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兽世种田记〕〔进击的表妹〕〔完美隐婚,老公已〕〔次元法典〕〔前任来吃回头草〕〔田园小福妞〕〔医路逍遥〕〔一颗新星〕〔惹春风〕〔农家皇后太古怪〕〔境王妃〕〔我解封了地球〕〔重生六零美好生活〕〔至尊盛宠:神妃狠〕〔姜小姐今天也不乖〕〔穿越之陪嫁难为〕〔绝世帝君〕〔开局召唤黑影兵团〕〔拔剑你就输了〕〔医仙攻略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不朽者联盟 第一百二十五章 星空中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帕萨特平稳的星空中行驶,车外寂寥无声,只有点点星光划过车辆的外壳,转瞬即逝。

    车内有些拥挤,阿尔韦塔块头最大,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后座上挤着白和郝运,还有芙蕾雅和摩根老爷。最后还是白坐到郝运腿上,才勉强安定下来。核定乘员五人的帕萨特,正儿八经的超载一人。

    “没多大事。”王师傅单手扶着方向盘,准备点上一根烟,“虚空驾驶就这点好,不会突然冒出个交警来。”

    “咳咳。”郝运提醒一下,“车上有女士哦,王师傅,不要抽烟。”

    “抱歉抱歉。”司机把烟又放了回去。

    “王师傅,为什么我们一会在虚空通道里,一会又要开进现实宇宙里啊。”郝运问道。

    几个人在奇平镇的废墟上等了几个时,王就开着车过来接人。帕萨特先是开进时空的开口,在虚空通道中穿梭了十几分钟,又跳回现实世界,在广袤的星际间以几万倍的光速开了半时。

    话,上汽的技术这么流批的吗!

    “哦,因为卡斯蒂利亚没有标准通路,得绕来绕去,有些地方实在没路了也只能回到宇宙里裸奔。”到交通,司机师傅肯定最清楚,“等接近利德尔,就会快很多,直接上高速,一会就到边检了。”

    一路上,芙蕾雅坐在右后座,只是一直看着车窗外。

    “那个就是恒星吗?”

    芙蕾雅指着车窗外问道,宇宙中,一颗巨大的火红色星球占据了众人的一大半视野。如果不是帕萨特窗玻璃上的遮断滤膜,单单那强烈的光线就可以把车中的凡人都烧成灰烬。

    “不是恒星周围会有和卡斯蒂利亚一样的行星吗,我怎么没看见。”

    “啊,严格的,这是一颗红巨星。当一颗恒星脱离主星序后,会不断的膨胀。在这个过程中,它的体积会成千上万倍的膨胀,近处的行星,一般都会被吞噬。”郝运跟芙蕾雅科普了一下天文学,然后有些好奇,“芙蕾雅,你好像对天文学并非一无所知哦。我以为精灵们会把天上的星星当成切碎的月亮。”

    “吞噬了自己的追随者吗?原来即使看似纯净的星空也是如此。”芙蕾雅叹了口气,继续道:

    “大多数精灵会认为星星是切碎的月亮,或者众神和英灵的光芒。但是只要肯学,神殿里也有一些简单的书籍,当然,利德尔人也曾传授过一些关于宇宙方面的知识。”

    芙蕾雅抚摸着车窗,可以微微感受到外部的灼热。

    “其实我也没有看过那些书,都是约兰达告诉我的这些。她从很的时候就对星空充满了幻想,每天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叽叽喳喳个不停,计划自己在宇宙中的探险。”

    郝运不动声色的扫了副驾驶的阿尔韦塔一眼,老德鲁伊像尊石像一样呆坐在那里,对星空和芙蕾雅的追忆没有任何反应。

    “我那时候总是在嘲笑她,认为她那都是在白日做梦。直到此时此刻,我才明白,自己眼界的狭。只有置身其中,才能感受到星空的壮美和浩瀚。”

    “我曾以为卡斯蒂利亚就是世界的全部真相,现在看来,不过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嘁,装什么文艺。”坐在后座中间的摩根老爷又管不住嘴了

    芙蕾雅转过头,恶狠狠的瞪着他。

    “你什么!?信不信我撕了你那张臭嘴!”

    “我这浩瀚宇宙,真是震撼人心,我摩根真是枉活上万年,竟不知抬头还有如此无限的一个壮美世界。”

    郝运和白一下子就笑了出来,白坐在郝运的腿上,姿势非常的暧昧。两个人挤在狭的空间里,可以感受到彼此身体上的温热。

    “每个世界每个文明,总有仰望星空的先行者。在我们的世界,从人类诞生开始,就从未停止过对星空的向往,近代之后,更是有无数的殉道者倒在通往星辰大海的道路上。”郝运挑了个话题,免得芙蕾雅当场就动手揍渣龙,“这应该是智慧生命的本能吧。”

    “嗯,你这么来,我们埃罗精灵也同样向往星空。”芙蕾雅放过了摩根,“似乎星空中有着某种神秘的,不可思议的吸引力,我们最古老的史料记载,就是一张提灯花编制的星空绘图。”

    “可能因为星空代表着无限和未知吧,这两者对于智慧生命来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郝运赞同。

    “不对哦,因为上面开着一朵花。”白趴在郝运的耳朵上吹气。

    “什么?”

    郝运掏掏耳朵,白这一招搞得他不仅耳朵痒,心也痒得跟猫抓了似的。

    “星空之所以美,是因为上面开着一朵花。”白告诉他,“一朵看不见得花。”

    “你怎么也文艺起来了啊。”郝运摸摸她的脑袋,白的发质柔软,摸着很舒服。

    看着两人亲亲我我,芙蕾雅心中有口气堵在那里。

    “白。”她问,“在多元宇宙,精灵族是不是都像埃罗精灵这么落后,一定要依附人类或者别的什么才能生存下去?”

    “没有啊。”白答道,“卡珊精灵超!厉!害!怼天怼地怼世界,一言不合立马开干,任何其他种族对于他们来都是花肥。”

    “唔……听起来不错,那他们信仰的是哪一位?”芙蕾雅有点羡慕的问道。

    “嘻嘻……”

    白搓着双手,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他们信仰我。”

    “哼。”大祭司少女偏过头,有点不高兴,她以为白晃点她。

    过了一会,她又问郝运。

    “郝运大人,请问卡斯蒂利亚在联盟主权确认之后,是否可以获得一个公平的地位。”

    “不用叫我大人。公平是相对而言,但是从法理上来是这样没错。”郝运答道,“至少,联盟的法律不会允许一个成员世界抓捕另一个成员世界的公民当奴隶。智慧生命生而平等,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你放心。”郝运递给芙蕾雅一块巧克力,安抚少女的情绪,“只要法律上站得住脚,我和白也不会让你们吃亏不是?”

    纵使大家都不开口,但是任谁都能看出芙蕾雅现在的精神压力非常大,对利德尔人类的熊熊怒火和对神的质疑,在这位少女大祭司的身体中激烈回荡。

    她表面阴沉,好似雪山皑皑的白雪下汹涌着疯狂灼热的岩浆。

    几个人互相之间没有破,但是谁都看出来卡斯蒂利亚的局非常大。也许细节方面也许有待商榷,但是想来也跑不了奴隶贸易,甚至更加黑暗一点,他们在做**器官或者灵魂交易。

    卡斯蒂利亚只是利德尔人类的大养殖场,而精灵之神希洛先绝绝对对是参与者。

    没有人是傻瓜,埃罗精灵的先贤们肯定对利德尔人的一些不合理的举动,有过类似的疑惑。但是他们没有证据,或者,精灵之神希洛先的存在正是最大的反证。

    文明的代差太过巨大,利德尔人甚至整整千年让埃罗精灵们活在一个温暖的梦中。如果不是这次一头虫子主脑莫名发疯,大概埃罗精灵还会这样继续下去。

    他们在亲人的祝福中诞生,在朋友的陪伴中成长,在与虫子的战争中英勇牺牲,这样近乎完美的一生。

    很难有人能从满地被腐蚀殆尽的残肢发现少了那么几个精灵,这很完美,不是吗。

    芙蕾雅可以对此视而不见,继续回到那个由神明和高等文明共同编织的温柔骗局中。这也很ok,郝运和白会转身就走,人有选择真实或者虚幻的权力。

    但是芙蕾雅决定绕过希洛先,直接将卡斯蒂利亚摆进联盟的成员名单中。在奇平镇,面对着断壁残换和累累尸骨,她显然想清楚了自己是谁,又是什么人的大祭司。

    《大千三千世界法》第十二条第三款明确规定,“……神权律令及由神权保障实施的各项律令,法律效力均不得高于联盟法案……在与联盟正式法案发生冲突时,以联盟法案为准……”;

    以及《大千三千世界法实施细则》第四百五十五条之规定,“……联盟尊重并维护诸界神明的各项合法权益,但诸界神明有义务模范遵守各项联盟法律……信徒并非神明之私产,同样受到联盟之保护。无论信徒自愿与否,神明均不得以神权为由干涉联盟的治权管辖……”

    芙蕾雅并不知晓这些法律,但是她相信白。两个人之前还互相看不顺眼,大是大非面前倒是清醒的很,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芙蕾雅这样做,希洛先牌面上依旧拥有卡斯蒂利亚及其上生活的埃罗精灵全族,但是祂和利德尔人的那些秘密交易和动作,从性质上就变成了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这也是摩根跳起来想阻止芙蕾雅的原因。一旦希洛先反应过来,也许不能拿埃罗精灵怎么样,但是跟自己座下的一个的大祭司算算帐,联盟也不能三道四。

    既然芙蕾雅选择了直面黑暗,硬刚到底,那么,作为朋友,程序上的事情白和郝运肯定会为芙蕾雅便宜行事。

    “郝运大人,我还有个不情之请。”芙蕾雅有些为难的开口。

    “你吧,只要我们能办到。”

    “一会到达利德尔境内后,我能不能先去找一找约兰达。”

    她完后,死死的咬着嘴唇。她知道现在不应该节外生枝,最重要的是立即前往联盟确认主权。但是一想到好闺蜜可能遇到的可怕事情,女孩的心就像刀搅一样。

    “芙蕾雅,约兰达的事情交给我们。”白拉住女孩的手,“她也是我们的朋友。”

    “……谢谢你,白。”

    “那我陪芙蕾雅去联盟办手续。”郝运想了一下,又有点犹豫,“但是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哈,我在你眼里是不是出门买瓶水都会有危险啊!”

    哥点头,是!

    白有点恼怒,又有点甜蜜,不知道该什么,只好不安分的扭动自己的身体。

    “我还是给佐老板打个电话吧,让他帮忙接待一下。”郝运掏出手机。

    已经接近利德尔境内,手机信号已经覆盖,刚才在兜里一直在震动,貌似这段时间的未接来电有点多。只是刚才白一直坐在他腿上,没法掏出来。

    他可舍不得让白下来,好软好香啊哈哈哈。

    “不用麻烦。”电话还没有拨,王师傅接过话茬,“我带他们去登记中心办理一下就是,反正顺路。”

    对呀,跑腿办事这种操作司机也算是门清。

    “谢谢王师傅啊。”

    这倒是意外之喜了,王一般只扫自家门前雪,没想到居然会主动帮忙。

    “不客气。”王从后视镜中看了摩根一眼,道,“应该的。”

    “我要留下来找人。”

    副驾驶的阿尔韦塔闷哼了一声。

    父亲要求寻找被拐卖的女儿,貌似完全找不到反对的理由啊。

    “大德先生,在利德尔境内,埃罗精灵的行动恐怕诸多不便。”郝运劝道,他担心阿尔韦塔在盛怒之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话很难有父亲在这种情况下能够保持理智吧。

    “没关系,我可以变成熊。”

    “……好吧。”

    虽然牵着一头熊逛街挺内个啥的。

    “对了,白你也是精灵啊,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芙蕾雅问道。

    “我嘛,你看。”白摸摸耳朵,一下子又变成了圆耳朵。她的伤早就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懒得变回来。

    “白你到底是精灵还是人类?”

    “我就是我。”

    王师父换了一个档位,提醒道:“又要上虚空通道了啊,马上就会到站。”

    帕萨特的影子晃了晃,消失在现实世界中。而车窗外的那颗红巨星,依旧在宇宙中静静燃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不朽者联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出名啊〕〔穿成偏执反派的小〕〔这号有毒〕〔剑神在星际〕〔饲养全人类〕〔黑龙法典〕〔平平无奇大师兄〕〔恐怖复苏〕〔白昼之门〕〔三寸人间〕〔绝对一番〕〔斩月〕〔万千之心〕〔倒影之门〕〔初恋小酥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