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煞天孤〕〔囚魔监狱〕〔血帝神尊〕〔剑起风云〕〔九九为凰〕〔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气哭了百万修炼〕〔我真的是反派啊〕〔万古巨头的养成〕〔我真的是女帝夫君〕〔诸天老不死〕〔召唤大渊之黑暗暴〕〔赘婿归来〕〔樱花树下之雪儿〕〔叩天门〕〔漫威之电影大破坏〕〔掌家商女不愁嫁〕〔团宠王妃美又飒〕〔重生末世之捡个尸〕〔最强战神归来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该章节已被锁定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一早,郝运和白一起到单位。不过都八点了,郑主任还没有来,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阿光也不在,这就比较稀奇了。

    也许两人还有什么事情没办完吧。

    宁宁拿着水壶给窗台上的多肉植物浇水,好几天没人了,这花草都有些蔫了。

    白乐呵呵的打开电脑玩连连看。郝运给她调试过的电脑,开机速度快了很多,还给她找了好几种脑洞挺大的连连看。软妹玩的兴高采烈。

    郝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装模做样的翻了一会资料,然后还是忍不住站到白后面看她玩。

    哥对连连看当然没有兴趣,他是两手放在白的椅背上,假装在看游戏,实际上在玩白的头发。

    白笑嘻嘻的把头晃来晃去,不让他弄自己的头发,不过也没有挥手赶走他。反正领导又不在,办公室里只有宁宁,她就是要让宁宁知道郝运喜欢自己。

    “郝运速度蛮快的嘛。”宁宁心里嘲笑了弟弟一番,“白虽然有点绿茶婊,不过两人还是挺般配。”

    暖暖的秋阳爬上天际线,金灿灿的光芒透过窗子,洒在办公室的地面上。总务处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只有点击鼠标的滴答声和水壶浇水的滴答声,不出的安逸和闲适。

    直到郝运听到一阵脚步声,稳健而强硬。

    “主任还是阿光呢?”

    他心里想,然后把手从白的脑袋上放下来。同时,他发现,连连看的画面已经在倒计时,但白的鼠标停在那里,并没有动弹。

    郝运站在白的背后,看不到她的表情,他只是感觉到一股特别的气氛蔓延开来,宁宁姐手中的水壶悬在那里,水已经满溢出花盆。

    他正疑惑,想开口询问,门口走进一个身影。

    这不是一名华国人,他有着典型维京人的体格,看起来有四十岁,超过195的身高。他那粗壮的胳膊,喉咙上的刀疤,和不足半厘米长的板寸头下青色的头皮让他看起来像一名职业军人。

    只是他穿着一身颇为不菲的黑色西装,没打领带,白色衬衫上方两颗扣子也没有扣,而是随意的敞开。配上那散漫的神情和动作,看起来倒像是黑帮电影中的金牌打手。

    “我亲爱的好学生呦。”

    来者的脸上洋溢着仿佛贴上去的假笑,用着咏叹调一般的夸张方式向白张开双手,“为师找得你好辛苦啊哈哈哈!”

    “老师!”

    白声音好像特别的感动,她站起来奔向自己老师怀抱。郝运的眼皮一跳,因为他看到白背在身后的左手,弹出一把赌徒侧跳。

    “然而!”

    金牌打手先生的表情瞬间狰狞,他琥珀色的暗淡眼珠中闪烁着恶毒的光芒,

    “你还是这么蠢!”

    呲啦!

    让人牙酸的一声响,伴着一溜火星,白偷袭的一刀同样被一把匕首格开。

    那是一柄阿拉斯加捕鲸叉,与使用者的体格相比并不算大的直柄战-术-匕-首,在他手中反而玩出了巨剑的招式。

    他一刀劈下去,不仅格开了白连续变加速七次的刺杀,还把白连人带刀给劈翻。

    “太弱了!太弱了!”金牌打手先生咧开大嘴狂妄的大笑,“你是被哪个杂种艹软了腿吗?”

    “放你马的狗屁!”

    纵然是白这么注意外表形象的女孩子,现在也已经完全炸毛。她的眼睛血红,爆裂的怒火在身体里回荡。她在空中一个翻身调整重心,借着墙壁双腿一蹬再次扑向恶劣的老师。

    这是异常凶险的一击,白右手反持匕首,刀尖与眉心平齐。她的目光空洞,因为她全部身心都放在这一刺上,速度无与伦比。

    她太了解自己的老师了,跟这个杂种交手,永远都别想着取巧,永远都是生死一线,每一击都是殊死一搏。

    “我不记得教过你怎么自杀。”

    壮硕的金牌打手先生嘲讽着,然后以绝不符合自身的灵巧上踏前一步,抡着匕首后发先至的划向白持刀的手腕和脖子。

    接近两米的巨汉,跟刚刚一米六的白相比,臂长优势太过明显。而且白的速度,在他的眼中还不够看。

    他早就看出弟子搏命一击中的破绽。他上前的一步,刚刚卡在白挥刺的发力时间。

    白的情况很危险,她的这一刀还没有到攻击距离,而老师这一刀,已经可以透过皮肤感觉到了那刻骨的寒意。

    这一刀如果劈实了,不但可以砍断她的手,瓦解她的进攻,还能顺便把白的大动脉连同气管全部割断。

    壮汉笑了,他的刀光已经划到了白的手腕。

    白也笑了。

    就知道你这个杂种会这么做。

    她弓起的指中弹出一枚挂坠,挡在将将划上手腕的刀刃前。

    这是叶子送给她的那条牙齿项链。

    刚才她一系列的动作,反持匕首,刀尖与眉心平齐,不过是用手臂遮住这条项链。她右手的指夹住了牙齿挂坠,就是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弹出来。

    一枚牙齿,只有指指尖大。但是在死斗中的两人,这就是生与死的距离。牙齿外层釉质的莫氏硬度高达8,而白拿到的这一枚,或许是异界人种的缘故,硬度达到了9。

    叶子给她的时候,她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下,战士的本能让白立刻得到了这个数字。

    这是远超刀具合金的硬度,完全可以赌一把。

    犹豫从不属于白,那是最致命的毒药,足以让一名武士失去一切。

    whe

    i

    doubt——cha

    !

    她赌对了!

    在皮肤和刀刃之间多出来的这枚牙齿,让不良老师的捕鲸叉未竟全功。在坚韧的牙釉质上翻滚偏离的刀刃擦着白的手腕飞过,带走了半片皮肤和一段指关节,在撩断了半截气管之后,刀尖的弧线遗憾的紧挨着大动脉离开了白的身体。

    金牌打手先生嘲讽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在他还没来得及惊恐的时候,白的跳刀已经狠狠的扎进了他的身体。

    第五第六根肋骨之间,四十五度斜上捅穿,近了,更近了。白可以感受到匕首穿过肌肉,穿过隔膜。还有一毫米,就可以捅进心脏,然后手腕一翻,就可以把这个杂种的心脏搅烂。

    那会让他在临死前至少体验五秒钟极端的痛苦,一想到这里,白兴奋的都要尖叫起来。

    不对!

    不对!

    为什么还没有刺到心脏,为什么还没有心包膜破裂时,那动人的清脆触觉。

    白可怜巴巴的抬起眼,看到老师的脸上哪有什么惊恐,分明是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魔兽般体格的壮汉,竟然生生用肌肉和肋骨别住了身体里的刀刃,天知道他忍受着非人的剧痛,居然还没事一般笑得出来。

    “继续啊。”他的大手,如同铁箍一样夹住了白持刀的右手,一点一点的把刀刃从胸口拔出来,“老师的心好痛呦!”

    着拽过白的右手,猛然一个头槌撞向白的鼻尖。

    这是非常恶毒的杀人方式,角度和力量配合默契时,破碎的鼻骨会直接插进大脑,把额前页搅成浆糊。

    白的头皮发麻,她知道已经大难临头。

    但是放弃,同样永远不是白的选项。少女的神经,如钢铁般坚韧。

    咔嚓一声。

    白两腿反绞,用尽全部力气,硬生生的拧断了自己的右臂,才勉强获得了躲开了致死头槌的角度,臂骨的断茬直接从皮肤中刺破出来,带着惊心动魄的血迹。

    但她并没有完全躲开。老师的铁头,狠狠的砸在白的左额上,把眉弓骨都给锤断了。白的视野一片血红,瞳孔瞬间扩散。

    “嘛,让老师好好疼你一下。”

    噩梦般的壮汉哈哈大笑,完全不顾胸口还开着一个血洞,正在汩汩的喷血。

    他提着白折断的右手,把失去意识的少女扔到半空。然后,

    荒咬!

    九伤!

    八埥!

    一击追着一击,魔兽般的男人根本不给白任何机会。

    可怜的白,被揍的完全无法落地。她已经失去了意识,虽然她千锤百炼的战斗本能,让她还在用左手进行着格挡。但是这抵抗是如此微弱,她的左手已经越来越无力。

    最终,被老师的铁拳荡开了全部防御,中门大开。

    金牌打手先生稍一停顿,深吸半口气,强壮的双腿顶住地面,竟然让地板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

    铁山靠!!!

    肋骨折断的声音噼啪作响,肉眼可见的,白的胸膛塌下去一大片,鲜血混合着破碎的内脏从嘴里喷了出来。她的老师显然下了死手,一套连招带走了她。

    白像被弄坏的破娃娃一样撞上身后的墙壁,又滑落到地上——她终于落地了。

    剧痛让白又清醒过来,她半靠坐在墙上,七窍流血,脸色一片死灰。可是眼中熊熊燃烧的怒火,却未曾熄灭。

    “碧池!把老子的船还来!”

    壮汉笑够了,忽然疯狂的咆哮起来。

    “我……就放在新……伊甸。有种你…去拿…啊,杂种!”

    白断了半截气管,话漏风,而且已经处于弥留之际,气若游丝。她几乎是用生命在唾骂。

    “哦哦哦,看来还挺精神。老师对你的疼爱不够啊。”

    金牌打手先生残忍的笑着玩了个刀花,一步步的走向白,“我的好学生啊,老师让你自己选好不好,先割舌头还是挖眼珠?”

    忽然,奇异的旋律响起,让他的脚步一顿。

    他看着白披散的黑发,恍惚了半秒钟,忽然仰天长笑。

    “哈哈哈!少林寺,原来是个暗藏春色,藏污纳垢之所!”

    他的脸上满是鄙夷:

    “我呸!”

    然后大摇大摆的转身离去。

    ~~~~笑你我枉花光心计

    ~~~~爱竞逐镜花那美丽

    ~~~~怕幸运会转眼远逝

    ~~~~为贪嗔喜恶怒着迷

    郝运并没有在看戏!

    我们不能怪郝运的援手来得太慢,任何热恋中的男孩子,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被揍成这副惨象,都会失去理智怒吼着冲上去。

    他也不例外。

    在白被第一刀劈翻的时候,郝运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妙。

    但是死斗中的两人速度太快,他刚刚冲出第一步的时候,白就已经被头槌击晕。

    女朋友的情况万分凶险,这反而让郝运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白是城乡委的战斗担当,如果连她都被近乎碾压的击败,他冲上去又有什么用?

    不仅没用,恐怕还会进一步增加白的战斗负担。

    这不是怂,更不是怕死,实际上,郝运睚眦欲裂,几乎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才生生停下了自己无脑冲上去自杀的脚步。白很痛苦,他更加痛苦。他是宁可自己被砍一万刀,也不愿意白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责你我太贪功恋势

    ~~~~怪大地众生太美丽

    ~~~~悔旧日太执信约誓

    ~~~~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工作改变人,城乡委的工作,让这条原本散漫的咸鱼迅速的成熟起来。他现在需要把白救下来,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哪怕此刻粉身碎骨。

    而不是让愤怒耽误了转瞬即逝的机会。

    他以绝强的意志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不再看女朋友被打得鲜血淋漓。他的能力需要心境的配合,在神秘封绝的空白宇宙发动起来还更为困难。

    他做到了,在千钧一发白命悬一线的时机,敌人中招!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龙法典〕〔这号有毒〕〔我真没想出名啊〕〔从仙剑开始碾压万〕〔从超神学院开始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法爷永远是你大爷〕〔重生之最强剑神〕〔一剑斩破九重天〕〔峡谷正能量〕〔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王爷别跑,元帅嫁〕〔我的学姐会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