,狠狠的抓住一开始被她攻击的那辆车。

    泪子抬手,想将车抬起来,呃……抬不动。她只是个西斯菜鸟,原力力量非常有限。

    大大咧咧的姑娘毫不在意,立刻转变目标。她用原力抓住了一旁被弹飞的车门,呼啦啦的在空中抡了一圈。

    几名围攻她的保安立时被车门扫飞,他们身上的防弹衣可防不了车门。

    “退下吧!”绢旗最爱向保安队长说道,“对方是能力者,你们留下只会碍手碍脚!”

    保安队长点点头,哪怕心中不甘,他也迅速的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这里是学园都市,最终,依旧是能力者之间的战斗。

    保安们四散撤离,泪子并没有为难他们。她的任务是破坏实验设备和数据,而不是杀人。

    如果任务真的是杀人,那泪子可就真的为难了。

    “大姐真是超厉害啊!居然真的有额外的敌人。”绢旗刚才还在抱怨麦野没有带她正面阻击敌人,现在却开始吹嘘麦野的未知先觉。其实麦野沉利只是认为战力过剩,稳妥起见安排她保护撤离队伍,哪里真的预见到佐天泪子的出现。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在绢旗最爱的心中,大姐永远是对的,无脑粉丝都是这个样子。

    “喂,你是谁,看你的能力,应该是念力抓取之类的吧。”穿着橙色套头衫的绢旗,双手插在口袋中,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刚才泪子那一手隔空抓取车门,揍飞几个保安的能力,给她留下了一点点印象。

    不过仅此而已,绢旗可不会担心这种程度的力量,论防御,除非对方是level5,否则绝对不可能伤到她。

    学园都市只有7位level5,眼前的陌生女孩,显然不是其中的任何一位。

    “哈,询问别人的名字之前,难道不应该先报出自己的名字吗,你这个失礼的家伙!”

    泪子嘿嘿嘿的爬起来,懊恼的盯着制服裙上的一个小孔。刚才鸡飞狗跳一阵慌乱,她居然被一发子弹打中了裙角。如果老师知道了,肯定要把她笑死。

    “哦,实际上我也没打算知道你的名字。”绢旗无所谓的挥挥手,身旁的那辆车(佐天刚才没有抬起来的那辆)嗖得一下飞了起来,撞向泪子,“死人的名字根本不重要啦!”

    这辆倒霉的运输车划了一个尖锐的弧线,狠狠的撞上了混凝土地面。因为巨大的动能,它撞得四分五裂,油箱还发生了爆燃。

    在此之前,泪子已经跳开了好远。在枪林弹雨中,被看不见的流弹打中衣服还算情有可原,如果西斯学徒被这么大的一辆运输车慢吞吞的砸中。呵呵……就算不当场死在这里,回去也会被小林老师弄死。

    小林老师,可是很严格的哦!

    一击不中,绢旗最爱后悔得要死。不是因为自己失礼,而是因为直到这辆运输车粉身碎骨陷入火海,她才想起来车厢里装的可都是价值连城的实验设备。

    这些本来都是她的保护目标,现在却在火海中冒着漂亮的白烟。

    “完蛋了!大姐知道肯定会把我杀掉!大姐发火的时候超可怕的!”绢旗害怕的捂住了嘴,“只能把你杀掉,然后栽赃给你了啊!抱歉啊!”

    “喂,不要用可爱的语气说出这么可怕的话啊!”佐天泪子大声抗议,但是只得到了几块石砖的回应。

    这些石砖是路面建材,每一块都比泪子本人还要沉。看起来绢旗最爱果然不敢继续砸车了,反正大姐肯定不会因为破坏路面责罚她。

    “但是用可爱的语气说出可怕的话,这样的反差萌意外的带感啊。”左右回避一番,泪子使出原力抓取,在空中将飞来的石砖打飞。在这个空当,她沉思着点点头,对耳麦说道,“小春,我觉得很有必要现在就好好设计一下我的嘴炮风格,刚才这家伙说了这么厉害的话,让我一下子落入下风,到现在都没法好好反击。小春,你觉得怎样的战斗狂言才符合我的风格?”

    初春势利正忙得不可开交,她要指挥两边的战斗,同时提供两边的情报支援,可把这个娇小的女生忙的够呛。她的手指劈里啪啦的在键盘上划出残影,笔记本的硬件因为频繁的操作有些不堪重负。

    “泪子,你说什么?”初春一心两用,没有听清楚泪子的长篇大论,“我正在查找你的敌人的情报。”

    “我说你觉得战斗语言适合我?是孤傲冷漠型还是病娇嗜血型?”

    “笨蛋泪子!现在不是考虑这种问题的时候吧!”

    “小春,不要这么严肃,作为武士,要享受战斗的乐趣啊。”泪子一脸想当然。

    “泪子,如果你能够尽快解决,那就不要拖延了,御坂学姐这里的战斗并不轻松,请有些同伴的觉悟!”

    初春势利终于有点发火了,她本来就忙的焦头烂额,而且作为风纪委员,纪律性比心大的佐天泪子不知强了多少倍。

    “呃,小春你竟然嫌弃我了!不过既然这样,那就速战速决吧!”

    说完,佐天泪子将原力灌注双腿,直到肌肉细胞承受不了,发出阵阵刺痛。她骤然跃起,被原力加强的肌肉,带动她以超越人类极限的速度冲向敌人。

    绢旗最爱大吃一惊,她以为佐天泪子的能力是念动移物,没想到对方忽然展现出来这么强的速度能力。

    根据树形图设计者的结论,aim力场对于个体只有一个真实,那么相对来说,每个人只会拥有一种能力。

    念动能力肯定不包括加速,对方的能力非常可疑。

    佐天泪子已经快要近身,绢旗最爱避无可避,又顺手拉了一辆车砸向高速冲击的敌人。运输车辆体积庞大,料想对方必定避无可避。

    没想到泪子在半空中探出一手,原力锁链发动。原力的链条拉扯着泪子的身体,在翻滚砸来的运输车前,做了连续三次精妙的变线。居然就这么和大块头的运输车擦肩而过,恰好落在绢旗最爱的身前。

    嘿呀!

    泪子一招超帅的回旋鞭腿,直接踢上了绢旗最爱的前胸。制服裙随着泪子的出击,旋转着漂了起来。

    虽然有走光的风险,不过既然对方也是女孩子,想来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佐天泪子的心里,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下一秒钟,她就笑不出来了。对方不仅没有预想中的那样被踢飞,自己的脚,却像踢中了岩石,差点没断了。

    痛痛痛痛痛!!

    佐天泪子哎呀哎呀的单脚跳了半天,显然吃了不小的亏。绢旗最爱露出嘲讽的笑容。

    “笨蛋!从一开始你就在自言自语,难道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给我不要小看人啊!”泪子生气了,双手在额前前推,一发原力重锤狠狠的砸中嘲笑她的同龄女生。

    这一次绢旗最爱被打飞,不过似乎并没有起到多大效果,她飞在空中后翻两周,找到了平衡,又轻飘飘的落在围墙护栏上。

    “你的能力很有意思。”她这么说,忽然身后爆发出强烈的气流,接着以佐天泪子绝对反应不过来的速度,狠狠一个膝撞打在泪子的腹部,“但是对我没有用!”

    泪子的苦水差点被打了出来,忍了好一下没给直接吐出来,看起来西斯的痛苦忍耐修行到底起了一点作用。

    “废柴,赶紧跪在地上投降,本小姐也许心情好不会杀掉你!”绢旗最爱没有追击,站在原地看到对手的狼狈样子,她哈哈大笑。

    当然,她原本也没有打算杀掉泪子。这个袭击者的能力很有意思,也许麦野大姐会有些兴趣。如果能活捉,大姐一定会给自己记上一功。

    “可恶啊!原力重锤都没有用吗!”

    佐天泪子单膝跪地,咬牙切齿,她以为自己很厉害了,结果威力最大的原力重锤,也就是刚刚砸扁运输车的那一招。这都无法击倒敌人。难道西斯武士的力量,永远还是比不上能力者吗!

    正绝望时,初春的声音从耳麦中响起。

    “泪子,我找到了!对方是绢旗最爱,大气操纵能力者,能力类型是操纵氮气。注意,她可以在身体表面覆盖一层极度压缩的氮气,防御能力可以比得上主战坦克正面装甲!小心啊泪子!”

    “谢谢小春,你的情报太及时了!”

    “泪子,对方是level4的大能力者,你一定要小心啊,假如有危险……”

    初春势利的通讯忽然中断,耳麦中传来沙沙的声音。

    “小春?小春?”泪子按了按耳麦,“坏了吗?”

    “喂!你到底投不投降?!”

    绢旗最爱的耐心耗尽了,她看到泪子还在摆弄通讯器,气不打一处来。

    “非要我打断你的四肢才肯投降吗?那样超麻烦的啊混蛋!”

    话音未落,绢旗最爱已经暴起,高度压缩的氮气在指尖凝固成一把锋利的无形长剑,直接劈向佐天泪子。

    佐天扭身避开,继续摆弄耳麦,绢旗回身又是一剑。

    “喂!你很烦啊!没看到我在和朋友说话!”

    佐天的原力凝聚在左手,身形交错中一掌贯穿了绢旗最爱的攻击,掌心后发先制印在她的胸口。

    绢旗根本就不会在乎这样的攻击,除了五级的超能力者,她不相信有人可以打破她的氮气装甲。

    她挨这一掌,就是为了让佐天避无可避。

    “死吧!”她大喊一声,手中凝聚的长剑同样刺向佐天的胸口,“你是绝对不可能……什么……”

    氮气长剑在泪子的身前消散,绢旗最爱捂着胸口,痛苦的跪在地上。刚才对方的那一掌,确实没有击碎她的氮气装甲,但是却给她造成了可怕的伤害。

    这时候她终于像个中学的女孩子,痛得眼泪都掉下来了。觉醒了氮气操纵的能力之后,她就没有受过伤,早就忘记了被揍得滋味。

    还有更多的,就是心中的不甘和郁闷,对方到底是什么能力,难道是五级能力者。

    “呵!刚才是谁说我打断我的手脚!”泪子双手抱胸,好不得意,“现在该我问了,你投不投降!”

    “绝不!”绢旗躺在地上,口鼻流血,嘴却很硬,“大姐来了肯定会为我报仇!”

    “你的大姐绝对不会是御坂的对手,你就死心吧!”

    不服输的女孩子把头偏向一边,做出了视死如归的态度。但是过了一会又不甘心的喊了一声。

    “为什么!”

    泪子当然知道她想问什么,为什么自己能在完全没有瓦解氮气装甲的情况下,重伤了她。

    “笨蛋!通背掌都没听说过?这只是最简单的一个发力技巧。”佐天泪子恬不知耻的向手下败将炫耀,她自己被老师用这一招虐了千百遍,现在倒是不叫苦叫累了,“将力量完全灌注在一点,但是引而不发,在贴上对方防御层的时候,用柔劲爆发,这样就可以隔着敌人的防御,直接伤害他们脆弱的内部。”

    “我告诉你,多元宇宙中,最蠢的就是你这种仗着外壳硬,为所欲为的家伙。我还遇到过比你的氮气装甲更极端的防御呢,那些敌人有强子外壳,无论什么手段都无法打破他们的防御。结果都是被我一拳一个打爆!”

    “所以说啊,要内外兼修!”

    佐天泪子摇头晃脑,模仿林德伯格的样子,甚至将老师的战绩都完全划在了自己名下。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武炼巅峰〕〔1255再铸鼎〕〔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斩月〕〔白昼之门〕〔璀璨王牌〕〔我在异界有本书〕〔这号有毒〕〔美漫世界的保护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