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亘古天阙〕〔两荒三界〕〔无敌辣条系统〕〔天元梦冢〕〔玉灵圣尊〕〔灵月三笙〕〔引灵妃〕〔一击神明〕〔剑神他师傅〕〔妖帝倾妃〕〔血帝神尊〕〔最强融合传说〕〔项北问天〕〔凤宥凌天〕〔没金手指照样无敌〕〔塔蕴苍穹〕〔三灵纪〕〔异界魔武〕〔异世修仙册〕〔从签到开始当全球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四十一章 打麻将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郝运和宁宁到站的地方是拉图尔机甲进出口贸易公司。这个公司理论上产权归属赛博坦重工,因为经营不善,汽车人把大部分建筑设施都租了出去。所以这里的大门上也挂了联盟办事处的牌子。

    这个世界比格利亚斯稍微好一些,至少还有个落脚点,而格利亚斯只有一座荒废的农舍。

    拉图尔机甲进出口贸易公司的主体建筑是一座相当先进的机库,采取的是半掩体的设计,露出地表的部分只有冰冷的合金大门和几座轨道要塞炮。周围是硬化混凝土构筑的发射井,可以用来发射威力巨大的巡航**,也可以作为机甲弹射口。

    当初汽车人们建设这座建筑的时候,可是抱着大干一场的想法,分管这里的大区经理,一辆水泥车,信誓旦旦的保证两年内彻底占领维德尼的机甲市场。

    然而维德尼世界的睿智者太多,赛博坦的技术在市场上颇受冷遇,名声跟三鹿奶粉一样糟糕。不仅机师们拒绝驾驶幻想系机甲,视频网站也拒绝播放相关战斗。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最终水泥车大区经理走了点关系,被调往他处。拉图尔进出口贸易公司也被总部放弃,撤走了绝大多数员工。

    偌大一座要塞,现在唯一的收入来源居然是联盟办事处和星联社等几个常驻机构的房租,落魄可见一斑。

    门卫是一辆老实巴交的洒水车,看到宁宁和郝运的时候,他正在保养自己的喷口。

    “找谁?”他瓮声瓮气的问。

    “王大路!”

    洒水车想了一会,指了指方向。

    “从那个门进去,上三楼。”

    然后嘁酷酷咔咔变成了洒水车形态,尝试喷口还有没有堵塞。

    “宁宁姐。”郝运跟在御姐身边,心翼翼的询问,“王师傅不会生气的吧,他要不来接我们,那就麻烦了。”

    郝运也担心喜怒无常的御姐突然给自己来一发,所以显得有些唯唯诺诺。

    现在想起白的好了吧!

    御姐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敢!区区一个超凡者,不想干就卷铺盖走人。”

    “我以为城乡委全部都是不朽者?”

    “那只是我们办公室,其实不朽者人数很少哒。”两人边走边,距离越来越近。

    “宁宁姐。”新人虚心求教,“不朽者和超凡者有什么区别啊。”

    “能打死的就是超凡者,打不死的就是不朽者。”御姐的观点永远这么粗暴。

    “哦......”

    “但是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好吧,大家都是同事,表面上总是要和谐一些吧。”想到王师傅刚把两人放下,就一脚油门跑了,郝运总觉得有些不太妥。

    “他呀,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呢。”不知不觉中,宁宁几乎已经紧挨着郝运,鲜红的唇在他的耳边吐出温热的芬芳,“一上车,就盯着人家这里看,这里看,眼睛都不眨呢。”

    郝运晕晕乎乎的被宁宁拉着手,御姐到哪里,他就摸到哪里。先是美丽的xx,然后是xxxxxx,捏了捏,哦哦哦真香。气氛不出的暧昧。

    哎呀!

    哥一步跳开,双手合十紧闭双眼。

    “罪过罪过,宁宁姐你就饶过僧吧!”

    “哈哈哈!”宁宁发出跟魅惑完全没有任何联系的爽快大笑,“弟弟你就这么怕姐姐。”

    当然怕,总有种会被吃干抹净的感觉呢。

    最重要的是宁宁姐还戴着结婚戒指呢,他可不想被宁宁的老公闹到单位里。机关里特别忌讳这个,因为个个都超八卦的,办公室jq够他们上二十年。

    哦对了,解释一下jq就是坚定不移的友情,简称坚情。

    嘛,到底你不就是怂么!整天就知道逗白,御姐真刀真枪的给你发福利,秒怂!没用的东西!

    “我一听这笑声,就知道是领导大驾光临。”旁边办公室的门打开了,挽救了郝运的贞操,出来迎接的是个中年大汉。

    他五大三粗虎背熊腰,还留个光头。原本很极道的造型,脸上却挂着谦卑的表情,“宁神莅临指导工作,蓬荜生辉蓬荜生辉!”

    “闭嘴吧你,王大路!”宁宁一脸不耐烦,“桥归桥路归路,咱们公私分明好办事,欠老娘的钱什么时候还。”

    王大路脸上一阵尬笑,腰弯的更低了:“进去再进去再。”

    “你tm就是不想还了是吧!”宁宁一个撩阴腿把王大路踢翻,然后从胸口抽出银色大枪,对着他打了一个蛋夹。

    嘭!嘭!嘭!嘭!嘭!嘭!嘭!

    光头大汉哀嚎着变成了一条黑白双头蛇,在地上惊慌失措的游来游去,好不容易躲开了所有的子弹。

    “哈哈哈哈哈”御姐没心没肺的大笑,她被双头蛇游来游去的蠢样逗乐了。

    “来福是吧!!!狗尾巴草是吧!!!白嫖是吧!!!”宁宁一边骂一边换了个蛋夹,然后继续开火。

    嘭!嘭!嘭!嘭!嘭!嘭!

    王大路心中大骇,宁神果然无所不知,这下完蛋了,今天断无活命的可能。

    “宁宁姐好了好了!”一脸汗的郝运赶快拉住玩的开心的御姐,别刚见面就把负责人给宰了啊。

    “王干事是吧,我是郝运,你好。”哥很礼貌的蹲下来和蛇握手。

    “你好你好。”其中一个蛇头口吐人言,然后艰难的从旁边长出了一只手跟郝运握了一下。

    “哥替你求情,今天就算了。”

    宁宁惋惜的掂量了一下沙鹰,还有一发子弹呢。她看了一下周围,喔,这盆花不错。嘭!最后一发子弹赏给了无辜的花盆,漂漂亮亮的一盆波斯菊被.的子弹打成了碎片。

    郝运捂脸。

    好不容易闹腾完了,一行人来到会议室关于赛博坦收购维德尼机甲技术的座谈会。其实也就四个人,除了一个茶水妹,就只有郝运,宁宁和王大路三人。

    但是俗话得好,庙妖风大,池浅王八多。机关的事情,人可以少,套路不能少。领导莅临指导,什么工作总结啦,下一步的工作计划啦,总要过一下场。

    这样在写工作汇报的时候可以这么写:城乡委维德尼事务分管领导、城乡委投资建设部总干事,项目筹建领导组副组长,复古机甲产业副调研员,计生办主任及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等人参加了会议。这样从字面的角度来看,会场就很热闹了。

    但实际上,以上所有的都是宁宁一个人。这就叫套路。

    听汇报的人昏昏欲睡,作报告的王大路也是一脸便秘,连茶水妹都在打瞌睡。这个茶水妹叫凯莉,是一台很漂亮的自动饮水机,茶托都是水晶的。

    她是赛博坦寥寥无几的几个驻守员工之一,被王大路拉过来充门面。

    郝运放下手机,跟大家汇报了一下。

    “阿光单位的oa出了点技术故障,正在联系电信公司,所以枪火神话要过几天才能送来。”

    两边世界在时间线上的概率丰度不同,简单的就是流速不大一样。那头电信公司可能一天就修好了网路,维德尼这边可就能要等上一两周。

    “我也不知道干嘛非要先听一头蠢猪废话,然后再等一堆破烂。”宁宁无聊的把桌上的汇报资料抽的啪啪响,“老娘两把大枪一路横扫过去就是。”

    “宁神威武,但这是工作程序啊。”

    王大路难道不委屈?他昨天晚上加班好久才把这些废纸写满。对程序正义的虔诚,让这个光头债务人难得的顶了一句。

    郝运也笑着向宁宁解释了一下:“宁宁姐,你昨天没有来参加会议,不太了解这里面的道道。我们必须用幻想系机甲彻底打败写实系机甲,才能碾碎维德尼设计师们的傲慢,这是个理念之争。”

    宁宁媚眼如丝的看着哥:“郝的真好哦,姐姐都听你的。”

    然后一脸凶神恶煞的呵斥光头:“王大路!老娘陪你耗了一个时了,下一场该开始了吧!”

    “当然当然,早就准备好了,请宁神移驾。”王大路赶紧站起来带路。

    职场新人赶紧学习经验:“宁宁姐,下一场是什么啊?”

    “打麻将啊。”御姐回答,“领导下基层,开完会当然要打几场麻将,跟基层工作人员交流一下感情。晚上再喝一场酒,感情不就深了嘛。”

    “那什么时候开展工作呢?”

    “没有牌桌上解决不了的工作,姐姐会帮你搞定一切。”宁宁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等会看着点,姐姐教你怎么打牌。”

    “哦……”

    我果然是个新人啊。

    ——————————

    王大路准备的场子是五楼的一个接待室,前后左右都没什么人,适合做一些隐秘的事情,比如赌钱。

    一行人到来的时候,接待室里已经有两个人等在麻将机前了。一个是维德尼世界的土著机构,战场之声的记者。记者嘛,三教九流的人面很广,包括王大路这样的异乡者。不过他的牌技相当不错。

    另一个是拉图尔公司的主管,一台长相很刻薄的中年电瓶车。维德尼这鬼地方属于老少边穷,就算哪天被异形搞大了全人类的肚子都上不了头条。所以这位电驴兄贵差不多就烂死在这里了。

    他看到进来的宁宁和王大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喇叭。

    “大路,你宁神宁神的吹了好几天,就这个女人?”

    “呦?还有规矩女人不能上桌子?”宁宁从包里掏出一轧钱,啪的一声丢在麻将机上。

    电瓶车看了看钱,都是大面额熵刀。他咋咋嘴。

    “那倒没有,有钱当然能上桌子。”

    熵刀是大佬们发行的流通货币,多元宇宙通用,其本币上储存的是一个单位的标准能量。

    标准能量的定义是:在根源位面,一个标准大气压的室温下,正正好好可以把地球炸成粉末所需要的能量。这样的能量称为1刀。

    总觉得这个定义不怀好意呢。

    熵刀是多元宇宙之间的结算货币,至于一个宇宙内流通什么货币大佬们不管。城市位面比较富有的,比如星战世界,直接使用熵刀。乡村位面,比如格里亚丝,一个世界的价值也兑换不了一刀,这个就不能直接用了。

    主要是找零太麻烦。你想想看,你下楼买了个煎饼果子,给了大爷1熵刀。煎饼大爷找零钱会找到绝望。

    根源世界的情况复杂一点,无论美刀还是天朝币都不属于联盟篮子货币,不能直接和熵刀进行兑换。所以所有进入地球的超凡者都需要从零开始,辛辛苦苦的去赚钱。

    比如城乡委这样的联盟机关单位,工资实行1:1的双轨制。

    就郝运吧,他有两**资卡,一张是在地卡,每个月打卡4元的天朝币,以及鸡零狗碎的一些补助奖金,用于在地球的支出。另一张是境外卡,每个月打卡4熵刀,可以整个多元宇宙的浪。

    宁宁缺的是天朝币,她可不缺熵刀,她这一轧最起码有一万刀,电瓶车主管一辈子都见不到这么多钱。面相刻薄的汽车人舔了舔嘴唇。

    “那开牌吧,凯莉煮茶!”

    饮水机姑娘气呼呼的晃了晃,肚子里的水桶开始加热。

    “郝领导坐。”

    还有一个宁宁的对家位子,王大路谦让了一下。

    “你玩你玩,我不会打麻将。”郝运赶紧把光头推到椅子上,自己搬了个凳子坐到宁宁的后面观战。

    第一牌,掷骰子王大路庄。宁宁起手筒子799,万字135,条子26889,字牌红中南风。大家甩了两轮字牌后宁宁进张14条。

    第三手摸5筒打了9条。

    第四手摸3万打了1条。

    第五手摸8筒打了5筒。

    第六手运气不错上了9筒,宁宁顿了半秒钟,扔出3万。下家胡子拉碴的记者跟张3万,对家王大路扔出张6万,上家电瓶车顶了张2万。

    “吃。”

    宁宁13万吃了电瓶车的2万,反手扔出5万。

    “吃。”

    记者46万吃了5万,打了张9筒。

    “碰。”

    宁宁碰了9筒,打出6条。

    牌过一巡上了8条,宁宁开掉4条。

    下一巡摸回了9条,宁宁开掉2条听牌。

    电瓶车看了一下牌面,胸口的车灯闪了一下,打出一张9条。

    “和”。宁宁笑眯眯的推倒牌墙。

    胡子拉碴的记者看了一眼宁宁开牌打出来的9条,又看了胡牌的9条,赞了一句:“宁神的牌确实打的漂亮!”

    电瓶车还是不服气:“运气好呗。”

    王大路把牌推进机台。

    “继续继续!”

    四个人热热闹闹的继续打麻将,还都点上了烟。凯莉肚子里的水烧好了,用胸部(!!)给他们倒上了茶。

    ——你的设计者是个变态吗?

    郝运就觉得,超无聊啊!他来维德尼的任务是毁灭整个世界的三观,而不是来看人打麻将。真想看不晓得去居委会看大爷大妈打麻将啊。

    其实哥不会玩麻将,所以觉得好无聊。而且烟雾缭绕的好呛啊。

    “我出去转转。”

    酣战中,没人理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