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圣斗狂神〕〔万古第一龙〕〔勇士与黎明〕〔快穿之疯回路转〕〔我是小说里共同的〕〔庶女毒妃:王爷请〕〔五魂破天〕〔狂暴逆袭〕〔通天奇术〕〔我真是实习医生〕〔龙与少年〕〔武南魂师〕〔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我得到了很多天赋〕〔公子我为你可是一〕〔九言证道录〕〔武极神话〕〔超时空评测〕〔神都灵导师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零七章 救援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个低阶的牧师抬着担架,匆匆忙忙的将一名重伤员送了进来,查奈医生紧随其后。

    他看到病房里衣冠不整的两人,先是怔了一下,然后微不可查的笑了笑。

    郝运和白有点不好意思,他们赶紧把拼起来的两张床分开,让牧师们将重伤的精灵抬上去。

    “下面是手术时间,两位要留下参观吗?”

    “不了,打扰了。”

    郝运和白走出病房,发现医疗站里一下子忙碌起来。

    狂兽大军下午的攻城,给精灵们带来了不的死伤。将近三十名守城的精灵回到了希洛先的脚下,还有同等数量的精灵身受重伤。

    死者的哀悼先放到一边,伤者的救治才是当务之急。这原本是神殿的舞台,但是查奈医生的医疗站,同样是不可或缺的角色之一。

    希洛先神殿的自然神术在疗伤方面效果显著,甚至在祭司长的手中,重伤痊愈,断肢再生的奇迹也并非难事。

    但是如所有古典治疗法术的通病,它们对内伤的医治乏善可陈。神术解决不了内脏破裂,解决不了体内瘀血。嘛,他们连开放颅脑疝都没听过。

    真是全凭信仰的医疗体系啊!

    话总不能等伤员内伤发作死掉,再来发复活术吧。况且复活术极为珍贵,属于可遇而不可求。

    利德尔人类的医疗技术很好的补足了自然神术的短板。从城墙火线上送下来的重伤员,先会被送往神殿救治。

    牧师们砸下一堆廉价卷轴之后,如果不见好转,那便就近送进医疗站。查奈医生会在那里为这些可怜的家伙做外科手术,然后统统扔进治疗仓泡着。没过几天又会生龙活虎。

    可以埃罗精灵们只要不被当场撕成碎片,就会有很大的机会活下来。不过这只是平常。

    在魔潮中,战事吃紧的时候,无论是神殿的牧师,还是医疗站的治疗仓,都会饱和运转。伤员太多了,许多重伤的精灵无法及时得到救治,只能靠德鲁伊的草药或者圣骑士的圣光顶一会。

    “怎么一下子这么多伤员?”

    郝运也犯了轻敌的错误,他当魔潮的战斗就是上午那种,无损全歼的塔防游戏。所以他才心安理得的跑回来跟白约会。没想到形势急转直下。

    他和白坐在医疗站大厅的椅子上聊天,看到不时有牧师来来回回的抬着重伤员进来,大喊着查奈医生的名字。老医生忙的焦头烂额,恨不得连猫爪子也借过来用一下。

    “我这些埃罗精灵也学学外科手术嘛,这么大一个镇子就一个医生,真心累啊!”

    郝运看着苍老的医生一人同时做几台手术,有些抱怨埃罗精灵不思进取。

    白立即反驳了他:“精灵没办法学这个啦,在传统的思想中,解剖**缝合内脏,这是红袍术士才会做的邪恶行径,会下地狱的哦我跟你。”

    “所以就让一个老人家做这种邪恶的事情?我看他们接受邪恶的治疗也挺心安理得嘛。”郝运讽刺道。

    白尴尬的咳了两声:“双标嘛……人类不也是这个样子。”

    要是其他人这么跟她吐槽精灵,不定白一拳就打飞了,她是大精灵沙文主义者。但是郝运这么,她也只好遮遮掩掩的认了。

    “我没你啦,别误会哦。”郝运揉了揉白的脑袋,软妹眯着眼睛享受了一下。

    “不过我要去看看,啊!貌似因为我擅离职守,约兰达他们现在可能很危险。”

    前面过,郝运的思想发生了变化,他关注的角度变高了,他关注一个世界的福祉,而不是纠缠某个陌生人的不幸命运。但是这并不是他会无视约兰达,阿尔韦塔,甚至是查奈医生的苦难。这些是他在意的人,这完全是两码事。

    他问白,“你要不要再休息一会?”

    “嗯,我要一个人冷静一下……嘿嘿嘿嘿。”白想到刚才的旖旎,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并不逃避,只是她好乱,想静静。

    “对了,帮我把这个带给约兰达。”

    郝运刚踏上飞毯,白又想了起来,交给他一把朴实无华的短剑。

    郝运顺手比划了一下,还点点头,好像他很懂似的。

    肯定不是誓约胜利,也不是苍白正义,算了,不认识。

    “这啥?”他问。

    “练习剑啊,诺克石打造的,特别皮实!”白回答。

    “哦,不过约兰达不是用双刀么?你给她冰亡不是更好?”郝运又问。

    “就你话多,女孩子之间的事情关你什么事啊,快走快走!拜拜~”

    “嗷,拜拜。”

    城墙上,塞萨尔守备官,以及一干军中大佬,视线全部落在西北段的城墙,那里现在正是整个战局的焦点。

    狂兽们几乎拿下了整段城墙,只要它们打开这一段缺口,其后的几千头狂兽蜂拥而入,那么守城战便可宣告失败。

    当然,塞萨尔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至少不是现在。他派出了德鲁伊带着民兵反攻过去。德鲁伊是他的后手之一,他也不情愿现在就拿出来。他还有好几套后手,只是这些后手都是为后面的战斗所准备,如果现在拿出来,等于先输一子。

    可他没有预料到这次魔潮的规模这么大,奇平镇的防御建设是按照两万级别的魔潮来准备的。老成持重的守备官还想方设法超配了三名山岭巨人,料想应该万无一失。

    未想这次魔潮数量远超想象,奇平镇作为战略支撑点和飞马骑兵的前进基地,承担了几乎全部的正面防御压力。

    焚雷之怒的援军还远在天边,这边的城墙就要失守。守备官咬咬牙,正要下令法师部队上前增援。

    但,城墙上,四个始终负隅顽抗的年轻身影,让他停下了命令。

    “那是谁?”塞萨尔问帕布洛队长。

    那里还有一个队的精灵一直在顽强抵抗。从整个战局的角度来看,这支四人队,正像中流砥柱一样,顶住了整段的城防。虫群的进攻被他们一分为二,严重的被迟滞了。

    而且其中一个女游侠特别神勇,居然正面和狂兽群杀了个旗鼓相当。

    帕布洛队长凝神看了看,惊讶的回答:“约兰达?”

    他是游侠大队的队长,对这个平时花里胡哨的下属印象深刻。

    “阿尔韦塔家的喜雀?”

    塞萨尔守备官显然也知道约兰达,他的嘴角难得浮现出一丝笑意,“这是觉醒了我主的荣光啊。”

    游侠的晋升有两条路,一条是比较常见的,偏向德鲁伊的自然法则。一条是比较罕见的,偏向希洛先的圣光之道。

    约兰达此时的战斗风格,不畏艰险,有死无生,这恰恰是圣骑士们的行为准则。只要心中的圣光不灭,她的力量将永不枯竭。塞萨尔作为希洛先的圣骑士,对于年轻人的选择相当赞赏。

    “如果这次能够幸存下来,我要收她作为弟子。”塞萨尔老气横秋的下了决定。

    “那也得某位爱女狂魔同意才行。”帕布洛队长撇撇嘴,他不看好上司的收徒打算。某人把女儿看的那么紧,塞萨尔想要人估计困难重重。

    正着,远方的战斗形势突然变化,两人同时惊叫一声:“不好!”

    约兰达拼尽力气,将手中的弯刀狠狠的捅进了狂兽的双颚之间。城墙上这最后一头虫子如遭雷劈,停下了绞杀她的锋利前肢。

    女游侠翻手顺势搅动,狂兽狭的头部被碾碎。它的身躯缓缓伏地,几条节肢还在不住抽搐。

    “幸苦你了。”约兰达苦笑着扔掉了左手的断刀。这对刻满星辰,外形花哨的双刀,她一向很爱惜,没想到现在只剩下单刀了。

    她扶着克努特老爷的枝干,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其他三个人也歪歪倒倒,真是异常惨烈的战斗。

    也幸亏约兰达刚才在极端的压力下突破了自我,她彻底发挥出平时的水平,老爹耳提面命的教诲第一次如此清晰。

    她像盖世英雄一样顶在最前方,在危险的刀锋边缘游走,为弗比斯和都灵赢得了宝贵的恢复时间。

    在约兰达超神的表现下,其他三个人也被鼓舞起了血性,一时竟把左右两边的狂兽给赶下了城墙。

    刚喘不过几息,又一批十几头狂兽张牙舞爪的跳上城墙。四个人勉力站起身,再次迎战上去。

    约兰达一马当先,她双手持刀,一记上撩格开致命的攻击,准备借着反弹的力道来一刀横斩卸了这头狂兽的爪子。

    然而。

    弯刀在她的眼前破碎,碎片上反射着她惊愕的脸。

    约兰达觉醒了力量之后,顶在队的最前方,大部分的格挡和劈砍由双刀承担。她的力量有所突破,势大力沉又连绵不绝,但是她那对漂亮的弯刀,显然没有跟上她的进步。

    在第一柄刀断了之后,这一柄也在关键时刻跟着破碎。它们在高强度的战斗中积累了太多的暗伤。

    约兰达背后一凉,瞳孔收缩成针尖大。她凝视着马上就要捅穿自己的节肢,在脑中预演那致命的轨迹。

    她猛然扭腰,生生将上半身偏移了十几度,狂兽的节肢几乎贴着她的身体扎进脚下的巨树城墙中。

    “接刀!”

    最先看到约兰达有危险,左边的缇瑞想都不想立刻把自己的弯刀扔了过来。她只知道战斗全靠约兰达维系,完全没有考虑过自己没有武器该怎么办。

    两头狂兽向她扑了过来,缇瑞抽出短匕准备殊死一搏。

    都灵怒吼一声,合身跃起,挡住了一头狂兽。但是另一头狂兽的巨鄂已经咬上了他的脑袋。

    情急之下,弗比斯连挥刀劈砍都来不及,竟然也扑上去,硬生生的用两手抓住虫子的双鄂。他的臂力哪能比得上虫子的咬合力,竟然一下子被咬掉了双手。

    “啊!”

    弗比斯惨叫一声,血液从断臂处喷出老远。他的舍身救援让都灵捡了一条命,只被巨鄂的边缘擦掉了半块头皮。

    终于吃到血肉的虫子兴奋的发出嘶嘶的声音,它又一个前跳,直接把弗比斯扑倒在身下,张开双鄂就要啃下去。

    看到爱人命悬一线,缇瑞心急如焚,她拿着匕首不停的捅这头虫子。可是虫子铁了心要先吃掉身下的美味,根本不理她。

    都灵在弗比斯成为美餐之前救下了他,北地的精灵砍下了虫子的脑袋。

    代价是,自己被背后的虫子插了个透心凉。

    战局急转直下,约兰达看到三位战友马上就要身死当场,不禁惊怒交加。她根本来不及援助,两头虫子更是封锁了她的退路。

    高度专注的作战,配合默契的四人,因为一柄武器破碎,这样一个的意外,而身陷绝境。

    这时候,通常是主角登场的最佳时机。

    倏然间,围攻四人的狂兽,像被巨人一脚踢中似的,全部凌空飞起。还不等反应过来,就在空中爆成漫天血雾。

    “呃,好像来的有点晚。”

    此时,郝运的声音才姗姗来迟。他举着巨弓跳下飞毯,有些抱歉的看看约兰达,还有几位重伤的伙伴。

    “同志们辛苦了!”他确实很不好意思,就算没人,搞成这样也是自己的锅吧!

    没人回答首长辛苦了,卡斯蒂利亚可没人听得懂这个梗。约兰达怔怔的看着他,不知该对他的箭术作何反应。

    刚才郝运电光石火的一箭,攻击达到一个100度的扇面,19头狂兽瞬间被秒杀。到底开什么玩笑,你们人类把战舰塞进反曲弓里面了吗?

    扑通一声。

    都灵支撑不住,终于倒下,他的胸口正中心被开了一个大洞,可以从这头看到那头。缇瑞都快急哭了,她刚要给男朋友弗比斯止血,这边又倒下一个,看样子马上可就挂了。

    年轻的女孩子不知道该先抢救谁,一下子急得怔在原地。她双手抱头,面容扭曲的拼命扯自己的头发。她本来就是个没什么主见的女孩子。

    郝运把她推到飞毯上,又把弗比斯和都灵两个重伤员扔了上去。

    “快去找查奈医生!”他朝缇瑞喊道,伸手指向医疗站的方向。飞毯立刻听话的掉头开动。

    缇瑞可算是缓过来了,她站在飞毯上,感激的向郝运点点头。

    这时候指挥本部的救援才将将赶到。战斗发生的太快,塞萨尔将大部分的民兵后备队投入了失守的城墙段,直到现在才有空救援依旧苦战的守军。

    一名德鲁伊带着五个民兵攀上树墙。抢夺被狂兽攻占的地段必须出动德鲁伊带队,因为精灵中只有这些巨熊才拥有和狂兽正面冲撞的能力,否则靠几个身板的民兵可就是送菜。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约兰达的父亲阿尔韦塔。他一直在四处救火,心无旁骛,直到现在才发现,本应安全待在医疗站的约兰达,竟然在墙头苦战至今。

    浴血的父女两在惨烈的战场上目光交错,几乎发出噼啪的电流声。阿尔韦塔勃然大怒,恨不得上去扇女儿两巴掌。然而约兰达毫不退缩的对视,根本不惧老爹的压力。血战方休,她身上的杀气,可不比父亲弱上一分。

    大德先生暴怒的神情逐渐平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欣慰和落寞。

    “士兵,你做的很好!”

    阿尔韦塔一巴掌落在约兰达的肩头,几乎把倔强的女精灵压倒在地。

    “还能不能坚持?”

    阿尔韦塔咬牙切齿的用力。

    “能!”

    “很好!”

    德鲁伊放松了大手上的压力,一个回春术按在约兰达的头顶。肉眼可见的,女游侠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止住了血,几道深可见骨的裂口缓缓的闭合起来。

    “给你留下三个人。”

    阿尔韦塔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很多,他不再看着女儿。从民兵中点出三人之后,他简单的向郝运行了个礼,就提着连枷,带着剩下的人奔赴下一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