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许你一世深情林绾〕〔主播好难:老公比〕〔重生媳妇有点甜〕〔三国之蜀汉中兴〕〔镇魂风云录〕〔医武兵王〕〔超凡圣医在都市〕〔朕醉了〕〔我是东北出马仙〕〔扎针本妃是专业的〕〔厉少,你家老婆超〕〔黎漾陆迟墨〕〔校园修仙武神〕〔九转帝尊〕〔逆天小蚂蚁〕〔不为天狩〕〔起东风的黑夜〕〔神道狂尊〕〔大国制造〕〔重生之神极兵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九十六章 星空下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富内斯和多拉戈兄弟俩是低语密林哨兵,恶魔集结的传言似乎也影响到了那里。

    他们俩五天前从村子里出发,向银泉方向前进,搜索恶魔的踪迹。

    一路上一无所获,他们在三天前返程,没想到刚走了半天就发现恶魔们沿着他们的来路浩浩荡荡的朝银泉方向行动。

    看它们的来路,似乎正是低语森林的方向。多拉戈当时眼睛就红了,他的妻子刚刚生下一个女儿,初为人父恨不得立刻赶回村子。

    在这种情况下,哥哥富内斯根本拉不住他,只好跟着弟弟尝试从恶魔们的行进路线当中潜行过去,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低语森林。

    多拉戈的隐身术让他们成功的避开了恶魔们的大部队,但是他们的运气到此为止。十几头外围游荡的迅魔发现了他们,并在丛林中就地进行围猎。

    战斗过程无复多言,饶是兄弟连心,配合默契,可那恶魔也不是省油的灯,更何况数量差距巨大。

    在富内斯被一头迅魔的利爪几乎一爪撕裂的时候,弟弟多拉戈已经心存死志。他将自己的身份牌拽下抛给哥哥,然后点燃了全部的魔力。

    “最后一招,快!”多拉戈嘶吼道。

    这是兄弟俩才听得懂的暗语,游侠富内斯强忍着心中的悲痛,接住狗牌高高跃起。

    同一时间,剧烈的魔力化作寒冰的气流,以精灵法师为中心,成环形向四周迸发。魔法的严寒冻结了周边30码的一切,包括迅魔,森林和正中心的多拉戈。

    唯独正在半空的富内斯幸免。

    这就是兄弟俩最后的战术,凛冬之环无差别冻结周围的一切,但是地下和空中却不在法术影响范围内。

    这样富内斯在落地之后就会成为场中唯一还可以行动的人,那么接下来就是游侠富内斯只需要消灭所有冻成冰棍的敌人。

    最后富内斯还需要解救同样冻成冰棍的弟弟多拉戈。可以,没有彼此间绝对的信任,这最后一招肯定行不通。

    假如,另一个人因为畏惧而趁机逃跑,那么待敌人恢复行动力之后,处于中心处魔力耗尽的法师可就凶多吉少了。

    但是此时多拉戈需要的就是这个假如。他的法术并不能给予迅魔致命的打击,事实上,迅魔们身躯上的冰壳已经咯吱咯吱的出现裂纹。富内斯必须立刻逃跑。

    “快!把消息送出去!”

    这是富内斯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巡林客的的职责战胜了痛失亲人的悲伤,并化作不屈的意志。

    他跌跌撞撞的逃了半天的路程,这最后的意志也即将崩溃。银泉和低语森林是绝对不能去了,但是他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持他抵达白石岭或者更远的奇平镇。大量失血已经耗尽了游侠的生机。

    情急之中,富内斯回忆起附近还有一个去过几次的林间哨所,于是他一头钻了进来。

    三溪地哨所果然没有被废弃,他喝了两口水,又用止血草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就再也坚持不住,昏死过去。

    “情况比预想中的要严重,这次魔潮不简单。”

    阿尔韦塔沉吟半晌,内心梳理了一下所有的线索,并且已经认定是魔潮,而不是股恶魔的流窜,“恐怕银泉和低语之森已经凶多吉少。”

    约兰达眼中怒火燃烧,她爱美,但更是一名合格的游侠,铲除邪恶的时候当仁不让。

    “现在怎么做?”她拿出地图比划了一下,问道,“低语之森和银泉连起来,按照富内斯的情报,恐怕恶魔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白石岭。”

    地图上低语之森、银泉和三溪地哨所正好构成一个三角形,富内斯逃进哨所用了半天时间,到现在被阿尔韦塔救回来,距离兄弟俩和恶魔交手已经超过一天。

    从时间上来看,银泉恐怕已经陷落,村民们十死无生。那里是一处废弃的飞马栖息地,满打满算不到两百口人。其中战职不超过十个人,没有任何高阶施法者,在如此规模的魔潮下断无生还的可能。

    低语之森的情况可能要好一些,他们的战职者和施法者较多,而且附近还生活着一群独角兽。这些圣洁而强大的生物向来和精灵们共进退,相信它们能够带着一部分村民逃出生天。

    “我建议我们分头行动。”约兰达看到老爹找出哨所中的巡逻纪录沉默不言,还以为老爹怂了,立刻站出来自作主张。

    她超级痛恨恶魔,只要有机会,不介意大展身手宰上几头。

    不只是她,这几乎是所有埃罗精灵的共性。利德尔人杀掉了绝大多数恶魔,可是这些狡猾的家伙可以藏在任何阴暗的角落里,一不心就会繁殖出一大堆,然后给精灵们带来惨痛的伤害。

    它们总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出现,肆无忌惮的屠杀反应不及的精灵村落。虽然最终恶魔们总会被调集来的大军消灭,可是死去的失踪的被吃掉的精灵却再也回不来了。

    约兰达的母亲赫萝梅尔死在五十多年前的一次魔潮中,一同遇害的还有约兰达的好几个伙伴。这些邪恶的家伙从来不会消停,一笔笔血债都记在约兰达的心头。

    “我们分头行动,老爹你带着富内斯回奇平镇,把消息传回去,让塞萨尔做好准备。我现在动身,把警报带到白石岭,恐怕恶魔下一站就是那里。”

    她顿了顿,又道:“就算白石岭已经陷落,也要有人对魔潮的规模和动向进行侦察。”

    到这里,她看了看白,有些惋惜。

    她很喜欢白,希望多一点时间和新朋友讨论漂亮衣服。

    但是她不能要求一个外人和自己去冒险。

    算啦,如果能够在这次魔潮中活下来,一定要死缠着白,把她的裙子多骗……借几条过来。可惜了白的衬衣和外套自己穿不上,她太矮了,胸口只有两个包包。哦呵呵呵呵!!

    “就你那两下子?”德鲁伊指着巡逻纪录给约兰达看,“白石岭的巡林客在上面的纪录还是八天前,恐怕恶魔们早已封锁了这一带。”

    他指着地图上奇平镇和白石岭之间的一块,那里原本是他们第二天巡逻的范围。

    “从时间上估计,两股恶魔分别进攻了白石岭和低语密林,它们现在应该即将集结在银泉一带,下一步的目标不出意外就是奇平镇。”

    经验丰富的德鲁伊捏着下巴,最终决定:“事不宜迟,我们现在立即动身返回。我驮着富内斯,约兰达你守着郝运和白。”

    富内斯刚捡回条命,肯定不能长途跋涉,不过德鲁伊可以变成大熊背他走。

    郝运和白有着飞行器,恐怕比自己一行还要方便点。但是利德尔人的安全不容有失,所以安排约兰达,也算给两人上个保险。

    但是约兰达本人对这个安排很不满意。

    “这只是你的猜测。”年轻的女游侠站起来大声抱怨,“也许白石岭的人只是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巡逻纪录又明不了什么。如果他们现在还在睡大觉没人去警告,他们一定会死伤惨重!”

    “只有你这种菜鸟才会路上出什么意外。”阿尔韦塔毫不客气的讥讽自己的女儿。

    “你就是把我当成孩子!”

    “你不是孩子是什么,你也不照照镜子你把头发搞成什么样子!”

    老德鲁伊粗暴的伸出手,就要扯约兰达的发带。

    “这是芙蕾雅送给我的,上面有希洛先的祝福,才不是为了好看!”约兰达委屈的后退,护住自己头发上的彩色丝带,“我就是要去白石岭,你根本不想给妈妈报仇!”

    “约兰达!”德鲁伊怒喝一声,“这是命令!!”

    约兰达被吓退,她知道自己错话了。但是越想越委屈,干脆就扁着嘴,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如果平时,她肯定直接哭出来给死老爹看。但是现在有外人在,她不想在新朋友面前丢脸。

    事不宜迟,阿尔韦塔在巡逻日记上留下了警讯,如果接下来还有精灵经过哨所,希望他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

    一行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把所有多余的补给全部留在了哨所内。

    当然这是指三个埃罗精灵的补给,郝运和白如果把补给全部扔出来,三溪地得改名三溪山脉了。

    大家趁夜出发,计划马不停蹄的直奔奇平镇,最快可以迎着第一缕阳光赶到目的地,如果这样可以为镇子至少抢出一天半的时间。

    巨大的棕熊背着富内斯在森林中横冲直撞,一般的灌木和丛荆棘根本不能阻挡这狂放的巨大野兽。他狂放的奔跑着,还时不时的直起身子吼叫两声。熊背上的富内斯有点命苦,他要紧紧攥住棕熊厚实的毛皮,才不至于在颠簸中被摔下去。

    他重伤未愈,只觉得胸中气血翻腾,非常难受,但是为了抢时间,这点痛苦也不算什么。

    “不都精灵爱护森林吗。”

    反倒是郝运有点看不过去了,大德这样狼奔熊突,也不知道糟蹋了多少树苗。最主要是动静超大,呼哧呼哧呼哧呼哧,搞得他无心赏景。

    比较起因为魔潮而紧张起来的埃罗精灵们不同,郝运和白可是休闲得很。他们两依偎在飞毯上,飘飘然的飞过龙冠木的枝头。

    没有月光的森林分外静谧,连恼人的虫鸣都听不得真切。两人的脚下,丛林如漆黑虚无的海浪无声的起伏流淌。头顶上,星空璀璨耀眼,那是奔袭数万光年的不期而遇。

    此时此地,佳人相伴,真可谓良辰美景——如果那头大狗熊能安静一点就更好了。

    “约兰达,你爹平时也这么闹腾?”白问道。

    此时约兰达也在飞毯上,和依偎在一起吃枣药丸的两人不同,年轻的游侠站在飞毯上,瞪大眼睛盯着星空。行星生物生来向往浩瀚神秘的星空,无论人类还是精灵皆是如此。

    “变身之后有时候会这样。”

    约兰达半开着自己的弓箭,老头子让她警戒地面,她却抬眼看天。她知道老头子在生气,但是她就是不想道歉,这是冷战。

    “喂,有人跟我过,这漫天的繁星,都是一个个跟卡斯蒂利亚一样的世界,这是真的吗?”约兰达岔开话题问道。

    “这个啊……”郝运想了一下,解释道,“这里面有恒星和行星的区别,不过你这么认为也可以哦。”

    “恒星和行星的区别我当然知道,可是不亲眼看一下,总觉得不好理解啊。啊,真想飞上去看看,可惜就算最优秀的飞马,也只能飞上一千尺,那里的星空和这里没有什么不同呢。”游侠有些怅惘。

    “约兰达你喝茶吗?”

    郝运拿出玻璃杯和开水瓶,准备冲三杯红茶,椰枣吃多了甜得发齁。半空的寒风中,茶应该很容易冷掉。但是佐拉送的这块飞毯似乎是什么高级货。三人觉得有凉风习习的吹过,但并没有任何不适,看来定制过什么自适应环境功能吧。

    “你也买一套茶具啊。”白拿了一套自己喜欢的茶具给郝运。mmmm单纯的喜欢而买,让她花力气泡茶有点强人所难了,“送给你了。”

    郝运接过来一看,嚯,耀变天目盏!土豪啊!

    “蟹蟹!”

    他喜滋滋的接过来,泡起了红茶。约兰达还想假正经继续保持警戒,但是被茶香吸引,最后三个人还是围坐在了一起。

    “约兰达,其实你们也不必太过紧张,我和郝运超厉害,来多少杀多少。”

    白开导自己的新朋友兼头号粉丝,本来就是如此嘛,别看白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十成力气用不上一成。但就这一成力气,杀他万把个巴托炎魔跟玩一样。

    敌人不会更多了,卡斯蒂利亚不过是个中魔位面,空气中并没有闻到密婊的骚味。原生的几个魔力通道相当简陋,估计撑个20环焚星术就得便秘。

    这种位面就是鸡肋,无尽深渊的领主们不会投入过多的关注。白估摸着也就是一些繁殖力特别旺盛的中阶恶魔混了进来——这种杂碎在深渊,随便丢个火球都能砸中一打。

    就算来了更多更厉害的又如何呢,白对付恶魔可是经验丰富:

    首先砍下一万头恶魔的脑袋,然后把这些脑袋塞进另外一万头恶魔的py儿里,这些深渊的杂碎就会像群被扒光了的娘们似的尖叫着逃跑。

    从恶魔性上来,强大的巴托炎魔和脆弱的深渊蠕虫不会有任何区别,它们会裹紧了自己的被子瑟瑟发抖,然后对您的残暴脱帽致敬。

    你看,恶魔就这点好,你无论怎么残酷的对待他们都不会有心理负担。白相当有信心可以守护自己头号粉丝的安全。

    但是约兰达不相信她啊。精灵游侠虽然还有点稚嫩,但是矫健的身材像头美丽的猎豹。

    长期艰苦的训练与合理的饮食,让这位女战士的肌肉神华内敛,外表看不出鼓胀,实际上充满了惊人的爆发力。

    在约兰达看来,白这细胳膊细腿的矮子,能有多能打?不信!

    她觉得白就是抱上了利德尔人郝运的大腿,才会放言恶魔如土鸡瓦狗。她承认利德尔人的战争武器很厉害,但是埃罗精灵也有自己的尊严啊。

    “呵呵,这点麻烦我们自己能解决,还用不着利德尔人出手。”她对郝运这么,但是觉得这样的语气可能有点冲,赶紧改口,“我听你们调动那些什么舰队非常麻烦,利德尔人帮埃罗精灵已经够多了,作为战友,埃罗精灵可不是什么都做不到的废物啊。”

    精灵们生来傲慢,卡斯蒂利亚的埃罗精灵几乎可以是在利德尔人类的施舍下才生存下来。他们感激人类,但是与生俱来的骄傲让他们只有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去请求人类的帮助。

    “我觉得你似乎误会了什么。”郝运耸耸肩,又给白添了一点水,“不过算了,我们当然尊重你们的坚持。但是有需要的时候记得喊我们帮忙哦。”

    “哈,这是当然啦。”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降智女配,在线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1255再铸鼎〕〔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武炼巅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真没想出名啊〕〔饲养全人类〕〔璀璨王牌〕〔全球崩坏〕〔神医仙婿〕〔这号有毒〕〔纵横九千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