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货物系统〕〔抢救大明朝〕〔剑道第一仙〕〔混在洪荒娱乐圈〕〔牧龙师〕〔九叔的掌门大弟子〕〔透视小民工〕〔我的1982〕〔都市之我是武神〕〔重生之超级银行系〕〔当医生开了外挂〕〔豪门之战神赘婿〕〔金牌经纪人攻略〕〔林嘉歌时瑶〕〔暴富人生〕〔我的重返人生〕〔我有一个大世界〕〔燧灵记〕〔穿越养娃日常〕〔未来兽世甜蜜指南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十五章 首战退敌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辛西娅深深的吸了口气,对两人行了一个贵族礼仪:“尊敬的……”

    “郝运。”

    “尊敬的郝运先生,我是辛西娅·艾里安,艾里安公爵之女。我们因被仇敌追杀,看这里荒废许久,就暂时躲避此处,没想到却闯入了主人家中,万分抱歉。”

    “啊,不碍事。”

    辛西娅谦和有礼,没有仗势压人,而且话声音温婉动听,目光中闪烁着明亮的智慧。这样一个温柔智慧的大姐姐,一下子赢得了郝运和白的好感。

    不碍事不碍事,郝运一边着,一边用袖子擦了擦屋子里的石凳:“请坐。”

    这是屋子里唯一一张石凳,毕竟这是一间废弃许久的农舍。

    辛西娅能够感受到郝运的好意,但是还是有些尴尬了的拒绝了:“不坐,谢谢。”

    “哦,这凳子确实有点凉,对身体不太好。如果坐久了,身体会吸收里面的湿气,容易得类风湿。白,家里就不应该有这个凳子。”

    郝运点点头,把无辜的凳子踢翻。

    白目光炯炯得看着他。

    公爵之女辛西娅没有怎么在意郝运的养生之谈,她内心非常的忧虑,担心白毛鬣狗杀光了他们之后,并不会放过这两个年轻人。同时也暗暗期待,两人突然出现,也许这间农舍有什么密道可以连通内外。

    “两位,我们的仇敌将我们围困在此处,他们就在外面包围着我们。我担心不久之后他们攻进来,不会放过两位。”她诚实的将利害关系讲给郝运和白,“不知道两位有没有能够出去的方法。我以艾里安家族的名誉起誓,如果这次能够逃离,艾里安家族必定不会亏待两位。”

    郝运想和白商量一下,然而这位不靠谱的前辈打了个哈欠,靠着墙拿出一本开始翻,话你到底在追什么书啊,推给我瞧瞧啊!

    郝运考虑了一下,正色开口道:“辛西娅姐……女士,我是一名吟游诗人,喜爱旅行和冒险。对于我来,旅途中的见闻是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当我老得无法迈开脚步的时候,我会把一生的见闻记录成美妙的音乐篇章,并让后辈把我的冒险传唱整个格利亚斯大陆。”

    白抬眼喵了郝运一眼,好经典的npc对话啊,如果有个对话框就更像了,日式rpg嘛,白也玩哦。

    郝运没有理她,继续:“我可以帮你们解决这个难题,作为报酬,我和我的女……(白瞪了他一眼),总之希望加入你们的旅途。”

    辛西娅和瑞格沃面面相觑,果然是跷家的富家子弟吗。

    辛西娅的智慧有些无法理解当前的情况:“当然,郝运先生加入我们肯定没有问题,但是……”

    正当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

    “钢背兽,少他妈做缩头乌龟,出来受死,老子给你一个痛快!”血手班特洛夫洋洋得意的带着几十个剑盾兵和弓箭手,在矮墙外三十米处叫阵。

    耍威风是一方面,主要是看看对面的法师在不在。这个世界法师不算罕见,但也不是区区一个百人级的佣兵团可以请得起的。对神秘力量的敬畏过分夸大了法师的威胁,其实辛西娅撑死了也就能用火球炸死百十人,还得这百十人按照法术的蔓延轨迹站站好。

    瑞格沃怒气冲冲,提着大剑就准备出去和班特洛夫……对骂。没想到郝运倒是先行一步:“哈,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喂,要不要帮忙?”白头也不抬的喊了一句,一点也看不出诚意来。

    “不需要!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切!”

    白以为郝运不努力,整天就想着玩。其实郝运这段时间,有空的时候就在研究自己的能力呢。这不,正好可以练练手。

    只有辛西娅担心的看着,她不想打击年轻人的自信心,但是吟游诗人这个职业什么情况她非常清楚。嘴皮子功夫确实了得,战斗嘛,只能哈哈了。至少,辛西娅作为法爷,她不认为这名少年唱支歌,拨弄两下五弦琴,用几个三脚猫的法术,就能撼动几百穷凶极恶的佣兵。

    铛!铛铛!铛!铛铛!

    强劲的电吉他如剃刀扫过这一片不大的山谷,而节奏的中心,正是走出矮墙的郝运。伴随着jazz鼓点的进场,他随手撕去了灰色的兜帽长袍,里面穿着的一身橙色的劲装短打,对襟短衫的背后,还写了个大大的“武”字。

    ~~~~岩烧店的烟味弥漫隔壁是国术馆~~~~

    ~~~~店里面的妈妈桑茶道有三段~~~~~~

    无论瑞格沃还是辛西娅都惊呆了,吟游诗人不算罕见,在格利亚斯大陆,这群欢乐的流浪汉通常会在集市中变几个戏法混口饭吃,有时候也干一些偷鸡摸狗的破事。辛西娅承认,个别强大的吟游诗人可以凭借手中的五弦琴或者其他什么乐器,用悠扬的音乐提高战友的战斗力和恢复能力。

    可郝运这架势这音乐,没见过啊,而且他的乐器藏在哪了。只见他随着鼓点的节奏,迈着怪异的步子(嘻哈步)似慢实快的迎向班特洛夫。血手班特洛夫也是一脸懵逼,他预想过里面炸出一个法师或者爆种的剑圣,但这特么是啥?

    事出反常必有妖,外表粗犷内心狡诈的班特洛夫立刻让手下两个队长上前探探这什么套路。

    ~~~~教拳脚武术老板练铁沙掌耍杨家枪~~~~

    ~~~~硬底子功夫最擅长还会金钟罩铁步衫~~~~

    两名队长一人持盾,一人持长枪,谨慎的上前试探。在接近到攻击距离后,持盾的佣兵猛然一个盾击贴上,而配合默契的另一名佣兵从斜方向将长枪递了上去。这一套配合毫无花哨,但是两人耍得异常精纯,不愧战场中厮杀下来的老兵。

    然而这一击并未建功,郝运不闪不避,双手合十,一招肩挑日月硬抗两人的进攻。只见他周身突然闪现出一口金色大钟的虚影,盾和长枪击在虚影上,恰好音乐中发出“镗”“镗”两声的锣响,两名佣兵一下子被巨大的力量弹飞。

    ~~~~他们儿子我习惯从就耳濡目染~~~~

    ~~~~什么刀枪跟棍棒我都耍的有模有样~~~

    郝运随手捞起队长脱手的长枪,一招长虹贯日追着两个倒霉的佣兵倒飞而去的身影,两人还没落地,就被长枪带过天空的气劲撕扯的七零八落。

    ~~~~什么兵器最喜欢双节棍柔中带刚~~~~

    ~~~~想要去河南嵩山学少林跟武当~~~~~

    “抄家伙上!”班特洛夫怒发冲冠指挥身后埋伏的百十号精锐齐齐前出围攻郝运。一个照面就宰了自己手下两名精锐,来者不善啊。

    郝运无奈的丢弃了手中的长枪,原本这也算一杆不错的长枪,放在游戏里最起码也是蓝装。然后这种质地的长枪,竟承受不住他一次的劲力灌注,仅仅一击就千疮百孔破败不堪。

    他从练功带中抽出了别在腰间的双截棍。

    ~~~~怎么该怎么该呼吸吐纳气自在~~~~

    ~~~~怎么该怎么该气沉丹田手心开~~~~

    白毛鬣狗们凶神恶煞的冲来,郝运轻蔑一笑,只当是土鸡瓦狗。他运用身形,在乱军中飘然穿梭,片叶不沾身。

    ~~~~怎么该怎么该日行千里系沙袋~~~~

    ~~~~飞檐走壁莫奇怪去去就来~~~~~~~

    一队配合相当默契的佣兵不知不觉中摸到郝运四周,突然队长大喝一声,众人齐齐出枪,一下子封住了郝运所有闪避的空间。

    然而郝运一式武当纵云梯,平地飞起十几米,轻松的跳出了乱阵,落到了一个不停射箭偷袭的佣兵身边。

    ~~~~一个马步向前一记左钩拳右钩拳~~~~

    ~~~~一句惹毛我的人有危险~~~~~~~~~

    ~~~~一再重演一根我不抽的烟~~~~~~~~

    ~~~~一放好多年它一直在身边~~~~

    没想到敌人瞬间近身,弓箭手吓得肝胆俱裂。但是不愧是刀口上舔血的狠角色,他没有被吓得掉头逃跑,而是怒吼了一声“哔你妈”给自己壮胆,抽出弯刀合身扑向郝运。

    郝运目光瞬间冰冷,伸手猛地一指这个出口不逊的弓手。弓手被郝运的气势震慑,居然畏缩的刹住了脚步,堪堪将鼻子停在了郝运的指尖。

    郝运收起手指,捏起铁拳,一记右勾拳狠狠的将胆敢问候自己母亲的蠢货打飞。

    ~~~~怎么该怎么该我打开任督二脉~~~~

    郝运的周身爆发出惊人的气势,不大的一片山谷中,众人竟感到像一阵罡风吹过,耳畔隐隐听到龙吟虎啸之声,背后冷汗湿透。

    ~~~~怎么该怎么该东亚病夫的招牌~~~~

    班特洛夫忍受不住不断攀升的压力,狂吼一声,手中的巨锤从郝运背后狠狠挥下。

    ~~~~怎么该怎么该已被我一脚踢开哼~~~~

    郝运头也不回,“啊跶!”一声,向后一个飞踢。班特洛夫连同他的巨锤被一脚踢飞。

    ~~~~快使用双节棍哼哼哈兮

    ~~~~快使用双节棍哼哼哈兮

    ~~~~习武之人切记仁者无敌

    ~~~~是谁在练太极风生水起

    郝运再度冲入乱阵之中,手中的双截棍挽着棍花,伴随着一声声“阿跶!”“阿跶”,就像一架人形高达冲入**凡胎的包围中。被那精钢打造的双节棍沾上,轻则皮开肉绽,重则骨骼破碎,只见一具具身体,一件件武器盔甲,像巨石投入湖中,以郝运为中心不断的炸飞到半空中。

    ~~~~快使用双节棍哼哼哈兮

    ~~~~快使用双节棍哼哼哈兮

    ~~~~如果我有轻功飞檐走壁

    ~~~~为人耿直不屈一身正气

    ~~~~哼

    辛西娅和背影佣兵团的众人在外面看不清楚,而苦战中的白毛鬣狗们也看不清楚,只觉得这个诡异的年轻人速度快到不可思议,任何攻击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纷纷生出此乃战神不可凡敌的惊恐。

    他们当然看不清,除非现场有一名张三丰级别的武学宗师才能看出门道。

    郝运的棍花左右翻飞,身形看似迅雷不及掩耳。然而他整个身体的重心一点,随着音乐中二胡的旋律,时静时动,在这战场中画出玄奥的轨迹。方圆数百里的天地之力,被这玄奥的轨迹吸引,汇入到郝运的周身。

    挟天地之威,郝运一身浩然正气,压得一帮乌合之众心惊胆战,再不敢上前。

    班克罗夫知道这时候作为团长再不拼命,今天就要栽在这里。他努力压制住被刚才一脚踢出来的剧痛,抡着大锤带头冲向战场中心的郝运。

    此时充斥天地间的刚劲音乐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段柔美轻快的钢琴solo。

    郝运偏头紧闭双眼,左掌虚推,示意血手停下。正被音乐画风突然改变搞得莫名其妙的班特洛夫,他一脸傻乎乎还真的放下巨锤停下了脚步。

    只见郝运两个快步,随手一扫把他推开。然后单膝跪地,轻柔的抚摸着地上的一朵娇嫩的黄花。

    这株脆弱的生命刚才差点毁灭在班特洛夫的脚下,郝运情急之下不顾大敌当前保护它。凝视这朵的花儿,他的表情不再孤傲,而是充满了含笑的温柔。并不嫌弄脏双手,认真的把黄花周围被踩的乱七八糟的地面抹平。

    班特洛夫觉得自己被羞辱了,虽然他充满血腥和暴力的大脑永远也不会明白,眼前这个意境到底是怎么羞辱了他,但是他非常确定以及肯定自己遭到了巨大的羞辱。

    愤怒的血手抡圆了巨锤,誓将半跪在地上的郝运和黄花都砸成肉酱。然而此时刚劲的音乐再起。

    ~~~~哼!我用手刀防御!

    ~~~~哼!漂亮的回旋踢!

    再度被踢飞的血手班特洛夫在半空中就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而他罪恶的身体,还要飞上好一会儿才能落地。看到老大被秒,白毛鬣狗们一哄而散。

    伴随着音乐结束的巨锣声,单人退敌的郝运立身收功。矮墙后背影佣兵团的众人都吓尿了。只有见多识广的公爵之女辛西娅勉强保持镇定。格利亚斯大陆并非没有百人敌的强者,只是非常罕见。所以她表示岁月静好,不能和粗鲁的佣兵一样张大了嘴巴子。

    拜托,你知道的百人敌都是法爷吧。遇到郝运这种武僧都得喊爸爸好么。对,辛西娅已经认定郝运绝对不是吟游诗人,你看那刚猛的打法,怎么可能是吟游诗人那种娘炮。

    众人带着敬畏的神情看着郝运走了回来,只有白流着着眼泪,捂着肚子跪在地上。

    她都给笑跪了,抛弃了所有的偶像矜持,连都扔到一边。

    “你笑的跟个村姑一样啊喂!人设要崩了啊喂!”

    “你这什么沙雕能力啊哈哈哈哈!!!!还护花哈哈哈!!!”

    郝运被她笑的尴尬癌都犯了。

    这时城乡委总务处办公室里,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只有阿光一个人坐在电脑面前忙着。

    忽然他的耳朵稍微动了动。

    从咯噔咯噔的脚步声,可以听出来者是女性,穿着一双绒面尖头,在脚背交差系带的高跟鞋。mmm…鞋跟有8厘米高,从每一步的脚底和鞋底施力有零点5毫秒的差值来判断,女性穿着薄款的丝袜。从左右脚的不平衡分析,她左手拎着一件不超过零点五公斤的东西,是包么?从力度和步频来看,这名女性身高172,体重52公斤,有c杯以上的胸部。

    嘛……是宁宁,警报解除。阿光放松下紧绷的身体,伸入怀中的左手又放了回来。

    不一会儿,一位25岁左右的美女从门口走了进来,正是单位的请假大师宁宁御姐。她今天穿着红色的绒面高跟鞋,穿着黑色的薄款丝袜,显得非常的诱惑。但是她一脸的无精打采,随手把左手的条纹格拎包扔到桌上。

    昨晚又输了啊?阿光有些可惜的在心里念叨。他倒不在乎宁宁是不是会把内裤输掉,他比较在乎宁宁打麻将如果赢了,第二天会买很多世界上最美味的零食跟大家分享。你们要明白,在阿光眼里,在没有比免费食物更加美味的东西了。

    宁宁打开电脑,烦闷的坐立不安,让她上网打斗地主还不如让她去死,一点赌钱的气氛都没有好吧。她昨天确实差点把内裤都输出去了。嘛……内裤输掉,对男人和女人来不是一个意思,你懂得。最关键的问题是,这都没钱还信用卡了,她这么烦闷,就是寻思着晚上是不是要再做上一票。

    “滚犊子个仙人板板,打特么情张,全场看不到幺九,他听牌放九条。玩老娘啊!”宁宁气的到现在心口都痛,她那一牌听的很大,独钓九万,忍不住找个人就抱怨,阿光都懒得理她。

    宁宁也知道阿光的德行,也没有在意不理人,左右看看:“哎?不是有个新同事吗?”

    “出差。”半晌,阿光毫无感情的答了一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武炼巅峰〕〔1255再铸鼎〕〔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我真没想出名啊〕〔白昼之门〕〔璀璨王牌〕〔平平无奇大师兄〕〔穿书后我嫁给了短〕〔饲养全人类〕〔我只想当一个安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