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剑西去〕〔浮华千重〕〔万界无敌门主〕〔无敌懒人系统〕〔别人都叫我大纨绔〕〔神魔大唐之无敌召〕〔武极神话〕〔噬天为帝〕〔逍遥游之织梦蝶〕〔神眷剩女〕〔玫瑰伯爵的日常生〕〔我靠作弊神器变强〕〔我有BOSS模板〕〔重生荒界〕〔破风者〕〔我气哭了百万修炼〕〔我师兄太弱了〕〔我被小强咬了一口〕〔蒸汽朋克下的神秘〕〔异界债务系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零四章 开小差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五百多头狂兽,对于虫族来不过九牛一毛。但是被无伤全灭,这让虫群背后的意志审慎起来。它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精灵聚集地,并非它控制虫群刚刚踏平的那些个村庄。

    接下来的几个时里,密林里不再钻出狂兽,只是远方丛林中悉悉索索,不时可以感受到阴影中射来的恶意窥视。

    至高意志看来需要好好调动一下兵力,这给了精灵们一些休憩的时间。塞萨尔乘机进行了一些换防调动,将上午顶在东线防守的游侠和德鲁伊换了下来。

    埃罗精灵都是神射手,不代表他们不会累。虽射手扳指和手套全员配备,可是拉弓的胳膊需要休息,后面还有大战呢。

    其他防守压力不大的地方没有换防,大家在巨木的城墙上坐下来,简单的进行了一些补给。

    民兵们将箭矢补充上来,还送上了热腾腾的饭菜,就是味道有些差强人意。

    “毕竟在打仗嘛,你也不能太挑。”

    约兰达似乎终于意识到都灵并不适合自己,她丢下了垂头丧气的北方精灵,开始研究白的男票。

    弗比斯不是一个好选择,因为他太花心。另外缇瑞妞也看得太严了吧!

    “我的果子分你一半好不好。”

    看到郝运没有话,约兰达把自己的零食递给他。这是郝运昨天想吃没迟到的,约兰达在巡逻的时候看到就会搜集起来,很难遇到几颗,也很甜。

    “哦,蟹蟹。”郝运礼貌性的接过两个尝了尝,咦,有点奇异果的味道。

    大战一结束,他就一直心不在焉,因为他正在和白聊弹幕,讨论硬核宫斗和伪宫斗的高深话题。

    白在医疗站找了张床,抱着本疗伤。这是一本重生宫斗,但是白觉得应该把它扔进科幻的分类,因为带了系统,中间还要穿越各种世界。

    “不好看。”她跟郝运抱怨,她实在不喜欢带系统的宫斗文,然后问道“亲你今天砍了多少经验值,有没有升级。”

    “还没有呢,怪都被抢了。哦对了跟你一下,你绝对想不到埃罗精灵们的恶魔是什么。”

    “不是深渊的杂碎,难道是妖族的傻缺?嗯?还是各种非主流邪神?”白有了一点点的兴趣。

    “告诉你哦,星际虫族哦!”郝运好好的炫耀了一下,“一上午,埃罗精灵弄死了五百多条狗。”

    “噗!”

    听到是虫族,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们还不是普通的倒霉唉,碰上虫海,大罗金仙都得头痛一下。”

    她想了一下,可能郝运对这段公案不是很了解,于是又跟他絮叨了一下虫族的八卦。

    “有许多欠发达世界本身不具备自保能力,单独开发防御体系成本又太高。所以以前,星际娜迦为这些欠发达世界提供安保方案,他们开发的拳头产品就是虫族。这些大虫子能够环境自适应,自主增值,是绝对忠诚的生物保安。

    后来的事情你知道了,这款产品有巨大的设计缺陷,好多雇主被虫子们给弄死了。

    星际娜迦赔了好多钱,连召回产品的钱都没凑出来就破产了。好些母虫脱离控制,在多元宇宙泛滥,居然自成一族了。”

    “还有这样的内幕啊。”郝运问道,“这事就没人管?”

    “没好处的事情谁管啊。虫子都是无产阶级,砍起来都不够修刀的钱。它们又不是大蜥蜴,各个都有金库。”白掏出一盒薯片嘎吱嘎吱的咬起来,“联盟倒是判决星际娜迦安保集团承担全部善后责任,可是他们的老板洛蒙带着姨子早就跑路了,到头来也就是一纸空文。”

    “执行难。”郝运喟然长叹。

    “是啊,执行难。”

    “回头跟单位汇报一下,看抽个时间给卡斯蒂利亚做个杀虫套餐吧。”郝运想了想,建议道,“他们也真是遭罪。”

    “行吧,不过就联盟那个办事效率,估计有人过来处理的时候,这边黄花菜都凉了。”白翻滚了一下问他,“你要是圣母心泛滥就自己救呗。”

    郝运看了看约兰达,明艳可爱的女游侠贼头贼脑的把自己藏在树叶后面。城墙下阿尔韦塔带着一队德鲁伊经过,她可不想被老爹揪出来揍一顿。

    “也不是圣母心泛滥吧,埃罗精灵跟虫族怎么打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他们不也没求利德尔人吗。”

    经历的世界多了,看过的战争多了,郝运的思想发生了一些变化。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可以为一个路人怼白,可以为一个朋友跟阿光发火,可以为一个并不很在意的人逆转生死,但是现在他不会这样去做。

    他的单位是城乡委,他的工作是帮扶落后世界扶贫发展。卡斯蒂利亚这样一个美丽的世界和这个世界的美丽居民,郝运很喜欢,他会尽量帮助这个世界。

    但这帮助不是具体到这个世界的某个人,某件事。这不是他的工作,这应当是一位牧师,或者一位国王陛下的事业。

    就像一名大学教授,偶尔打扫打扫街道,这当然是值得点赞的义举。但是如果他天天就在那里扫街道,不是浪费纳税人的钱吗。

    不是清洁工人的工作不重要,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并没有高下之分。而是,每个人要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工作。

    郝运的工作就是为这些落后的世界谋发展,想出路。而不是像个保姆一样,呵护每一名埃罗精灵不受伤害。

    这就是他最近想通的道理,到底,是权力和义务影响了他。在空白世界的地球,他只是一位普通的单位员工,打卡工资四千多块,开着一辆五菱神车,经常吃五块钱的素炒面。

    但是在多元宇宙,单单一个不朽者的身份,就代表了滔天的权势。君不见,横行无数世界的赛博坦,仅仅因为一名员工打了郝运(还没真的打到),整个集团不得不向郝运低头道歉,还有一堆赔偿。

    谢大师和崔工这种位面之子,都主动结交,希望获得郝运的友谊。

    一整个维德尼世界,几亿的人口,送就送给他,不带一点折扣。

    这样巨大的权柄,当然可以用来玩扮猪吃老虎,或者天下布种的游戏,衮衮诸公喜闻乐见。但是当这一切真的降临在郝运身上时,他真切感受到的是责任二字。

    多灾多难的维德尼,需要他的经营。水深火热的格里亚斯,需要他的关照,连谢大师和崔工的友谊,都需要他来回应。

    “亲爱你的这些我听不懂啦。”

    郝运和白谈了半天的心,吧啦吧啦讲了一大堆自己最近闷骚熬出来的鸡汤。白的内心有点欣喜,有点羞愧。

    羞愧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工作可没什么责任心,大多敷衍了事。主任叫她灭了哪个世界的尾兽,她往往直接灭了人家全世界,把主任气的吹胡子瞪眼。

    欣喜是因为自己的男朋友变得好成熟啊,有责任心的男孩子最帅了。因为这会让女孩子觉得很有安全感。

    这么一想,就觉得分开是一件分外的恼人的事情。白嘎吱嘎吱的咬薯片,“亲爱你回来陪我一会吧,我有点无聊。”

    “啊?现在?我在战场上啊。”郝运有一点点为难,“擅离职守不好吧。”

    “哼……”

    白翘着嘴,把薯片袋子捏的吱吱响。

    “就一会嘛,好不好。你都玩了一晚加一个早上了,哪有你这样对女朋友的啊。就算是死宅,玩了一夜的游戏也要抱一会女朋友的啊。”

    “死宅并不会有女朋友!”

    “不是有充气-娃娃么。”

    “呃……”

    女朋友不依不挠,哥也犹豫了。乐莫乐兮新相知,背莫悲兮生别离。两人刚确定关系没多久,正是热恋时分。前面又遭遇大难,差点阴阳两隔,感情就更炽烈了。

    哪怕就分开了这么短短的时间,郝运也非常想念白,只是他被战场和虫族吸引了注意力。

    “反正现在也不在打,那我回去陪你吧。”

    陪女朋友,让女朋友开心,当然也是男人最重要的责任之一,对吧。

    mmmm……姑且听之信之吧。

    “对嘛。”

    软妹立刻就开心起来,把都扔到了一边,“他们一时半会又打不出结果,你回来我给你看好东西。”

    “好~”

    郝运向自己的临时战友表示自己要回去“办点事”。

    对此,约兰达、都灵等几名战友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笑。

    人类,呵呵!体验生活结束了?快点回到自己安全的铁盒子里去吧!

    约兰达留了下来,难得能够参战,她才不会去做胆鬼。

    在前线观察战情的塞萨尔守备官看到了那个坐在飞毯上离开的身影,也认出了那是头天晚上展现了惊人箭术的人类。

    不过他只是撇撇嘴,没有话。

    嗯,这就叫做不稳定因素。

    “帕布洛,怒风城那边有什么结果?”他问身边刚刚赶来的游侠队长。

    “暂时没有结果,他们向银泉方向侦察了一圈,只遇到了酸液怪的伏击,并没有发现恶魔巢穴的迹象。”

    “有多少损失。”听到“伏击”两个字,守备官有些阴沉。

    但是游侠队长的独眼却神采飞扬,“没有损失。”他,“那些个参谋有点东西啊,新的预警机动战术非常出色,飞马骑士规避了酸液怪的伏击齐射。”

    “嘁,尽耍些聪明。”

    古板的圣骑士尽量板着脸,但是嘴角怎么也忍不住笑意。

    怒风城的飞马骑士还在不停的分批赶来,奇平城堡的马厩都装不下它们了,不得不在山坡平缓的地方,又开辟了新的营地。

    先期赶来的飞马队经过一夜的休息,在清晨迫不及待的出发。直至午间时分,他们完成了战术地图上的第一个区域的侦察,并折返奇平镇。

    因为兵力捉襟见肘,返场的飞马骑士们并不能休息全天,他们还需要在下午完成一次半程的近距离战场侦察,然后休息整个夜晚。

    得益于参谋本部的新式飞行队形和战术操练,在侦查中,对飞马们威胁最大的酸液冷箭被有效规避。此次侦察,没有人员和飞马的损伤,这个好消息让前线士气大振。

    在应对魔潮的攻势过程中,迅速搜索定位恶魔的巢穴是重中之重,否则恶魔永远杀不干净。那些邪恶的巢穴不仅能孵化出新的恶魔,还能回收战死的恶魔尸体,甚至还可以给恶魔升级。

    而密林中隐藏的大量酸液怪的喷吐攻击,一度极大的制约了飞马骑士的搜索效率。离地太远容易漏过魔巢的蛛丝马迹,太近又容易被攻击。

    这次新生代的参谋们可是立下了大功,他们为埃罗精灵最终战胜恶魔,又添加了一枚有力的砝码。

    在精灵们兴奋的讨论飞马骑士们最新的回旋机动时,郝运坐着他的魔毯飞回了利德尔人的医疗站。

    查奈医生依旧坐在自己的主控电脑前,画面上都是一些人类战舰的照片和数据,他专心致志,都没有注意到郝运。看来现在还没有伤员,他这里可是清闲得很。

    白霸占了条件最好的一个双人病房,她把乱七八糟的仪器统统推到一旁,然后把两张床拼在一起在上面打滚。

    “锵!锵!锵!怎么样!”

    看到郝运来了,白站起身举开两臂,让郝运看自己新换的衣服和发型。

    这是一件名为“红莲”的改良款汉服,白在某宝上花了大价钱定做的。如果在某服吧,这件衣服会因为形制问题被喷成垃圾,不过白真的很喜欢。

    襦衣象牙白打底,纹以金线波斯菊。类似旗袍高领,衬托白的脖子细细长长。上收下放的袖管,在袖口拖曳出有大条云纹的淡红褶边水袖。最独具匠心的是华丽的云锦对襟,衬以布料定型,一直下挂到腿的高度。

    银朱色的高腰褶裙下及地面,向上收窄至上腰。褶裙与云锦对襟上的暗纹丝丝入扣,让整套衣服看起来像一条古香古色的连衣长裙。

    白还嫌不够,还给自己弄了个双平髻,两个发环上还夹了好几个粉色的樱花头饰,或者叫华胜。

    白看到郝运被震住,非常得意,她原地转了一圈,腰间精美的宫绦随着轻盈的褶裙、水袖一起飘散,露出脚下穿的粉红巧的桃花绣鞋。

    这是白对郝运发的福利,无论怎么,救命之恩都应该发点福利吧。

    “好不好看?”古装美女又问了一遍。

    郝运用实际行动进行了回答,他一把扑倒白,吧唧吧唧的亲了好久。

    不去管啃在一起的两人,奇平镇外面的形式剑拔弩张。虫群的意志终于失去了耐心,或者它本身就没多少耐心。

    大波大波的狂兽从密林中涌出,经过半天的调配,速度最快最灵活的狂兽大军已经挤满了奇平镇外围的边境森林。随着最高意志一声令下,这些嗜血的生物兵器撒丫子冲向精灵们的防线。

    “狂兽冲锋开始了。”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虫海,塞萨尔守备官神情肃穆,“做好冲击准备。”

    帕布洛队长点点头,传令下去,然后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士兵们。

    很难形容虫海形成一堵杀戮之墙,迎面高速压迫而来时给人的压力,特别是对于第一次对抗魔潮的年轻士兵。他们紧握长弓的手,指节发白,身体因为恐惧和兴奋而微微有些颤抖。

    “希望他们能顶得住。”老游侠队长喃喃道。

    几百年前,他正是下面其中的一员,而他现在,正站在当年父亲的位置上。

    “我相信他们,只是……”塞萨尔作为圣骑士,有了些许不该有的脆弱,“希望能多活下来几个吧。”

    他在奇平镇经营多年,前线的这些新生代的棒伙好姑娘,几乎都是他看着长大的。作为圣骑士,为打击邪恶有所牺牲在所难免。

    但作为老人,任何子孙辈的战死对他都是煎熬。

    “通知牧师做好准备,另外通知查奈医生,这次又要劳烦他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这号有毒〕〔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重生之最强剑神〕〔峡谷正能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王爷别跑,元帅嫁〕〔我的学姐会魔法〕〔诡术刺客〕〔海贼之读书会变强〕〔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