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婚王妃很逍遥〕〔绝品透视高手〕〔长在春风里〕〔快穿小黑屋拯救黑〕〔暗月纪〕〔神话少女〕〔楚潇虞歌〕〔半缘修道半缘君〕〔港乐时代〕〔绝世神皇〕〔一世独尊〕〔骨狸〕〔诸天剧透群〕〔地球求生指南〕〔从特种兵开始崛起〕〔一眼定情:冷少甜〕〔重生萌王穿越万界〕〔当青春遇上藏青蓝〕〔重生之人不为己〕〔灭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九卷 阴阳行第二十三章 人油尸祭
    看到‘蜡人’融化,我全身的汗毛根都炸开了。

    让我感到惊恐的并不是眼前恐怖的一幕,而是‘蜡人’融化的同时,散发出一股浓烈的味道。

    这种味道并不刺鼻,但由于所学专业,我还是一下子分辨出这是什么气味了。

    “是人油!这些不是蜡像,是人油融铸的!”我声音不由自主的发颤。

    如果这些‘人’都是用人的油脂浇铸的,那得是烧死过多少人,才能制作出这些个和真人一样大小的‘蜡人’啊……

    眼见融化的人油像是潮水般从各个房间涌出来,小雷彻底懵了。

    我勉强反应了一下,拉了他一把:“回佛堂!”

    这人油虽然未必就对活人有伤害,可要是沾在身上,那还不得糟心糟一辈子。

    各个房间融化的人油都朝着屋外围栏的方向流了过去,佛堂里并没有‘蜡人’,所以倒成了唯一一块清净的所在。

    可当我和小雷跑进佛堂的时候,本来出现无数龟裂的佛像,佛身的泥块已经开始崩塌坠落。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传来的诵经声也已经到了震耳欲聋的地步。

    本来应该十分祥和的声音,听在耳中却让人五内翻腾直想呕吐。

    这时,我耳边再次传来了静海的声音:

    “把佛像带走!”

    “我艹……”

    我强忍着把到了嘴边的脏话咽了回去。

    敢情老和尚一直口口声声说的‘宝贝’,竟是这佛像。

    这观音像少说也有两米多高,我怎么给你带回去?

    再说了,佛像已经开始崩塌了,难不成要我把崩裂的碎泥疙瘩打包带回去不成?

    “你快看!”小雷忽然说道。

    我赶忙扭过脸,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就惊呆了。

    观音像本来是一尊土培泥塑的立像,十分的巨大。

    此刻,泥塑崩塌,里面竟又露出一尊同样形态的佛像来。

    这尊佛像也是站姿,却只有两尺来高。通体黝黑,黯淡无光,看上去非但没有半分慈悲祥和的感觉,反倒散发出一种阴鹜的戾气。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一直感觉在哪里见过类似的佛像了。

    我把徐洁从杜路明的大屋带回来的时候,还带回来一尊生铁佛。

    眼前的观音像虽然和生铁佛形态不同,但明显也是生铁铸造的。

    两者间,更是散发出相同的气势。

    “快!把佛像带走!”静海急不可耐的声音再次传来。

    “麻痹的,我带你祖姥姥。”

    我低声骂了一句,要不是这妖里妖气的老和尚,我也不至于莫名其妙经历这一遭。

    不过骂归骂,都到了这个份上,如果不达成他的愿望,这趟可就白来了。

    我当即跳上神台,脱下外衣把铁观音像包了起来。

    刚跳下来,就听外面传来一个歇斯底里的的男人狂笑:

    “哈哈哈哈哈……千佛异动,百尸祭祀,我段无涯终于要得逞大道,成为鬼中仙了!”

    我浑身一震,一个箭步蹿到门口。

    隔着围栏,就见‘山羊胡’正站在二楼的栏杆边,张开双臂,状若癫狂的大笑着。

    鬼仙?!

    脑海中浮现出在无相庵中看到的亦真亦幻的情景,我又惊又怒。

    第一眼见到山羊胡,他就是一副急躁不堪的状态。

    从言行穿戴看来,再配合先前这里的情景,他似乎就是这里的管家,或者说是‘龟公’更来的贴切。

    这样一个人,我本来是决计不会放在心上的。要说更加在意的,应该是他口中所说的,梵鲸楼里的主人才对。

    直到在周若水的房间里,他说自己是这楼里唯一的活人的时候,我才感觉到不对。

    无论是无相庵还是梵鲸楼,恐怕存在了都不止几百年了。就算他是当初马贼中唯一的幸存者,又怎么能活到现在?

    等到在这佛堂里,我再次‘回到’当年的无相庵,目睹了后来发生的情景,一切就都明白了。

    他或许真的是这楼里唯一的‘活人’,却早已不是当年的马贼。

    他是那顶红衣鬼轿中的其中一人,是一个名叫段无涯的妖鬼,他附着在山羊胡的身上,并且哄骗自己的女人——另一个名叫萱儿的妖鬼为自己镇局造势。

    他才是这楼里的主人。

    只是我没想到,他打造这妖楼的目的,竟是妄想成为鬼仙。

    山羊胡……不,段无涯显然也看到了我,抬头狞笑道:

    “还以为只是个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凡人,没想到你居然是个有些道行的,竟能够触发这里的镇局,哈哈哈……可算是我的造化到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哈哈哈……”

    “你?鬼中仙?哈!你也配!”

    我猛然抬手指向立柱顶端的半身女人像:“她是叫萱儿吧?”

    段无涯笑声戛然而止,错愕道:“你怎么会知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我冷笑:“我可以不问无相庵为什么会变成梵鲸楼,但我从没听过,有哪个利用自己女人做局的下三滥混账货能够得逞所愿的。如果你这样恬不知耻的小鬼都能得道,那这世道就不存在公平了。”

    这时,融化的人油已经沿着地面向楼下流去,很快就在我们之间形成一道粘稠透明的帷幕。

    再看楼下原先寻欢作乐的‘豪客’和陪伴的女子,却仍是僵立如木雕泥塑,只是抬着头,瞪着一双双炭火般的红眼睛看着上方。

    想来这些不同朝代的活尸鬼魅,应该就是被段无涯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拢聚在这里,用来进行所谓的百尸祭祀的。

    “大局已定,无论你是什么人,都改变不了事实。你注定要成为这梵鲸楼内登仙局中的祭品!”段无涯似乎豁出去了,表情森然的咬牙切齿道。

    我正想嘲讽他两句,忽然,就听一个尖声尖气的声音说道:

    “阿弥陀佛,痴心妄想的人我见的太多了,痴人说梦的鬼倒是头一次见!鬼仙?就凭你?哈哈……真是笑死个人了!”

    我一愣,顺着声音一看,就见二楼的另一边出现了几个身影,正是静海、王希真和瞎子等人。

    “祸祸,大宝呢?”潘颖扯着嗓子问我。

    “他没事!”

    瞎子站在静海身后,把手中的寻龙尺朝我晃了晃,微微点了点头。

    段无涯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了狰狞的表情:“来的越多越好,你们全都变成尸鬼,给我做阵局中的祭品吧!”

    说着,两眼一翻,眼眶内竟透出两团火焰。紧跟着,身旁闪现出了四个身材高大,红衣似火的人,朝着静海等人就扑了过去。

    “不知死活的东西!”静海冷冷说了一句。

    我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丫的,不过是个小小的妖鬼,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老子这么多人,会怕你……

    一个念头还没转完,忽然就听静海接着快速的说道:“我们走!”

    说完,竟一抹脚,不管不顾的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你大爷!”瞎子忍不住骂了一句,“小神鞭,快跑!”

    事实是静海这一下反转,弄的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除了王希真一直以他马首是瞻,就连他随身带的保镖都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等瞎子招呼出口,四个红衣人已经快要冲到潘颖身边了。

    这会儿潘颖再想跑已经来不及了,瞎子也只能硬着头皮跑回来救援。

    我在上边看的心急如焚,一咬牙,就想直接穿过二楼的人油幕墙跳过去。

    可就在这时,潘颖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突然撑开了一直抱在怀里的五宝伞,同时嘴里哇哇大喊:“祖宗保佑!”

    喊声未落,就见伞里猛然蹿出四道黑色的煞气,分别迎着四个红衣人就冲了上去!

    给力”songshu566”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诡秘之主〕〔莽荒纪〕〔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独步剑武〕〔校花的贴身高手〕〔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我从凡间来(这个〕〔万古神帝〕〔回到地球当神棍〕〔快穿之被大佬盯上〕〔杨某某的幸福生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