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融合传说〕〔史上最强邪君〕〔不灭剑身诀〕〔魔破九天〕〔进化之眼〕〔我能复制万族天赋〕〔银龙的黑科技〕〔炮灰修真指南〕〔绝境长城上的王者〕〔剑骨〕〔从执掌鸿蒙开始垂〕〔我养的宠物都超神〕〔无限先知〕〔神帝止戈〕〔无限世界好好玩〕〔洛天神记〕〔成为修行界大佬〕〔一世剑仙〕〔夜夜静夜美人〕〔阵纹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八十三章 我跟你们说过这是言情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郝运坐在桌子前,就着不太明亮的顶灯,拿着笔记本写写画画。

    白天培训上课的时候,他倒是想好好听课,但是总被白闹得没法集中注意力。

    客观的,如果白不闹他,他就会忍不住去撩白。所以他自己也承认,自己定力不够,需要负一半责任。

    暧昧中的年轻男女无心听课再正常不过,除非是明步老师的新婚保健课。

    中学严禁早恋也许是个正确的选择吧。

    在晚餐之后,白立刻被叶子和菲菲绑走,不给郝运任何可乘之机。郝运跟同班的工程师借了一份笔记,回到房间努力补功课。

    上头包下了酒店12层的客房,给每一位参训的学员分配了单间。客房里条件不错,准五星,还有浴缸和冰箱。

    只是桌子有些,而且没有台灯。郝运把桌子搬到一盏顶灯的底下,才获得了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开始学习。

    不愧是机械生命,工程师的笔记做的条理分明,还有大量的注释,记录下自己的理解。这让郝运的学习少了很多障碍。

    “……看来…神秘并非我认为的魔法斗气之类的未知能量,而是和现实的相对定义,如同光与影的关系。神秘前进一步,现实就会后退一步,反之亦然……进入根源位面后,我的计算芯片速度大幅降低,似乎这个世界只承认当地土著能够达到的最高算力……我的光子核心,已经变成电子电路,这非常有趣……”

    看到这里,郝运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烟盒大的方块。这个是维德尼世界的标准能量模块,内部是一个输出功率约为两千瓦的核电池。

    郝运拜托玛姬给这枚核电池扯了一条usb线,这样他可以拿来当手机的充电宝,非常方便,不仅支持快充,而且可以连续充电一千多年。

    但是回来之后,这个神一般的充电宝就变得不那么厉害了。虽然外观不变,但是功率大幅降低,而且最多给手机充十次,就需要插上电源重新充满才能用了。

    还是比某宝上买的原装充电宝好了很多,所以郝运也没有扔掉。

    “看来这个充电宝也带有部分神秘。”郝运自言自语。

    正认真思考呢,咚咚咚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郝运打开门,哇好惊喜,白站在门外。

    白应该是刚洗过澡,脸上红扑扑的,呼吸中还能看到一点水汽。她穿着粉红色的兔子睡衣,还有毛茸茸的拖鞋。刚洗过的头发湿哒哒的,随意的披在后面。

    难道是夜袭?白酱你好大胆啊!郝运心中大喜,赶快让开身。

    “快进来!”

    他的心脏砰咚砰咚的跳,学习什么的扔到了九霄云外。

    “你还把睡衣带来了啊。”关上门之后,郝运随口了一句缓和一下自己的紧张。酒店里有提供浴衣,不过质量只是一般。

    白低着头没有话,郝运当她是害羞,不过定睛一看,并不是这么回事。白的大眼睛里满是泪水,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怎么了啊?”

    怎么这么委屈啊,被谁欺负了啊。

    郝运拉起白的手,语调不出的温柔:“怎么了啊?谁欺负你了?”

    白不话,委屈的摇摇头。她抽噎了一会儿,才用袖子擦擦眼泪,开口道:“我了,你不许笑话我!”

    “绝对不笑话你。”郝运指天发誓。

    “我……”看来白下了很大的决心,索性坦白,“我好饿,我想吃烤鸭!呜呜呜……我好想吃烤鸭!”

    白到伤心处,委屈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噗。

    郝运没忍住,偏开头哈哈大笑。

    “我就知道你会笑我!”白又伤心又生气,抬腿踢了他一脚。

    白天的时候,白因为和叶子针锋相对的减肥,不吃东西。可是郝运和菲菲在旁边大啃特啃烤鸭的画面,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回到客房之后,白本来打算早早睡觉,可是两人啃烤鸭啃得满嘴流油的画面,挥之不去,越想越饿,越饿越睡不着。

    最后白下了必死的决心,头发也不吹,就溜到酒店的餐厅,准备偷偷吃一点。没想到早已过了晚餐时间,餐厅已经打烊。

    伤心欲绝的软妹子,失魂落魄的扶着墙,不出的凄苦悲凉。

    思前想后,只有找自己喜欢的人诉心中的委屈。

    没想到还是被笑话了,真的好生气啊!

    “郝运,你带我出去吃烤鸭吧,我好饿啊!”

    白扑到哥的床上滚来滚去,她心里烦透了。

    郝运坐在旁边,心里笑个不停。“好了。”他,“我给你点个外卖烤鸭,你等一会啊。”

    “你出钱。”

    “我出钱。”

    “嗯,这还差不多。”

    白咕噜噜爬起来,开始装模做样的巡视郝运的房间。虽然并不是哥哥的卧室,只是留宿的宾馆。但是没准男孩子的房间里,能搜出了不得的秘密呢。

    “要整只还是半只?”郝运划着手机问。

    “整只。”白随手翻翻郝运的笔记,“你居然记笔记!好厉害啊!”

    “那个是借来的,白天我都没听好吧。要什么酱?”

    “甜面酱,我还要香醋。”白随手扔下笔记,又开始翻郝运放在桌上的钱包,“我来看看你有多少私房钱,你为什么不把我的照片夹在这里。”她指着钱包里面的透明夹框。

    郝运无奈的看着她:“那个是放证件的地方,而且我也没有你的照片啊。再现在哪有人把照片洗出来啊,不都是手机图片吗。早就拿你当屏保了啊。”

    “哼!”

    白自知无理取闹,就放过了这个话题。

    “下单了啊,要20分钟才能送到。”

    “好的……哎,不对。你的工资卡不是在我这里吗,你果然有私房钱。”白反应过来了。

    “我工资卡绑了手机支付啊。”郝运笑嘻嘻的摇摇手机,“傻妞。”

    “你谁傻!”

    白一个枕头丢过去,然后又是一个,反正酒店客房的枕头多。郝运伸手接住,反丢回去。

    “你傻!”

    白抓住枕头,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然后把两个枕头一起扔了过去。

    软乎乎的枕头轻飘飘的,划着玄奥的轨迹飞过来。郝运居然无从下手,犹豫着不知道该先接哪一个。就是这么一犹豫,两个枕头同时命中了他。

    轻飘飘的枕头,只带了一点点的巧劲,但是恰恰推到郝运的平衡点上。两个枕头一收一放,成功的让他摔倒在地,不过没有任何伤害就是。

    “哈哈哈!叫你嚣张!”

    郝运苦着脸爬起来,总觉得白好厉害的样子。

    宁宁有一次跟他过白武力值爆表,攻高防高血厚免疫一切负面状态,属于单位第一肉盾加第一输出。郝运当然不相信一个能被馋哭的软妹子能有多厉害,总不能是萌杀吧。

    恶魔城的那一剑,貌似被他当成了什么厉害的法术道具之类的,动漫里不都是这么演吗,宝具咖喱棒啥的。

    办公室里都是这些神神叨叨的家伙,哥现在对力量的理解有些混乱。比如他知道宁宁姐打麻将很是厉害,阿光好像很聪明,主任会啥不清楚总之肯定也不简单。

    郝运对自己的能力不是很有信心,自带bgm的男人听起来就有点搞笑的成分。

    不过主任也跟他了,城乡委是建设单位,又不是暴力机关,要那么高的武力用处也不大。

    “吹风机在哪。”白看哥哥不玩了,这才想起来自己头发还没吹干呢。

    “在盥洗台下面的抽屉里。”

    白找到吹风机,对着镜子嗡嗡嗡的吹头发。郝运坐在那里胡思乱想,白要是比自己厉害,那自己岂不是夫纲不振。看来还得继续努力。

    紧接着他的注意力被白的背影吸引了过去。

    白虽然穿着宽松的兔子睡衣,但是少女婀娜的体态无法遮掩。她的双腿笔直,腰身纤细,肩背柔美。还有那吹起飘扬的黑发,像火焰一样灼烧着少年的心。

    他情不自禁的走过去,犹豫了一下,把双手轻轻的放在了少女的腰际。

    白手上的吹风机停了一瞬间,然后继续摇动着吹头发。

    “你的头发真好看。”郝运闻了闻,洗发水的香味。

    “哼哼,打理起来好麻烦,我恨不得全剪了。”

    “不要,我喜欢长发。”

    “你喜不喜欢关我什么事。”白故意把吹风口对着郝运的脸晃了几下,干燥的热风吹的哥偏开了头,“你看你好黑。”

    郝运看了看镜子里的两人,他本来不算黑,但是跟白站在一起,咳咳。

    他反驳:“明明是因为你太白了。”

    “怪我咯?”

    “别动,我来拍一张。”哥拿起手机,对着镜子拍了一张。

    白对着镜子比了个剪刀手,还卖萌的睁大了眼睛,“不许你发朋友圈哦!叶子她们看到非打死我不可。”

    “我就当屏保啦。”

    “那也不行,她们会看到。菲菲精着呢!”

    “白~”

    “嗯。”

    “白~”

    “听到了呀。”

    “白~”

    郝运的声音越来越温柔,白的身体越来越热。

    “干嘛呀…在吹头发呢。”

    郝运越抱越紧,白全身都没了力气,软软的靠在了哥哥的怀里。郝运拿起她的左手,另一只手拿出了一枚草戒指。

    “戴哪个手指?”

    “你一直留着啊。”白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她喜欢的那一枚,“指吧。”

    “中指戴不上去呢。”她怕郝运误会,赶紧补充了一句。来自胖子罗迪的这枚戒指,本来就是给孩子的玩具,不会编织得太大。

    郝运轻轻的把戒指套在白的手指上,就算只是个草编的玩具,两个人都很认真,气氛有点庄重,又有点暧昧。

    戴上了戒指,两人的手还紧紧的握在一起,不肯放开。郝运的脑袋凑近白的脖子,可以从宽松衣领中,嗅到少女温热的体香。

    他的呼吸吹在女孩的皮肤上,让白意乱情迷,她觉得哥哥好温柔好明亮,就像冬天的手套一样温暖,可是是也像夏天的啤酒一样凉爽。

    她终于忍不住了,转过身抱住郝运的脖子,深深的吻了上去。

    郝运被白壁咚了哦。

    两人在盥洗台前吧唧吧唧亲了好一会,内心被甜蜜填满。

    少女的唇齿如夏夜月下的桂花,暗香浮动。亲着亲着,郝运的手不老实了。喜欢的女孩子温软如玉的身体抱在怀中,还能老实的起来不是很奇怪么。

    白脸通红,郝运上下其手,她嘴上支支吾吾的不要,手却抱着人家不肯松开。她的脑子里现在一团浆糊,全身软绵绵。

    好在门铃声及时拯救了这本书。叮咚一声,外卖!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