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岁月君主〕〔去地府做大佬〕〔我靠亏钱当首富〕〔无敌系统之请你砍〕〔真五行大陆〕〔万古第一龙〕〔世上无仙〕〔末世最强回收系统〕〔皇天战尊〕〔成为修行界大佬〕〔这个地球有点凶〕〔随身带个狩猎空间〕〔万古灵神〕〔叱咤终只二三人〕〔我有一座恐怖屋〕〔万古第一战神〕〔我真的是女帝夫君〕〔斗罗之圣墟觉醒〕〔我家灵宠又穿越了〕〔月下星魂山河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七十七章 第一轮回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郝运还在感叹上课好无聊的时候,阿光和主任也来到一所学院中。

    和可怜寒酸的机关业务集中培训比起来,奥鲁达汀皇家导力学院可谓富丽堂皇。

    整个学院占地面积巨大,一座座充满拜占庭风格的半弧形穹顶,铺满了深绿色的面砖。下面支撑的一根根大理石的变体埃里克柱。两侧的山墙,巧妙的隐藏了支撑穹顶的肋架券。

    和空白宇宙的古典建筑不同的是,高大华丽的主教学楼正面,有一块巨大的导力水晶,上面不时播放着学院的荣誉和新闻。

    “热烈庆祝费森教授的神秘学解析方程通过学术评议会审定,这将是导力技术理论的一次重大突破。”

    当阿光注意屏幕时,恰好划过了这么一段简讯,屏幕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目光深邃的凝视远方。

    也许采用了和机械技术完全不同的原理,这些播放的画面全都是立体的,但是清晰度却很低。

    阿光架着主任出现的地方,是奥鲁达汀主教学楼前的大广场上,除了一座巨大的喷泉,四周是修建的整整齐齐的草坪和花园。三三两两的学生,穿着导力学员的制服,穿梭在广场花园中的路上。偶尔也有一两个在天空中歪歪扭扭的飞着,显示此地和地球的大学毕竟不同。

    现在是上课时间,一人一猫突然出现并未引起什么轰动。况且,作为迦尔吉世界导力技术的中心,奥鲁达汀学院稀奇古怪的导力实验多了去了,短距传送又不是多么不可思议的导力阵。

    “可以确定问题大致发生在这所学院中,但是我无法定位得更加具体。”

    为了保险起见,橘猫扬了扬爪子,念道:“岁月荣枯。”

    又是一阵雄浑的力量波动,世界的结构再次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从现在开始到世界毁灭前五分钟,我把这座学院锁定在这个时间范围内不断循环。不过,如果太过靠近毁灭的时间点,很容易被拉进去,你和虎之间我只能带走一个。”

    虎放下爪子对着阿光点点头,“如果实在不行,你先回去,我会在这个世界的原点抹掉这所学院的一切可能性。”

    “好了,需要注意的只有这些。”布置好舞台,阿喵的竖瞳凝视着自己的这位下属,“接下来是你的表演,不会让我失望吧,魔术师?”

    “当然。”阿光有些自嘲的笑笑,好久没有听到有人这么称呼他了,他回答,“不过最好还是弄清楚迦尔吉到底发生了什么,破坏往往只是把危机掩埋,而非消灭。”

    “话是如此。”虎挠了挠肚皮,“工作也要分个主次,这次的事情是上头强行摊派,我们做的面子上过得去就行,没必要太计较。”

    “还有啊,主任,你的岁月荣枯只有三次轮回的机会吧?”阿光很认真的问道。

    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是的,你只有三次轮回的机会,抓紧时间吧。”

    ~~~~~~~~~~

    “请问。”

    一人一猫正在讨论工作,旁边插进来一个好听的女声,“您是在跟猫话么?”

    阿光回过头,看到一个女生在好奇的看着他,还有他肩膀上的猫。

    这是一个有着金色齐腰头发的女生,长发飘飘看起来特别有活力。她的脸红润,穿着奥鲁达汀皇家导力学院的女生制服,胸口上的刺绣写着“炼金部”三个字,因为胸超大,所以这三个字被狠狠的突出了。

    像所有的炼金师一样,她的腰间和裙摆上缝了很多可以放物件的口袋。制服上有些地方有着明显的药水腐蚀痕迹,看来是一位很冒失的学徒。

    阿光抬了抬帽子:“姐,日安~”

    “日安先生。”炼金学徒还是特别好奇,“您的猫会话吗?我只听过女巫的猫会话。”

    “哦对了,我叫艾玛,炼金学二年级学徒,请多指教先生。”艾玛款款的向阿光行了个礼。

    “我叫阿光。”阿光礼貌的回礼,然后把不情不愿的虎放到少女的手中,“你可以问问它会不会话。”

    艾玛笑嘻嘻的接过猫。

    “猫猫,快点告诉我你是男生还是女生。”

    喵呜~

    虎两腿一蹬离开了少女的怀抱,不耐烦的在地上绕来绕去。

    “看来它不喜欢我。”艾玛遗憾的叹了口气。

    “它也不喜欢我,因为我总拿它来调配炼金药剂。”

    “哇先生您是用猫的胡须做敏捷药水吗?那它确实会很讨厌你。”

    “不是哦。我调配的可是独门隐形药水。”阿光看到炼金学徒满眼期待的看着他,故意露出了商人般的奸笑,“想知道?”

    艾玛猛点头。

    “配方是,高山的根,榆树的影,加上21克猫的脚步声。”阿光故作高深的捉弄少女。

    “哎呀,你骗我,怎么会有这种配方。”

    “眼见为实~”阿光变魔术一样的拿出一个瓶子,里面装着晶莹的液体,“要不要试试。”

    “呵你当我是孩子一样好骗嘛,不定是有着奇怪效果的药水呢。”艾玛装作生气的样子,但还是把阿光递过来的药剂收进了口袋里,“不过为了女孩子们的安全,这样可疑的药水还是由我没收了吧!”

    哪个炼金术士也不会放弃研究新奇药水的机会,学徒也不例外。

    “送你啦,任你处置。”

    “那么,阿光先生不是奥鲁达汀的老师吧,是来购买导力道具的吗?”

    “啊,我是前来拜访费森教授。”阿光一脸崇拜,“他的理论让我印象深刻。”

    “哈哈,费森教授可不是好话的人呢。”炼金学徒好心的告诫了一声,“需要我带路吗?”

    “不胜感激。”

    艾玛轻车熟路的带领着阿光,此时虎又跳上了阿光的肩头。他们穿过一层的巨型大厅,穿过盘旋的二楼观景回廊,搭乘导力升降梯来到顶楼。在又走过一条深深的走廊后,艾玛停在尽头的一扇门前。

    “我只能带你到这里了。”艾玛声的交待,“费森教授喜欢安静,很高兴为您服务阿光先生,再见。”

    阿光目送少女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这才回过头来。

    这是一扇半掩着的办公门,表面装饰了大量的华丽丝绒。隔音是一个原因,更大的原因恐怕和主人的暴发户品味有关。

    阿光按了门铃。

    “进来”。过了一会,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里面回应道。

    阿光心的推开了门,入眼的是一处大约五米长的书架。地面上铺着厚厚的红色地毯,两边的墙壁上用锦缎装饰着好几幅不知名的画作。

    他走过这么一段距离,拐过弯才看到此间的主人。原来这个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套间。

    费森教授须发皆白,八十多岁。和导力屏幕上深刻的学者形象不同,他看起来就是那种特别尖酸的老头。

    他舒舒服服的半躺在套间的沙发中,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壶水烟和一盘水果。水烟上插着两根铜管烟嘴,费森教授拿着其中一根吞云吐雾。

    令人意外的是,套间里还有另一个人。

    一个勤杂工打扮的中年人半跪在墙边,厚重的导力工具包放在脚边。他正对嵌入墙中的一个导力设施进行检查。

    “费森教授。”勤杂工担忧的道,“您的输能管线还真的需要更换了,老化很厉害。”

    “那就明天再换,出去,没看到客人吗?”费森教授大声嚷嚷。

    勤杂工无奈的合上设备箱,然后拎着自己沉重的工具袋走了出去。

    “很独特的香味。”阿光深吸了一口气,仔细分辨空气中水烟的味道。

    费森教授瞪着褐色的昏黄眼珠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彬彬有礼,风度不凡。虽然看不到衣物上的纹章,不过有这样的年轻人,想来家族也不是无名之辈。

    除了肩膀上的猫有些失礼,不过话又回来了,何谓大贵族,不就是因为他们有着失礼的特权吗,更何况是携带宠物这种无伤大雅的方面。

    “不凡的年轻人,你的名字?”费森教授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坏脾气,难得的给了阿光一个赞许的表情。

    “阿光。”

    教授点了点头,“请坐。另外,让你的猫老实一点,不要乱窜。”

    “那么年轻人,请问有何贵干?”

    “费森教授,我有幸了解了一下您的论文,关于神秘学解析方程,让我大受启发,这简直就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发现。因此我今天特地前来拜访您,表达自己的钦佩之情。”

    阿光把虎放在地毯上,然后开始恭维。他的目光是那样的清澈,崇敬之情溢于言表。

    费森教授显然对这样一个年轻人的恭维很受用,他半眯着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水烟。

    “要来两口吗?茶几下面有管子。”老怀大悦的教授甚至愿意和阿光分享自己的嗜好。

    “不了。”阿光微笑着拒绝,“我抽烟容易咳嗽。”

    “年轻人,要懂得享受生活。”

    “尊敬的费森教授,请问您是如何发现这一理论,简直是太伟大了。”

    “这是智慧日积月累的产物,年轻人,不要以为天才只是一闪而过的灵感。”费森教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语气变得有些倨傲,

    “我知道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总想着一步登天,以为自己有一些天才的想法就可以改变世界。任何伟大的理论都是不起眼的东西积累而成,不要相信一个苹果可以砸出一个天才理论的神话。”

    阿光捕捉到费森教授一边高谈阔论,一边摆弄着水烟壶的烟嘴。这是一种不大自信的动作,于是阿光决定的试探一下。

    “教授您的简直就是至理名言了!”他,“那些闲言碎语不过是那些人的嫉妒和暗地里的中伤,请别往心里去,这样的人永远都有,自己一文不名,却看不得他人出色。”

    费森教授再次眯起了眼睛,他换了个更舒服的位置靠在沙发的更深处。

    “可不是嘛,卡尔文那个杂种…抱歉年轻人,请原谅我用粗鄙的语言形容这么一个无耻的骗子。”

    “当然。”阿光微笑着一语双关,“您有愤怒的正当理由。”

    “我从事导力的神秘学理论研究也有四十多年了,从最开始的能量代换界定,神秘的非线性逻辑,到最后的运算方程,可以是一步一个脚印。卡尔文那个病死鬼一直在导力工程部开发高灵敏探测器,他就是无耻的剽窃……”

    “正是如此。”

    阿光安静的听着教授的高谈阔论。费森教授谈了他的研究轨迹,谈了他对同行们的尖刻嘲讽,还有对卡尔文教授的深刻诅咒。

    当然,他也不忘称赞这位让他新生好感的年轻贵族。阿光含蓄的点头感谢这些溢美之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教授高谈阔论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最后终于在舒适的沙发上昏睡过去。

    阿光撇了撇嘴,问道:“还有多长时间?”

    虎跳上了茶几,点点脑袋。

    “差不多了,第一次就到这里吧。”

    “好的。”

    眼前低调奢华的办公室的画面,如同镜中的幻象一样破碎,在未知的时间尺度上,阿光和虎急速后退。当世界稳定之后,他们再次站到了奥鲁达汀学院的正门广场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这号有毒〕〔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重生之最强剑神〕〔峡谷正能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王爷别跑,元帅嫁〕〔我的学姐会魔法〕〔诡术刺客〕〔海贼之读书会变强〕〔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