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狂妃凌雪薇夜〕〔神话降临〕〔亿万女修的梦〕〔婚开二度:前妻恋〕〔十亿级投资人〕〔爱情公寓之我的高〕〔姓波特的都离我远〕〔太平妖未眠〕〔返虚〕〔巨兽汹涌但我是普〕〔周丞〕〔古月神话一〕〔守卫者之星际狂飙〕〔非洲农场主〕〔饲养全人类〕〔猛兽直播间〕〔仙婿无双〕〔影后她重生了〕〔开局签到一个首富〕〔王者荣耀之最强路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零六章 觉醒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精灵和树人配合默契数量充足时,可谓固若金汤。但可惜的点在于,奇平镇守卫树人们的数量,并不是那么足够。

    利德尔人给艾罗精灵搞了优生优育,但是好像对树人毫无办法。或许他们对植物生理学一无所知吧。

    塞萨尔手上有着400多人的游侠大队,如果需要,还可以从市政厅手上调集600人的民兵队伍。精灵全民都是弓箭好手,在有游侠的带领下,民兵也能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下方战况胶着,塞萨尔守备官已经分批往防御力量薄弱的点上补充了一百多人的民兵。但是相较之下,树人的数量有些太少了。一百出头的树人,防御三个方向的城墙,实在有些捉襟见肘。

    经过几次试探,虫群的意志找到了树墙西北角几处防御破绽。大量的狂兽绕开山岭巨人遮天蔽日的拦截,蜂拥向这几处树人防御力量稀薄的城墙。

    这就是树人的一个防守缺陷,当他们扎下根连接大树城墙之后,便很难移动。守备官大人恨不得城墙每一码都有一名树人把守,然而数量限制了他的防线布置。

    与他相反,虫群可不担心数量。虫群的意志悠然的兵分三路,一路继续跟山岭巨人们玩打地鼠的游戏,一路继续在正面的城墙上和精灵们玩消耗。剩下的几千头狂兽,毫不犹豫的向这个防御漏洞蜂拥而来。

    西北段的防御形势立刻变得险恶,约兰达队要稍微好一些,她的脚下是克努特老爷。这位树人长老经验极其丰富,实力强悍。他那钢铁般的枝条,攻击距离超过60码。除此以外,100码内的地面上还不时冒出一丛锋利的根须,把一片范围内的狂兽扎成不错的针插。

    但是在克努特老爷的防御范围之外,游侠们已经危在旦夕。本就不多的几个树人无法护住这么长的一条战线。

    狂兽们抓住了其中的几处盲区,冒着精灵们的箭雨狂暴冲锋。密密麻麻的虫尸在城墙下堆积成山丘,后续的虫子踩着同伴的尸体一跃而上。

    短兵相接。

    一名年轻的游侠眼看来不及射出这一箭,他临危不乱,弃弓抽刀,弯身滑步躲开扑面袭来的挥砍,再膝盖贴地,仰面交叉双刀。千锤百炼的近战技艺一气呵成,优雅的将扑脸的狂兽大卸八块。

    如果这是角斗场中的单挑,这名英勇不失优雅的精灵肯定完美胜出,然而这是战场,特别是,虫子可从来不跟你玩单挑。

    在杀掉第一只狂兽后,第二只紧随其后。英勇的游侠勉强杀掉它之后,被第三只狂兽的前肢插进了胸口。

    在他还未来得及错愕的时候,第四只狂兽已经扑到了他。紧接便被砍碎,血肉和盔甲撒的漫天飞舞。

    惊怒交加的精灵们大声呼喊着牺牲的战友的名字,他们放下弓箭,抽出弯刀,跳过来将这一处城墙上的狂兽屠戮一空。

    然而他们的行为,让自己镇守的区域变得岌岌可危。又有几处城墙被虫子攻了上来,更多的精灵死伤在狂兽的利爪之下。

    “还是太年轻啊。”

    看到大批的死伤出现,守备官塞萨尔长叹一声。

    形式越发不妙!

    连约兰达四人队和下面的克努特老爷都陷入了巨大的麻烦。

    咻!

    约兰达射出一箭,正中十码外的一头狂兽的面门。锋利的箭矢从张开的血盆大口中没入,狠狠扎进后脑深处的神经索中。张牙舞爪的大虫子全身猛地一震,顿时失去生机,栽倒落下城墙。

    相当精准的一箭,可她根本来不及看战果。年轻的游侠翻手向后,又从箭囊里抽出一支箭搭弓。

    架箭,扣弦,张弓,放!千锤百炼的技艺化作了机械的动作,可是这一次,箭没有出去。

    约兰达的手指,神经质的不断扣弦十几次,这才意识到,刚才那一箭的时候,坚韧的弓弦已经绷断。

    骤然弹飞的断弦甚割开了她的左脸,她完全没有察觉,眼睛还死死盯着那头即将扑来的目标。

    精灵的弓弦大多用自己的长发制成,鲜有土豪能用的上独角兽的尾鬃。发制的弓弦性能优异,甚至能和主人心意相通。这是精灵箭术的一个不传之秘。

    但是毕竟不是龙筋,长时间高强度的作战让这跟弓弦的寿命走到了尽头。

    约兰达此时,比这根绷断的弓弦也好不了多少。

    她大口大口的喘气,完全没有了往日周旋于男人中的那份悠然自得。鲜血从脸上的伤口流下来,染红了她的前胸。

    她努力想把两手放下,好从腰间再上一根弓弦,可是剧烈颤动的手臂根本不听使唤。高强度的作战让她疲惫不堪,肌肉如电击般的抽搐。她狠狠的把不听使唤的手臂往城墙上砸,也没法让这双朽木一般的双臂再听使唤。

    她求助的环顾左右,队里其他人的情况也不比她好到哪里,但是都还在战斗。

    缇瑞,这个有些瘦弱,超级没主见,还特别善妒碎嘴的女孩子,现在紧紧抿着嘴唇。一对狂兽的前肢向她斩来,她眼都不眨一下,不退反进,双刀抢先卸掉了虫子的脑袋。

    在缇瑞一刀用尽之时,右侧一只狂兽瞅准机会,挥爪斩向她的后背。这正是约兰达因为弓弦绷断,漏掉的那一只。

    弗比斯成为缇瑞最安全的后盾,这位浪荡的帅哥兼渣男,双刀护额,硬生生的为缇瑞顶住了这一斩。精灵游侠与狂兽的力量差距巨大,弗比斯被这一斩砸得单膝跪地,双臂骨裂,发出咯吱咯吱的不详声响。

    但他毕竟顶住了。毫发无伤的缇瑞收刀于腰际,回身一记燕返,卸掉了虫子的双爪。

    “约兰达!”

    都灵射杀了正要偷袭的第三只狂兽,向约兰达愤怒的咆哮。这位来自遥远北地的温润青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向自己心仪的女孩子大吼大叫。

    约兰达没有回应他。她发现不仅自己的双手,连整个人都在抖个不停。

    原本克努特老爷镇守的这段城墙相当安全,约兰达队只要安心攻击城墙下的狂兽即可。

    但是因为缺乏树人防守,加之驻守的年轻人们经验不足,西北角的城墙已经多处陷落。

    登上树墙的狂兽一部分跳下去,向着城内进发,更多的则是顺着城墙屠杀失去掩护的射手们。

    约兰达队不巧正夹在两段陷落的城墙中间。

    从两边冲来的虫子把四人队挤压在一片的空间里,而克努特老爷还要忙于扫荡城下越来越多的虫子,根本顾不上他们。

    不得已,弗比斯和缇瑞抽出弯刀,与狂兽进行接触作战,而都灵和约兰达继续使用弓箭掩护两人。

    这是埃罗精灵战术操典中的方法,但是教官也多次重申,这是垂死挣扎。失去树人和树墙掩护的游侠,最终会淹没在无穷无尽的虫海之中。

    因为精灵是**凡胎,哪怕配合再默契,也有力尽之时,而虫子不知疲倦,无所谓死亡。

    约兰达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是最先崩溃那一个。四个人两人弯弓,两人持刀,背对背防御,在狭窄的城墙上,着实挡了一段时间。

    但是刚才因为弓弦绷断漏掉的那一只,成为了压垮众人的那最后一根稻草。

    弗比斯紧急援护缇瑞,双臂几乎骨折,加上迟迟无法停止颤抖的约兰达,这个队一下子失去了一半的战力。

    下一波虫子已是近在眼前。

    “哎!”

    都灵恨恨的扔下弓,抽出弯刀迎了上去。

    看到约兰达遏制不住的颤抖,都灵明白过来这是听闻过的战场综合症。心高气傲的新生代精灵以为这只是传,他们对自己的武艺相当自信,他们甚至认为自己可以在谈笑间慷慨赴死,像所有的英雄前辈那样。

    但是他们远远低估了战争的残酷。

    事实就在眼前,自己的队友,心仪的女孩子已经绷断了那根神经。都灵没有浪费时间去唤醒她,或许今天就是四个人的末日,其实他也已经灯枯油尽。

    弗比斯刚刚艰难的起身,两头狂兽已经窜到身前。他侧跃躲开一头狂兽的扑击,弯刀瞄准另一头狂兽的复眼狠狠插了进去。

    他忘记了刚才强行架刀时,自己骨骼的已经遭受巨大伤害。他的这一刺未竟全功,没有彻底切断狂兽的中枢神经。

    因为失明和疼痛而狂暴起来的狂兽,胡乱的挥舞着自己的前肢。弗比斯被扫中腰侧,横着飞了出去,大片大片的血液飞溅出来。幸好腰际有着轻甲的保护,否则这擦一下,也会让他重伤。

    不过他的运气也仅此而已,他正好落到了刚刚躲过的那头狂兽的身前。

    大喜过望的狂兽立刻高举前肢就要斩下。

    “弗比斯!”

    缇瑞妞只觉得一股热血冲向大脑,她不顾正在纠缠的一头狂兽,返身救援自己的男朋友。

    奇迹般的,那头狂兽居然没有攻击她的后背,令她有机会把弗比斯给捞了出来。真是个幸运的女孩,到现在四人中只有她毫发无伤。

    都灵接替她的位置顶住两头狂兽的攻击,这名北地的冰天雪地中长大的精灵性格坚忍,武艺精湛,双刀左右开弓也不落下风。

    但是更多的狂兽从前后围拢上来,四人队已经命悬一线。

    这一切都被约兰达看在眼里,她哆哆嗦嗦的蹲在那里,抱着自己发抖。

    弗比斯的血溅在她脸上,紧接着是都灵的血。

    她并没有擦拭,整个人被恐惧控制了身体不能动弹。但是除了恐惧,约兰达的内心深处,是无边的懊悔。

    看着同伴们浴血奋战,她在懊悔,为什么平时不更努力一些,自己不能更强一些。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没用,为什么会抖个不停。

    因为觉得零星出现的恶魔弱的可以,所以心浮气躁;因为每天要打扮自己,疏忽了训练的时间;因为把心思都放在男人身上,所以根本没把战斗放在心上。

    悔恨的泪水汩汩流出。

    一瞬间,仿佛整个战场都在视线中模糊,残酷厮杀的恶魔和精灵,都定格为一幅幅如生的雕塑。天地之间,万籁俱寂,只有约兰达在孤独的哭泣。不详的黑雾笼罩了整个世界,悠悠的声音从天外传来:

    ——你后悔吗?

    是!

    ——你绝望吗?

    是!

    ——你愿就此放弃吗?

    绝不!!!

    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内心深处涌出,定格的世界再次杀成一团。战场的中心,约兰达愕然发现自己的身躯充满了勃勃生机。

    “赞美希洛先,我的神!”

    她两颊带着泪水,抽出双刀纵身而起,将围攻伙伴们的狂兽杀了个片甲不留。

    白眨巴眨巴眼睛,看向西北的方向。

    “怎么了啊亲爱的?”郝运抱着她,柔声问道。

    白把郝运伸过来的脸推开,使劲擦了擦脸。两人亲了好一会,满脸都是口水。

    “脏死了!”白嫌弃的偏过脸,“把你的手拿出来”

    郝运乖乖的把左手手从白的上衣里面抽出来。

    “还有右手,也拿出来!”

    郝运讪讪的拿出了自己的另一只手,好可惜啊,他心里想。

    天赐良机,郝运赶紧抓住机会,乐呵呵的****。他太爱白了,他的爱很纯粹。

    郝运稍微停了一下,他凝视着爱人的脸庞。郝运恨不得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因为哪怕耗尽此生他也欣赏不完这样的美。

    白半睁开眼,一下子就害羞起来。她呜呜呜的把头埋进郝运的胸膛,不愿让他看到自己动情的样子。

    郝运低头亲吻她,白闭着眼睛,伸过嘴唇回应恋人。这样看不到郝运的眼睛,让白的羞耻心稍微降低了一些。她紧紧的抱住了哥哥。

    用侧脸贴在哥哥的胸口,能够听到“砰砰”的强壮的心跳声。

    好喜欢啊,白更紧的抱住郝运,******。

    一阵熟悉而陌生的情绪连接到了白的灵魂深处。她双眼怔了一会,看向远方,嘴角露出一丝玩味。

    “约兰达……”她低声吐出这个名字。

    “什么?”

    “不要啦!”

    白有点生硬的推开了郝运,并羞怒的命令郝运,把伸进她衣服里的手拿出来。

    这让郝运有点尴尬,都到这种程度了停下来!不过他还是乖乖照做了。白经常莫名其妙的发脾气,郝运搞不清楚原因。可是他特别疼白,他想发火,又有点舍不得。

    话虽如此,好不甘心啊,都到这种程度了,自己晚上恐怕要悠哉游哉辗转反侧了。

    白嘟着嘴,上面都能挂一个油瓶。她理了理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还有衣服。爱人见的甜蜜被打扰,她也有点恼火。看到郝运凄凉的枯坐在那,白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大坏蛋!”她抱住郝运咬着他的耳朵,“我爱你!”

    “我也爱你!”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她吻了吻恋人,轻声道,“但是有人来了你没听见吗,大坏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武炼巅峰〕〔1255再铸鼎〕〔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斩月〕〔白昼之门〕〔璀璨王牌〕〔我在异界有本书〕〔这号有毒〕〔美漫世界的保护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