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圣逆武〕〔大炼器师〕〔孤儿大帝〕〔银子太多怎么办〕〔我是真不想穿越〕〔天道魂修〕〔女主她是一颗星〕〔重龙葬道〕〔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开天录〕〔龙的法则〕〔岁月君主〕〔去地府做大佬〕〔我靠亏钱当首富〕〔无敌系统之请你砍〕〔真五行大陆〕〔万古第一龙〕〔世上无仙〕〔末世最强回收系统〕〔皇天战尊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一十九章 真实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四个月前。”

    郝运伸出四个手指,在摩根老爷面前晃了晃,确认这头渣龙明白四根手指的含义。

    巨龙都是三根手指,所以他们使用六进制。因为进制的差异,人类和巨龙的交易往往以失败告终,而且还给巨龙留下了“贪婪”、“无信”的恶名。

    多元宇宙一切的锅,归根结底都是数学的锅。

    “四个月前,我还是个深宅,离家一公里外对我来就是世界尽头。”郝运背着弓箭碎碎念,“我最后一次玩游戏还是那个时候,我宰了一头黑龙,名叫奥杜因,你认识吗?”

    “不认识,但是名字有点装哔。”

    摩根老爷敷衍道。

    他们两走在队伍的后面,白和芙蕾雅走在前面,互不相让。

    这两妞卯上了,一个拿着门板大的大剑,一位拿着砂锅大的权杖,见到东西就一顿乱砸。

    阿尔韦塔以侦察为由,溜到最前面不见踪影。他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在动身之前,大德先生利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和对地形的独特认知,制定了一个完美无缺的潜入方案。

    这个计划考虑到方方面面的突发情况,完美的利用了各种因素,这几乎是他侦察学造诣的巅峰。虽然不便表达出来,但是大德先生相当得意。

    潜入计划的第一步,是进行伪装,神不知鬼不觉的穿过一处蛇行草疯涨的林地。这种坚韧扭曲的大型草本植物对一切生物都极为不友好,它们蔓延的攀爬茎能给棱角分明的狂兽带来很大的麻烦。

    虫子本能的不喜欢这里,但是身形相对娇的精灵只要心一点,通过这处植物禁制问题不大。

    “注意不要被这些蛇形草给缠住,会很麻烦。”

    站在危险的蛇形草密林前,阿尔韦塔相当慎重的告诫众人。

    “好的,明白!”

    白挺尊敬阿尔韦塔,她是一个尊老爱幼的好孩子,她点点头表示了解。

    着,抽出一把门板大剑劈下去。唰得一声,只见一道滂沱的浩然剑气轰然爆发,在队面前开出了一条五米宽,几百米长的康庄大道。

    那些无辜的蛇形草,在锋锐的剑气中粉身碎骨化为乌有。

    “这样就不会被缠住了。”白认真的道,还不忘给郝运发了条弹幕,“我聪明吧?”

    “相当聪明!”

    郝运理了理被罡风吹乱的头发,相当有诚意的表扬了白。

    他有点理解主任为什么不喜欢白了。作为女朋友,白相当可爱。作为下属,郝运心想,如果我是领导,非把你捏死不可。

    郑主任,还真是有涵养啊!

    “你白痴啊!”

    芙蕾雅大声尖叫。这位以温柔的微笑著称的女孩,私下里刻薄得像只杠精本精。只要看到白,她就全身不自在。

    “你懂不懂什么叫做潜入啊!那边的虫子都发现你了!”

    芙蕾雅气势汹汹的握紧祭祀权杖,那权杖的顶端有砂锅那么大。圣洁的乳白色光芒从周身泛起,只见她“嘿咻”的一声跳起十几尺高,举着砂锅大的权杖当头落下,把一箭之外的一队探头探脑的狂兽砸得粉碎。

    轰隆隆!平地一朵的蘑菇云。

    好一记跳斩,大祭司冕下好亮的招子!

    “看见了没有!”芙蕾雅得意洋洋的向白大喊,“这才叫潜入!”

    白紧紧的抿住了嘴唇。失策了,没有考虑到潜入这个关键点,被芙蕾雅赢了一局。白虽然骄傲,但绝对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打脸要立正,输了要承认,哪里跌倒就要哪里爬起来。

    “哈!”

    白扶剑微闭双眼,片刻后猛然睁开,奇异的符文在她的瞳孔中亮起。她单手旋转巨剑缓缓浮起,千斤重的门板大剑在她手中轻如鸿毛。妖异的青色剑气从剑身上阵阵泛出,连空气都产生了不祥的抖动。

    “镇罪天罚!”

    白超帅气的喊出招式名,话音刚落身形消失在半空,下一刻她已经半跪着落入虫群中,大剑插进岩石。但见地面上闪烁起一个超大的淡青色未知符号,在此范围内的虫子在符号亮起的一瞬间化为纯净的粉末,伴随着最后到来的冲击波四处飘散。

    嘿呀!嚯呀!哎嘿!阿哒!

    “啊,真是有活力啊!”

    摩根老爷惬意的掏出根兰州,美美的吸了一口,道:“哥,你女朋友这么能,你以后日子不好过哇。”

    “她平时还好啊。”郝运在弹幕里给白点了个赞,单纯的妞打的更卖力了,“似乎,她和大祭司冕下之间有些不愉快。”

    “这就叫女人。”渣龙高深莫测的道。

    至于阿尔韦塔,我们前面了,他现在不想理任何人。他全程张大嘴巴,看着自己的秘密潜入计划就像那些无辜的虫子一般,从一开始就被砸得稀巴烂。

    要是约兰达这么干,他非得让她瞧瞧什么叫做“父爱如山”。但是大祭司冕下这么闹,他能怎么样,只能借口侦察,躲着呗。你们这么能,还潜入个鬼啊。

    我们来理一下这支精英raid团的构成,时间倒回到前一天夜间。

    芙蕾雅(1/5)获得神谕后,要求奇平镇提供一名熟悉毒气沼泽的向导,阿尔韦塔(2/5)当仁不让,他是个合格的向导,更是一名强大的战士。

    摩根老爷(3/5)自从投靠精灵苟且偷生后,向来是历代大祭司的跟班。

    郝运(4/5)是神谕中提别提到的人,所以必须跟着。

    白(5/5)严重怀疑神谕的真实性,首先希洛先的神谕在她眼里就是个屁,然后,她认为芙蕾雅这是假传圣旨。目的嘛,自然是乘机勾引自己的男朋友。

    虽然她对郝运各种嫌弃,但是谁敢来抢,剁掉狗爪子信不信!白第一眼看到芙蕾雅就知道她不是个好东西。

    试问,怎样最快的从人群中分辨出谁是绿茶婊?当然是让另一个绿茶婊去辨认。

    芙蕾雅简直受够了白,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杂种精灵,上来就拐走了自己最好的闺蜜。明明是个平民,竟敢穿的比自己就差那么一点点,竟敢长得比自己就差那么一点点。竟敢炫耀男朋友!

    我会抢你的男朋友?

    我用得着抢吗?

    我用眼睛电一下,他自己就会跑过来,拜倒在我的蔷薇裙下信不信。

    两个人一开始还笑里藏刀话里带针的互相挤兑了半天,后来因为从里学到的高能台词耗尽,词穷下干脆直接撕了起来。

    这也就是在约兰达家里,没有外人。要是外面的精灵看到温婉圣洁的大祭司像个婊砸一样骂街,不定直接改信恶魔也未可知。

    最后,白死活要跟着。芙蕾雅在一路上必然会玩花招,她得看紧郝运别犯错误。

    鸡汤里不是了嘛,不要去考验感情,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但是你的伤……”郝运很担心,“要不我不去了吧。”

    “我没事。”

    这时候不去,那不是怂了吗,白还真没怂过。她原地来了个后空翻,显示自己健康得不得了。

    “我可不是某人那种病秧子,歪歪倒倒得都站不稳。”

    这是白在讽刺芙蕾雅穿着高跟鞋。啊,白真的超级在意那双鞋,浮空坡跟鞋,超级羡慕嫉妒恨啊!

    “哈!哈!哈!你是猴子吗!”芙蕾雅看到白的后空翻,笑得花枝乱颤。

    “辣鸡!”这个词是她跟白学的,“淑女才不会这么翻跟头。”

    着,芙蕾雅来了个侧空翻。

    “看到了没有,淑女就要这么优雅!”

    约兰达和阿尔韦塔父女两抱头痛哭,埃罗精灵千年荣耀在芙蕾雅身上毁于一旦。

    倒是郝运和摩根热烈鼓掌。

    “难度系数9.9,我给满分!”

    “满分!”

    我们回到虫巢讨伐队的秘密潜入中来,白和芙蕾雅走在前面大开杀戒,郝运就和摩根老爷在后面划水聊天。

    “但是我有人身自由权,而且我不是精灵,希洛先的神谕管不着我。”郝运抗议。

    “那你当时怎么不直接拒绝呢?”摩根倒是纳闷了,“你是人类,只要你拒绝,那个草包废物只能干瞪眼。”

    “我刚才了,我在天际省宰了一头龙,名叫奥杜因。”

    “好了,你不要重复这个话题。他的名字令人不快,这不假,但你这是在残杀我的同类。”

    “摩根老爷,那是游戏,就是无聊的人用一种工具,假装做一件事情。比如我假装养了一只猫,这样既体会到了养猫的乐趣,又避免了养猫的麻烦。”郝运解释了一下。

    “也就是,你假装自己杀了一位荣耀的巨龙。这样你既获得了屠龙的荣耀,又避免了屠龙的危险?”摩根老爷有点明白了,“不得不,你们那儿的勇者还真是好当啊。”

    “重点不是这个。摩根老爷。四个月前,我还是个一无所有的普通人,在我们那个世界,像我这样的普通人还有好几十亿。

    在我的世界中,只有极少的幸运儿能够获得命运的垂青。每天各种媒体上充斥的,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个人,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喜怒哀乐,甚至他们的猫的名字都被人铭记。仿佛,世界就是围绕着他们在转。

    而像我这样的绝大多数,如同尘埃一般。每天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我们仅仅存在于统计数字的数点后无数位。

    我并非在嫉妒些什么,我只是不甘心自己留不下哪怕一点点的痕迹,发不出哪怕一点点的声音。参加联盟的工作之后,我的世界豁然开朗,让我能够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待自己所在的那颗的星球。

    可是,我依然觉得是那样的不真实。仅仅四个月前,我不会想到自己会有现在这样精彩的生活,更不会想到,自己有这么好的女朋友。

    摩根老爷,您是一位强大的巨龙,现在您站在我的旁边,就像四个月前奥杜因站在我的面前。我甚至都无法分辨真实和游戏之间的区别。游戏中如果有一位大祭司邀请参加讨伐队伍,我肯定不会拒绝。”

    摩根老爷吧唧吧唧的吸着烟没有话,哥这算交浅言深了。他本不想跟郝运讨论这么深入的话题,大家萍水相逢,做了虫巢之后散伙拉倒。

    只是他毕竟白收了人家一条烟,现在哥看起来是自言自语,实际上是在请教前辈。

    这时候白刚刚屠杀了一队狂兽,她怕郝运走得慢跟丢了,站在一地的血肉碎片上向他招手。

    摩根老爷道:“那孩子看你的眼神,可不是游戏。我活了将近一万年了,这一点,我很清楚。”

    “这我知道。我很爱白,我想娶她做老婆。”

    “这不就行了?那你觉得世界还要怎样真实?你希望自己的声音被世界听到,你可曾想过,你羡慕的那些人类,他们是否觉得真实?今天,有一百万人知道了我养的猫,明天有两百万人知道了我的菜单。你可曾想过,对于他们来,无论一百万还是两百万,同样也是虚幻的数字。

    智慧生命生而孤独,人类有两只手,巨龙也只有两只爪子,我们能够真实握紧的事物极为有限,这就是生命本身的局限性。你现在已经握住了另一只手,那么就不要放开,因为她就是你的真实。”

    到这里,摩根老爷叹了口气,想到了非常久远的回忆。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经用暴力和恐怖统治了一个人类的王国,王国里的一切财富和美女都属于我。但是我最满意的一点,是宫廷里的一个丑,他的表演,每次都能把我逗得哈哈大笑。

    后来,不堪屈辱的人民秘密联络了许多强大的战士和法师,起义反抗我的统治。我敌不过,狼狈逃出王宫。那些属于我的黄金和女人都成了别人的,只有那个丑跟着我跑了出来。

    我问他,为什么跟着我。他,陛下,您的确是个彻头彻尾的恶棍。但是只有您喜欢看我的戏,我不跟着您跟着谁呢。

    那么庞大的一个王国,我能把握的真实,也不过是一个丑。所以,无论做人还是做龙,最重要的是开心!有一两个在乎你的家伙,有一两件自己喜欢的东西,有一两处自己爱看的风景,就足够了。这些,就是世界的真实。”

    “蟹蟹您了摩根老爷。”郝运诚心诚意的道谢,虽然他根本也没想问啥,而且如果不结束这个话题,不知道摩根老爷会不会下碗面给自己吃。

    哥确实有些心结,他骤然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一个掌握着巨大权柄的不朽者,很多时候令他无所适从。他的心中充满了诡异的豪情壮志,就好像中了彩票的贫民总试图每次喝两碗豆浆。

    摩根老爷让他想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无论做普通人还是做不朽者,其实并没有两样。最重要的事情永远是好好对待自己身边的人,因为眼睛看到的,双手触摸的,才是真实可信的存在。

    “呵呵,年轻人。”摩根老爷晃晃脑袋。

    “摩根,我饿了!”

    芙蕾雅举着大锤气喘吁吁,她毕竟比不上白,她战斗狂暴,消耗大饿得也快。

    “快点下碗面,我一会要吃面!”

    “得令~~”

    摩根老爷乐呵呵的掏出家什,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吐火烧水。还真的会下面哎!

    “愣着干嘛,准备碗啊!”

    “哦……”

    那边两位男丁忙着生火下面,这边两位姐姐还在收尾。

    芙蕾雅活动了一番胫筋骨,出了身热汗,顿觉神清气爽,平日里在人前装纯憋出的内伤恢复了不少。连带着,白她也不是很讨厌了。难得碰到个各个方面都不落下风的同龄人,芙蕾雅觉得还是化敌为友比较好。

    毕竟再闹下去,她也没有底气自己一定会赢。

    “嘿呀!”

    芙蕾雅抡着权杖,以身体为轴高速旋转,来了记横扫千军。

    “白是吧,没想到,你还不赖嘛!”

    在虫群中犁出一道十几米长的血**壑之后,芙蕾雅停下回了口气,凶神恶煞的道。

    “彼此彼此!”

    白挺剑一个突进,动作各异的残影在周围几十头狂兽身上闪现。下一刻,这些倒霉的虫子全部原地变成两半栽倒在泥土里。

    “你这个大祭司,也不是让人很讨厌嘛。”

    白闪现到芙蕾雅的背后,两人背靠背防御,一人持剑,一人执杖,周围满是虫子的血肉和甲壳碎片。这场景,是北斗神拳的片场都有人信。

    只不过,两个漂亮的女孩子不仅没有爆衣,而且全身纤尘不染。白是技巧高超,虫子的血液点滴不沾身。芙蕾雅是圣光护体,虫血溅上来会被烧成灰灰。

    看来都有余力。

    “重新介绍一下,我是芙蕾雅,卡斯蒂利亚希洛先神殿的大祭司,以后遇到麻烦报我的名字。整个大陆,本姐一不二。”

    “嘁!我是白,联盟城乡委总务处办事员,有摆不平的事情跟我,我在单位还是得上话的。”

    半晌,再也没有虫子从阴影中钻出来,这一片区域的虫子都被她们两个宰干净了。

    如此一来,阿尔韦塔阁下的秘密潜入计划的第一步圆满成功。

    “白。”芙蕾雅垂下权杖,貌似不经意的问了句,“那个郝运,真的是你的男朋友?”

    啊,你果然最在意这件事吧。

    “嗯,啊,当然算是啦。”白打着哈哈把剑收回空间。

    “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长得不好看。”

    “喂他是人类唉,人类长成这样不错了我告诉你。”白反驳道,别人郝运不好看,她心里不爽。

    “你干嘛找个人类啊,白你的条件还可以啊,在哪不都有大把的帅气哥哥。”

    “我……喜欢一个人还需要原因吗?喜欢不就喜欢了吗。”

    白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左思右想好像也没有很特别的原因。无非就是对自己好,而且聪明又上进,是个有前途的男孩子。

    她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哪里考虑过人类还是精灵啊,况且不朽者算哪门子人类。

    “你问我干嘛,你自己跟那头龙怎么回事。”白决定以退为进,没想到这句话一下子打中芙蕾雅的七寸。

    “什……什么啊!”大祭司冕下支支吾吾,“摩根就是我的管家兼坐骑,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是什么样子,我告诉你,没什么八卦能躲得过我白的火眼金睛。”

    两个女孩子扔下武器嬉笑着打成一团,看得刚刚端着两碗面过来的郝运莫名其妙。咦你们两不是怼生怼死恨不得撕了对方,怎么又好上了。

    “呵呵,女人。”摩根老爷高深莫测的笑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仙剑开始碾压万〕〔我真没想出名啊〕〔黑龙法典〕〔这号有毒〕〔炼金手记〕〔巫师旅行者〕〔重生之最强剑神〕〔峡谷正能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的变形德鲁伊〕〔王爷别跑,元帅嫁〕〔我的学姐会魔法〕〔诡术刺客〕〔海贼之读书会变强〕〔楚氏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