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安,我的恶魔长〕〔第一氏族〕〔神君有个小师妹〕〔我有神级键盘〕〔帝世无双〕〔重生荒界〕〔黑金继承人〕〔神话之最强召唤〕〔虎破九霄〕〔龙山卫〕〔原始部落小萨满〕〔辽辽天地间〕〔神之七分〕〔月上清〕〔道尊圣世〕〔斩尽诸天自为尊〕〔我的收入可以翻倍〕〔太子爱听彩虹屁〕〔重生之余生都宠你〕〔差点就是末世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八十八章 机械师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稍微等一下。”一桌人酒散之后,佐拉叫住郝运,然后从自己的a8后备箱里拿出一卷包装精美的织毯,塞到郝运手里。

    “拿着。”他,“开酒店的朋友送了一点纪念品,还挺好看,你拿一份。”

    主要是赛博坦这次补偿很有诚意,搞得奇拉建设显得挺寒酸:就请了一顿饭。

    送点礼物给郝运,聊胜于无吧,毕竟两人之间挺投缘。更多的东西,他就没法作主了,佐总也挺可怜。

    “佐哥谢了,不过我不能收,有纪律,哈哈。”

    郝运是个好同志,牢记主任的教诲,吃吃喝喝没问题,东西不能收。

    佐拉把脸一板。

    “看不起你哥是不是,今天我第一次见弟妹,怎么也要拿点见面礼吧。”

    着不由分的把东西塞到白手里。

    “弟妹以后多到我那边坐坐,郝在外面鬼混你就打电话给我,我来教训他。”

    “谢谢佐哥!”

    白特别有礼貌,声音特别甜的感谢佐老板,然后抱着毯子嘿嘿直笑,连“弟妹”都忘了反驳了。

    郝运看得直摇头,这还怎么拒绝啊。

    佐拉还有玛姬,跟郝运白道别之后,坐上车离开。因为都喝了酒,佐拉打了电话让司机来开车,他和玛姬两个人并排坐在后座。

    酒席上玛姬笑语燕燕,不但和白一见如故,还不停的给黄秘书还有汪科长敬酒,把两个老狐狸伺候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但是一坐上车,玛姬一言不发,她心不在焉的摆弄着手上的手机。

    所谓摆弄手机,并不是刷wb,而是随手拿了个指甲钳拆着玩。粉毛用指甲钳把苹果拆成了一堆零件,乔帮主再世都认不出来,然后又用一分钟组装了起来。

    佐拉长叹一声,他知道下属内心的痛苦。他伸手想摸摸玛姬的脑袋,但是手指在粉色的头发前停了下来。

    “你想开点。创业都很艰难,过几年维德尼发展起来,就会好一些。”

    “没有想不开,只是觉得前路渺茫,哈。”

    玛姬确实非常难过,今天的酒局,赛博坦放低了了姿态,又是安抚奇拉建设,又是讨好郝运。可是整个事情来,最受伤害的是维德尼世界吧。

    然而大家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这么一个事实,在利益的分配或交换中,维德尼不过是郝运的一件附属品。一件附属品难道还有尊严可言?

    最可笑的是,哪怕对郝运本人,也并没有将这个世界当作什么了不起的财富。他作为朋友,愿意为玛姬争取一些好处。但是作为异乡者,郝运仅仅是维德尼的过客。

    是啦,比起这个富足的位面,维德尼未免太过贫乏。那是一个铁与血的星球,那是一个沙与尘的世界。

    但那是我的家!

    玛姬在一个庇护所长大,靠挖掘和翻新破烂为生。在并不长的少年和青年时期,她亲手埋葬过许多人。

    有自己的养母,玩伴,初恋,点头之交,陌生人,对手和仇敌。

    而绝大多数的惨剧,起因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食品或者物资。

    她很感激老板,把她从名为贫瘠的地狱中拯救出来,让她在西流士过了几年危险但是至少不会挨饿的好日子。

    玛姬原本以为幸福就会这样持续下去,直到宿命到来的那一天,她,或者老板,终究死在某一处战场上。

    她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代表整个世界,来到异乡为自己身后的世界寻求出路和未来。命运如此荒诞,但是作为废土中磨练出来的维德尼人,玛姬没有退缩,毅然的将责任扛到自己的肩膀上。

    原本耿直而帅气的女机械师,收敛了自己的个性,曲意逢迎,陪酒巴结,甚至不惜出卖色相,为了自己的家乡努力改变自己。如果年少时的那些人间惨剧不再发生,再多的牺牲也值得。

    只是,心好累啊。她的内心,还是庇护所中那个的机械师而已。

    “老板,你我们的生意,能赚到钱吗。”粉毛心里不是很有底,维德尼和赛博坦这样的巨无霸比起来,太弱了。这让她有些阴影,担心诸多的努力终成泡影。

    “这个你不用担心,在机械设计方面,我完全相信你们的实力。”

    佐拉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的指南针递给玛姬。

    “你看,在根源位面,它也没有发生神秘衰退,还可以正常工作。这其中代表的意义你清楚吗?玛姬!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佐拉的眼中闪烁着狂热的光芒。

    “啊,这不是……”玛姬有些惊讶的叫了出来。

    这可是她和老板的羁绊之物哦。玛姬当时饿的受不了,就向过路的佐拉推销自己无聊时,用锉刀制造出来的工具。

    佐拉当时问她,这是哪里找来的,玛姬回答是自己做的。然后佐拉就雇佣了她,把她带回了新成立的西流士安保公司。粉毛没有想到老板居然一直留着这个指南针,还带回了地球。

    “你还留着啊,哈哈哈,你要是喜欢我改天给你多做几个。”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这都是令人开心的事情。粉毛很喜欢老板。

    “玛姬,你不明白。”佐拉严肃的摇摇头,“你做的这个指南针里面,只有齿轮和杠杆。”

    “对啊,这有什么奇怪,不就是一个简单的惯性齿轮组吗?”粉毛奇怪的摇了摇指南针,轴承上的指针丝毫不受影响的指向南方,这的确是自己做的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你觉得简单?”佐拉自嘲的笑笑,“难道你觉得我雇你是因为头发的颜色?”

    “玛姬,这枚指南针在地球没有发生神秘衰退,还能正常工作。这代表了你所的惯性齿轮,属于多元宇宙的基础现实。也就是,这个齿轮的原理放在任何世界都存在,任何世界都有可能发明出同样的东西。”

    “可是据我所知的所有世界,从来没有惯性齿轮出现过。玛姬,你们的世界,有着惊人的天赋,不要妄自菲薄。”

    “老板,这只是一个指南针啊,哪有这么玄乎。”粉毛有些惊讶。

    “就是这么玄乎!”佐拉肯定道,“每一个古典科技世界,都会利用星球的磁场制造指南针。每一个工业科技世界,都会发现陀螺的定轴性制造第二种指南针。每一个星际科技世界,都会想到利用宇宙背景辐射制造出第三种指南针。因为这些都是根源位面的基础现实,每一个世界或早或晚都会得到。”

    “可是你们却偏偏多了一种指南针,这难道不玄乎?不止是这个,我在维德尼考察的这几年,常常被你们的各种奇思妙想所折服,在ac设计中,你们总能比我们,比赛博坦多一种方法。你们的科技树,永远比别的世界多一个分支,这还不玄乎?”

    “也许你们并不是最好的研究者,但是,你们一定是多元宇宙最强的工程师。赛博坦人完全没有理解你们的真正价值。”

    “那么,我的设计师大人。”佐拉伸出了手,“愿意和奇拉建设成为战略伙伴吗?”

    “不胜荣幸!”

    重新燃烧起来的粉毛和佐拉老板握了握手。

    “不过这个好像应该郝运点头才算数吧。”

    “呃……”

    ——————————

    此时维德尼世界的主权人,三大财团的唯一股东,机甲世界的先驱者郝运大佬,正在陪白散步。

    两人喝了一点酒,需要走一走散散酒气。

    其实白还好,她是女孩子,可以赖酒,主要是郝运被灌得有点伤。作为新时代得好青年,他烟酒不沾,只是在机关工作,很多时候也不是一个洁身自好的问题。

    天下苦酒桌文化久矣!别看机关里这里一个酒仙,那里一个酒神,你一斤的量,他两斤的量。如果让这些豪饮者自己选择,那百分之九十九都恨不得永远不喝酒。但是喝酒就是规矩,大家不过是酒瓶子里的囚徒罢了。

    当然,啤酒肯定不算酒,那算茶。

    白很甜蜜的抱着郝运的手臂,不紧不慢的走着。她平日里一向讨厌喝的醉醺醺的男人。有几次郑主人喝的满脸通红,一身酒气的道办公室里,她像躲脏东西一样的翘班跑了。鬼知道主任会不会发酒疯,甚至吐了一地让她打扫,那可真是太恶心了。

    但是哥哥喝多了,她一点也不觉得讨厌。她觉得自己的男票很能干,有男子气概。和两个老狐狸在酒桌上交手不落下风,她自己肯定不行。

    还有郝运替她挡了好几杯酒,她觉得哥哥特别体贴,是个好男人。

    白做人果然双标的可以。

    而且今天这么多人喊“弟妹”。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超级开心。

    郝运感受到少女的胸脯紧紧的贴在自己的手臂上,柔软而温暖。仔细感觉,还能感觉到胸膛里那颗心脏砰砰的跳动。

    常言道,酒后乱性,因为饮食男女总喜欢借酒装疯。郝运此时虽然有些不胜酒力,但还没到借着酒劲欺负白的地步。

    他特别在乎白的感受,如果现在把白抱住一顿狂亲,白固然不会反对。但是刚喝过酒,他现在口腔里的气味实在恶劣。

    郝运不想这样亲吻,他不想白觉得他难闻。

    两颗年轻的心,紧紧的靠在了一起。

    他们顺着步行街,慢慢的徜徉在城市的夜色中。走着走着,酒的后劲上来了,郝运觉得有些眩晕。

    他看到周围黑暗笼罩,这不再是失去照明的黑暗,而是某种更为纯粹,更为本质的深邃。

    无声无息的,他的手臂变得空荡荡,已经感受不到少女的柔软和温暖,就像她悄然融化在这黑暗中。

    某种巨大的恐惧紧紧的抓住了郝运的灵魂。

    “白?”

    郝运一身冷汗,酒已经完全醒了

    “白?你在哪里?”

    他的声音都在发抖。

    好一会,他才听到旁边一阵低低的抽噎声。

    “我在这里。”

    白像只可怜的流浪猫一样,抱着身体,蜷缩在旁边的墙角瑟瑟发抖。

    郝运把她抱住,问她怎么了。可是白只是伤心的哭,怎么也不肯回答他。

    此事颇为蹊跷,郝运不知道自己是断片了还是咋了。但是白很快恢复过来,又嘻嘻哈哈的跟扑到怀里他撒娇。郝运当时也就没有往心里去。

    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

    送白回家之后,郝运晃晃悠悠的摸出手机给主任汇报工作。

    郑主任相当满意同志的工作成果,特别是出人意料的弄到了一笔办公经费。这不仅是意外之喜,还解了燃眉之急。所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他在这钓鱼的钱还是挂帐的呢。

    既然此间事了,也没必要唱空城计了。当晚主任一个个打通电话,明天正常上班。

    (世界,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武炼巅峰〕〔1255再铸鼎〕〔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斩月〕〔白昼之门〕〔璀璨王牌〕〔我在异界有本书〕〔这号有毒〕〔美漫世界的保护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