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安,我的恶魔长〕〔第一氏族〕〔神君有个小师妹〕〔我有神级键盘〕〔帝世无双〕〔重生荒界〕〔黑金继承人〕〔神话之最强召唤〕〔虎破九霄〕〔龙山卫〕〔原始部落小萨满〕〔辽辽天地间〕〔神之七分〕〔月上清〕〔道尊圣世〕〔斩尽诸天自为尊〕〔我的收入可以翻倍〕〔太子爱听彩虹屁〕〔重生之余生都宠你〕〔差点就是末世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三十二章 我反对!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已经闭眼等死的蒂琳公主猛地睁开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辛西娅从城墙的缺口走出,她的全身激荡着比魔力更加深刻的力量。她是如此耀眼,竟然盖过了白和郝运的光芒。两人灰溜溜跟在女法师的背后。

    “你是谁?”法拉赫意外的问道。

    “我是辛西娅·艾里安。”女法师平静的回答,眼睛却温柔的看着蒂琳公主。

    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伊顿的白鸽?”法拉赫相当欣赏的点了点头,“断仗计划不错,除了太天真,几乎完美无缺。”

    “法拉赫大人,请不要谈论与本案无关的内容。”辛西娅冷笑着针锋相对,一副律政先锋的德行。

    “好吧好吧!”佣兵之王抽了抽鼻子,举手投降。大叔们总是对美丽又聪慧的年轻女孩充满了耐心,这位也不例外,“你吧,有什么可以为蒂琳辩护的。”

    “我想先和我的辩护人几句话。”在几万人的注视中,辛西娅走上火刑架。

    法拉赫相当绅士做了一个“有请”的手势,让到一边。

    “辛西娅……”蒂琳被反绑在柱子上,她看到辛西娅走过来,焦急的想要些什么。

    辛西娅摇摇头,没有让她下去。她捧起了公主的脸,深深的吻了下去。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平民、守军、佣兵,尊敬的国王陛下,强大的瘸狼大人,连打酱油的郝运和白都张大了嘴巴。

    苍茫的大地,血腥的战场,阶级的斗争,人民的审判,世俗的目光,凡此种种中,两个美丽的少女,一个被绑在火刑架上,一个拥抱着,她们这一吻,是何等具有冲击力的一幕。

    法拉赫悄悄的后退了两步。

    惹不起!rbq!

    法拉赫一直认为自己特立独行,而贵族们都是酒囊饭袋。他非常喜欢做出种种惊世骇俗的事情,享受人们的震撼,比如今天的审判。可是和辛西娅蒂琳的倾情一吻相比,自己就是个二流货色啊!

    原来大贵族整天就在琢磨这些?告辞!

    许久,辛西娅放开蒂琳公主。她温柔而怜惜的抚摸着爱人的脸庞:“该被审判的人是我,是我一直没有勇气听从自己的内心,是我一直没有勇气接受你的爱,让你如此的痛苦。”

    她转过身,愤怒的指责佣兵之王:“该被审判的是你们!就是你们这样的人,让我一次次的拒绝我的白花。我真可笑,居然在意你们这些人的想法。你们懂爱吗,你们懂恨吗?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为什么!为什么女人和女人之间就不能相爱!为什么男人和男人之间就不能相爱!”

    “应该烧死的是我!”辛西娅紧紧的抱住了蒂琳,“斯潘瑟侯爵府的大火是我放的,我绝不接受我的白花嫁给任何人。如果全世界阻止我们,我就会杀光全世界。”

    “蒂琳,这一次我们永远不分开。”她哭泣着,深情的拥抱着爱人。

    蒂琳的脸上绽放出明亮的笑容,一切的苦难和折磨,终于在这一刻都不再重要。死亡,烈火和毁灭都不再重要。

    “辛西娅,不要哭,我们应该开心。”她安慰辛西娅,“未来的世界会理解我们,知道我们的价值。”

    法拉赫第一次露出了头痛的表情,他以为自己已经够离经叛道了,没想到被人用更离经叛道的方式糊了一脸。

    他觉得自己的逼格下降了好多。

    连他自己都被辛西娅的言论给深深的震撼了,“为什么男人和男人不能相爱?”,听到这句话,法拉赫和卢克心有灵犀的对视了一眼。

    卧槽,好可怕!两人只觉菊花一紧,赶快偏开视线。

    “大王,怎么办?”高举着火把的佣兵们询问佣兵之王。

    “烧吧烧吧。”佣兵之王烦恼的挥挥手。

    “喂!这都烧的下去?!”郝运和白不干了,“你们的佣兵团是fff团吗?”

    特别是白,根本不答应啊。她看着火刑架上拥抱的两人,满眼都是星星。

    ——辛西娅姐姐好棒好棒!

    “你们又是什么东西?”佣兵之王的心情极为恶劣,刚想赶人走,忽然鼻子再次抽动了两下。

    啤酒的香味。

    大家都懂的,前一晚上喝太多,第二天还是能吹出来酒驾。

    “是你们?!”法拉赫的眼神顿时变了,“有趣有趣!实在是太有趣了!哈哈哈哈哈!”

    佣兵之王的全身爆发出惊人的气势,光是这种气势就将旁人吹飞了好远。郝运的双脚深深的扎在地面,也被这冲击带得向后滑了十几米,在地面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鞋底都冒烟了啊喂。

    现场只有白没有受到一点影响,她傻乎乎的站了一会,忽然搞懂了状况。赶快跌跌撞撞的跑到郝运身后躲了起来。

    姑娘,很上道啊。

    “昨晚在冬行山上,是你们!”法拉赫全身的气势犹如实质,凝固成流动的银白色,他缓缓抽刀向天。头顶的青天以可见的速度昏暗下来,密布的彤云以他为中心,在万米之上急速旋转起来。

    一人之威,竟让天地色变。不熟悉这一幕的人还在傻呆呆的看着,而熟悉佣兵之王的人都在急速撤退。瘸狼这是要发动全力了,方圆十几里内都不安全。

    “啊?”郝运指了指自己,“我们见过?我惹过你?哎你等等,怎么上来就开大啊!讲不讲道理啊!话这个是大吧?你要这是q技能我现在退了你信不信!”

    所以,喝酒误事啊,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惹过谁。

    法拉赫的愤怒可以理解,这和心理建设有关,爱因斯坦曾经过,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着一个本我。也就是你认为自己的样子。

    法拉赫的本我,不是佣兵之王,不是北境共主,甚至不是革命先锋,这些对于他来,不过是无聊的工作罢了。

    他的本我,永远是那个骑着雷鸟,追风的少年。他可以在自由的天空中放声大啸:

    ——我,法拉赫,格利亚斯最速!

    直到昨晚被人超过。

    昨晚的冬行山顶,他苦闷的喝着啤酒,如同绿茵场上,梅西看着姆巴佩一骑绝尘。

    “年轻人!我该送你什么见面礼呢?”法拉赫的脸上露出残酷而邪恶的微笑,“不如送你绝望吧。”

    这才是佣兵之王的本色。

    比不过就砍,这才是真正的体育精神!

    超长的***上层层叠叠的裹着飓风,就像高山顶上砥砺罡风千万年的岩石,在风中发出危险尖锐的爆鸣。法拉赫横过这一把对他来也太过沉重的风之刃,摆出突进的姿态。

    大战一触即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武炼巅峰〕〔1255再铸鼎〕〔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斩月〕〔白昼之门〕〔璀璨王牌〕〔我在异界有本书〕〔这号有毒〕〔美漫世界的保护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