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师兄实在太谦逊〕〔灭世龙王〕〔放怪物一条生路不〕〔魔尊是我徒弟〕〔大道朝天〕〔开创万道〕〔江山烟雨录〕〔临渊行〕〔我在西游界当团宠〕〔异世腾龙〕〔龙武星魂〕〔超勇的我随身带着〕〔乱世末路〕〔我真是掌教大老爷〕〔杰东中短篇小说〕〔大妖归来〕〔灵毅传〕〔真五行大陆〕〔风卷长天〕〔星佑纤古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六十八章 追杀1
    一方通行还是那副懒散的样子,他双手插在口袋中,晃晃悠悠的来到林德伯格的家门口。

    其实他今天还是少许有些兴趣,他杀御坂克隆体已经杀的想吐了,今天实验主管告诉他,需要杀另一个目标时,他相当配合。就好比整天吃法棍的人,忽然有天可以吃吐司,心中免不了一点小期待。

    但当他失礼的破开大门,闯进房子后,发现里面空荡荡,一个人影都没有时,不免大声抱怨。

    “喂,什么情况!”他用通讯器联络后方的实验室,“人呢?”

    “对方在30秒前跳进了下水道,到现在为止,还在不断远离中。”托亚雷斯塔理事长的福,学园都市摄像头密布,跟踪个把人再简单不过。后方研究员根据监控和天上的遥感卫星,直接锁定了目标,“我们会把目标的坐标实时传给你。”

    “真是麻烦!为什么不能乖乖等死呢!”一方通行厌恶的掀开井盖,“有没有问题啊!黄金镶钻的下水道井盖?!这是财阀的家吗?”

    他也算见多识广了,愣是被这土豪行径震惊了。他做人无所顾忌,早就忘了多日前,正是他闯进了林德伯格的家中。

    露西厄在下水道中高速的移动,复杂的管道和线路她了然于胸,许多狭窄仅容只身挤过的地方,她也只是一闪身,灵巧的穿过。对于任何一个愿意睁开双眼的精灵来说,任何地方都是丛林,区别只是形态和气味。

    在散发着恶臭的环境中,露西厄脚步不停,手上也没闲着。匆忙从冰箱中带出的食物,已经被她吃下大半,有水果和巧克力,大多是泪子准备的。此时她手中拿着一大块奶油面包,三两下啃完,然后跳起来两手并用,顺着顶管爬进另一条通道。

    敌方可能拥有追踪的能力,在不影响速度的前提下,露西厄要尽量消灭自己的痕迹。她上翻下跳,灵活穿梭,甚至不时甩出一记原力锁链,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变线。身形矫健得,像参加跑酷的蜘蛛侠。

    在遇到无法战胜的对手时,跑路难道不是最最正确的选择吗?!

    事实证明,露西厄的选择相当正确。在下水道中追逐了一个小时左右,一方通行根据坐标发现,他居然离目标越来越远。

    下水道中本来就不是他的主场,虽说他的能力强大,任何障碍只要被碰一下就会被炸飞,没有路了直接开一条出来都不是问题。但毕竟是走走停停,速度被露西厄远远的甩开。

    “喂,目标跑的太快怎么办?”一方通行停下脚步喘了几口气,在逼仄滑腻的下水道中跑一个多小时可真是够呛。看坐标显示,目标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你是耗子吗?

    一方通行后方的实验室中,悉悉索索的讨论了许久,大家也没有预估到这种情况的发生。一般而言,学园都市的战斗,一方宣战了,另一方会力战到底。

    这种还没接战就直接跑路,还跑得这么娴熟,确实是预案之外的情况。

    “允许使用能力,从地面进行追踪。”最后研究员们给出了方案,“这样对方的速度绝对比不上你。”

    学园都市规定,能力者不可以滥用能力,但是这样小小的禁忌,在实力庞大身后的研究机构面前,形同虚设。

    “早这样不就结了!”白毛的一方通行暗骂一声,直接跳了起来。上方的管道和土层在接触到他的一瞬间都变成碎渣向外溅射,地面坍塌出一个大坑。

    一方通行是学园都市的最强超能力者,他的能力是操纵矢量。一切被他接触的物体都可以被他瞬间改变其矢量状态。比如他刚才头顶接触了泥土,瞬间泥土被赋予了一个方向的矢量速度,直接飞开。

    在战斗中,他的能力更加强大,所有对他的攻击都会被改变矢量。比如一颗射向他的子弹,在打中他的瞬间,会以相反的方向还给进攻者。

    拳头也是同理。

    这就是他在学园都市无敌的原因,没有任何攻击能够在他身上奏效。而任何被他接触的敌人,身体都会**纵矢量四分五裂。

    此时,一方通行坐上路边的一张长椅。在矢量操纵下,长椅飞了起来。他就这么坐在半空中,不顾路人的惊呼,向着坐标指示的方向快速的飞了过去。

    露西厄并没有练成原力预知,但是朦朦胧胧的可以抓住一点感觉,譬如追踪他的敌人越来越接近时,她依旧感觉到了。

    此时这场追踪已经超过了三个小时,地面上,已经接近学园都市的郊区,地下的下水系统已经逐渐稀疏。

    露西厄点点头,打开最后一瓶水,一口喝下。

    一下秒钟,一张长椅从斜上方直接斩了下来,木制的长椅在加速度的作用下,甚至爆开了上方的混凝土层,变成四散的碎片。

    露西厄扭身躲开,然后跳起躲开了崩落的碎石。弥漫的灰尘逐渐落下,两个追了许久的人,终于第一次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这是学园都市郊外的一条小路,两旁竖着的路灯提供了一些照明。路的左手边是大片的田野,而右手边,是一条河流,一座大桥在不远处连通河流两岸。

    “怎么是你?”

    一方通行有些惊讶,他一眼就认出了当初在下水道偶遇的这个哑巴,露西厄美貌惊人,令人印象深刻。

    一方通行本来打算直接捏死这只臭虫,害的自己追了半宿,累得够呛。不过既然是见过的人,他莫名的想啰嗦几句。

    “我成了垃圾处理站了么。”他兴味索然的抱怨,“喂,哑巴,你也不用怪我,学园都市就是这样表面光鲜,暗地里血雨腥风的地方。一会我会给你个痛快,要不然,你自己选死法,怎么样?”

    白毛非常大度,但是露西厄并不领情。她深深的看了一方通行一眼,扭头继续跑。

    “喂!给我站住啊!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跑得掉?!”

    难得的善心被无视,一方通行很生气!他拍了拍身旁的路灯杆,长达数米的金属杆直接拔地而起,以超高的速度横扫向露西厄。

    逃跑中的露西厄听到了背后传来的破空声,她头也不回,轻轻跳起。带着巨大动能的路灯从她的脚下飞过去,插进路面半米深。

    可想而知,如果被击中身体,会有怎样惨烈的后果。

    露西厄根本没有恐惧,灵巧的精灵,甚至在高速旋转的路灯上,稍微踩了一脚,借助其巨大的动能,又往前窜了十几米。

    这样“消极比赛”的敌人,一方通行还是第一次见到。以往不都是嘴炮一番,大家嗷嗷的战在一起吗。他不禁有些愣神。

    不过在这种开阔地带,露西厄是绝对跑不了啦。一方通行稍一跺脚,脚下的一大块柏油路面平地而起,托着他,就像外星人的飞行器一般,飞到逃跑的露西厄的头顶。

    “喂!到现在还想跑?给我有点垃圾的觉悟啊!”

    他手一挥,又是一根电线杆飞了起来。不过这次长长的金属杆在空中折成了五段,咻咻咻的射来,封死了露西厄逃跑的路线。

    精灵眼看躲避不及,眼睛睁得大大,五根断桩破空而来,在空中无规则变线。她在飞来物及身的瞬间,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

    竟然全部避开。

    只是身上的衣服被断茬擦过撕开,露出有点惨白的皮肤。

    翻滚避开溅起的碎石后,露西厄单手撑地,瞬间改变方向,折返原路往回跑。

    一方通行稍微放松,又被甩开一截路。他有点气急败坏了,一根不行就十根,沿着他飞行的路线,电线杆一根根变成危险的武器,下雨一般洒向上蹿下跳的露西厄。

    精灵毕竟还是西斯学徒,在这种密集的弹幕攻击下,就力不从心了。她的身上大大小小不下数十处的撕裂伤,向外渗着血水。致命的攻击都被躲开,但是承受的这些非致命伤害,累计起来也变得非常严重。

    在最后一轮的攻击中,露西厄的体力和反应速度已经大幅下降,半截金属杆打着转横飞砸中她的胸口,顿时胸口塌陷下去,滚在地上。

    “哈…哈…哈…”一方通行落到地面,喘了好一会,“呐,哑巴,你也许不是我遇到过的最厉害的敌人,但我不得不说,你是最难杀的一个。”

    他直接就坐在了地上,真是累得够呛。他已经整整追了差不多四个小时,全身大汗淋漓。要是知道这次实验这么辛苦,他绝对会拒绝。

    在绝对能力者计划的实验中,都是安排好时间地点,他过去和御坂克隆体交战,一般不超过两分钟对方就会落败。

    就因为如此,每次御坂克隆体落败之后,他通常不是直接杀掉,而是虐待一会儿再弄死,否则也太无聊了。

    他今次可不会觉得无聊了,更没有继续下去的力气了,他现在就想赶紧结束,然后让研究机构派辆车来,送他回家睡觉。天知道这都追到哪了,周围一片昏暗,只有朦胧的月色照明,该不会已经出了学园都市吧。刚才打的尽兴,周边的路灯全部被他当作武器破坏了干净,月下的荒野,微光的环境,令他这样城市长大的青年有些不舒服。

    露西厄的身子弓成虾米,痛苦的蜷在地上**,血污从她的口中流出,大眼睛里满是泪水。

    一方通行勉强支撑起身体,身旁一截金属断桩浮起。在他的矢量操纵下,金属扭曲变形,最后变成一把锋利的巨型断头刀。

    “结束吧。”

    断头刀缓缓的飘到露西厄的头顶,片刻之后,忽然下落。它的自重,足以让露西厄脑袋和身体分家,就像法国的断头台。

    精灵在地上挣扎着滚了一圈,险险的避开断头刀。刀刃的末端擦过她的脖子,切断了几根头发。

    一方通行恨恨得一挥手,断头刀拔起来,朝着露西厄一记重斩。

    又被躲开。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龙法典〕〔这号有毒〕〔我真没想出名啊〕〔从仙剑开始碾压万〕〔从超神学院开始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法爷永远是你大爷〕〔重生之最强剑神〕〔一剑斩破九重天〕〔峡谷正能量〕〔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王爷别跑,元帅嫁〕〔我的学姐会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