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剑西去〕〔浮华千重〕〔万界无敌门主〕〔无敌懒人系统〕〔别人都叫我大纨绔〕〔神魔大唐之无敌召〕〔武极神话〕〔噬天为帝〕〔逍遥游之织梦蝶〕〔神眷剩女〕〔玫瑰伯爵的日常生〕〔我靠作弊神器变强〕〔我有BOSS模板〕〔重生荒界〕〔破风者〕〔我气哭了百万修炼〕〔我师兄太弱了〕〔我被小强咬了一口〕〔蒸汽朋克下的神秘〕〔异界债务系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一十三章 他人的荣耀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德鲁伊防线崩溃的时候,塞萨尔已经没有时间突破蝎子最后的甲壳,阿尔韦塔奋不顾身的跳到蝎子身上,用巨熊强壮的双臂,扳开了蝎子胸腹处的断口。

    蝎子黄色的血液带有剧毒,而他恰好没有石化皮肤,几乎被劈头盖脸的毒血活活溶解。但是阿尔韦塔吭都不吭一声,反而腿脚并用,把这处断口硬生生的撑开。

    他像擎天的巨人般,撑起了最后的希望。

    “快!”

    巨熊怒吼。

    圣骑士塞萨尔毫不犹豫,他的全身燃烧着辉煌的圣炎,连战锤都不要,整个人钻进阿尔韦塔撑起的裂口中。

    银白色的圣炎在蝎子的身躯中爆发,将它脆弱的内脏烧成灰烬,只留下一副保持挣扎形态的空壳。

    阿尔韦塔的眼睛已经看不见,耳朵已经听不见,但是他能感受到敌人的毁灭。他知道,老朋友成功了。

    “喜鹊……”

    巨熊摇晃一下,就要永远的倒下。但是一双强壮的手臂扶住了他,并将磅礴的生命神力灌注过来。

    圣疗术!

    这种治愈术的终极版本,效果非凡,更何况,施法者是此时正沐浴着神恩的圣骑士,经他施放的圣疗术,几乎可以称得上起死回生。在温暖圣洁的光芒中,阿尔韦塔身上沾上的黄色毒血冰消瓦解,他布满周身的伤痕,甚至眼睛,也在片刻愈合。

    大德先生没有获得重生的喜悦,反而长叹一声。

    “老伙计,你这样可能就没法回去了。”

    塞萨尔捡回自己的战锤,闻言苦笑一声,道:“我不把你带回去,见到你女儿也是个死。”

    此时圣骑士身上的荣光已经暗淡了许多,并开始轻微的跳跃闪烁,这是希洛先的荣光即将结束的征兆。他本来还可以多坚持一段时间,但是圣疗术同样需要消耗不菲的神恩。

    塞萨尔选择救下老伙计,代价是他的无敌会提前十几秒结束。在战场上,在虫海中,这十几秒可能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但是,他们并不是孤军奋战,有人正在为他们争取这十几秒的时间。

    约兰达倒挂在呼噜呼噜的屁股上,一剑把两头爬上来的狂兽劈成了四段。

    白给的练习剑可真厉害,她心想,弯刀如果这么发力,铁定会在硬化几丁质外壳上撞成碎片。

    她抽空眺望一眼,此时酸液怪集群上方的迷雾已经消散,约兰达看到塞萨尔大人和阿尔韦塔正在逃离。发了疯的虫子们死命的顶上去,看来虫群的意志非常恼火,一定要用圣骑士和德鲁伊的血洗刷耻辱。

    德鲁伊教团损失惨重,包括阿尔韦塔在内,一共只看到12头巨熊在奔跑。和出征时相比,现在他们可凄惨了许多。全身带伤,血流如注,甚至有3头跑着跑着被强制解除了变身状态,恢复成精灵的样子。

    他们的归途举步维艰,连塞萨尔大人身上的荣光都黯淡到微不可查。

    “快!快鸭!”

    约兰达心急如焚,她第一次觉得呼噜呼噜这么讨厌,那慢悠悠的动作简直在跟她作对,一点都不可爱。

    实际上呼噜呼噜的动作一点都不慢,他跨一步可有几十码远。

    主脑发现了这头冒进的巨人,也识破了精灵们的计划。

    它立即分出就近的酸液怪往前推进,对着呼噜呼噜喷吐致命的酸液。

    呼噜呼噜张开双手,护住前脸。密集的酸液击中了他的岩石巨擘,滋滋得冒出大量白烟。山岭巨人的致命弱点是头顶的矮树人本体,并不在前脸。

    呼噜呼噜这么做是为了保护站在它肩膀和胸口的精灵,虽然很痛,但是笨头笨脑的山岭巨人可是很爱护这些“叽叽喳喳的不点”哦。

    二十位游侠射手们占据着制高点,对守备官等人进行火力支援。他们重点射杀那些撤退路线上的狂兽,这为圣骑士和德鲁伊们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他们已经灯尽油枯,此时哪怕一支及时射来的箭,都能让撤退的速度快上一分。

    巨人身上的游侠放弃了身下的防御,全力支援,所有爬上来的狂兽都交给约兰达解决。女圣骑继承了游侠的灵巧,她在呼噜呼噜身上飞来飞去,挥剑清理那些顺着脚踝爬上来的虫子。

    狂兽有六条腿,本来非常擅长攀岩。但是约兰达比它们还要厉害,巨人身上任何一块突起,一条岩缝,都够她进行好几个腾跃变线。

    聚拢在呼噜呼噜身下的狂兽越来越多,但是愣是没有一头能够突破约兰达的防守,威胁到上面的射手。

    虫群的意志不是不想调集更多的酸液怪集火山岭巨人。可一来刚刚被圣骑士破阵,这些臃肿的肉脚爬虫还在一片慌乱中,重整阵型还要一点时间。

    此外,呼噜呼噜还在城墙的支援范围内。塞萨尔临行前将游侠大队全部集中在正面是个英明的决策。这三百多名精锐弓手,在1200码的距离上选择抛射。这样的攻击对有甲的狂兽无异于挠痒痒,但是却严重的伤害了无甲的酸液怪。

    游侠大队放弃了城墙的防御,将之全部交给了民兵甚至镇民。他们在帕布洛的指挥下,全力打击可能威胁到山岭巨人的酸液怪。

    因此,虽然呼噜呼噜在被酸液腐蚀,但一直没有被集火,受到严重的伤害。他护着脸,步伐坚定的向塞萨尔等人靠近。

    主脑没有办法,不得不在两者之间的距离上,塞进更多的狂兽,它今天一定要把圣骑士拦下来撕成碎片。

    精灵和虫族打得焦头烂额,但是别忘了,战场上还有第三方呢。

    白摘了好多苹果,坐着飞毯来到城墙上慰问“苦战”中的男朋友。她现宝一样,用裙子兜着苹果,捧给郝运。

    古装的美女,半撩起襦裙,露出绣着腊梅花的白色袜子。

    如果哥真的是一名前线士兵,此时应该非常感动吧,不定会不心出“战争结束就回老家结婚”这样不详的话来。

    只是我们都知道,他只是在混时间而已。他一时冲动跟着上战场,打算磨练自己。结果他发现,这是别人的战争。

    “怎么啦,什么叫别人的战争?”白看到郝运拿着苹果端详,并没有吃,问道,“你要想帮忙就帮呗。”

    远处约兰达正在苦战,阿尔韦塔深陷虫海举步维艰。白以为郝运在纠结要不要帮忙。

    “不是有纪律规定,不干涉内政嘛。”郝运问道。

    《联盟工作纪律实施细则》中有相关规定,联盟工作人员不要因私掺和文明之间的纠纷。对一方的拯救就是对另一方的毁灭,联盟如果这么做就会失去中立的立场,会被外人喷一碗水端不平。

    “你还真把实施细则当回事了,联盟的法律这么多,你吃个瓜都可以违反几十条规定。”

    白到这里很来气,监督内务纪律是惩戒局分内的职能,但是别忘了白可是被惩戒局的某人揍得逃出了办公室。联盟规定这么多,可没哪条了惩戒局就可以在办公室打人啊。林德伯格完全就是在执法犯法。

    有本事出来单挑啊,辣鸡!

    “也不是全是规定的事情。”郝运拿着苹果,在白的脸上比了比。白酱的脸比成熟的苹果还要红润,特别想亲一口。

    不过在城墙上,周围还有不少镇民呢,大家都在拼命往下射箭。他抱了抱女朋友,摸了摸她的脑袋。

    “因为这是埃罗精灵的战争,不是我的啊。”

    他指了指远处正在死战的阿尔韦塔,正在奋力前进的山岭巨人,正在巨人身上以命搏命的约兰达。

    他又看了看身边正在奋战的民兵和镇民们,狂兽太多了,远处有两头疯狂的虫子,身上插满了箭支跳上城墙。男性们立刻抽出弯刀跳上去阻拦,但是平民的战斗能力比游侠差了一大截。

    在两头狂兽被砍死之前,它们造成了十几名精灵的死伤,包括2个站在父母身后的屁孩,都被狂兽强壮的前肢撕成了碎片。

    几秒钟前还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几秒钟后变成了满地的碎片。

    只是,他们的血肉依旧混合在一起。

    郝运停顿片刻,道。

    “我觉得,和虫族的战争,对于埃罗精灵来,太过残酷。但是同样,这也是埃罗精灵们的无上荣耀。

    一个文明想屹立于多元宇宙,除了花,还需要剑。

    埃罗精灵们已经做得很好了,我无意抢夺他们的荣光。”

    当郝运目光深沉的出这番话的时候,白抬起脑袋,崇拜的看着他,满眼都是星星。她觉得亲爱的真是一个特别有思想特别有内涵的男孩子,不像自己,做事随心所欲,一点章法都没有。

    郝运问道:

    “白酱,我想对你来,毁灭这个世界的虫族应该是分分钟的事情吧。”

    白甜蜜的看着他,点点头。

    “是啊,就算对于我来,解除奇平镇的危机也不过是举手之劳。”郝运继续道,“但是,这和拯救落水的人,或者给快饿死的人一块面包并不一样。如果我们举手之间毁灭虫族,满足的不过是自己的怜悯之心,可是对于卡斯蒂利亚的精灵们来……他们的坚强,他们的牺牲,他们多年的坚持和传承,他们一切的痛苦悲伤,一切的幸福和希望,都会瞬间变成一个笑话。”

    “在他们能够应付虫族的前提下,我们进场抢夺他们的荣光,我并不觉得这是恩惠,相反,我觉得这是一种极为恶毒的嘲讽。城乡委的工作是指明道路,至于路途中的种种阻碍,还需要他们自己去克服。

    我尊重埃罗精灵多年的奋战,我相信那些素未谋面的利德尔人类也是同样的想法,才会引而不发作壁上观,只在他们有覆灭危机的情况下才会出手。”

    “那你真的不管约兰达他们了?”白问道,她其实还是挺在意自己的头号粉丝,她并不太相信郝运就这么心眼,跟约兰达吵了一架就不管不问了。

    现在无论在山岭巨人还是塞萨尔都陷入了绝境,呼噜呼噜被酸液怪喷得寸步难行,甚至还在点点后退。

    塞萨尔等人被狂兽群围攻,笼罩他的无敌圣光已经熄灭。两者还差了不到一百码的距离,短短的距离却成了生死的分界线。不出意外塞萨尔圣骑士和奇平镇的德鲁伊教团下一刻就会身死当场。

    “两码事啦。”郝运举起暗**,“工作归工作,生活归生活,我总不能看着朋友在眼前挂了吧。”

    “为什么这样可以那样就不可以啊?”白问道,她不是以为郝运在晃点她,只是她的确不是很明白。

    “行政工作和裁缝是一个道理。”郝运的指尖在弓弦上凝聚出神华内敛的微弱光芒,“多一寸嫌大,少一寸嫌,到底是把握分寸的问题。”

    “哦……”白支吾了一声不话了,想想不久前郝运还喊自己是前辈,现在自己却变成了真正的白。

    男孩子工作起来就是比女孩子厉害呢,她心里好气啊。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这号有毒〕〔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重生之最强剑神〕〔峡谷正能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王爷别跑,元帅嫁〕〔我的学姐会魔法〕〔诡术刺客〕〔海贼之读书会变强〕〔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