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邪君〕〔我是真不想穿越〕〔直播之我是修仙者〕〔史上最强书生〕〔绝世至尊奶爸〕〔天宇异界录〕〔医圣重生归来〕〔无敌从小白脸开始〕〔都市全职法师〕〔吃亏的我成为了强〕〔远古第一魔神〕〔九劫剑魔〕〔剑仙在此〕〔剑魔逆神〕〔御兽进化商〕〔太古第一武神〕〔帝武逆神〕〔巫妖之城〕〔在异世界辅助最强〕〔别人都叫我大纨绔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六十八章 理论和实践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左右。很难得,居然全员在岗。

    主任比较在意郝运的工作进度,阿光被主任叫回来商量事情。白嘛,她在等哥哥。

    她有点心虚,怕郝运知道自己给他使绊子。所以她准备好了一大堆的辞,妄图完美的掩饰这一个的瑕疵。

    其实郝运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也在心虚。他才想起来没有给白带礼物。别人一趟出境游都要大包包带好多纪念品回来送人,自己异界走了一圈,空着手回来有点太不像话。

    所以他也准备好了一大堆辞,来掩饰这个巨大的瑕疵,比如工作忙,时间紧,任务重,维德尼毛都没有一根之类。

    心虚的两人目光一接触,准备好的话立刻忘得一干二净,只看到对方暧昧的眼。

    “回来啦?”

    “回来了!”

    “先坐下休息。”白笑吟吟的拿起杯子,“我去给你倒茶。”

    “嗯谢谢。”

    郝运虽然坐下了,但是目光一直追随着白。

    软妹今天精心打扮,穿着一条新的连衣短裙,里面是仿刺绣的月白缎面,外面罩着淡淡粉红色的雪纺纱,看起来特别仙。白色的天鹅绒过膝袜,上面画着水墨的腊梅。脚上穿的是粉色的坡跟鞋。

    郝运注意到白换了耳坠,今天她带了一对樱桃,红色的果实和绿色的叶子,不时从黑亮的长发中跳出来,特别的可爱。

    “茶来了,喝吧。”软妹把茶捧给郝运。她在哥哥面前,脚尖着地,双腿笔直的崩着。但是上半身向前倾,歪着脑袋笑。

    这是一个卖萌的动作,白从动画片里偷学来的。

    郝运觉得自己捧着的就是琼浆玉液,美滋滋的喝了一大口。

    ……好烫!

    少年啊,虽然秀色可餐,你也不能把一百度的开水往嘴里倒啊。

    年轻的男女甜蜜一番真情互动,办公室里却是静悄悄,其他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老郑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报纸的中缝有一条口子。

    宁宁拿着化妆镜补妆,但是镜子并没有对着自己的脸。

    阿光的头深深的藏在显示器后面,只是他的电脑摄像头角度不对啊。

    两人好几天没见,一下子在一起了,难免忘了场合。虽然其他三个人在假装雕像,但是白还是反应过来,自己有点得意忘形了。她红着脸回到座位上,低着头不敢看别人。

    一阵寒暄之后,郝运拿出工作记录本,正式开始向主任汇报工作进展。

    本次出差维德尼,从形式上,郝运圆满的完成了领导指派的任务。工作调度会上,因为赛博坦重工无法完成古典机甲的设计研发工作,因此郝运的任务就是拿到维德尼的核心研发技术,包括人员、技术、图纸和样机。

    郝运现在手握维德尼三大集团,并且联合研发部已经着手组建,因此该项工作推进毫无问题。

    但是,实际上郝运并不打算放过赛博坦重工,他对汽车人的这个巨型企业现在超级火大。

    第一,城乡委给你免费当打手,你居然还想在其中捞一笔?在出发前,好的支援一台枪火神话3000配合郝运完成工作。

    结果呢,送来的就是一台商用版,一分钟体验,要用就得氪金。

    幸好宁宁另辟蹊径,否则真要指望这台枪火神话打家劫舍,估计现在坟头草已经一人高了。

    赛博坦重工要么是故意这么干,要么就是根本没重视这件事,疏忽了。无论是哪个原因,都代表了他们根本没把郝运当人看。

    第二,赛博坦重工明显动过维德尼的科技树,或许是为了从摇篮里扼杀可能威胁到自己垄断地位的机械文明。

    这,郝运不好什么。多元宇宙这么玩的世界或者大型企业多了去了。一般很难抓住确凿证据,联盟顶多谴责一下,谁也不会为乡村位面出头。

    郝运在维德尼有不少朋友,但这不代表他有能力让维德尼站起来,他至多把几个朋友接走。一个世界想在多元宇宙站住脚不被欺负,自强是唯一的路径。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郝运愤怒的点不在这里。他气的是,赛博坦重工明显在维德尼有布局,但是他们藏着掖着不,就让城乡委去帮忙。

    这等于大家都被赛博坦摆了一道。而且赛博坦做事这么鬼鬼祟祟,后果也非常恶劣,汽车人弗里根公然攻击郝运,这不是事情。

    “这件事情倒不一定是他们故意为之。”阿光在旁边插了一嘴,“赛博坦的部门内斗特别严重,分管的大区经理来来回回换了十几茬了。维德尼那么偏远的地方,留过什么些尾巴估计他们自己也搞不清。”

    郝运哼了一下不吱声了。他心里不服气,所以要把事情全部讲清楚。态度首先要摆出来,否则领导当你不在意,直接给你和稀泥。

    郑勤主任放下报纸,端起茶杯吸溜两口。

    “这件事到底是他们理亏,就算不是故意,也是他们公司管理的问题。错不在我,总不能这么算了。”

    阿光意外的看了郑主任一眼。他刚才故意一嘴就是给主任接下来和稀泥垫场。他知道郑主任跟赛博坦重工的几个高管关系不错,否则这活城乡委也不会接。

    老郑刚才这话一出来,就是定了调子,要上纲上线的来。他要是想和稀泥,直接一句:同志你想多了,哪个公司都有害群之马的嘛。没事我带你做主把那个什么弗里根抓过来给你千刀万剐消消气。

    这一句话就能把郝运的嘴堵死。

    阿光倒是有点误会主任了。赛博坦的那几个高管,关系再好,那也是外人。郝运同志,资历再浅,那也是自家兄弟。

    这是机关工作的原则问题,哪有胳膊肘往外拐的道理。

    “郝运,维德尼方面的工作是你牵头,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老郑沉吟片刻,询问郝运的想法。

    “无论如何,赛博坦重工要给我个法,也要给维德尼一个法。”

    郝运是个挺正直的人,给自己的法倒是其次。维德尼文明毁灭,废土两百年的艰辛,也许在这些垄断资本看来,不过是虫子的无聊挣扎。但是郝运不这么认为,在有能力的时候,他愿意为此做些什么。

    主任点点头,拍板决定:“那就按你的想法来,维德尼联合研发部门你先扣着不要放。”

    郝运要法,不是撂挑子,这一点让主任欣慰之余松了口气。

    毕竟经济挂帅,复古机甲产业园,前期那么多工作都已经铺垫下去,不是哪个受了点委屈就能扔掉。能做的也就是卡一下赛博坦,让他们不痛快。

    你让我不痛快,我当然要让你不痛快,再公平不过。

    同志还是很识大体嘛。

    老郑来了点兴趣,决定考考郝运,他问道:“郝运,赛博坦是一家大型垄断公司,影响力很大。维德尼的东西你即使扣着,也扣不了多久。你来看,你准备怎么做,让赛博坦重工服软。”

    阿光把显示器屏幕往旁边推了推,宁宁也稍微往这边靠了点,白无辜的睁大了眼睛。

    大家都想看看哥的水平。

    郝运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两手来回交叠,思索片刻,答道:“《位面贸易法案帕斯卡修正案》。”

    他找出阿光在出发之前给他的那本大部头,翻了几页,找到了相关法条。

    “我其实这段时间有抽空学哦,嗯,找到了。”

    “《帕斯卡修正案》第四十一条第一款:‘成员世界不得擅自向另一成员世界出售、转让或赠予超越文明级别的基础理论或技术理论,干扰其正常的科技树研究序列……如有违反,依据本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三款进行处罚’”

    “《帕斯卡修正案》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三款:……非法技术输入造成另一成员世界科技树序列发生混乱的,责令其消除违法后果,赔偿受害世界损失,并处案值金额五到二十万倍的罚款。”

    “我准备以这一条调查赛博坦重工在维德尼世界非法输入‘真空虚粒子理论’,很明显,在此之前,维德尼已经摸着了‘辐射张量’这一正确方向的边。可赛博坦重工在这一关键时期,引导维德尼走上了科技树崩溃的道路。”

    “如果不出我所料,那场灭世的核战,赛博坦的间谍也发挥了关键作用。只要我们好好调查,绝对能搜罗到一大堆的证据。”

    郝运侃侃而谈,工作几个月了,经历了两个世界,他的能力和自信有了显著提高。几个前辈互相看看,点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一点。

    白觉得,郝运真是太聪明了,居然真的能从法律书里找出对应的法条。那本大部头她也翻过,翻了一页发现不是就放回去了。嗯嗯嗯,给你+5好感度。

    “的不错,下了功夫。”老郑捏着手,道,“很标准的司法流程,不过在实践中,不能这么操作。”

    主任笑了笑,拍拍阿光的椅子:“阿光,这件事怎么做。”

    郝运低下了头,阿光还没话呢,他就知道自己肯定又有那里弄错了。

    “郝运你也不要灰心。”阿光居然安慰他,貌似并没有计较郝运在电话中的冒犯举动,“你的思路也是正确的,但是太复杂了。《帕斯卡修正案》的违法认定,程序特别复杂。你就想想看,维德尼世界都废土几百年了,你现在想还原当年的真相,要做多少调查,花费多少人力财力。”

    “而且我们一旦提交第四十一条的调查,就等于和赛博坦重工彻底撕破脸皮,《帕斯卡修正案》是高压线,没有操作的空间,开弓没有回头箭,赛博坦那边不会服软。”老郑加了一句。

    郝运想了想,有道理。

    “请前辈明示!”

    “这件事好办。”足智多谋的阿光眼中闪过寒芒,“汽车人弗里根,在郝运表明了联盟公职人员的身份后,悍然发动攻击。这事可大可,往大的方向搞就是暴力抗法。只要我们咬定弗里根是赛博坦雇员,他们在仲裁厅绝对要脱层皮下来。”

    “那只要我们松松口,暴力抗法就能变成执法中的推搡,回旋余地就留出来了。这波操作我们能进能退,主动权全在手上。”主任满意的吸溜吸溜茶水,阿光真乃国士也,“就这么办!”

    领导定下了调子,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郝运把弗里根攻击他的视频记录移交给阿光,由阿光搞一份举报材料,盖了章直接公函发给仲裁厅。

    后面赛博坦重工就等着哭吧。

    “对了,下周办公室不要留人,晾他们几天。”主任补充了一句。

    好!

    这是一个相当诛心的安排,连一向和他不对付的宁宁都伸了个大拇指。

    可以预料到,赛博坦重工被仲裁厅启动调查之后,铁定要找关系找领导到城乡委来情,撤了举报。

    赛博坦重工神通广大,假如请了个面子超大的人物,老郑也未必能扛得住。

    可面子再大,找不到人也是白搭。主任干脆来一出空城计,留间空荡荡的办公室给你显神通去吧!

    白、郝运两人,入职时间短,经验不足,被安排参加联盟的本期公职人员履职能力培训会。

    宁宁这次维德尼工作出了大力气,老郑也找不到借题发挥的理由,干脆顺水推舟给宁宁批了五天的休假。也算缓和一下两人之间的紧张关系。

    “至于阿光你。”郑勤主任皱了皱眉头,“把公函递交惩戒局之后,和我一起出趟差。”

    哦。

    阿光苦着脸应承下来。

    如果一件事需要主任和阿光两个人一起去办,这件事绝对顶顶麻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