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无限选择系〕〔大荒原灵〕〔最强防御属性〕〔绝代枭神〕〔神道狂尊〕〔光明圣徒〕〔我有一棵神话树〕〔这个女仙不好惹〕〔我穿女装能变强〕〔万象天劫〕〔哈利波特之学霸无〕〔史上最强邪君〕〔我是真不想穿越〕〔直播之我是修仙者〕〔史上最强书生〕〔绝世至尊奶爸〕〔天宇异界录〕〔医圣重生归来〕〔无敌从小白脸开始〕〔都市全职法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七十三章 江湖老刀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白和叶子绝食怄气的时候,宁宁(id:纯情晓乖)早已打开了自己的直播室。

    她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空-姐制服,绕着蓝白条纹的丝巾。

    高冷的御姐,点上根万宝路。鲜红的唇夹着烟嘴,烟雾轻吐。

    晓乖:“闹啊!继续啊!怎么不刷了啊!”

    来福(王大路,维德尼办事处的那位大汉)打了个笑脸:“晓乖,礼物都刷满一千份了,唱个歌听听呗。”

    “王大路你tm闭嘴!一千根狗尾巴草!加起来就一百块,平台顶多返还我40快。”宁宁一想到那些当红主播,又没她sao,又没她lang,随随便便唱首歌一晚上都是好几千块。

    这让她特别生气。

    “我你们这群沙雕。”宁宁一阵冷笑,“喊你们沙雕不生气?”

    别墅有海:“不生气!”

    纠结鱼:“晓乖骂的好,我们都是沙雕!”

    穷得只剩比特币:“我就是沙雕!”

    系统提示,“穷的只剩比特币”使用大喇叭全服公告:我就是沙雕!

    “币爷真土豪!”

    “币爷真土豪!”

    “币爷真土豪!”

    “币爷真土豪!”

    ……

    “一位群友砸坏了复读机。”

    晓乖:“呵呵,真贱!”

    宁宁烦闷透顶,一个全服大喇叭两万块,这刷成礼物给自己多好啊。

    “币爷,你给我刷个游艇,我脱件衣服怎么样。”她稍微挤了个笑脸,满眼的春-情。

    宁宁一向傲得很,整个多元宇宙横着走,像这样低声下气的求人还是第一次。

    没办法,经济压力太大!

    币爷沉默了一下,打字:“晓乖,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我要有钱,我给你刷一百个大游艇,可是我没钱啊。”

    然后又送出了一根狗尾巴草,一毛钱一根,量大管够。

    “没钱你刷你马大喇叭!你马今晚踢人卡你用了几百张!老娘红不起来,你就是恶首!”

    “来福你笑什么?你就是币爷的狗腿子!你们都是一伙的,mdzz!”

    宁宁指着摄像头破口大骂,一群后援团粉丝都嘻嘻哈哈。有时候骂到精彩处,还忍不住刷点狗尾巴草,夸晓乖文采好。

    果然是一群zz吗。

    并不,这些家伙都是宁宁的老相识,在故意给她捣乱。

    ——————————————

    宁宁乃诸天债主,拥有多元宇宙的无上雀压。但是地球被封印了一切神秘,雀压当然是神秘的一种,所以宁神的牌,在地球打得可不那么溜了。

    而且,也许是某种反作用力的影响,她在多元宇宙逢赌必赢,在地球手气就差到不行,反倒是输多赢少。

    宁宁是一位真正的赌徒,她越赌越输,越输越赌,欠下了巨额赌债。

    这时候她的这些老牌友看到机会了,跟宁宁打商量。如果宁宁肯把他们在外域欠的赌账免了,这些渣渣就保宁神在地球衣食无忧呼风唤雨。

    那怎么可能!宁神吃进嘴的东西,断然没有吐出来的道理。真正的赌徒信奉一条:赌桌上丢的东西,赌桌上赢回来。

    熵刀又不能兑换软妹币,这群家伙干着急,后来想了个法子,就是组了个团,只要看到宁宁在哪发财,他们就一拥而上搞破坏。

    直到宁宁穷得受不了了跟他们清账。

    其实安安稳稳过日子的人,比如郝运白这样子,在城乡委的收入还算不错了。可宁宁哪是安稳过日子的人。

    你看她穿的,用的,吃的,脸上画的,哪样都不便宜。再加上爱赌钱,呵呵,家里有矿也架不住这么败啊。

    宁宁欠了多少高利贷,她自己一点儿都记不清。人生在世,及时行乐,谁特么记这么些无聊的数字。债主打上门,泼油漆,顶多跑路躲两天呗。她长得这么美,想占便宜的男人山里海里去了,哪里不能骗两天。

    唯一让她困扰的事情,地下赌场都知道她欠了一屁股债,人家根本就不放她进门,除非拿出现钱来。

    这就比较致命了。

    大家都知道,烂赌鬼都是六亲不认的人渣,什么狗屁未来,家庭,人品在他们眼里都不如一把清一色来得实在。

    但是烂赌鬼也有弱点,便是若不让他赌,还不如杀了他。宁宁就是这样的货色,三天不打牌,就跟毒-瘾发作似的。

    每当这时候,宁宁就会想方设法弄点钱,最惯用的伎俩就是开直播钓鱼。

    ——————————————

    别的女主播直播,无非唱歌跳舞聊天游戏,间或着发点福利,总之不能闲着。

    毕竟只有把大爷们哄开心了,这礼物才能刷爆。

    宁宁一开始也是这么个套路,着实钓到了一堆凯子,弄到了好大一笔钱。

    但是这群人渣发现之后,一切都变了。他们专门在直播的时候捉弄宁宁。他们故意拆她台,故意把人全部踢掉,而且只给她刷狗尾巴草。

    更加吊诡的是,她当初骗过的那些凯子得知她不是纯情而是纯浪之后,一不声张,二不报复,反而跟那些zz混在一起,互相拜把子称兄道弟。

    他们成立了一个晓乖后援团。

    目的只有一个,绝对不让宁宁有好日子过。

    对嘛,后援团里要么是被她打麻将赢得倾家荡产,要么是被她玩弄感情骗的倾家荡产,都是苦主,这叫同病相怜。

    宁宁烦不胜烦,换了好几个平台。这群沙雕就和蛆一样,不到两个时就全员到位,全部开成贵族vip继续戏耍她。

    后援团一共有两百多人,这些凯子固然都是闲的蛋痛的傻鸟。但话回来了,宁宁做事确实不地道。

    你是骗凯子,又不是搞传-销,几百人,像话吗!

    ——————————————

    看看今晚,直播都开了一个多时了,这群后援团的畜生还在闹,估计今天也没戏了。

    所以宁宁也懒得跟这群沙雕卖弄风-骚,自顾自的抽闷烟。口渴的时候,脖子一仰,灌下半瓶伏特加,特豪爽。

    后援团的绅士们看晓乖不理人了,就开始商业互吹。这些人模狗样的畜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交流起来也都是风月圈的八卦。

    “老黄鸡”洋洋得意的炫耀自己最近上手了一个学生妹,还发了几张生活照。姑娘白白嫩嫩的,眼神确实勾人。

    一群**不答应了,家里有海问,床-照呢?

    “床-照是没有的,狼我采个花而已,不能毁了妞的清白。”老黄鸡打字。

    拉倒吧你,没验证照你吹个鸡掰。

    怕不是上不了手,自己在这边yy吧。

    “呵呵,上不了手?不是我吹,我一身本事,文能提笔控萝莉,武能床头定**,进可欺身压正太,退可提臀迎众基。”

    “好湿!好湿!”

    “文思如尿崩!”

    宁宁看到这里嗤笑一声。

    “布谷,就你那牙签?”她掸掸烟灰,眼神轻蔑,“提臀可还行。”

    老黄鸡:“晓乖,大家熟归熟,你屎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本爷有个传家大宝贝,想不想看看。”

    宁宁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男人都这么个德行。

    大家热热闹闹的取笑老黄鸡,聊天室里好不热闹。宁宁兴趣来了,也会偶尔挖苦两句。

    这时候,一辆法拉利开进了聊天室。

    叮,系统提示,贵族vip“江湖老刀”开着法拉利进入了聊天室。

    ——————————————

    第一秒钟:

    宁宁看了眼id,新面孔,不是后援团成员。江湖老刀,感觉有戏。这种id风格,又比较在乎江湖义气,晚上十点多上直播室,贵族vip,开着法拉利。

    综合判断:男性,40-45岁之间,文化程度不高,建筑工程行业,身家6000万左右的建筑公司老板,爱好女-色,婚姻已经破裂,子女不在身边。

    第二秒:宁宁把桌上连七八糟的烟灰缸,酒瓶,一把扫掉,桌面变得干干净净,同时换了个坐姿。

    第三秒:宁宁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当江湖老刀的视频缓冲结束,亮起画面时,第三秒刚好结束,宁宁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神啊,弱、无助、干净、困惑、想喊叫,却开不了口,想痛哭,却强颜欢笑。

    老刀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好正的妞啊,他心里想。

    “谢谢大家能够听我话,你们就像晓乖的亲人一样,要是没有你们,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谢谢,谢谢你们!”

    晓乖面带笑容,声音哽咽。她低着头平复了一下语调,带着抱歉的笑容招呼老刀。

    “新来的朋友,欢迎你啊,还有抱歉,让你看到了我不好的样子。”

    她用纸巾稍微沾了沾眼角,然后又展颜给了老刀一个纯真的微笑。

    屏幕前的老刀,不置可否的笑笑。

    “没事”,他打字,然后送了一块瓜给主播,十块钱一个。

    老刀也不算新手了,女主播套路多,世人都清楚。这个笑容值块瓜,他又不缺十块钱。

    “谢谢你请我吃瓜,很少有人送我礼物呢。”晓乖有点开心,“我唱首歌给你听好不好。”

    晓乖打开音轨,空灵的钢琴solo响起,眼前浮现出朵朵的白云,还有被一条条电线分割的蓝蓝天空。

    ~~~~回忆里想起模糊的时候

    ~~~~云朵漂浮在蓝蓝的天空

    ~~~~那时的你,要和我手牵手

    ~~~~一起走到时间的尽头

    ~~~~从此以后我都不敢抬头看

    ~~~~仿佛我的天空失去了颜色

    ~~~~从那一天起,我忘记了呼吸

    ~~~~眼泪啊永远不再,不再哭泣

    ~~~~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

    ~~~~直到现在,我还默默的等待

    ~~~~我们的爱,我明白,已变成你的负担

    ~~~~只是永远,我都放不开

    ~~~~最后的温暖

    ~~~~你给的温暖

    晓乖的声音,空灵优美,与原唱毫不逊色。只是她越唱越哀婉,越唱越绝望。

    曲子开始时,女人面带甜甜的微笑,眼神上挑,好像在蓝天白云下,想起了自己的初恋。

    曲子中间时,直到现在,我还默默的等待。晓乖神情凄苦,好像又想起了那些不堪的辛酸往事。

    当曲子还剩最后一句“你给的温暖”时,早已泪流满面的晓乖终于情绪崩溃,伏案痛哭。

    晓乖整个情感演变的过程,不带一丝烟火气,是那么的流畅自如。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莫如是也。

    老刀在屏幕前慌的一批,什么情况?!他不过就是闲得无聊乱逛,随意进了一个直播间而已。

    他是约过个把女主播,也短包过几个slj,可他不过是个有点钱的包工头而已,哪里见过奥斯卡影后。

    晓乖呜呜呜的哭着,后援团们纷纷刷屏幕。

    ——晓乖不哭。

    ——我们永远支持你。

    ——家人就在你身边。

    ——有什么困难大家一起想办法吧。

    ——没有过不去的坎,明天会更好。

    ——hhhhhhh影后啊!雾草!笑尿了!

    叮,系统提示,穷得只剩比特币被禁言一时。

    ——什么人啊,辣鸡,滚蛋吧!

    ——晓乖不要在意,币爷这种喷子就是辣鸡,你的歌真好听。

    宁宁稍微抬了抬头,楚楚可怜的问:

    “来福,我到底该怎么办?”

    电脑前的王大路陡然一惊,心想mmp我哪知道你在演什么剧情,问我干嘛!

    他字斟句酌的打下一行字:

    “人生**不如意,坚强些,晓乖。有什么伤心的事情,就出来吧。就算大家没办法帮到你,多一个人倾诉,总会好些。”

    宁宁在心里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愧自己前两天**过,这王大路挺机灵的嘛。

    “看来今天不能唱歌了。”晓乖勉强自己笑了笑,“你们不会嫌我烦吧,尽些不开心的事情。”

    当然不会。

    在众人的安慰中,晓乖忧伤的谈了点自己的往事。嘛,剧情跟我们的爱mtv差不多,乖乖女爱上渣男的故事呗。她本来就是即兴发挥,骗个土包子而已,还用得着剧本?

    至于后援团的这群沙雕为什么没拆她台?

    ——捉弄宁宁哪有看宁宁骗人好玩啊!这后援团,偶尔也得增加点新鲜血液不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