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光头很危险〕〔至道学宫〕〔星夜可期〕〔影视世界当首富〕〔同桌大佬又犯规〕〔影帝,入戏太深〕〔我的巨星败家女友〕〔我竟然是富二代〕〔美女总裁的神级兵〕〔与偶像谈恋爱〕〔我就是超级警察〕〔美食从和面开始〕〔再见了,我爱的渣〕〔王倔头的幸福生活〕〔商女为妃:世子大〕〔总裁校花赖上我〕〔韩娱之请签收〕〔我的1982〕〔我在英伦当贵族〕〔万兽朝凰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九卷 阴阳行第十九章 尸香遍地
    窦大宝问我:凤凰胆是什么。

    我说:凤凰胆又叫雮尘珠,传说是地母所出的一种古玉。形似人眼,通体赤红如火,有万毒不禁,补阳去阴的功效。

    传说凤凰胆中蕴藏着火炎精华,是天地间一等一的极阳之物。

    我放下帘子,回过头说:关于凤凰胆,我也只是听瞎子提过一次,没想到世上真有这种东西。

    窦大宝愣了愣,猛地反应过来:“照这么说,要是有了凤凰胆,那小包租婆不就没事了?”

    我点了点头,“前提是真有这东西。”

    窦大宝耸了耸鼻子,在‘山羊胡’身上踢了一脚:“这家伙怎么就死了呢?看见是谁干的了没?”

    “没有。”我摇头,随即说:“他死不死和我们没关系,现在我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得到凤凰胆。”

    窦大宝想说什么,被我使眼色阻止。

    我扭脸看着‘周若水’:“相信你在这里过的也不尽人意,如果想要轮回转世,我可以想法子帮你,前提是,你得先帮我。”

    此时,真正的周若水已经被我超度,取代他的,是我收在藏魂棺内萧雨的魂魄。

    萧雨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却绝对不笨,见我目光斜视地上的‘山羊胡’,眼珠缓缓一转,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你想我怎么做?”

    我笑笑:“出去再说。”

    出了门,我回头又看了山羊胡一眼,不自觉的露出一丝冷笑,随手带上了房门。

    三人向旁边走了几步,窦大宝低声说:

    “这老小子真当别人都是傻子吗?刚说到‘宝贝’就被人灭口,他以为这是拍三流电视剧啊?”

    我咧了咧嘴:“一个人做主宰久了,就会不自觉的变得自以为是。”

    窦大宝和萧雨眼神同时一闪:“你是说……”

    我把食指挡在唇前:“嘘……”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窦大宝低声问我。

    我眼珠转了转,冲他勾勾手指:“过来。”

    我一把揽住他和萧雨的脖子,低声在两人耳边说了几句。

    萧雨显然不适应这样的‘亲密’,我一说完,立刻就挣脱开,窘迫的向后退了两步。

    “怕什么,你现在也是‘爷们儿’!”我朝她身下瞟了一眼。

    萧雨竟涨红了脸,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暗暗点头,不管这木楼是叫无相庵还是梵鲸楼,这里有宝贝绝对是真的了,否则像萧雨这样的阴魂就算附身在活尸身上,也不会有这样活灵活现的反应。

    窦大宝挠了挠头:“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了?万一和你想的不一样,那……”

    “拼了!”我打断他,沉声说:“这里究竟是什么所在,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我们来是为了替静海找所谓的宝贝,他现在这么不厚道,我们就不能再被他牵着鼻子走。”

    窦大宝咬了咬牙,点点头:“那就这么定了,你自己小心。”

    说完,带着萧雨朝一个方向走去。

    我朝周若水的房间看了一眼,深吸了口气,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来到一个房间门口,我用力拍门。

    “啪啪啪……”

    没几下,里面就传来一个不耐烦但很动人的女人声音:“谁啊?”

    “我。”我压着嗓子回应了一声。

    听到拔门栓的声音,立刻猛地用肩膀顶开门,闪身进去,揪住开门那人的前襟,将她怼在门后。

    “是你!”丑女人惊愕的看着我。

    我笑笑,用脚蹬上房门,把烧了不到三分之一的线香凑到她眼前:

    “这香好像有问题,貌似不用等烧完,我就出了状况,我还怎么回去?”

    丑女人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但很快冷静下来,冷冷的说:

    “你没死,算你命大。”

    我盯着她的丑脸看了一阵,呵呵一笑:“我虽然不知道这楼里有什么古怪,可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单凭这根香,就能让整栋楼鸡犬不宁。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让我拿着这根香,有什么目的?”

    丑女人嘴唇翕动了两下,竟倔强的不肯开口。

    我点点头:“我听说这根香叫做尸香,可以令阴鬼怨变,让活尸尸魂分离,而活人闻到这香味,就会魂魄离体,会死。”

    见丑女没反应,我继续说道:

    “你对这里很熟,你把尸香交给我,是因为你算准了我接下来可能会去哪儿、会见到谁。你很聪明,可你不觉得你这样是自作聪明吗?你知道我来这里是有目的的,你都不清楚我的目的是什么,就想利用我?”

    丑女神情一动,看着我问:“你的目的是什么?”

    “这里是不是真的有凤凰胆?”

    丑女身子明显一震。

    “真的有?”我忍不住使劲咽了口唾沫。

    “你根本不清楚这里的局势,不要痴心妄想了!”丑女人似乎有些急了。

    我松开她,向后退了几步,往她身上扫了一眼,“你一定在这里待了很久了,根本就不明白,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人,早就已经变了。很多问题都可以不需要答案,只求达到目的就够了。”

    说着,我把手里的线香凑向了桌上点燃的蜡烛。

    “你不要乱来!”丑女人急道:“尸香点燃第二次,梵鲸楼的主人就会发现,会……”

    “那就让他发现好了!”不等她说完,我已经把香头凑到了烛火上。

    就在线香被点燃的一瞬间,我就感觉一道猛烈的灼热感自斜后方向我袭来。

    我来不及回头,几个箭步冲到门口,飞身踹碎房门,跳了出去。

    脚尖一落地,拔腿就往楼梯的方向跑。

    “抓住他!”身后传来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

    “果然是你!”我冷笑一声,加快了速度。

    “杀了他!”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声音未落,原本空旷的走廊上陡然凭空现出十几条身影。

    这些‘人’全都红衣红裤,冷口冷面,一出现立刻就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猛地停住脚步,握着大半截线香,将冒出的烟雾朝着前方甩去。

    原本扑向我的红衣人,一接触到烟气,立刻变了一副面孔,表情更加狰狞,却转而朝着我身后的方向扑去。

    “混账!”先前下令追杀我的人怒不可遏,“你找死!”

    “谁死还不一定呢。”我低声嘀咕了一句。

    跑到楼梯口,回头看去,就见那十几个‘红衣人’已经纠缠住了一个身穿锦袍的男人身影。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先前被‘灭口’的山羊胡。

    “喜欢玩?那就玩大点。”

    我冷冷说了一句,把线香咬在嘴上,紧跑两步,跃身而起,顺着楼梯的栏杆滑了下去。

    “你在干什么?!”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半男不女的声音。

    我一气滑到楼下,才从嘴上取下线香:“静海,你果然在我身上做了手脚!你拿我兄弟几个当枪使,我让你得不偿失!”

    静海应该的确是在我身上下了降头,不见其人,他的声音却急切传入我的耳鼓:

    “你别乱来,快把尸香灭掉,不然你就回不来了!”

    “那就不回!”我铁了心,咬牙说了一句。

    “混蛋,你敢坏我好事!”静海和尚大怒如狂。

    “懒得理你!”

    我低声说了一句,飞快的跑到了大厅。

    见先前那些寻欢的豪客这会儿都已经喝的晕头转向五迷三道,我一咬牙,再次把线香含在嘴里,沿着回廊,绕着大厅飞跑起来。

    随着我的飞奔,香味迅速的在大厅中弥漫开来。

    “混账!混账!混账!”静海不断在我耳边大骂。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鼓:

    “王希真!如果我兄弟折在下面,我刘炳发誓,愿以师门寻龙尺陪葬地下三千尺,也要你王家十世、百世不得翻身!”

    王希真的声音传来:“大师……”

    静海急道:“时辰未到,现在下去,我们可能都会死!”

    “要死你也是第一个!”潘颖大声说了一句。

    紧跟着,就听静海一声惨叫,同时传来“噗通”一下落水的声音。

    “你!下去!”瞎子的声音响起,又是‘噗通’一声。

    潘颖:“祸祸,听见我说话没?我们来了,你照顾好傻大宝!”

    快来看”xinwu799”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妙妙[快穿]〕〔女修重生指南〕〔诡秘之主〕〔木叶之团藏〕〔我家夫君惹不起〕〔伏天氏〕〔第一序列〕〔恶魔公寓〕〔精灵掌门人〕〔超级无敌强化〕〔剑骨〕〔诸天欧神系统〕〔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之佣兵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