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狂妃凌雪薇夜〕〔神话降临〕〔亿万女修的梦〕〔婚开二度:前妻恋〕〔十亿级投资人〕〔爱情公寓之我的高〕〔姓波特的都离我远〕〔太平妖未眠〕〔返虚〕〔巨兽汹涌但我是普〕〔周丞〕〔古月神话一〕〔守卫者之星际狂飙〕〔非洲农场主〕〔饲养全人类〕〔猛兽直播间〕〔仙婿无双〕〔影后她重生了〕〔开局签到一个首富〕〔王者荣耀之最强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九十二章 林中偶遇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红色的液体化为一股液体流飞进白的口中,并开始由内而外的修补她破损的组织和骨骼。

    这些的机器人工作效率很高,不多时,郝运就看到白的脸色逐渐由死灰转为红润。她在昏迷中咳嗽了几声,这是肺部被修补好,气管贯通时的自然反应。

    并没有咳出淤血之类的情况,只是干咳。因为即使那些淤血,也被纳米机器人分解后合成为机体需要的组分蛋白,可以相当的高效。

    不多时,郝运看到,红色的光芒爬上了白手臂上的断裂处。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努力的,臂骨的断面逐渐收缩进皮肤和肌肉,重新连接在一起。

    整个过程当中,白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痛苦,看来这个治疗中,有部分纳米机器人阻断了神经递质的传播。

    修复过程持续了一个时不到,白的气色已经正常了很多,剩下的都是一些丹田紫府灵核之类的创伤,天知道西斯武士的力量核心叫什么,总之这个纳米药剂就无能为力了。

    机械科技世界一般不发展神秘学,他们连识海都还没接触过呢。

    修复结束之后,红色的液体又再次汇聚,回到了郝运手中的瓶子里,只是分量少了一点点。

    看消耗量,这瓶药至少可以使用30次,对于一双人字拖来,已经是相当的合算了。

    我们的白,静静的躺在枯叶上,点点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像林中沉睡的精灵一般。

    她眉头微蹙,漂亮的脸侧向一边,乌黑的长发遮住了另外半边脸。郝运这才注意到,白此时的皮肤过于白皙了,而且黑色的秀发中,露出了耳朵的尖尖。

    还真的是精灵哎!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的变化,也许是纳米药剂的缘故,也许就是因为受了重伤。

    不都妖怪受到重创的时候会现出原形嘛,也不知道这么解释她会不会生气。

    嗯!

    郝运胡思乱想着,低身想把白抱起来。一道阴冷却有些熟悉的力场阻止了他一下下。

    这道力场疑惑的摸了摸郝运的脸,然后化作双手抱了抱他,就把他放了过去。

    咦?这就是意念屏障吗?好像真的认得自己哎。

    郝运半抱起白。少女嘴微张,呼吸如馨,软趴趴的挂在他身上,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白,白,你好点了没?你醒醒啊。”

    哥抱着白温柔的呼唤,还不时拍拍白的脸。白心里都气死了,你不吻我我怎么醒啊,这么浪漫的机会都不知道把握,笨蛋啊!

    两人磨叽磨好一会,才又吧唧吧唧啃到了一起。看起来白确实没有了生命危险,只是看起来还是有些虚弱。

    果然空白宇宙也很危险嘛,如果白这样的重伤,在地球上恐怕来不及送到医院就挂了。就算及时送进医院,这种车祸现场,外科医生也会放弃抢救的啦。

    纳米治疗剂就算再厉害,在地球也会被永恒封印判定为可疑的重金属超标饮料吧。

    无论如何,郝运大大的松了口气。他辣么喜欢白,要是失去了她,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多么可怕的事情。

    同样是失去,挂了和绿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绿了还可以选择原谅她,挂了可么得选择了呦。

    ————————————

    “那么,就让我们大干一场吧。”

    腻歪了一会儿之后,郝运对着这片陌生的森林大声宣告。因为宁宁姐的警告,他们决定暂时在这个世界躲一阵子,再手机也没有信号,除了等也联系不上单位。

    两人无忧无虑,完全没有假如回不去怎么办的担忧。夫妻双双把越穿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年轻人,不能要求太多。

    这里一看就是一个宜居星球,没准宁宁姐耽误了点时间,等找到这里的时候,郝运和白繁殖的后代们都建立起了高等文明呢。经历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都知道,把一对兔子放在一片草原上,很快就会出现一大堆兔子,这是一个指数的概念。

    于是郝运决定大干一场,他看过贝爷的所有节目,早就对野外求生跃跃欲试。男孩子嘛,都有这样的冒险情结。

    他绝对相信自己能够带着白,在这恐怖的“绿色地狱”中生存下去。

    他的信心来自空间里装着十几吨的各类物资。如果不够,白那里还有几百万吨。

    都有随身空间了,屯东西谁不会啊。

    郝运先在一株大树下仔仔细细的清理出一块空地,然后把白用织毯包包好,放在树脚下靠着。

    “看着,给你盖一栋木屋。”着就掏出一把飞剑。白脱离危险,让他放松下来,进而开始放飞自我。

    “亲,你好棒。”白裹紧了自己的毯子,“不过你先给我喝点水吧,我渴了。”

    郝运一拍脑袋,他满脑子都是荒野求生,忘记了白现在还挺虚弱。于是赶紧打开矿泉水瓶,喂了白一点水。

    软妹那个开心啊,觉得自己就像电视剧里面的女主角一样,在病床上被哥哥投喂,如果拍下来,场面一点很温馨吧。

    其实她也不是不能动,但是很享受这种饭来张口的感觉。

    “我饿了。”

    郝运掏出一盒薯片投喂白,但是白嘟着嘴不肯张开。郝运想了想,自己果然没有点诚意呢。

    “要不给你炖个牛肉火锅?”他问。

    “好!”

    郝运依次从空间里取出锅碗瓢盆筷子捞勺,然后取出菜刀案板调味料,紧接着又是新鲜牛腿肉香菜豆腐果辣椒花椒八角桂皮,不一会儿,的空地上就堆起了一大堆。为了不至于放在地上,他又摆了几张桌子,还在上面架了一个大太阳伞防止树叶落进食材里。

    结果直到最后,他的荒野求生梦想也没有实现,森林里出现了一个路边烧烤摊,和就地取材的生存类节目相去甚远。

    白裹着被子,抱着膝盖笑眯眯的看着哥哥瞎胡闹。以前重伤跑路的时候,她都是胡乱找块隐蔽的地方,自己钻到地下,把自己埋上十天半个月,像一粒种子一样在泥土里瑟瑟发抖。

    现在可好了,还有牛肉火锅吃,还有被子,待遇可谓天壤云泥之别。

    她还悄悄咪咪的用毯子挡着,给自己换了身衣服。在办公室里穿的那套碎花收腰花边连衣裙被老师糟蹋成了一块抹布,这仇她恶狠狠的记下了。

    今天郝运真棒,从老师手上救下了自己,为自己治好了伤,还给自己做火锅吃,我的男人果然是一个可靠的男人!

    这个当然也是要奖励一下,白可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爱憎分明的好孩子。

    她挑了半天,给自己换上了一套灰色领子和百褶裙,白色长袖衬衫的jk制服。裙子很短,甚至还不到膝盖,下面穿着白丝过膝袜和黑色学生皮鞋。

    破站上的男孩子好像很喜欢这个款?

    但是如果哥哥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兽性大发怎么办,这里是荒无人烟的森林,自己受了重伤无法反抗。我只是一个弱无助又可怜的萝莉,假如郝运控记不住记几的话……想想就……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然后白就晃荡着自己的两条细腿,一会左腿压在右腿上,一会又抱着膝盖揉来揉去。

    她简直把郝运的眼睛都给晃花了。以至于郝运明明还在切配料理,眼神不停的往白的腿上瞟。好几次都直接把食材扔到了火堆里而不是锅子里。

    在郝运的认知里,白就像悬崖上的白花一样圣洁美丽,断然做不出勾引男人的事情。他花费了巨大的意志力才克制住纪几,没有扑上去做出禽兽举动来。

    锅子里的肉汤咕噜咕噜的冒泡,锅子底下的柴火劈里啪啦的作响。

    暧昧的情绪随着牛肉火锅的香味飘散开来,两个人内心各种剧情,表面上一言不发,只是脸上都是红红。

    也许这样的气氛保持下去,两人在吃牛肉火锅之前,就会先把对方给吃了。然而鲜美的香味,同样勾来了森林里的不速之客。

    一头鬼鬼祟祟的野兽潜行到篝火附近30码左右,才在阴影中亮出了身形。它有着像狼和熊的特征,但是体型只比猫大一点。它抽了抽鼻子,显然对锅子里的食物充满了兴趣,但是褐色的眼珠里充满了警惕。

    “亲,我们有客人了。”白惋惜的把自己的腿缩回毯子,“对方没有恶意。”

    不多久,阿尔韦塔和约兰达两人摊开双手迎面走来。两名精灵在森林中执行例行的巡逻任务,被莫名的异香吸引而来。邪恶势力如同杂草,总会一夜之间莫名其妙的从自家后院中冒出来。作为森林的主人,精灵们有义务和责任定期检查和铲除这些渣滓。

    “陌生的人类,奇平镇的约兰达和阿尔韦塔向您致敬。希洛先在上,您不该在森林里这么生火。”两人中的女性精灵向郝运打招呼,并指出了荒野生存的菜鸟的失误。

    约兰达是一名身手矫健的游侠,身高大约五英尺三英寸,几乎和郝运平齐。她上身穿着精致的褐色皮甲,下身是及膝的裙甲和灰色皮裤。她的身后是一袭灰绿色的披风,还有一张复合弓和两壶羽箭,腰间别着两把纹饰复杂的弯刀。她的裙甲上的口袋里还插着几张卷轴和药水,看起来真的是装备精良。

    比较令人在意的是,除了这些装备,她皮甲的空余处还镶嵌了许多明显是装饰物的饰品,金色的头发上还绑着几根颜色鲜艳的发带,随风飘飘。

    郝运张着嘴支吾支吾不知怎么回答。他心想你干嘛不去和白打招呼啊,她明显是你的同族吧。

    精灵游侠约兰达一开始的确是想同白对话,但白看到她走上前就把脸一偏,裹紧了被子,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哼!

    “内个,陌生的精灵,城乡委的郝运向您致敬。女士在上,我不知道森林里的规矩。”

    哈,生搬硬套呗。

    城乡委?女士?年轻的游侠糊涂了。她狐疑的看了阿尔韦塔一眼,向年长者求助。

    阿尔韦塔是一名壮实的德鲁伊,他大约六英尺两英寸高,他头上带着鹿角盔,上半身披挂着厚实的铠甲(木制?),腰间缠绕着一本闪烁着微弱灵光的法术书,还有几个口袋的施法材料。他的武器是一把连枷,看起来庞大而沉重。

    顺便一下,阿尔韦塔和约兰达是一对父女。带着经验和武力稍显稚嫩的子女一起出任务,顺便传授荒野里的生存经验,本来就是精灵中再常见不过的传承。

    每当约兰达有疑惑时,阿尔韦塔就负责答疑解惑。不过城乡委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神秘知识的领域。

    他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然后微不可查的示意女儿注意吉吉的反应。

    吉吉是那头狼獾,这种貌似可爱实则凶猛而机敏的野兽,是德鲁伊们不可多得的动物伙伴。无论潜行侦察还是策应攻击,狼獾都能很好的完成作战任务。

    此外,狼獾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这种机敏的生物对邪恶的气息非常敏感,只有非常高等级的变形术才可以骗得过它们。

    吉吉现在并没有太特别的反应,实际上,它对那锅汤非常感兴趣。如果不是阿尔韦塔的阻止,它早就绕着锅子团团转了。

    看来陌生的旅者并非邪恶之徒,那问题就不大了。埃罗精灵信奉精灵主神希洛先,他们除了无法容忍邪恶,对其他生物都足够宽容。

    尽管一个黑发的人类,出现在边境森林中的确非常奇怪,但是利德尔人本来就很是奇奇怪怪不是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武炼巅峰〕〔1255再铸鼎〕〔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斩月〕〔白昼之门〕〔璀璨王牌〕〔我在异界有本书〕〔这号有毒〕〔美漫世界的保护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