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圣逆武〕〔大炼器师〕〔孤儿大帝〕〔银子太多怎么办〕〔我是真不想穿越〕〔天道魂修〕〔女主她是一颗星〕〔重龙葬道〕〔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开天录〕〔龙的法则〕〔岁月君主〕〔去地府做大佬〕〔我靠亏钱当首富〕〔无敌系统之请你砍〕〔真五行大陆〕〔万古第一龙〕〔世上无仙〕〔末世最强回收系统〕〔皇天战尊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六十三章 上古杀阵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西北方向的一处山坡上,白色裂隙在那里被佐拉一枪狙杀。

    淡黄夹杂褐色迷彩涂装的四足ac,本应该静静的躺在那里,现在却一阵怪异的律动。

    嘁库库库咔咔咔!

    它潇洒的变成了一名高大的汽车人,从外形上看不出是什么车,总之很黄很暴力肯定不是什么居家车型。

    “确实是个愚蠢的选择。”汽车人漫不经心的提起园艺剪,一把折断,把上面四根激光校正器收在前臂上。

    “好在还来得及纠正!”

    “你不是弗里根?赛博坦人,你什么意思?”里昂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雇佣公司免费给他加派了一个帮手,他当是捡了便宜,现在看来远不是这么简单。

    “我是谁不重要。”汽车人狞笑着双手前伸,“怪就怪你自己吧。”

    弗里根也是一肚子气,他真不想这么大张旗鼓的亲自下场解决。

    最佳的方案应该是伪装成里昂的僚机,取得本次攻略战的胜利,夺取遗迹山谷的发掘基地,然后由雇佣公司销毁全部资料。

    里昂可以拿到报酬开开心心的走人,西流士众人和伊维科工滚回家哭穷,自己也能继续潜伏下去。

    里昂这个混蛋搞砸了一切,完全就是猪队友的楷模,帮着敌人坑队友,坑死队友就跟敌机讨论哲学。

    弗里根是汽车人,钢铁打造的纯正直男!

    直男兄贵手臂上飞出一道白色的闪光,速度奇快无比,笔直的斩向枯萎玫瑰。

    里昂拉起ac堪堪躲过白光。

    “心!”

    他紧接着被赶过来的疣猪骑士撞飞。

    原来白光倏地掉头,再次斩向枯萎玫瑰的后心。

    佐拉这一撞,让里昂避开了这诡异的一击。只是肩部格纳库被擦了一下。上面的装甲像被热刀子切开黄油一样,不堪一击。

    “哦哦,真是厉害的机师,佐拉对吧。”

    弗里根顺手收回了飞回来的白光,在他的前臂上停下又变成了一支剑形状的武器。

    “今天唯一值得看的就是你的驾驶技术,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弗里根大拇指向自己指了指,“我也是机师,算是同行。”

    佐拉失笑道:“你这种自己操作自己的机师,我可不敢高攀。”

    “随便你怎么认为吧。”弗里根遗憾的耸了耸肩,“反正你们所有人现在都得死。”

    着,汽车人的双手向天空伸出,好像在拥抱整个世界。

    他手臂上的四枚激光校正器,褪去表面的伪装,化为四柄造型朴素的石剑飞到半空中。

    其中一柄稍大,在正中心悬浮,另外三柄,以无比玄奥的轨迹绕着中心的石剑旋转。

    随着旋转,中心大剑上的光芒越发刺眼。那不是光芒,而是方圆几百里的天地杀意,被这玄奥的轨迹牵引,在其上凝聚成了一柄柄气剑。

    “卧槽!”

    郝运爆了句粗口,这架势,在场的其他人认不出来,他这个修真爱好者还能认不出?!

    诛仙四剑!

    尼玛为什么科技世界里会有诛仙四剑啊混蛋,而且还是一个汽车人使用,这世界观要崩了好么!

    哥当下也不管什么暴露不暴露了,立刻接通了公共通讯大声道。

    “对面的赛博坦人,我是不朽者联盟工作人员郝运,工号826896897,立即停止你的攻击行为,否则视同妨害公务予以拘捕。”

    嗯,这是主任传授给他的保命绝招,用来震慑一些背景一般的混混效果不错。

    别,还真有点用。弗里根闻言一怔,头顶运转的诛仙剑阵还真的缓了下来。

    “卧槽!”

    弗里根也爆了句粗口,他就想装个哔,碾死几只土著虫子而已。神特么知道这老少边穷鸟不拉屎的世界怎么会有联盟的人。

    弗里根又惊又怒,一时间不敢动弹。他虽然不认为自己有多少违法犯罪的行为——不就是在低级世界瞎胡闹弄死几百号人么,联盟那会闲的蛋痛为这种事情找他麻烦。

    但是跟公职人员打交道,让他心里有点发毛。联盟的法律写成书可以塞满一个巨型宇宙,有的可怜虫在家里睡觉就被罗列了几万条罪名,判了几百亿年有期徒刑。

    天晓得自己会被定个什么扯淡的罪名敲诈一番。

    到底,弗里根自己在乡村世界呆太久了,沾染了很多畏惧官府的思想。若是城市位面的有教养的赛博坦人,现在应该要求郝运出示工作证了。

    然而他不敢动,不代表他头上的上古杀阵不敢动。一根剑,受到他的怒意牵引,倏地斩向指挥塔。

    “卧槽别啊,回来!”弗里根和郝运都惊呆了。

    我们必须明确一点,弗里根确实没有跟“朝廷的鹰犬”动手的狗胆,这完全是一次意外。

    像诛仙剑这种老牛哔的仙器,跟遥控赛车可不一样,你以为你让它向前它就向前,你让它切瓜它不会割韭菜?

    这种橙装,讲究一个心神相连,也就是要认主。放机甲上叫同步率,放魔法上叫共鸣,总之就是这么个意思。

    想要诛仙四剑原型认主,困难重重,合理不合理的要求一大堆。幸好弗里根手上的是诛仙剑量产型3.2版,认主相当简单古典,滴血就可以了。

    那么问题就出在了这里,弗里根是汽车人,他哪里来的血液。最后只能将就一下,滴了两滴机油在剑身上。

    诛仙四剑的剑身吸收了黑乎乎的机油,犹豫了很久才勉强通过认主审核。——你也不能汽车人的机油不算血液,这个涉及到种族歧视,会被白左口诛笔伐。

    这么勉强,同步率也只能是呵呵了。不良后果,第一,广告词里好的“洪荒古歌四剑游天”,洪荒古歌的声音皮肤没有了,逼格缩水一大截。

    第二就是现在这样误伤的情况,一柄剑正斩向指挥塔,而弗里根由于同步率低,扯得这支偷跑的剑歪歪扭扭得,但就是扯不回来。

    看着晃晃悠悠杀来的剑气,哥目瞪口呆。你得理解,第一次遇到暴力抗法的新人都这样。

    有人问为啥不放歌。郝运又不是播放器,想放就放,他的能力比较玄学,讲究应景和心情。

    你就吧,一名潜伏多年的汽车人忽然跳起来掏出诛仙剑砍你丫的,你觉得放什么神曲能符合这个意境?

    两手一摊。

    哥呆住了,老哥可没发呆。萨曼看到歪歪扭扭的气剑走偏了方向,二话没跳起来把玛姬扑倒。

    气剑划过玛姬的耳鬓,带落几缕粉发。然后又划过萨曼的脖子,轻松的斩下了他的的秃头。饱饮人血的气剑,这才回应弗里根的召唤,心满意足的飞了回去。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郝运和玛姬还没反应过来,萨曼的人头就已经滚落地面。

    他的头颅嘴唇翕动,像是要着什么,但很快停了下来。这时候,无头的身躯才喷出血柱,撒的玛姬如同血人。

    女机械师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想哭又想笑的样子,一时间呆呆的倒在地上。

    郝运总算反应过来了,立刻掏出手机打通了办公室的座机。

    “郝运啊,网络还没修好哦。”阿光看到来电号码就知道是郝运,然后对白眨眨眼睛,“你要再等等。”

    其实网络早就修好了,但是白就是不让阿光把机甲发过去。这才一天,她还在生气呢。

    “阿光!”电话里咆哮起来,“我的朋友死了!”

    由不得郝运愤怒,修个破网线要多少年啊。他是比较正常的男孩子,在格里亚斯世界杀堕落的佣兵,郝运可以毫不手软。

    但是朝夕相处好几天的朋友死在面前,极大的激怒了他。嘛,虽然交情一般吧。

    “五分钟。”接电话的阿光在电脑上点击了发送,然后皱了皱眉头,“郝运你以后不要用这种态度话。”

    郝运深深的吸了口气,平静一下心态。

    “对不起,我冲动了。”

    阿光对郝运的道歉未置可否,而是看向白。

    郝运在电话里的咆哮她都听到了,此时软妹的大眼睛里满是惶恐和懊悔。

    白本来故意使坏,不让阿光把机甲送过去,就想气气郝运,让他吃点苦头。没想到自己把事情搞砸了,郝运假如知道了话,肯定再也不会理她了。

    白的思路也是很清奇,上一秒还下定决心一辈子不理郝运了,这一秒就在担心郝运再也不理她了。

    少女心,海底针嘛——这里的海指的是星辰大海。

    我们暂时不理会办公室里的少女情怀,把视线转向维德尼。

    郝运挂了电话之后,把玛姬从血泊中抱了起来。

    “我没事。”坚强的玛姬也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先把他放好。”

    两个人把萨曼的尸体在地上放平。郝运把萨曼的头捧过来安放在正确的位置,而玛姬随手扯了张窗帘,把整个尸体盖住。

    “玛姬,听到请回答。玛姬,听到请回答。”这时两人才听到佐拉焦急的呼叫。

    “这里是玛姬,我和郝运很安全。但是萨曼死了。”粉毛再次坐回指挥台,拿起耳机向老板汇报。

    她以为自己能够很平静,只是到‘萨曼死了’这四个字的时候,大滴大滴的泪水还是无声的掉落下来。

    疣猪骑士那里沉默了几息。

    “明白了,你们先撤退,这里我来拖住。”佐拉的声音听不出多大的波动,但是老板的声音中没有笑意,本身就很明问题了。

    “五分钟!”郝运恶狠狠的喊道,“给我五分钟,我要把那个杂种碎尸万段。”

    弗里根倒是笑了,本来他慌的一批,现在反而安定了。他越发肯定郝运是个冒牌货,联盟工作人员和工号不过是诳他而已。

    联盟杀人全家还要等五分钟?联盟的人要有这个耐心,怕不是九层地狱里只剩下河蟹了。

    怕不是零时工吧。

    “五分钟?”弗里根哈哈大笑,“乡巴佬们,这可是上古第一杀阵,五秒钟都是抬举你们了!”

    话音刚落,诛仙剑阵发出万丈光华,竟是万剑齐出。弗里根不打算留活口了。

    “我倒是要见识见识这上古第一杀阵是什么玩意。”

    里昂豪爽一笑,驾驶着枯萎玫瑰,迎着铺天盖地的剑意,挡在了疣猪骑士的前面。

    然后被疣猪骑士一脚踢到身后。

    “别挡路。”佐拉抱怨了一下,“后面老实呆着。”

    疣猪骑士抬起lotus莲花高能散弹枪,直面诛仙四剑的惨烈杀意。

    那杀意如同实质,吹过疣猪骑士全身的装甲板,发出利器划过钢铁的尖锐声。

    这只是前菜,紧随其后的数万只飞剑才是正餐。

    那遮天蔽日锋锐无匹的剑之豪雨,轰然下落,目标正是在这天地之威前面还敢一战的疣猪骑士。

    驾驶舱中,佐拉看着屏幕上刺眼的白光,瞳孔在强光中,违背常理的不断放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这号有毒〕〔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重生之最强剑神〕〔峡谷正能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王爷别跑,元帅嫁〕〔我的学姐会魔法〕〔诡术刺客〕〔海贼之读书会变强〕〔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