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许你一世深情林绾〕〔主播好难:老公比〕〔重生媳妇有点甜〕〔三国之蜀汉中兴〕〔镇魂风云录〕〔医武兵王〕〔超凡圣医在都市〕〔朕醉了〕〔我是东北出马仙〕〔扎针本妃是专业的〕〔厉少,你家老婆超〕〔黎漾陆迟墨〕〔校园修仙武神〕〔九转帝尊〕〔逆天小蚂蚁〕〔不为天狩〕〔起东风的黑夜〕〔神道狂尊〕〔大国制造〕〔重生之神极兵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六十四章 路子很野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天后,萨曼的遗体被送回了拉图尔的机库。

    本来按照维德尼的传统,死者应随遇而安,简单的就是死哪埋哪。废土两百年,让活人都不知何处是故乡,遑论死人。

    但是郝运强烈要求保存好萨曼的遗体,他跟阿光白沟通了一下,两人都建议他求近不求远,直接找宁宁。

    “你去找宁宁,郝运你求她的事她应该会答应。”阿光这么。

    宁宁姐虽然完全不会治疗,但是据路子很野,总能找到复活萨曼的办法。

    玛姬和库恩完全不相信这种异想天开的神话,但是假如呢。哥哥的枪火神话都那么神话了,也许真有点超出常识的办法呢。

    最后老板佐拉点头同意了郝运的建议,萨曼的遗体就被泡在冷却液里送了回来。

    西流士的众人也同乘一架轻剑运输机回来,不过最终带着棺木下飞机的只有郝运和玛姬。

    库恩和佐拉签署了交付合同,致命武力的这笔lotus交易算是彻底完成,于情于理库恩都要先回公司复命。

    佐拉要和流浪王子的老板里昂,还有伊维科工发掘部的主任艾伯戈,一齐前往战场之声的总部。

    此次弗里根的乱入,上来就切断了所有的通讯。通讯恢复,战场之声立刻发来咨询公函,他们的视频直播突然中断,会员们纷纷抗议,损失了一大笔钱。

    三人坐在一起商量了许久,决定前往战场之声的总部作证,通过现场视频将当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公之于众。

    弗里根的所作所为,还有遗迹山谷的发掘线索,都指向了一个可怕的阴谋。这是萦绕在这颗星球大气层上几百年的阴谋,三个人不觉得自己应该保持沉默。

    疣猪骑士和枯萎玫瑰也一并被运到战场之声,那里有更加专业的ac维修公司。

    经过两场大战,两架ac都濒临大破。如果让玛姬一个人修,粉毛一定会发飙。况且萨曼还死了,玛姬对武器修理并不是很擅长。

    最后,只有玛姬和郝运回到了机库。他们两把装着萨曼遗体的冷却液大桶,吊装到ac机坪上。

    “这是怎么了啊!”凯莉尖叫起来。

    饮水机妹本来在拉图尔的办公楼里打扫卫生,看到运输机降落就匆匆忙忙的赶来。

    她虽然被留下看家,但一直很担心前方的战况。可是没想到,没有一个人给她打电话报告情况,让会计有点失落。

    她兴冲冲的跑回机库,结果不但没有盼到老板,还得到了萨曼阵亡的噩耗。这一下子就大哭起来。

    “滚开啊!”

    玛姬一脸不善的把凯莉推开,可怜的姑娘一下子没站稳,咕噜咕噜的在地上滚了好远。

    粉毛现在对赛博坦人印象超级差,没有直接揍凯莉已经算是念旧情了。

    饮水机妹吓得不敢站起来,她都没见过玛姬发这么大的火,也不明白到底为什么。她只是个中专都没毕业的傻妞,轻信了招工广告来到了这么一个偏远的地方。

    凯莉自己也很委屈呢,要不是为了替老板卖命,要不是西流士的氛围不错,她早就辞职不干了。

    “我去睡觉,你看着!”玛姬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郝运想点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过去把饮水机妹扶起来。

    他心情还不错,因为白又和他话了。求宁宁复活萨曼就是白的建议。

    想到这里,郝运问道:“凯莉,你有没有看到宁宁?就是我那个打麻将的女同事。”

    “有啊,她昨天就回到拉图尔了,王大路和一堆人在给她接风洗尘呢。”凯莉妹抹抹眼睛,“听赢了好多钱!”

    怎么,王者局打完了?郝运愤愤的打了宁宁的电话,果然通了。

    “想我了?”宁宁那边一如既往的嘈杂,嗡嗡嗡的声音传来,“玩的开心?”

    哥摸摸脸,心想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不过既然求人,姿态就要放低一点。

    “宁宁姐,我在机库呢,能帮我复活一个人行吗?”

    “养鱼啊你!喝光!”电话那头宁宁咆哮起来。

    ……

    好一会宁宁才继续话:

    “啊,郝运你啥?”

    “我帮我复活个人。”

    “复活谁啊?你妈死了?”

    “你妈才死了!”哥大怒挂了电话。

    不靠谱也就算了,这怎么话呢。这狗屁单位有毒吧,都是个什么事。

    哥顺手从凯莉身上接了杯红茶,就坐在萨曼的尸体旁边,苦着脸看着冷却罐里的秃头。

    大兄弟,您先泡着吧。

    他感觉自己有些托大了,主任当时把工作交给他的时候,他就应该想想自己到底几斤几两。

    当时以为很简单,不就是揍人抢东西吗,还能用土豪机甲爽一把,这工作轻松。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稍微有点意外,自己的全部计划就凉了。

    这明自己还是不稳重,如果一开始就有好几套方案,也不会这么被动的去等阿光送机甲,更不会被贪得无厌的赛博坦牵着鼻子走。

    悔之晚矣,现在工作没头绪,同事靠不住,朋友掉了脑袋。

    他一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弄到维德尼的机甲技术了,没法回去交差啊。

    哎……

    郝运正坐在那里唉声叹气,就听见啪嗒啪嗒的高跟鞋的声音。抬头一看,宁宁姐拎着包包进来了。

    从上次分开,郝运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宁宁了,现在一看,这几天御姐的变化也挺大啊。

    头发烫了个非常精致的s卷,还染了个木梅棕,手上的包包好像也换了。

    看来确实赢了不少钱。

    “呦,敢吼我了,胆子不!”宁宁走过来,靠着郝运坐下,身子紧紧的贴在他身上,“看我新烫的头发好不好看。”

    虽然你的香水很诱惑,但是明显一身酒气呐。

    “好看。”郝运敷衍了一句。

    哥心里有气,在宁宁错愕的眼神中站了起来,不跟御姐坐一起。

    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现在也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就拍拍冷却罐。

    “宁宁姐,帮我复活一下朋友吧。”声音特别恳切悲伤,“他也算救我而死。”

    宁宁心不在焉的瞥了冷却罐一眼。

    “你干嘛复活个凡人。”

    哈,又是“凡人”。

    “我在几个月前也还是个区区凡人好吗!我到现在也并不觉得自己和他们有什么不同。冬天同样会冷,夏天同样会热,同样的刀剑可以伤害我们,同样的医药可以救治我们。”

    “我就是你口中所的凡人,现在我的朋友死了,让我冷血的无动于衷,我做不到!你不帮忙,我会自己想办法。”

    也不怪郝运怼,御姐是要配合他工作,结果来了维德尼之后立刻去打麻将,把他一个人撂着。等于他一个人做两个人的工作。

    哥平时脾气还算不错,但工作中遇到这种不负责任的同事一定要怼起来,否则人家当你好欺负,以后什么事都是你做。

    宁宁坐在那里,目光不善的盯着郝运。她冷漠的点起一支烟,翘起右腿。

    “你能想到个屁办法!”御姐无聊的晃着自己翘起的脚尖,“嘛,复活可以啊。但是你已经惹我不高兴了。”

    咦,看来复活有戏。不过该怎么讨好御姐。请客吃饭?

    “听到你的电话我马上从酒局上下来,我还稀罕你一顿饭?”

    “宁宁姐给指条明路吧。”哥马上死皮赖脸的坐到御姐的身边。

    有人可能认为郝运这种上一秒怼人,下一秒怂的行为,很反复无常。

    其实这是机关工作的一个很重要的技巧,主任亲自传授。前面了,工作中有矛盾,一定要怼起来,否则别人真当你好欺负。

    但是怼过之后,一定要把气氛缓和下来,否则容易造成冲突升级。要是真的来回怼个几百回合,以后难免互相记恨,这工作就没法开展了。

    经常到的大棒加胡萝卜,其实是一种很不靠谱的做法。别人不会记得胡萝卜的好,只会记得大棒的痛。看看米国就知道了,况且胡萝卜也是要钱的不是么。

    所以最靠谱的做法是,给人一巴掌,然后再给反手给自己一巴掌。这样别人通常都会放弃反击,而且给自己一巴掌又不要钱。

    这完全就是套路。

    也不知道宁宁被套路没有,她没有理睬郝运在旁边卖萌装怂,而是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的脚尖。

    郝运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宁宁今天穿着15d的超薄黑丝,透过丝袜可以看到套裙下丰满圆润的美腿,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嫌瘦。

    翘起的右脚上挂着黑色的浅口细跟尖头ol鞋。宁宁的脚比起身高显得有些巧,脚跟从鞋子里脱了出来。她也不穿好,就这样用脚尖挑着高跟鞋晃来晃去。

    盯……

    晃……

    盯……

    晃……

    郝运心惊胆战的看了一眼御姐,御姐眼神示意:去啊。

    不会吧!宁宁姐你这么重口?郝运大喜……啊呸,大怒。这么侮辱人格的事情,绝不接受。

    于是他蹲了下来,一手扶着宁宁的脚踝,一手扶着鞋,把御姐的鞋子给穿好。

    “鞋穿好,别着凉了。”哥假装暖男的口吻,其实心里紧张的要死。空气里一直都是濡湿的甜香,御姐隔着丝袜的柔软身躯,这可不是一般的诱惑。

    “呵,鬼。”宁宁把烟掐灭,对哥超烂的借口未置可否。

    “喊姐姐。”她。

    “宁宁姐~”郝运马上贴上去。

    “听不见。”宁宁双手抱胸,一副还治不了你的造型。

    哥豁出去了,回想偶尔听过的《牡丹亭》的戏文,这么一字一回环的唱起了大戏。

    “我滴~~~亲亲滴~~~好~~姊~~姊~~啊~~~啊~~~啊~~~~”

    动作表情要多作有多作。你们看,社会上求人办事有多难。

    这回御姐倒是笑了。

    “好了,不要演了。”宁宁站了起来,理了理头发,“身体的复活很简单,灵魂归位则牵扯到识海的潮汐。这种事不是冷血不冷血,只是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

    “郝运你记住我现在的每一句话。”宁宁的双目中迸发出血红的妖异光芒,“我们都可以理解你在乎某朵浪花的心情,也可以帮你从大海中捞回那朵浪花。但是!”宁宁掏出了自己心爱的****。(哥吓了一跳)

    “不会有下一次了!”

    完,也不管郝运听没听懂,对一边的墙壁射了一个**,七发子弹的弹坑组成了一个正圆。

    “达纳特斯,滚过来!”

    墙壁上弹坑组成的圆中,颜色逐渐灰暗,七个点连成一个逆位的七芒星,然后丝丝灰白的气息旋转成一个漩涡。不详的风从时空漩涡中吹出来,郝运吸了吸鼻子,这大概就是死亡的味道吧。干燥,枯萎。

    一只枯槁的手臂从漩涡中伸出,紧接着是那标志性的黑色披风和镰刀。机库里的陈设沾染上了一层薄薄的寒霜,并在这寒霜的覆盖下逐渐腐蚀。

    “我听到了遥远的呼唤,是谁胆敢……啊!宁神!”漩涡中飞出的高大死神,看清了召唤者,马上跪下爬了过来。

    枯萎之风也没有了,死气寒霜也收了,在宁神面前还装个屁啊。

    “宁神好!宁神这鞋子真不错啊,哎呀真他娘的漂亮!”

    达纳特斯扑倒在宁神的脚下,尽量让自己的脸看起来狗腿一点,只是他那张皮包骨头的脸,做出这种表情,实在是太艰难了。

    “没话找话是吧。”宁宁一脚把他踹飞,“欠老娘的钱什么时候还。”

    “还有你能不能不要整天穿条抹布,脏死了。”宁宁马上后悔给他一脚了,死神的披风上一层灰,把御姐的鞋子真的弄脏了。

    宁宁一下又翻不到面纸,随手从包里抽出一张纸要擦鞋子。

    死神本来假装重伤在地上哀嚎翻滚,一看这情况,顿时不装了。看来今天宁神喊他过来不是逼债。

    他赶紧爬过去,拿起纸给宁宁擦鞋子。

    “我回去就换身白袍,每天换洗。”

    擦好了鞋子,达纳特斯把废纸随手一扔,又爬起来点头哈腰。

    “不知道宁神有何吩咐。”

    “喏。”宁宁下巴扬了扬,“把他弄活。”

    达纳特斯看了一眼,大惊失色。

    “宁神,这里不是我的辖区啊,的这么干绝对会被外勤处剁碎了喂狗。”

    “关老娘屁事。”

    “宁神饶命啊……”

    “闭嘴!”宁宁把枪一横,“要么办事,要么还钱。”

    达纳特斯摊在地上哭号半天,但是债主丝毫没有怜悯之心。于是他心一横——不是心一横怒杀债主——不就是外勤局吗,老子早就受够了糊墙,大不了到时候跑路。

    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

    “我去操作一下,在这里弄不起来。”死神大手一挥,把萨曼的尸体卷进黑袍下的黑暗中,“宁神稍候啊,我绝对不是跑路嘎嘎嘎嘎!”

    “谅你也没这个胆子。”宁宁扬了扬****,“速度快点,办好了免你点利息。”

    达纳特斯脸上绽放了一个恐怖的微笑,他点点头,带着尸体消失在空气中。

    宁神的路子,果然野。哥在旁边目睹了全程,不由得心生赞叹。

    他赶紧把椅子搬过来,让宁大佬坐下候着。又看椅子不太干净,赶紧用袖子擦了擦。

    “大佬快请坐。”

    跟死神学的,要多狗腿有多狗腿。

    宁宁发出了嗯嗯的声音,大马金刀了坐下等着。

    “凯莉!快上茶!人呢!”哥嚎了一声,这服务员也忒不专业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降智女配,在线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1255再铸鼎〕〔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璀璨王牌〕〔全球崩坏〕〔神医仙婿〕〔这号有毒〕〔纵横九千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