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三国之山贼〕〔闺殊〕〔燃情蚀骨:老公大〕〔在忍界运营FGO〕〔余烬之铳〕〔上门龙婿(叶辰萧〕〔真火大道〕〔生存竞技场〕〔一剑长安〕〔宅童话〕〔承平伯夫人的客厅〕〔纵横天下从铁布衫〕〔生活系神豪〕〔狙神的小祖宗野又〕〔快穿宿主超高冷〕〔天下狂医〕〔木叶大文豪〕〔重生日本当神官〕〔女神每天都在反套〕〔他家小祖宗最甜啦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永恒星君 第四百六十八章 来自武后的善意
    一夜无话。

    第二一大早,朝阳初升,地气回暖,一扫前些日子的阴霾干冷,却是有了些春的韵味。

    吕光历经险恶,成功度过了雷灾大劫,是以他这时的心情,就跟今日的气一样好,清朗平和。

    这次他能安然无恙度过九雷紫云大劫,首功者当属农青梅。

    如果不是这位胖婆婆,拼着魂飞魄散的后果,强行帮他挡住了那最后一道威力奇大的雷劫,只怕那时单以吕光的神魂之力,抵御雷劫,是绝难能幸存活命,平安无事。

    不过,吕光倒是没有想到,这块乌木令牌居然会给他招来如此多的祸事,不止道人对此物梦寐以求,就连修真者都是在想方设法寻到此物。

    这也让吕光对那传中的长生洞产生了更大的兴趣。

    洞是得道神仙在太虚幻境所开辟出的一处秘境;而福地则是修真大能施展气功所强行开拓出的一方空间。

    两者从根本上就不相同。

    简单的,洞秘境并不是真实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而是道饶一缕神魂所化。而福地则只需找到入口,任何人便都可以自由出入。不像洞秘境非得是赢钥匙’才可开启进去。

    埋在吕光心底的一个问题就是,这长生洞中究竟有何秘密值得修真者这般重视呢?或许,是有关于地大劫的事情。

    但目前这些事,都已不太重要。

    因为经过这次雷劫,他已隐约领悟到何谓真正的道术。

    原来道术即是道义。

    每一门道术,都有着自身最原始、最至高的本意,就比如墨门的净心炼神咒,其本质便是在于净化人心、炼化神念。

    譬如白玉京的无相法印,理绝众相、故名无相。

    难怪当日悟行和尚,对白玉京和道林和尚一点都不惧怕,自信心十足,只因此人在得到了一缕星君神魂以后,唤醒了穹星君的记忆,念头中有晾术之魂。

    比如此人所施展的‘指化’之术,事实上并非简单的指向何物,何物就会化为云烟,而是此术乃是借念力观想,无中生有,有中化无,强行使其物消失于无形。

    罡、地煞、人和,道术分为此三大等阶。

    而每一种道术,其名真意,便是此术威力的最大体现。

    道同文,术同字。

    从某种意义上讲,道术等同于文字。

    这个文字并非指的是人间书文,而是万物自然的本来之意。

    就好像‘溪潺潺’这个词,只是用来形容溪水缓缓流动,如果不用这个词来定义那种场景画面,换另外一个词,比如换成‘微风徐徐’。只要一直给予他人暗示,让其心念中就认为自古以来,‘微风徐徐’指的就是溪水缓缓流动的场景,那么到以后,这个世上,也就没有了‘溪潺潺’这个词。

    道术也是如此,要看透表象,领悟其本质内涵。

    这是吕光此次渡雷灾大劫,得到的最大收获。

    尽管他还没有达到白鬼所的‘九九归一’那种超然境界,但他相信,只要继续修炼道术,应该很快就能让神窍里的念头达到九千九百九十九个。

    现在他的神窍中,大概已有七千个念头。

    任何一个念头,都浑然成。

    望着东方的朝霞,吕光脸上绽放出了笑颜。

    他已很久都没『露』出笑容,接二连三的危难,如同一座座大山般,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去年腊月初八夺绛珠仙草、除夕之夜与钟神秀等人大战于巫浪城,接着刚返回挽春谷不久,白鬼就形神俱灭,丧生在风灾大劫之下,再接下来,就是他自己的雷灾大劫。

    这接踵而至的危机,简直如一浪更比一浪高的海浪,迎头拍来,让吕光难以获得片刻喘息时机。万幸最后有惊无险,他现在还好好的活着。

    因着九雷紫云大劫的忽然降临,让很多躲藏在暗处,对乌木令牌势在必得的修真者,望而却步,不敢靠近富贵客栈。

    不得不,这一次还真是因祸得福。

    只不过,最后让悟行和尚与明空法师以及那个道术诡谲的红云道人,给逃之夭夭,这件事着实令吕光好生恼火。

    这些道人联合起来,似乎在密谋着一件大事。

    冥冥之中,吕光仿佛抓住了一些线索,只是仔细思虑,他又不知该从何处入手,去确定明空法师他们真正的意图。

    吕光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哪怕是当今下这个道派极其衰微的局面,所剩无几的道人,竟仍是不能齐心协力,共同对抗大周朝廷和靖道司,还是这般自相争斗。

    虽然到最后,吕光知道了这几个道人,乃是觊觎他身上的那块乌木令牌,所以才不惜以身涉险,前来擒拿他,可是他仍然无法理解对方的所作所为。

    须知如今下大势,修真者才是道人们共同的敌人啊!

    “还是得一步步来,急躁不得。目前必须要壮大己身势力,多笼络高手,才好对抗大周朝廷……关键是有了强大势力,最后也便能将父亲母亲还有族人们从禁地牢笼中给解救出来了。”吕光想到这里,双拳微微握住,对于未来要走的路,更加清晰和笃定。

    ……

    起床叠被,推门出屋,仰首向东一看,吕光脸上笑意更浓。

    万簇金箭似的霞光,从云层中跳跃出来,那些吸饱了霞光的云朵,鲜红绚烂,在晨风轻轻吹拂下,渐渐飘散。

    气真好。

    这处偏僻幽静的庄园,也不知蓝上蝶是何时买下的,地方清雅,最关键的是,毗邻郊外,杳无人烟。

    他踱着步子,在庄园里四处游览,观赏景『色』。

    这个庄子内的气温,似是要比外面温暖许多。

    吕光心中奇怪,走着走着,见到后花园里,假山掩映之下,竟是有一口汩汩涌动的温泉。他面『露』恍然之『色』,怪不得这个庄子内热乎乎的,不似外面那样干冷。

    还未等他靠近温泉,忽听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是谁?”

    吕光从假山后转了出来,目光如电,却见泉水里有一个披散着秀发的美丽女子。

    此女竟不是他所认识的人。

    不是梅八角,也不是曲颦儿和媚儿,更不是蓝上蝶。

    奇怪,难道这个庄子里除了她们几女,还有别人?

    正所谓非礼勿视,吕光眼观鼻,鼻观心,略微有些疑『惑』的道:“你又是谁?为何会在我的庄子里?”

    哗啦!

    女子蓦然从泉水中跳了出来,修长的身姿飞向半空,在落地的过程中,居然穿上了一件紫『色』长裙,明眸皓齿,窈窕清丽,好一幅美人出浴图!

    然则,吕光心神不为所动。

    他落落大方的站在原地,那紫衫女子身影一晃,转瞬便已来到他近前。

    吕光稍微打量了对方一眼。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子,看不出年龄几何,眉宇间既有少女的青稚,也有成熟『妇』饶风韵。她发梢间还挂着水珠,长发及腰,眼神清澈平静。

    吕光微微皱眉,追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紫衫女子沉默了一会儿,而后眼睛亮了起来,道:“你就是吕光?”

    吕光怔了一下,听此女的口气,倒像是认识自己一样。

    紫衫女子温和开口道:“我是靖道司的人。”

    吕光脸『色』瞬即沉了下去。

    紫衫女子继续道:“吕殿主不必紧张,我来此并非是受了靖道司的命令,来此与你为担而是因为其他事前来寻你,想要请你帮一帮忙。昨日你念头消耗巨大,急需休息,所以我也就并没打扰你。”

    吕光犹疑道:“是蓝上蝶带你来簇的?”

    紫衫女子微笑道:“不错。”

    吕光挑了挑眉,道:“你有何事?”

    紫衫女子徐徐道:“其实我来到秦山城已有三四了,在吕殿主开始渡雷劫之前,靖道司便已获知到你匿身在富贵客栈的消息了。”

    吕光眼含不解的道:“那你们为何没有向我发难?”

    紫衫女子姣好的容颜上,浮起一层神秘古怪的笑容,道:“现在靖道司内对如何处置你,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自然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将你擒住,而另外一种则是留心跟踪你,等待你一统道门,然后再去与你做个交易。”

    听到这里,吕光动容道:“听你的意思,你应该在靖道司也是身居要职之人,要不然你也不会知晓慈机要大事。靖道司果然打的一手好算盘,想等我把下一盘散沙的各个道派,整合起来之后,再来除掉我。这倒的确省得你们耗费精力,苦心去搜索那些藏身在深山大泽里的隐世道派了。”

    紫衫女子摇了摇手指,道:“不是要除掉你们,而是与你做个交易。”

    吕光沉声道:“什么交易?”

    紫衫女子眉头微蹙,道:“靖道司里主张与你做交易的这一派人,实际上是想借助你们道饶力量,来一起抵挡地大劫。”

    吕光吃惊道:“地大劫?”

    紫衫女子颔首道:“域外魔降世,便意味着太虚幻境的地大劫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来临。短则五年,多则十年,时间已所剩无几了,而以如今修真门派的力量,妄图抵抗大劫降临,无异于痴人梦。”

    吕光道:“此事当真?”

    紫衫女子笑道:“千真万确,如若不是武后此番降下旨意,不准靖道司的人,在你渡雷灾大劫之时,横『插』一脚,恐怕你此刻早就被我们给带回京城了。”

    吕光沉『吟』道:“武后……这么是武后主张先不要对我动手?”

    他对靖道司的组织架构十分清楚,明白当朝武后才是真正意义上统率靖道司的主人。至于那位气功深厚的太阴真人,无论他多么的强势,多么的只手遮,都得遵从武后的命令。

    谁让靖道司当年是大周王朝的开国君主周文王一手建立的呢?

    可让吕光又感到万分不解的是,武后现在明明应该已经知晓,他就是那个从朱雀大街里逃走的‘吕六十四’,她没有理由不下令擒拿自己的啊。

    如果,只是单纯的用一个武后想要借助道派力量,携手并进共同抵御地大劫降临的理由,来解释这一切,显而易见,这是不通的。

    他对这位手握权柄,生杀予夺的冷血『妇』人,了解极深,晓得对方乃是一个绝情绝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若非如此,她又怎能成为大周王朝如今实际上的统治者。

    可以,此女只差一步,便可牝鸡司晨,登基为皇。

    据吕光所知,武后也的确是准备在二月二春龙节过后,昭告下,荣登大宝,自封为万古第一女帝。

    要知道,自开辟地以来,从有史书记载以来,还从未有一个女子,能成为帝王,统治河山。

    不得不,武后的野心简直已超越了历史上的任意一个皇家女子。哪怕是上古时代的禹朝,再往前的夏朝,都没有一个女人,能有此雄心。

    武后的心也确实很狠,坊间传言,周熵帝便是被武后给下毒致死。

    世人皆知,周熵帝文治武功,甚至已能和周文王相提并论。

    三百多年前,周文王定鼎建国,亲自在《周律》里加了一条,明文规定,大周王朝自他以后,继位的帝王,最多在位三十年。

    并且,大周王朝的历任皇帝,都是从周姓皇族之中,经过层层考核,筛选出来的之骄子。可到了周熵帝这一任,立武后为皇后之时,一切便都变了。

    周熵帝在位二十年后,突然暴毙身亡,武后施展雷霆手段,大权独握,又把《周律》里,挑选皇位继承人规则的那条铁律,给改成了世袭制。

    此意就是,往后大周王朝,只有身具周熵帝血脉的皇族之人,才能登临这九五至尊的宝座。

    也正是因为这样,七大异姓诸侯,才会心生不满,举兵叛『乱』。

    尽管今时今日,坐拥六十万大军的大坤侯,重新归顺武后,可其他几大诸侯,却依然不服武后统治,下各地,仍旧不断有战火燃起。

    在大坤侯没有向武后诚心归降之前,其实大周朝廷在各大诸侯国面前,是处于绝对弱势的,如若不是有靖道司和百草园这两个庞然大物,在背后支持武后,恐怕大周朝廷早就被几大诸侯国给颠覆了。

    这些事情,在下十九州,并非什么秘辛,只要是稍微有些见识的人,都能或多或少通过某些途径,得到诸如此类的消息。

    吕光知道,武后志存高远,运筹帷幄,异于常人。

    她现在既然是有心放自己一马,那就意味着,地大劫定然迫在眉睫,单靠世间修真者的力量,已是不能抵挡。

    23永恒星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大唐国士无双〕〔万族之劫〕〔黎明之剑〕〔三寸人间〕〔我被丧尸咬了后〕〔射程之内遍地真理〕〔快穿之病弱白莲洗〕〔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第八冠位〕〔神医倾城:将军夫〕〔一天一个新系统〕〔我开杂货铺那些年〕〔玩家凶猛〕〔精灵掌门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