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邪君〕〔我是真不想穿越〕〔直播之我是修仙者〕〔史上最强书生〕〔绝世至尊奶爸〕〔天宇异界录〕〔医圣重生归来〕〔无敌从小白脸开始〕〔都市全职法师〕〔吃亏的我成为了强〕〔远古第一魔神〕〔九劫剑魔〕〔剑仙在此〕〔剑魔逆神〕〔御兽进化商〕〔太古第一武神〕〔帝武逆神〕〔巫妖之城〕〔在异世界辅助最强〕〔别人都叫我大纨绔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七十九章 庙堂之高江湖之远2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终她们也没有接受兰德先生的善意安排,而是按照林德伯格事先的吩咐,只做了最基础的骨骼肌肉强化,另外还在耳朵里埋了一颗战术芯片连接大脑。

    这颗芯片是异株湖公司的西斯专用定制款,能够辅助原力构型的计算,大幅提高西斯武士的技能强度和战斗效率。

    原力武士的文明是一个科技等级非常高的文明,旁人却总是武断的认为原力武士们主要依靠打坐和冥想提升能力,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哪怕是西斯大师,也不能和无畏舰单挑吧?

    不过这种芯片现货很少,也就是家大业大的次元舰队有存货。如果不来这里植入,那林德伯格只能选择带泪子回老家碰碰运气。

    那里可真是太糟了,绝地、西斯和路加们把整个星系打成了一锅粥,林德伯格自己都不敢能在那里安然无恙。

    另一个原因是,他在老家还有个女学生……当然这一点,他没和任何人提过。

    啧啧。

    “啊,总觉得自己从今以后就不再是个纯粹的人类了!”

    做完战术芯片植入之后,因为舱位恰好不够,佐天泪子和露西厄干脆挤在同一个强化舱中进行强化。这种强化舱的原理是通过特殊强化液浸泡,达到强身健体的作用,所以只要都泡上也不影响效果。

    两个女生身材苗条,钻进专为星际大兵准备的舱室中绰绰有余,甚至还能游来游去。

    佐天泪子就是这样游来游去,不时的用手抚摸自己的耳朵。战术芯片植入是个手术,理论上不会有排斥反应。泪子现在的这种不适,更多层面是来自心理上的别扭。

    是啦,任何普通人类忽然得知自己的大脑旁边多了一个的芯片,并且会有一些熟悉的信号不时在脑海中自己生成,也是够奇怪了。

    不过她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很快就想通了。

    “大不了就当是皮下植入的手机啦,这样还不容易丢掉。啊,我果然是平凡的人类,会有这样莫名其妙的坚持。我曾经听别人过一句话,人类总是要求自己像人类那样出生,像人类那样生活,像人类那样死去——搞得人类好像多了不起似的。啊,其实想一想,今天那位兰德医生很不错啊,长得帅,彬彬有礼,话又好听!我最后竟然因为他是一条狗而甩他脸色,这样也是不对的啊。就算他有三个头,也是狗狗啦,我这种大人类沙文主义可真是不适合多元宇宙的文化呢。露西厄,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话!”

    “我有…在听啊……”露西厄委屈的长大嘴巴,“但是…这样话…好不习惯。”

    她们两都泡在淡蓝色的透明强化液中,穿着可笑的病号服。在液体中话,确实有违在空气中话的经验。

    “唔……你这么我才想起来,我们是在液体中话啊,果然刚才就有点觉得话的声音有点奇怪……但是管他呢。”泪子抱住露西厄,捏她腰上的软肉,“快点回答姐姐的问题!”

    “什么问题啊?”

    “精灵会不会有人类这样无聊的想法?”

    “都会有一些无聊的想法吧……”

    “露西厄。”泪子把妹妹的脸拧过来,盯着她的眼睛道,“你从来不和我你以前的生活,是把我当成傻瓜吗?”

    或许是在营养液中话,泪子的声音怪怪的。露西厄盯着泪子的眼睛,看到这位作为姐姐照顾了她一年有余的少女,眼眸中的认真。

    “好吧。”露西厄偏了偏脑袋,“其实,都是一些很无聊的事情。”

    完这句话,精灵闭上了眼睛,许久,正当泪子以为她又要以沉默逃避时,精灵开口了。

    ~~~~~~~~~~~~~~~

    我出生在一个很大很大的岛屿上,周围都是大海,岛上长满了大片大片的龙冠木的密林,所以这个岛被称为翡翠林岛。

    当海风轻柔的吹过龙冠木的枝头,那些枝叶会相互摩梭,发出沙沙的轻响。

    精灵的记忆很好,早在在还没学会话的时候,就会留下一生的记忆。而我最早的记忆,总会伴随着这样一阵树木摇曳的声响。

    那时候,我呆在一个很大很大的树屋中,几乎花上一天的时间,也无法从房子的这一头爬到那一头。屋子里,经常会有许多大人,一边微笑的看着我,一边和妈妈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他们有时候会谈很长很长的时间,我会觉得很饿,坐在他们的中间哇哇大哭,不想他们继续下去。这时候妈妈就会喊,艾琳诺,把她带下去!

    一个大姐姐会抓住我,把我抱在怀里离开。我的公主,她会一边喂我雪蜜一边对我,你是今后的女王,不可以这么调皮捣蛋。

    后来我才渐渐明白,我住的那个大大的木屋,是精灵王宫。而我,是精灵王唯一的血脉,今后的精灵女王。

    精灵的社会和人类有一些区别,我们有王,但并没有严格的阶级区别。林岛的任何一个精灵,都可以随时来看望我。

    在我很的时候,我已经见过了林岛的每一个精灵。当然,和人类不同,我们的人口很少,整个林岛的精灵加在一起,也没有超过八千人。

    他们会带着自己最喜欢的东西送给我,有时候是一根羽毛,有时候是海边捡到的漂亮贝壳。有些东西我很喜欢,但是大多数都是看看就会丢掉。

    妈妈会责备我,她,这些,都是你的子民,你需要善待每一个人。他们真诚的喜欢你,你也必须以同样的真诚回报。

    我那时还不懂这些,依旧会随意丢弃那些我不喜欢的礼物。但是有一个人送给我的礼物,每一件我都非常喜欢。

    华里斯姨妈是我最喜欢的长辈,每次她来看望我,我都会特别开心。她会满脸微笑,弯下腰对我,我的公主,看看今天的衣服喜欢吗。

    她是我们的祭司长,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裁缝,她为林岛的大家缝制精美的斗篷。她,神给她的启示,就是让大家都有漂亮衣服。从我出生开始,她把自己全部的业余时间,都用来给我做衣服。

    每隔两三天,我就会得到一件新的衣服,而且款式,裁剪都别出心裁,几乎没有重样。我会迫不及待的换上,有的裙子特别复杂,还得艾琳诺帮忙,我才能穿上。

    妈妈会非常愧疚的对华里斯姨妈,姐妹,劳烦您了,这原本应该是我的工作。

    华里斯姨妈会笑着道,安曼,这是妈妈的名字。安曼,你平时够累了。而且你的裁缝手艺,还是算了吧,可不要把我们的公主弄成个乞丐。

    每当这个时候,妈妈都会尴尬的陪着笑。

    华里斯姨妈会抱起我,道,公主,你嫁人的时候,姨妈一定会给你缝一件全天下最美的婚纱,最起码要九层罩纱。

    她还早呢,妈妈会这么。

    不早了,最多十个雨季,华里斯姨妈这么回答。

    翡翠林岛的雨季特别漫长,沥沥淅淅的雨滴会掉落一整年,有时候甚至会连续接近两年的时间。好在雨季通常二十年才会出现一次,否则林岛就是雨岛了。

    在我学会了话,刚刚可以站起来自己跑动的时候,我人生中的第一个雨季开始了。

    林岛非常温暖,即使落雨,也带着温和的温度,不至于令人丧失体温。可是哪怕精灵,也不愿意湿漉漉的工作。所以在雨季中,整个林岛都是闲适而安逸的。

    所有的人,会躲在自己的树屋中蛰居,拿出储备的粮食,磨练自己拿手的技巧。外界盛传精灵心灵手巧,手工的饰品武器异常精良,大多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漫长的雨季当中,总要有点爱好打发时间。

    直到大家全都闷得受不了,连打发时间也成为了奢望的时候,跑雨节就会开始。

    这是林岛特有的节日,如果雨季太长,甚至会举办两三次。当王庭的大钟连敲7次,全岛都会爆发欢呼。大家顶着斗篷,走出家门,在王庭中汇聚一堂。

    这时,是我的家最拥挤的时候,王庭和人类的王宫相比,本来就不是很大,全岛的精灵挤在一起,连我的椅子都要搬出去给长辈坐。

    大家热热闹闹的聊天,互相炫耀在雨季中精心打造的魔法饰品。侍卫们会把成桶的雪蜜从地窖里搬出来,倒进门口巨大的喷泉中。严肃的老人们会交换酒勺和杯子,一个一个轮流品尝。机灵鬼一样的年轻人,会用千百种方法空手从池子里偷出酒来痛饮一番。比如埃莉诺,她的弯刀上有寒冷的气流。她会冻结一块雪蜜,然后用弯刀叉出来放进我的碗里。

    等化了再吃,她,否则肚子会咕咕叫。

    到酒足饭饱,王庭的钟声第二次响起的时候,妈妈会盛装出现在阳台上。她会做一个简短的讲话,但是每一句话都会让所有人爆发欢呼。

    特别是当她宣布跑雨开始时,连高傲的法师们都不再吝啬法术位,强大的法术被送上高空,在漫天的雨滴中绽放出绚丽的烟花。

    跑雨是艾雅精灵的古老传统,起来,还和我有一点点的关系呢。在很久很久以前,我的祖先中有一位非常非常美貌的精灵公主,向她求婚的人数不胜数。

    但是公主的任性远超她的美貌,她给追求者们设置了重重的考验。大多数人都败下阵来,但是其中有一位强大而英俊的游侠,顺利的完成了前两个考验,他拿到了天堂山的金苹果和奥术之巅的智慧之花,先后交给了公主。

    但是最后一个考验难住了他,他需要把一块无雨旷野的烈日岩盐交给公主。他战胜了金鹏领主,拿到了这块岩盐。可是没想到还有最后的考验。

    他坐着船回到林岛的时候,恰好是雨季,漫天的大雨笼罩着整个岛屿。

    等雨季结束吧,水手们劝他,岩盐遇到雨会融化,你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不!游侠高喊着,我不能让爱人等我一个雨季。

    他抽出弯刀,双手挥舞,精湛的刀技竟然连漫天的落雨无法接近。从岸边到王庭的距离足足有几百里,当游侠赶到公主身边的时候,手上的岩盐竟然还是干燥的,没有一滴雨落在上面。

    公主拿到了盐,告诉游侠勇者,幸好他来的及时,金苹果还没有干瘪,智慧之花还没有枯萎。她转身走进厨房,用金苹果,智慧之花,烈日岩盐和生命泉水,做了一锅苹果浓汤招待游侠。

    他们两吃了暖暖的苹果浓汤之后,就结婚了,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为了纪念他们两个,落雨节那天,男性精灵,当然也有胆大的女孩子参加。他们会先顶着大雨跑到海边,在那里领取一块盐,带着盐跑回王庭。当然那个不是传中的烈日岩盐,而是一般的海盐块。也没有人真的可以用弯刀分开大雨跑上几百里,大家一路上大呼叫的翻山越岭,拼命护着口袋里的盐块。

    最终决定胜负的是,谁口袋里的盐块剩下的最多,谁就是当天的优胜者。这主要比的是速度和灵活。

    优胜者的奖励就是可以把岩块送给我,因为我是公主嘛。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把盐交给自己喜欢的人。我一共得到过三块盐,都是埃莉诺赢下来的。我当众宣布以后会嫁给埃莉诺,所有人都哈哈大笑,埃莉诺告诉我,女孩子之间不可以结婚。

    所有的盐,包括我手中的,最后都会被投进一口巨大的锅中,里面装的是苹果,罗勒,迷迭香和生命泉水。

    妈妈是第一个品尝苹果浓汤的人,她会用木勺尝一口,有时候会,嗯,这次的汤咸了。听到这个,所有的精灵都会欢呼起来。

    如果听到妈妈,汤淡了,所有人就会垂头丧气。

    我问妈妈,为什么汤淡了大家就会觉得不开心,因为我比较喜欢淡一点的食物。妈妈对我,汤淡了,证明大家带回的盐少了,这就明我们的族人整体的速度和灵活下降了,在今后的日子里需要好好的强化武艺的训练。

    我不喜欢武艺训练,弯刀太重,弓弦总会割伤手掌。每次我气呼呼的扔下武器的时候,塞伦尼薇儿,她是我的武技老师,就会无可奈何的站在我的身边。

    公主,她对我,弯刀很重要,不可以丢在地上。外面很危险,人类很邪恶,你要有保护自己的本领。

    我就,塞伦尼薇儿你会保护我的对不对,她单膝跪地,发誓会一生一世的在我身边保护我。

    妈妈,塞伦尼,你要对她严格!她就会,有我保护她呢,她还。

    我有时候会逃课,找到埃莉诺姐姐,求她带我出去玩。

    精灵的出生率很低,大家都疼爱我,除了因为我是公主,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我是林岛一百多年来唯一的新生儿。

    除了我,最年轻的精灵就是埃莉诺,我们两只相差了一百岁。在我之前,这些疼爱都是给她的,所以她也是个爱玩的孩子哦。

    她会带着我一起逃了武艺练习,偷偷的从枝头溜出王庭。练武场外有一片桧木林,顺着它们低垂的枝叶可以轻松避开护卫们的视线。

    嗯,那时候雨季刚刚结束,整个林岛的生机,会在一个雨季的压抑后喷薄而出,漫山遍野的矢车菊,旁逸斜出的渡云草,把林岛的绿色染上了彩色的花边。

    这是林岛的花季,万物生长的季节。我和埃莉诺奔跑着,跑过河流,跑过瀑布,跑过低矮的山脉。成群的麝鹿警惕的抬起头来,看到我们两,又会慢悠悠的钻进密林深处。

    偶尔可以经过精灵的果园,忘了名字的德鲁伊大叔,通常是一头蜜獾的样子,看到我们,会大叫起来。

    公主,你怎么跑出来了,葡萄还没熟呐!

    我们假装没听见,转头溜走,最后气喘吁吁的躺在一片林间的空地上。即使精灵擅长林间奔跑,也总会有累的时候呀。

    花季的阳光非常温柔,温柔到能够让人忘记忧伤。风,带着一朵一朵的白云,在大地上滑过斑驳的阴影,它掠过茂密的草地,草地上翻起道道涟漪。

    一朵朵野花在青草摇曳中晃出脑袋,我看见了一朵花,比其他的花更美更艳。埃莉诺,我问,这是什么花。

    这叫罂粟花,是一朵坏的花,她告诉我。

    我问,花也分好坏吗。

    埃莉诺,当然啦,精灵也分好坏。她帮我把吹乱的头发扎了起来,对我,露西厄,你以后要成为一个好的女王,像你的妈妈一样,不可以做一个坏的女王。你要答应我哦。

    我,我当然会成为一个好的精灵女王。

    我,我要每天都开一次跑雨节。

    我,我会把所有的雪蜜分给大家,还会赏赐每个人一个凳子。

    我,我,我会穿上华里斯姨妈给我缝的婚纱。

    我……我……我,埃莉诺,我们……我们,妈妈,我们,所有的人……

    我们所有的人……我……我们……会…会永远……在一起。

    我……我……我们只会笑,不会哭……我……我……我………

    泪子这时候捂住了露西厄的嘴。

    “好了露西厄,你不要再了。”

    露西厄一直面无表情的回忆,直到最后,像忽然罹患了失语症,嘴张个不停,却只能结结巴巴的出一个字。

    佐天泪子凝视着她黑色的瞳孔,那里面似乎有着比原海更纯粹的黑暗。15岁的少女,平时开朗活泼,可也并非不通人情,她忽然明白到,人世间如果有比地狱更加悲惨的地方,那一定是在露西厄的双眼中。

    “精灵的缺点就是记性太好,如果我们能够像人类一样擅长遗忘,也许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

    “人类除了擅长遗忘,还擅长大哭一场。”泪子到,“有时候大哭一场也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啦。”

    “我已经发誓不再哭泣,在四十四次日落那一天。”露西厄闭上了眼睛。

    “你知道鱼为什么没有眼泪吗?”泪子紧紧的抱住了她,“那是因为鱼在水里,当然看不到眼泪。”

    抱了一会儿后,露西厄推开了泪子。

    “强化液好像有点咸。”露西厄鼓起了嘴巴。

    “或许是苹果浓汤的味道吧~”泪子笑着戳露西厄的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