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剑西去〕〔浮华千重〕〔万界无敌门主〕〔无敌懒人系统〕〔别人都叫我大纨绔〕〔神魔大唐之无敌召〕〔武极神话〕〔噬天为帝〕〔逍遥游之织梦蝶〕〔神眷剩女〕〔玫瑰伯爵的日常生〕〔我靠作弊神器变强〕〔我有BOSS模板〕〔重生荒界〕〔破风者〕〔我气哭了百万修炼〕〔我师兄太弱了〕〔我被小强咬了一口〕〔蒸汽朋克下的神秘〕〔异界债务系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八十章 庙堂之高江湖之远3
    一墙之隔,强化单间的门外,林德伯格蹲在禁烟标志下点了根烟,无聊的刷着手机。

    他手中的水果手机一阵震动,不等点击确认,亚雷斯塔的形象从水果机中投影出来。

    “我觉得你应该一脚踹开门,然后大呼小叫,那个尖耳朵,谁让你做强化的!你tm自己出钱吗混蛋,你知道强化一次要多少钱吗,你打工一辈子也还不起啊白痴!给老子死出来!

    而不是像个打工仔一样蹲在这里,作为高贵的水果机,我很丢脸。”

    在得知林德伯格师徒三人即将前往次元舰队公干后,学园都市理事长,也是该世界的驻守官亚雷斯塔大人软磨硬泡要跟着“见世面”。他在联盟的总部进行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但是根源位面令人失望,甚至还比不上自己的世界先进。

    在许下了天大的好处之后,林德伯格勉强同意捎上亚雷斯塔。由于理事长大人并没有跨世界通讯的手段,所以他将自己的思维核心放进了这台精心打造的水果机中。

    当然,也不是不能当手机用啦,林德伯格刚刚就在用它玩连连看。

    亚雷斯塔自己从屏幕中冒出来,林德伯格冷眼瞪着他,半晌,哼道:“理事长大人,我带着你见世面可是冒了风险的,你当这次元舰队的门是想进就能进的?老老实实的呆在手机里,免得被卫兵发现了,直接把你给砸了!”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刚才哈德温阁下已经发现我了,她还跟我打了个招呼。”亚雷斯塔牌水果机退出游戏界面,翻出了一份未读短信。

    亚雷斯塔,假期愉快。

    短信的第一行这么写道,然后紧接着的第二行:

    劳烦通知哈金斯上校,他暂时不用回去,有个任务需要他跑一趟。

    “啊呸!她就没胆子当面跟我说。”林德伯格虚张声势一番,问道,“老亚你怎么成了死老太婆的狗腿子。”

    “别这么说,哈德温阁下是位非常有魅力的女士。”

    西斯武士继续冷眼斜看。但是亚雷斯塔的那副尊容,只要他不开口,旁人很难判断他的想法。林德伯格丢了烟蒂,抓抓头。

    “老亚,你也觉得我应该一脚踹开门,跟那个鬼头鬼脑的小精灵算算强化费用?”

    “这不是我觉得,而是根据你的一般行为模式,进行的判断。我只是奇怪你居然没有这么做,而是蹲在这里抽闷烟。”

    “我一般是什么行为模式?”

    “很明显,儿童读物中的后妈模式——当然仅限于对待露西厄。”

    “老亚,你这么清楚,你是后妈养的?”

    这个问题让亚雷斯塔沉默了很久,以至于林德伯格以为自己真的说中了。但是最后理事长大人还是开口了。

    “……不,我的母亲很好,她是位令人尊敬的女士,无论从任何方面来说都是如此。但是我不想讨论这件事情……太久远了,久远到我刚刚真的以为自己已经彻底遗忘。”

    ……

    “老亚,你的家乡冷吗?”

    “什么?”

    “我问,你的家乡,气温如何,冷不冷?”

    亚雷斯塔停顿了片刻。

    “似乎,并没有太特别的记忆,那是一个四季分明的地方,冬天湖面会结冰,但似乎并不能支撑人的重量。”

    “那种不叫冷。”林德伯格嗤笑一声,他再次点上一根烟,“我的家乡阿卡,那才是真正的冷。”

    在阿卡,每一次呼吸都带着铁锈的气息,那是肺泡被冻裂,渗出的血腥味。

    当雪原中不时回荡着尖锐的爆鸣声时,就代表了阿卡的凛冬降临。极度的寒冷,冻裂了湖中的冰层,在冬夜里噼啪声不绝于耳。

    阿卡的凛冬,太阳只会在山顶附近盘旋四个小时左右,所以,如果要办些什么,必须抓紧时间。否则,太阳一旦落山,冰冷的气流会再次笼罩雪原,没有人类能够在那样的环境中生存。

    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我和……父亲,会把那台老爷雪橇摩托推进屋子,做一次彻底的检查。在严寒的地区,金属零件很容易发生疲劳,变得脆弱不堪。如果它在半路上抛锚,在地广人稀的阿卡雪原中,几乎等于死亡。

    注意履带,容易卡住。父亲这么对我说。

    我,不太确定这是他说的话,我甚至不太确定他是否会说话。

    阿卡的男人,几乎每一个都如此寡言。在我们检修雪橇摩托的时候,村里的男人,拎着皮子过来。大多数是海豹皮,有时候也有狐皮,一言不发的扔给安娜。

    安娜是我的母亲,她是个瞎子,小时候被狼啃掉了眼睛。

    27,她摸摸皮子,报出数量,然后用指甲在小木片上划出几道印子,交给对方。当我们从镇上买回酒和瓦斯时,他们还要用这个小木牌领走自己的那一份。

    27、24、19……屋子里只有安娜嘶哑尖锐的声音,偶尔会噼啪一声,那是墙壁里的原木,不堪严寒,开裂的响动。

    只有一次,安娜报出了一个数字。

    7!

    木屋中忽然弥漫过一阵不安的骚动。

    这是一个危险的数字,7张皮毛换回来的烈酒和瓦斯,绝对不够他撑到下一次买卖。

    在阿卡,烈酒和瓦斯是比食物更加珍贵的事物。没有食物人可以坚持两周,甚至三周,但是没有烈酒和瓦斯保持温度,一夜足以让一栋屋子变成一座冰封的坟墓。

    遇上了熊,那个家伙懊恼的伸出自己的右手,上面连一根手指都没有了,我没有干掉它。

    旁边的人锤了锤他的胸膛,又从自己的皮子里,抽出了两张扔给安娜。其他人也会做同样的事情,有的是一张,有的是两张。

    14,安娜报出数字,重新写了个小木牌给他。这个数字能保证他可以活下去,村子里的人不能再少了。狼群对村庄的人数非常敏感,如果低于某个数字,它们就会在某个夜晚冒险进攻村庄,到时候,所有人都活不成。

    阿卡的周边,栖息着整个星球上最肥美的海豹群,但是雪原实在太艰苦了,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少,到我可以跟着送货时,阿卡只剩下了17户人家。

    所有的毛皮会被扎紧,牢牢的绑在雪橇摩托的后面,一般这个时候,东边已经可以看到苍白色的黎明,过不了多久,房子外的气温,就会缓缓上升到可以活下去的程度。

    做完最后一次检修,接着要对雪橇摩托加注瓦斯,增压器似乎一直有点小毛病,所以这通常要花上十几分钟时间。

    我和父亲,会乘着这个时间吃下食物。严寒会极大的消耗人的体力,所以必须吃的足够多的高热量。肉不行,那是女人的食物,必须吃海豹的生脂肪。

    我和父亲,每个人会吃下三公斤左右的脂肪,然后喝下一公斤的烈酒。这是最劣质的木薯酒,甚至需要一边喝一边吐渣滓。但是这是驱寒最好的饮料,阿卡的生活,离不开它。

    村子和镇子的直线距离并不算很远,但是雪地摩托并不能开得很快,它的履带深深的轧进冰层中,发出不祥的嘎吱声,让人担心它会直接断裂在下一道冰坎上。

    我坐在摩托的后面,前面是父亲,背后是捆好的皮子,屁股下面是轰隆作响的发动机。发动机燃烧瓦斯,偶尔会漏出一丝热量。

    雪原看似平坦一望无垠,但是身在那白色的地狱当中,极容易雪盲,迷失方向。

    即使戴着护目镜,也最好不要东张西望。

    雪原虽然没有路,但是偶尔会有三两株一丛的冷杉竖在那里。我始终不明白它们为什么选择生长在这样的地方,一年中只有两周可以看到绿色的地方。

    这些冷杉是最好的路标,我们跟着它们,不至于会迷失在雪原的深处。

    在路过某一处冷杉林时,雪地摩托的速度会降下来。两根交错倒塌的树干下,有一个不大的雪坑,半只靴子被冻在坑边,像是一个奇怪的点缀。

    在许多年前,一个倒霉的家伙没有在太阳落山前赶回村子。他或许是受伤耽误了时间,或许仅仅是迷路了。绝望中,他努力挖开冰雪和冻土,指望把自己埋起来躲避夜晚的严寒。

    他成了冰棍,狼群把他挖了出来,吃的只剩下半只靴子。

    他是父亲的兄弟,安娜之前的丈夫。摩托减速,父亲拿过猎枪,向天开一枪,轰隆一声,然后继续向前。

    阿卡镇在一些低矮山脉的后面,在这之前,还有大片的冷杉林。或许这两者为镇子挡住了来自雪原的寒风,或许是因为镇子中间的那一处温泉。在冰天雪地的北境,这里的冬天居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温度。

    但这里并非海豹皮的终点,许多像我们一样的村庄,将皮毛送到这里汇集。接着,一条残破的道路连接到城市,又通过铁路运送到首都。

    在那里,优雅的绅士和高贵的小姐将用这些皮毛点缀他们下一次宴会的盛装。

    阿卡镇有四到五家皮毛收购商,莱雅家专收海豹皮,她家的店是沿街的第四家,门沿下挂着一个海豹形状的木牌。

    父亲向明奇先生点点头,将皮毛卸下,两人简单的握一下手,然后开始当面清点确认。

    莱雅,明奇先生高喊一声,四罐瓦斯,两桶酒!

    来了,莱娜从柜台后面探出头,四罐瓦斯两桶酒!

    莱娜是明奇的女儿,似乎比我年长一些。她穿着碎花的长裙,眼睛明亮闪闪发光,她盯着我,说,真是个傻大个,快点来帮淑女扛东西。

    我跟着她进到仓库,把货物扛上雪橇摩托。

    是个棒小伙,她说,但是你少一双靴子。

    什么靴子?我低头看看脚下,我穿的是一双海豹皮的靴筒,安娜在里面衬了狐狸毛,非常暖和。

    一双靴子,就像神气活现的军官穿的那种。莱雅比划了一下。黑色的,到膝盖这么长。

    黑色的,到膝盖这么长。

    ~~~~~~~~~~~~~~~~

    说完这最后一句话,林德伯格的故事戛然而止,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亚雷斯塔应当非常惊讶,他是个饱经沧桑的老狐狸,对灾祸与悲惨再熟悉不过。他当然能分辨出这个看似平淡到乏味的故事中,深藏着怎样的不详。他不明白林德伯格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和他谈论自己家乡的事情。

    “是个好故事……”

    最终,亚雷斯塔并没有过多评论,两人一言不发,直到佐天泪子拉着露西厄走出强化间。

    “小林老师!这里禁止抽烟,为什么要像混混一样蹲在地上啊!笨蛋!给我有点老师的觉悟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这号有毒〕〔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重生之最强剑神〕〔峡谷正能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王爷别跑,元帅嫁〕〔我的学姐会魔法〕〔诡术刺客〕〔海贼之读书会变强〕〔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