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煞天孤〕〔囚魔监狱〕〔血帝神尊〕〔剑起风云〕〔九九为凰〕〔我有一座恐怖屋〕〔我气哭了百万修炼〕〔我真的是反派啊〕〔万古巨头的养成〕〔我真的是女帝夫君〕〔诸天老不死〕〔召唤大渊之黑暗暴〕〔赘婿归来〕〔樱花树下之雪儿〕〔叩天门〕〔漫威之电影大破坏〕〔掌家商女不愁嫁〕〔团宠王妃美又飒〕〔重生末世之捡个尸〕〔最强战神归来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一十四章 父亲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巨熊阿尔韦塔怒吼着,双掌狠狠的拍下,将一头不知死活的狂兽整个上半身砸烂。他气喘吁吁,全身的伤口不知凡几。

    可放眼身边,自己已经是状态最好的那个人。其他战友,都已深陷绝境。

    “塞萨尔!今日和你共赴我主的神国,是我阿尔韦塔一生的荣幸!”

    他大声咆哮,英勇慷慨的话语激励了剩下的德鲁伊,众人再度振奋,目光中的惊恐逐渐被光荣占据。

    除了阿尔维塔本人。

    他自己的眼神躲躲闪闪,不敢去直视不远处的约兰达。

    塞萨尔的神圣荣光已经结束,因为严重透支,他现在甚至连普通游侠都不如,仅凭意志没有倒下。他跟在阿尔韦塔身后,精神一阵恍惚。茫然间,一道雄浑宽大的意志笼罩了他。

    “各位,我已感受到我主希洛先的意志!”回过身来,塞萨尔激动的大声宣布:“今日事了,英灵殿将是我们最终的归宿!”

    圣骑士口中降下希洛先的神谕,绝境中的众人竟然爆发出最热烈的欢呼。

    “赞美希洛先!”

    埃罗精灵死后灵魂都会归于希洛先的神国,在神的花园中享受永恒的幸福。但是只有被希洛先肯定的英雄,灵魂才会进入神国中心的英灵殿,在那里和诸界中的英雄们把酒言欢。

    这正是埃罗精灵的至高荣耀。

    “死老头!你给我顶住啊!”

    约兰达可不管什么英灵殿,她绝对不允许老爹死在自己面前。

    你!你丢下未成年的女儿去什么英灵殿,你这是不负责任!算什么男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她的心中涌现出无边的悔恨,还从来没有好好跟老爹过话,还没有给老爹做过一次饭,还没有握住爱人的手,接受老爹的祝福。

    “老爹!!!”

    她再也忍受不了,尖叫一声,从呼噜呼噜的身上纵身一跃。

    半空中,强烈的光芒凝聚在她的剑上,夺目的光照亮了整个战场。哪怕杀出条血路,也要把老爹给救回来!

    阿尔韦塔睚眦欲裂,眼中噙满泪花。今天任何人都可以死,唯独约兰达不可以。

    她还这么!

    “约兰达!快回去!”

    轰!轰!轰!

    被浓郁圣光包围的女圣骑,整个人散发着惊人的气势砸中地面。紧接着,剧烈的冲击波以约兰达的落点为中心,狂暴的冲刷着周围的虫子。狂兽周身坚硬的外壳,没能为它们争取哪怕一毫秒的时间,便瞬间气化为尘埃。

    方圆几十码的狂兽化为乌有,因为约兰达的力道没轻没重,连后面的呼噜呼噜都被顶得摔了个屁股蹲,上面的游侠惊叫着落地。

    稍远的塞萨尔等人也是被冲击得翻了几个跟头。

    战场上出现了片刻的宁静。

    大多数人都是目瞪口呆,连远处焦急的帕布洛队长都长大了嘴巴。奇平镇的时尚担当,阿尔韦塔家的喜鹊每个人都认得,什么时候这么强悍了?

    “老爹快跑!”

    只有约兰达本人毫无自觉,她看到老爹等人居然还在发愣,不禁高声提醒。

    一队离得稍远的狂兽,在虫群的意志的控制下,谨慎的往前靠了靠。约兰达回身一剑剁下去,耀眼的青色剑罡如水流过,然后地面上出现了一道几十码长的巨大斩痕。

    身处其中的狂兽,自然死的不能再死。虫群的意志心里一阵无语,决定暂时怂一把。

    阿尔韦塔爬起来恍恍惚惚,心里喜忧参半。喜的是女儿怎么忽然这么牛逼,忧的是以后还怎么动手教训啊。

    不过能逃出生天总是好事。希洛先的英灵殿在神国里又不会跑,能够活下来总是赚的对吧。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巨熊们立刻爬起来,扛着脱力的塞萨尔向山岭巨人飞奔。

    没有人注意塞萨尔大人失魂落魄,惊骇莫名。

    “怎么会!”圣骑士喃喃自语,“这不是我主的力量……”

    ————————————

    “你看,我就他们自己能搞定吧。”郝运悻悻的放下信念弓。

    完全用不着自己帮忙嘛。

    此时呼噜呼噜已经站起身来,捂着脸向城墙退却。德鲁伊教团的巨熊们跳起来抓住他腿上的岩石,灵活的翻过几个身躲过酸液魔的喷吐。

    约兰达最后一个跳上去,暂时武力爆表的她不担把老爹等人接了回来,还把围追堵截的狂兽们杀了个干净。

    “给埃罗精灵手动点个赞。”郝运咔嚓咔嚓啃起白摘的苹果,“所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那也未必哦。”白看着战神般的约兰达,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

    “哈!”

    城楼上爆发出阵阵欢呼,约兰达堪称华丽的拯救大作战,带回了塞萨尔大人和德鲁伊教团。帕布洛队长激动的不能自己,不但因为两位老友能够活着回来,更因为约兰达觉醒的无双力量。

    900后可真的厉害啊!他心里大加赞许。无论是飞马侦察团的年轻参谋们,还是城墙防卫中涌现出的一个个好苗子,都在明一件事情:

    被腹诽为“垮掉的一代”,被讥笑为只懂花哨不知磨练武艺的一代,在奇平镇最危机的时刻,真正的站了出来。

    而约兰达正是其中的佼佼者,这样的力量和勇敢,哪怕塞萨尔大人年轻时也得望其项背吧!

    呼噜呼噜背对虫群往城墙迈步,他用坚实的背脊为精灵们抵挡伤害。逃出生天的大熊阿尔韦塔,咬着塞萨尔爬上了呼噜呼噜的胳膊。教团其他的德鲁伊也陆续上来,爬到了安全的地方。

    右肩上本来还站着几个游侠,他们赶紧跳到其他地方,给英雄们让让位子。

    反正现在已经基本脱战,很快就要回到相对安全的城墙上。

    真是千钧一发啊!阿尔韦塔放下塞萨尔,然后自己再也支撑不住,被强行解除了变身状态,他一屁股坐在呼噜呼噜的肩膀上。至此,整个德鲁伊教团包括他在内,幸存九人。

    “老头子,我厉不厉害!”

    约兰达清理掉呼噜呼噜腿上的几只虫子,立刻爬上来炫耀。

    “哎呀!老头子!你怎么趴下了?嗯?是不是老得不能动了啊!”

    她意气风发,短剑在她的手中闪闪发光。她恶意的半跪下来,像个孝敬老人的好孩子一样扶起阿尔韦塔:

    “不能动没关系啊,我养你啊。快点把钱包交出来,让女儿我好好孝敬您呐!”

    前一天她还被老爹揍了一顿,严令她不许上战场。现在老爹居然沦落到要靠自己的救援才能苟且偷生。这就叫做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约兰达别提多得意了。

    阿尔韦塔被怼得半晌没吱声,末了有些灰心丧气的从胸甲里掏出一个口袋,双手哆哆嗦嗦。

    “拿去。”在虫海中杀了个一进一出,都没有倒下的大德鲁伊,此时整个人失去了灵魂,彻底垮了,“省着点花。”

    男人没了钱包,就像大地没有阳光。

    男人没了收入,就像鸟儿没有翅膀。

    约兰达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她就是闹着玩一下,老爹还真把财政大权交给她了啊。这让她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众人哄笑起来,除了塞萨尔。

    危机暂时解除,他扶着呼噜呼噜的脖子,艰难的站了起来观察整个战场。他刚刚死里逃生,立刻就再次回到守备官的角色上。

    蝎子虽然完蛋了,但是酸液魔的主力还在,如果让它们推进到三百码的射程之内,城墙上的防御力量立刻就要崩溃。

    在树人的配合下,民兵和镇民们能稍微抵挡一下狂兽的冲锋。但是如果加进酸液魔这种远程力量,几息就可以让他们死伤殆尽。

    在没有蝎子的情况下,对酸液魔集群的杀伤主要依赖精锐游侠射手的超远程抛射。塞萨尔守备官将目光转向城楼,那里,帕布洛队长正指挥三百多名游侠齐射。

    塞萨尔圣骑士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守住奇平镇,约兰达的问题……他偏头看了看父女团聚的戏码,还是战后再吧。

    失去了蝎子的迷雾掩护,酸液魔在精灵的箭雨下死伤惨重,不过数量对比悬殊,帕布洛必须抓紧时间。

    他又把目光放到酸液魔那里,在箭雨的打击下,这些臃肿丑陋的怪物已经损失了三百多头。这个数字还行,不过要减去自己冲锋时带走的数量,他观察着,心里估算着当酸液魔推进到300码远的射程时,还剩下多少。奇平镇,又能不能挡得住。法师塔那边不知道还有多少存货,明天的进攻……

    不对!

    塞萨尔猛的回头,鹰隼般的目光,狠狠的盯着酸液怪的集群。

    这群恶魔的动向很奇怪,不符合任何一种战术推演。埃罗精灵长期对抗虫族,在漫长的战争中,他们注重总结和推演,继承了一整套的虫族行为模式。

    巨人树人游侠铁三角防御对应狂兽海冲锋,飞马骑兵区域突进侦察这些都是长年军事经验的体现。其中还有不少细微的分支,比如:当蝎子死亡时,酸液魔集群的行为模式。

    埃罗精灵们总结出大致有两种可能性:当酸液魔集群数量可以碾压防御游侠的时候,虫群意志会前压所有的狂兽和酸液魔,力求毕其功于一役,彻底摧毁精灵的防御力量。

    当酸液魔的集群数量不足以形成碾压时,虫群意志会回撤这支关键性的远程力量,并将一半的狂兽派出去骚扰,掩护酸液魔的撤退。之后,虫群意志会消停一到两天,直到调集更高级别的怪物参战,酸液魔才会再度出现,配合进攻。

    但是此时,塞萨尔注意到,酸液怪既没有前进,也没有后退,而是在距城墙600码范围内磨磨蹭蹭,像是在重整阵型。这并不符合常理,这已经接近游侠射手的直射距离,虫族一方会在精准的射击下损伤惨重。

    塞萨尔并不觉得虫群的意志是个蠢货,相反,埃罗精灵们偏向于高估恶魔的智慧。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他焦急的问着自己,为什么酸液怪会有这种行为。有多少精灵的城镇,就是因为守备官的一时不查而陷落,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他必须立刻找到答案。

    他的脑中急速闪过许多画面。军事学院中一幅幅战略图,历次战役厚厚的分析资料,同僚们的激烈争论,挑灯夜读一份份的战术论文……这位兢兢业业的守备官,他一生未娶,六百多年的生命中,罕见欢颜。

    他所有的时间,都用于思考对抗恶魔。

    短短的刹那间,当战友们还在调笑阿尔维塔和他的女儿时,塞萨尔大人回忆了自己漫长的一生。

    终于,在最初的记忆中,他找到了他需要的答案。

    那是塞萨尔本以为早已模糊的记忆,原来一直如此鲜活的刻画在自己的灵魂中。

    “父亲,当时站在这个位置。”

    他看看自己的脚下,山岭巨人正闷着头向回走,再有几步就可以回到城楼。

    “我当时站在那个位置。”

    他抬眼看看,城楼上游侠大队的射手们,坚毅而年轻的脸庞。

    “那么,你,应该在这个位置。”

    他的目光穿透战场,死死的瞪视在五百码外的一处并无任何特别的位置,几群酸液怪若有若无的在那里徘徊。如果不是刻意寻找,很难在诺大的战场中发现十几头虫子那微不可查的防备。

    绝对在这里!

    塞萨尔再度回头看了看奇平镇,眼中满是眷恋。这个他整整守护了四百多年的镇子,全体居民正在城墙上艰难的抵抗狂兽的冲击。甚至那些000后的不点,也拿着玩具弓箭努力张弓射击。

    这位神的虔诚战士,他忽然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而非希洛先。

    “呼噜呼噜。”塞萨尔大人爬到呼噜呼噜的耳朵上,低声交待,“你回头看看那个地方,对,就是那里。把我扔过去。”

    “呼噜呼噜?”矮树人智力低下,但是也明白什么叫送死。

    “这是命令!”

    “……呼噜呼噜。”

    巨人忠实执行了自己的使命,他将塞萨尔拿在手里,回身丢向五百码外的那个目标。

    “对不起,我的神……”

    在飞出去的刹那,塞萨尔点燃了自己的灵魂。

    ——————————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得不出话来,甚至在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守备官大人已经化作耀眼流星飞向虫群的中心。

    虫群的意志比精灵们还要震惊,它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精灵会发现那里还埋着另一头蝎子。

    这是一个比较偏向脑容量进化的主脑,它在开战前,趁着第一头蝎子的迷雾掩护,偷偷的派了第二头蝎子混进去,并指挥它钻进泥土把自己藏了起来。

    无敌的敌人确实令人头痛,但是好在希洛先的圣骑士几十年才能储存够一次发动无敌的神恩。

    所以,被塞萨尔杀掉第一头蝎子是诱饵。主脑打算圣骑士开过无敌之后,第二头蝎子立刻冒出来跟进。此时刺蛇群离城墙已经比较接近了,突如其来的迷雾将摧毁精灵们所有的抵抗力量。

    而奇平镇,此时绝对不可能再来一次希洛先的荣光。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精灵们识破了它的计谋,让它觉得智商遭到了嘲讽。不过主脑还是故作镇定,它让藏着的蝎子钻出来吐出迷雾,又命令周围的虫子做好攻击准备。圣骑士只要一落地,就会被立刻撕成碎片。

    一个孤身一人,没有无敌,连战锤都丢了的圣骑士,它还真不信塞萨尔能拿防御力惊人的蝎子怎么样——就算你现在亮瞎了眼。

    ————————————

    郝运立刻抬起弓,神秘的力量凝聚在指尖,附着在箭矢上化作狂暴的流星飞出弓弦。他要支援这位英勇的守备官大人。

    “晚了。”白在刹那间伸手,把出弦的箭给捉了回来,爆炸性的力量在她的手中消散,“他已经点燃了灵魂,救不回来了。”

    郝运郁闷的放下弓,弹幕问道:“不是灵魂会去希洛先的神国吗?”

    “有三种情况,信徒的灵魂无法前往神的国度。”白神色比较复杂,“第一种,比希洛先更加强大的存在拦下了灵魂,这种事情神也没有办法啊。

    第二种形况,堕落者,不洁着,被神抛弃的灵魂。

    至于第三种,就是这位圣骑士,他引爆了自己的灵魂,自己放弃了神国的永恒——虽然祈并者也不见得待遇有多好。但是对于虔诚的圣骑士来,他这么做,就是打自己家神的脸啊,哈哈哈!”

    白开心的都笑出来了。

    “打脸还行。”

    郝运和白并肩坐在克努特老爷的身上,双脚悬在空中荡啊荡。西北段城墙的防守压力很,只有十多头狂兽在不远不近的距离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

    “那塞萨尔这种行为,算是堕落喽?”郝运问,“灵魂被打上烙印,坠落九层地狱受永恒煎熬之类?”

    “他连灵魂都没有了,还堕落个鬼啊。这叫魂飞魄散,卡斯蒂利亚的识海将永远失去了塞萨尔这个部分,只会保留一些对他的回忆。这种情况大佬都追不回来,希洛先能怎样。”

    白看到半空中的圣骑士散发出不详的光芒,鲜红的火焰从他的七窍中奔流而出,那是灵魂里全部的力量被点燃,化作焚尽一切的业火。

    如果塞萨尔有神格,或者卡斯蒂利亚的识海肯定了他在某个层面的唯一性,那他下一步的动作应该是高举神座。再经过种种琐碎复杂精心准备的仪式,最终生命的本质得到提升,在土著神明中获得一席之地。

    这叫封神。

    但是不为封神,鲁莽的点燃灵魂,只能得到一枚超级**。

    “圣骑士这种强大而虔诚的信徒灵魂,一般都被预定成为神国的基石,为他们的神的荣耀添砖加瓦。信徒死后的一切都属于神,像他这样自作主张,引爆自己,让希洛先多年的恩赐血本无归。这要是传出去,肯定有人会笑话希洛先有眼无珠做了亏本买卖。”

    白恶意的笑了出来:“反正我肯定要传出去。”

    ————————————

    与常人的想象不同,灵魂点燃时并没有什么剧烈的痛苦。有的只是一种,被急速放大的空虚感,那是灵魂中过往的记忆被燃尽,留下的越来越大的一片空白。

    圣骑士塞萨尔,对了,现在已经不能称他为圣骑士了。因为在他点燃灵魂的时候,希洛先的祝福就离他而去。

    奇平镇的守备官塞萨尔大人,已经几乎失去了一切记忆,他对希洛先的虔诚,对人民的忠实,甚至对恶魔的滔天恨意恨意,都如阳光下的冰雪般随风而散。

    在彻底毁灭的瞬间,塞萨尔的内心只余下一个念头。

    “父亲,我做到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黑龙法典〕〔这号有毒〕〔我真没想出名啊〕〔从仙剑开始碾压万〕〔从超神学院开始征〕〔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法爷永远是你大爷〕〔重生之最强剑神〕〔一剑斩破九重天〕〔峡谷正能量〕〔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王爷别跑,元帅嫁〕〔我的学姐会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