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狂妃甜且娇秦〕〔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异界争霸之最强召〕〔元尊〕〔荒天神帝〕〔穿越星际:妻荣夫〕〔恃婚而骄〕〔无限未来之科技帝〕〔万界收容所〕〔疯狂建村令〕〔王爷,王妃又去打〕〔花瓶女配开挂了〕〔废柴夫人又王炸了〕〔武道战神〕〔异世丹帝〕〔汉阙〕〔小仙女种田忙〕〔第一战神〕〔我的奋斗人生〕〔盖世双谐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一十七章 生死之战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祭司的到来,冲淡了整个奇平镇的悲观气氛,好像大祭司来了,这奇平镇的天就亮了。芙蕾雅特别照顾镇民们的感受。她始终微笑着,先谦卑的和沿途的普通精灵们握手,然后登上城楼,热情洋溢的发表了讲话。她盛赞全体镇民不屈不挠的战斗精神,誓言对虫族的战争必将获得胜利。谈到塞萨尔的牺牲时,她声情并茂,流下了悲伤的泪水。但同时表示,埃罗精灵不会被悲痛击倒,反而会擦干眼泪继续前行。

    “荣耀属于希洛先!”她振臂高呼。

    “荣耀属于希洛先!”精灵们全部化作脑残粉,疯狂欢呼。

    “啧啧!”

    郝运站在一边,看着高台上那个美的不可一世的精灵,一边嗑瓜子,发出了感慨的咂嘴声。

    如果芙蕾雅站在那里不话,郝运肯定要被她电到。淡金色泛着金属色泽的长发,凝脂般晶莹的皮肤,如沐春风恬静温和的微笑,更别举手投足间那圣洁的气息,也难怪埃罗精灵们如此爱戴她。

    只不过郝运来自地球,大家对于这种鼓动人心的政治演讲都有些审美疲劳了。网络上的信息那么多,一旦有某个公众人物做了一番慷慨陈词,微博上不出几分钟就会有杠精反驳,或者“知情人”开始爆黑料。

    吵来吵去议论纷纷中,大家都对政治家失去了信任,他们的每一句话都像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

    现在郝运懂的超级多,比如,这个问题往深了谈,其实是互联网激发了大众意识的觉醒,权力的本质几千年来第一次发生改变。

    人类在进化中获得了社会组织能力,但是这个权力框架,原本只是为了管理200人左右的中型狩猎部落所准备的,也就是老子所的国寡民。

    21世纪,这个框架被千万倍的超载,已经明显触碰到了极限。网络给予了人类另一种选择,许多政治家,无论左翼还是右翼,都纷纷转型,开始努力适应扁平化的社会动员形势。

    这些都是在办公室跟阿光闲聊时谈到的,所以,像芙蕾雅这种传统的政治宣讲,郝运并不感冒啦,反而觉得自己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去看待这个问题。

    约兰达不允许他离开去找白次饭,反而以游侠队长的命令,强迫郝运听完。她的本意是跟郝运炫耀自己有一个好棒好棒的闺蜜,but,

    “太假了!”

    郝运声逼逼,但是不巧被站在旁边化身管家的巨龙听见。摩根老爷现在是忠心耿耿一丝不苟的管家,可不允许有人背后吐槽自己家的大姐。

    “闭嘴爬虫!你对我的稿子有什么不满意!”黑色制服笔挺的摩根,严厉批评郝运,“你这是在亵渎大祭司冕下,你根本不知道那个蠢货背了多久!”

    完,不忘在芙蕾雅讲话停顿的间隙,带头鼓掌。就是所谓的“导掌”。

    “呃……”

    摩根的这番教训太过诡异,郝运甚至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只好跟着鼓掌起哄。

    演讲结束许久之后,人群才恋恋不舍的散去。芙蕾雅大祭司和众人一起走上城楼,听取军方的战情汇报。

    大祭司是希洛先在人间的代言人,在这样一个真神真实存在的世界中,她的权柄至高无上,所以精灵军方向她汇报也无可厚非。而且,作为精灵一方的终极战力,同样有权力主导作战会议。

    帕布洛代守备官首先做了汇报,他详细陈述了四天以来虫族的进攻和奇平镇的损失,希望尽快得到焚雷之怒的支援。

    在汇报塞萨尔阵亡时,这位独眼的神射手几度哽咽,希望大祭司能够妥善定夺。

    芙蕾雅面带微笑,静静的听着帕布洛的汇报,在看到他哽咽着不出话时,芙蕾雅温和的握住了帕布洛的手,鼓励他继续下去。

    在大祭司温和而治愈的目光中,帕布洛的心,逐渐从焦虑和悲伤中平静下来。尽管芙蕾雅从头到尾没有过一句话,但是这种无声的温暖和怜悯,深深的感染了这位性格坚毅的将领。

    其实,芙蕾雅的内心并不平静,她简直炸了毛,现在只想揍人。她恨不得把眼前悲伤的帕布洛代守备官揍得他妈都不认识。

    奇平镇的麻烦超级大,不过不是援军的问题。

    塞萨尔大人擅自引爆自己的灵魂,这种惊人的亵渎的行为引发了希洛先的震怒。祂暂时切断了和卡斯蒂利亚的神力连接,以示对埃罗精灵的警告。现在整个神殿现在只能使用储存的神力,比如芙蕾雅开场的两个大就几乎耗尽了体内所有的神力,当然她本人不在乎就是。

    从神权的角度来,塞萨尔的行为否定了希洛先神国的唯一性。

    “源于希洛先,归于希洛先。”这是铁律,也是埃罗精灵的神权根基。

    但是从世俗角度来,塞萨尔牺牲自我拯救整个奇平镇,当然符合圣骑士的教义。如果处理不好,奇平镇全体军民必然寒心。

    这样一种两难的困境,可以困扰所有以睿智著称的大祭司。所幸的是,芙蕾雅并不睿智。

    “她就是个草包。”

    摩根老爷和郝运蹲在外面,这两位是外族,可没有参加埃罗精灵们的高级别军事会议的资格。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二”,精灵们也很可以嘛!

    两位不顾仪态的蹲在墙根,嗖嗖的吹着冷风,心里五味陈杂。

    我也是为精灵流过血受过伤的好嘛,为什么还是被当成外人!如果郝运是一位霸气主角,现在肯定拂袖而去,然后一人射爆虫族巢穴,回来打脸这些瞧不起人类的精灵。

    然而他是个特别温和的年轻人,也只是发弹幕和白抱怨了两句。

    “精灵都是这个样子啦,要不你就回来陪我刷剧。”白有点想郝运了。

    “中午回去吧,我想学学打仗,以后也许用得着呢?”

    “好!吧!”

    白心想:呵,男人!就是对打打杀杀兴趣大。

    其实如果白不看脑残偶像剧,郝运还是很愿意陪她。可是白一看欧巴剧,就会逼着郝运一起看,而且还一边看一边数落他:你看看人家欧巴怎么疼女朋友,哈?!

    我特么还不如在这边陪着一头渣龙蹲墙角扯淡呢!

    “所以,草包怎么处理这种麻烦事呢?”郝运问,“一边是神的震怒,一边是奇平镇军民的期待。这事不好处理啊,帮哪边都不会有好结果。”

    “草包只需要微笑就可以了。”摩根老爷掏出根耳勺,开始眯着眼睛挖耳朵,“希洛先认为她是至美的纯洁,精灵们盛赞她为‘微笑的芙蕾雅’,这笑容可以治愈一切伤痛。”

    “一群傻吡!呸!”摩根朝地上吐了口吐沫吐了口吐沫。

    “这位同志,你好像对上司的意见很大啊。”

    “上司?你觉得她能管得了我?”

    摩根老爷摸出个烟斗,在身后的墙上磕了两下,准备来两口。郝运看他鼓捣半天,掏了根兰州递过去,然后又弹开打火机。

    “这个免了。”摩根老爷手指一晃,一簇火苗从指尖亮起,无师自通的点上了香烟。

    嘛,忘了人家是头巨龙了。

    “这东西倒是不错。”

    抽了两口,人形巨龙两根手指夹着烟,看了几眼,“还有吗。”

    郝运把剩下的一条全都给了他。

    “我自己不抽,也就是出门在外散一散。”

    “子,我喜欢你。”

    摩根老爷心安理得收下烟,嘎嘎笑了两声,道,“想要什么,龙鳞、金币还是口水?”

    “谢啦,不缺东西。”郝运婉拒,他要龙鳞作什么,做一面龙鳞盾去屠龙吗?既然我有龙盾,为什么我还要屠龙呢,这完全是一个悖论。

    摩根老爷直愣愣的看了他半天,他一直很习惯人类或者精灵巴结他,然后在他身上薅羊毛。这位一无所求,的确让他很纳闷,问道:“家里有矿?”

    哥:“……”

    “好吧,真要谢的话,卡斯蒂利亚有什么特别好玩的地方吗,比如好看的风景。”

    他想带白到处玩玩,省的她总宅着刷脑残偶像剧。

    “这个啊……”摩根老爷叼着烟,抓抓脑袋,“一直往那边飞。”

    他的手指着南方。

    “飞个几天几夜,飞到大地的尽头。那里有一条大河,弯弯曲曲的盘绕好多圈,最后通过一条几千尺高的瀑布冲进大海,非常壮观。”

    “我以前很喜欢去那里。”

    完,他飞速的掐灭手中的烟,嗞溜一下,笔挺的站起来。

    “放肆!”他怒斥郝运,“竟敢对大祭司冕下不敬!”

    哥蹲在墙角一脸懵逼,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神转折。

    就看到旁边的门此时已经打开,芙蕾雅和其他人鱼贯走出。

    “怎么了?”芙蕾雅问道,然后吸了吸鼻子,不悦道,“摩根!我的面条呢,我饿了!”

    “冕下!”摩根老爷义正言辞,“我正在教训这个无知的人类,他不仅抽烟,还蹲在地上,这是亵渎!”

    郝运惊呆了,摩根那正义的态度,笔挺的制服,一丝不苟的礼仪,我特么自己差点都信了。

    “摩根,不得无礼,这是人类的贵客,利德尔人的礼仪和我们不一样。”

    大祭司蹲下来,和郝运握了握手。

    “你好,郝运对吧,约兰达和我了你的事,蟹蟹你帮助了我们。”

    超甜超治愈的笑容绽放在少女的脸上。

    郝运有点不好意思,扭过头去。

    “啊没什么啦,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他语无伦次的道,“可你为什么要蹲下来啊。”

    “嗯?我看你蹲着啊。”

    原来是这样吗。

    随后精灵方将举行盛大的午宴欢迎大祭司冕下的到来,对于在虫群阴影下苦战几日的奇平镇精灵来,所谓盛大也就是而已。大部分人都还在城墙上警戒。平民代表抽出了一部分出席,而军方代表则是跟大祭司关系要好的约兰达,由她负责接待事宜。

    这个事儿精想都不想就邀请了郝运和白。多年媳妇熬成婆,不成器的约兰达也有了当领导作主的一天。她锐意进取,大胆的将宴会上各种传统的正菜换成了自己平日里最喜欢的各种吃和零嘴。

    甚至还和郝运要了几十碗老坛酸菜面。

    这酸爽,可不合埃罗精灵的口味,老人家们心里直摇头。但是在场的精灵们只顾着低头嗞溜嗞溜吸着面条,美味得好像收了钱的公众号似的。

    谁也不敢抬头,因为一场肉眼可见风暴正在长桌上酝酿。

    在午宴刚开始的时候,约兰达介绍白的时候这么道:“芙蕾雅……大祭司冕下,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白。”

    “白,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芙蕾雅大祭司冕下。”

    白当然好啦,不但送给她衣服,还给她做美甲。芙蕾雅当然也好,这么多年的闺蜜,约兰达可不是喜新厌旧的人哦。

    “顺便一下,芙蕾雅,你也看到了,白很会打扮哦,她的衣服都特别好看!”

    所以约兰达姐,这位新晋圣骑士阁下,果真智谋无双,随口一句话就是一道离间计。两位“最好的朋友”抬起头互视对方,哔哩哔哩的电火花在空气中爆发。

    微笑的芙蕾雅依旧微笑,只是那种微笑显而易见的带着傲慢与嘲讽。她对郝运客气,因为郝运是人类。但是白是精灵,她可不认为白能比自己更加尊贵。

    白的脸上同样挂着微笑,那是冰冷和轻蔑的微笑。

    这场面看起来马上就要干架,郝运连发了好几条弹幕,询问怎么了,但是白根本没有理他。

    生死成败在此一役,男人什么的先一边去哦乖~

    “呵呵。”一阵轻笑声,芙蕾雅率先发制人,打破沉默,“白女士,您好。”

    “女士”这两个字被芙蕾雅咬的特别重,暗示白是一个没有身份的平民。

    “呵呵,大~祭司,你也好。”

    大,明年龄比较大。芙蕾雅同样很年轻,可是比起白的娃娃脸,这种天然优势,芙蕾雅就显得有些成熟了。

    “呵呵。”心照不宣的干笑。两人都不是特别擅长语言压制的人,还是得拿干货出来。

    两个人坐在那里,不约而同的,貌似随手的拨了拨头发。芙蕾雅的长发是接近银白的淡金色,还有着繁复的长卷,看起来非常华贵。而白的长发如黑色的锦缎,黑得发亮,又特别顺滑,有一种特别乖巧清纯的感觉。

    发型,平手。

    “不知道白妹妹的实力如何,现在奇平镇可是很危险的呦。”芙蕾雅貌似好心的提醒一句,又随手扶了扶自己头上的花环。

    这是由十几朵半透明水蓝色的铃铛状花朵精心编织的花环。这种名为“静谧公主”的珍稀花卉只在无月的夜晚绽放,除了好看毛用没有。为了保存静谧公主最美的一刻,足以让一名尊贵的法师累成死狗。

    神职人员不允许佩戴与神无关的首饰,但是希洛先有自然和神明的神职,谁也不能鲜花就跟希洛先没有关系——虽然,整个神殿只有芙蕾雅戴花环。

    “大姐不用操心,妹实力马马虎虎,也就站撸全世界吧。”

    白也不干示弱的偏了偏脑袋,让自己头上的一对樱桃更加显眼一些。这是白淘宝来便宜货,九块九包邮。但是长得好看戴什么都是卖家秀。鲜红的樱桃,下面还有翠绿的叶子,衬托在黑如锦缎的秀发上,相当俏皮可爱。

    芙蕾雅的静谧公主花环胜在名贵,而白的樱桃头饰,胜在发色搭配。

    饰品,平手。

    “芙蕾雅大姐,妹妹跟你真是一见如故,敬你一杯哦。”

    白厌倦了平手,决定使出绝杀。她拿起木杯,把自己的指甲亮了出来。

    我们都知道,白是接近美甲之神的存在,她的美甲实力被约兰达崇拜得五体投地。显然芙蕾雅大祭司也是识货的人。她如遭重击,脸色灰白,畏惧的把自己的手往桌下缩了缩。

    她的指甲仅仅是用花汁染色,虽然这花汁也非常讲究,里面门道不少。但是跟白的比起来,就完全不够看了。

    指甲,白完胜。

    但是这时候认输,那可不是芙蕾雅了。大祭司的威严,希洛先的荣耀都寄托在她的身上。

    “白妹妹,你是客人,应该是我敬你。”

    芙蕾雅貌似客套的站起身来要给白敬果酒,实际上主要目的是炫耀一下自己的衣服。

    一般而言,神职人员的白袍可没什么好炫耀。这些将身心都奉献给了神的信徒,日常只有粗茶淡饭,一袭朴素的麻布遮体。

    可芙蕾雅不仅是大祭司,更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她的白袍,那修身,那前凸后翘,还有其上淡青色的繁复流苏,根本就是一条优雅的白色连衣大裙子嘛。

    当然,芙蕾雅作为大祭司,必须是简朴的表率。她的裙撑并不是昂贵的鲸骨,而是不起眼的木头。这些神圣橡木的枝条,因为感受到女孩身上浓郁的自然之神的气息,而伸展出一朵朵淡粉色的蔷薇,爬满了芙蕾雅的裙底。

    只有偶尔几朵,随着女孩的脚步,不经意的从裙子边缘探出头来——这叫低调。如果整个裙子表面都是花,那叫浮夸,会被长老们逼逼。

    话为什么橡木会开出粉色蔷薇啊魂淡!

    芙蕾雅的这件神圣隐蔷薇,无论放在任何位面都是顶尖衣服,如果漂亮可以换算成防御力,那神圣隐蔷薇最起码是使徒级无畏舰主装甲级别。

    但是白的红莲同样不是凡品,有着汉服几千年来的闪耀加持,她丝毫不落下风。

    因为郝运喜欢,白多穿了红莲一天,没想到这时候派上了大用场。要是白还穿着优衣库的抓绒套头衫和裙子,那恐怕会被瞬间秒杀。

    衣服,又是平局。

    两个女孩子惺惺相惜的端着木头杯子,站在了一起。看起来要喝酒,实际上正在进行最后一项比拼,鞋子。

    这两位从头开始比,终于比到了脚。白的鞋子是搭配红莲的桃花绣鞋,巧可爱。

    而芙蕾雅因为是神职人员,只能穿草鞋。嗯,如果这也算草鞋。

    神迹浮萍是一种漂浮在云端的萍草,极端稀有,传只有在真神踏过的云朵上才会生长。这种浮萍有着极细腻的触感,但更大的好处是自带漂浮属性,是许多法师梦寐以求的施法材料。

    芙蕾雅用神迹浮萍编织了一双系带的凉鞋,并巧妙的利用材料的浮空力量,形成了看不见的鞋跟。

    坡跟哦,足足八厘米高!芙蕾雅完美的双脚就这样踮在离地几厘米高的空气中,比白的内增高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

    ……

    ……

    哎呀……好像不心暴露了白的秘密啊。

    白如遭雷击,退后两步大口喘气。难道我的时尚制霸之路,今天就要断送于此?

    不服!

    她看着芙蕾雅傲慢的微笑,心中一万个大写的不服。

    绝境中,白福至心灵,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件制胜的饰品,虽然这件饰品她各种不满意,但是芙蕾雅没有啊。

    人无我有才是最大的幸福!

    只见白一把将郝运拉过来。这家伙一直在跟那头渣龙站在旁边吃瓜,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待会再跟你算帐。

    “芙蕾雅大姐,这是我的男朋友郝运。”

    白甜蜜的抱着郝运的胳膊,一边用脸蹭,一边给了芙蕾雅一个挖苦的笑容。

    哈哈,死尼姑,你有男朋友吗!

    男朋友什么的,不就是用来配衣服的吗!

    芙蕾雅踉跄两步差点跌倒,她脸色铁青,哪怕是假笑都快挂不住了。她正在考虑要不要当众放出大招,这时候约兰达过来把两个人分开。

    “我你们两可好了啊!”

    约兰达一手一个拉住,“你们两又不是一个风格,何必分出个生死。”

    “哼!”

    “你女朋友不错啊。”摩根老爷挖苦道。他跟郝运靠边坐,一直在吃瓜看戏。俗话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女精灵,那自然是一台戏精大剧。

    郝运没想到自己躺枪,真是人在吃瓜中,锅从天上来。先是被当作大号装饰品被白拖了出来,随后就跟抹脚布一般,用完就随手一丢,真特么无语了。

    “在家都是我做主!”郝运勉强回嘴,心里超级不高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医废材妃〕〔偏执薄爷又来偷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降智女配,在线等〕〔武炼巅峰〕〔1255再铸鼎〕〔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渣了五个大佬后妖〕〔我真没想出名啊〕〔白昼之门〕〔璀璨王牌〕〔平平无奇大师兄〕〔穿书后我嫁给了短〕〔饲养全人类〕〔我只想当一个安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