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超级高手〕〔穿成首富闺女我飘〕〔夏夕绾陆寒霆〕〔大隋国师〕〔系统逼我做皇帝〕〔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富贵骄女〕〔光怪陆离侦探社〕〔武神基因〕〔农门药香:捡个相〕〔我的北海动物园〕〔明天下〕〔现代手艺人〕〔我的佛系田园〕〔梦回大明春〕〔诸天大道宗〕〔徒弟都是大魔头〕〔乡间轻曲〕〔我老婆是大明星〕〔练习生从徒手劈砖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一卷 阴阳石第二十八章 借阴命
    我哪懂什么八卦方位,好在瞎子是行家,逐一指点我敲击的位置。

    最后一下敲完,墙上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的影子,周围也变得一片死寂。

    瞎子脸阴沉的像锅底,错了错牙齿,突然破口大骂:“姓毛的,我草你十八代祖宗。”

    “你怎么骂人啊?”三毛不忿道。

    “骂人?要是你老子在这儿,我他妈弄死他!”

    我一手拉住三毛,问瞎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瞎子愤愤地说,我们都被姓毛的给骗了。先前那七个人的死并非意外,而是被人害死的。

    我和三毛听了都大吃一惊。

    瞎子拧着眉毛说:“我一早就觉得奇怪,做地产的,怎么会不事先找人看风水?现在看来,姓毛的哪是没找啊,他不但已经找人看过了,而且看透了端倪,还想出了破这邪局……或者说是延续这邪局的法子!”

    三毛用力摇着头说:“你一定想错了,我爸一直是投资厂办的,不是地产商,他压根就不信风水这一套,也不信有鬼。要不是连着死了这么多人,他被逼的没法子,也不会找你们来了。”

    我说:“先别扯这个了,瞎子,你赶紧说说,现在是怎么个状况。”

    瞎子问我:“你先前看到的屋子是不是没有门和窗户?”

    我说是。

    “屋子里是不是有口棺材?”

    “是。”

    瞎子眼睛一瞪:“没有门户的‘屋子’,里边还有棺材,那是什么?”

    不等我回答,三毛就下意识的脱口道:“是坟!”

    话一出口,她就猛地一哆嗦。

    我心中也是一凛,见瞎子点头,忍不住问:“怎么会在工厂里建坟?真要是坟,我们又怎么能进的来?”

    瞎子翻了个白眼:“你怎么还不明白,悬屋盗风只是恢复了这里先前的气势,又不是把拆了的屋子重造起来,只要找准门户,当然能进的来。你的灵识比一般人要敏锐,所以才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罢了。”

    我越听越觉得乱,就说:“先不管这些,你就说咱们怎么才能离开这里吧。”

    “要只是我盗风而来的悬屋,想出去自然不难。关键是,这里应该还有别的人事先布设了阵局。”瞎子叹了口气,“也是我大意了,之前我找不到进来的门户,那时候就该想到,这里头有猫腻。”

    他看了一眼三毛,忽然干笑两声:“要么就是我真想错了,请人来破局的真不是他;要么,你就不是他亲生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让你跟着下来送死。”

    我忍不住皱眉,这个刘瞎子,怎么这么爱聊闲篇啊。都什么时候了,还净说没用的。弄这半天,硬是没一句说到重点。

    我有点不耐烦的说:“瞎子,我和三毛都不懂什么风水阵局,既然咱们被阴了,那你现在就说,咱们怎么才能离开这儿吧。”

    我一边说,一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我们下来的暗门,忍不住暗暗后悔,刚才下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留条后路呢,地面离洞口虽然不算太高,可没有绳索攀援,想上去还是得费些力气的。

    瞎子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苦笑着说:“你就别想从原路出去了,那根本不可能。你以为,那七个人最后为什么会死?”

    “他们也下来过?”我问。

    “用得着下来吗?某人已经找了别的风水先生,只要利用和悬屋盗风差不多的法门,把他们引到这里。不用下来,只要在上面,凭空多了一间没有门窗的屋子,里边的人出不去,最后被这里的阴鬼吸干了阳气,把他们拉做替身了。”

    瞎子的脸色突然变得冷狠起来,咬牙切齿的说:“利用风水堪舆草菅人命,延续邪局,那个风水师真该遭雷劈!”

    我算是有些摸清瞎子的风格了,索性不再催他说出离开的法子,而是问他,这左一声‘阵局’,右一声‘邪局’,这里究竟是什么局?能起什么作用?那七个人的死最终又因为什么?

    瞎子难得谦虚,说他只精通风水,对阴阳邪术却是只知皮毛。

    要说他本来也猜不透造这邪局的人最终目的是什么。可是听我说了在上面看到的情形后,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测。

    “造局人的目的应该是借阴命!”

    瞎子语出惊人,接着说,某人在这里建造一座‘地上坟墓’,坟里有棺材,棺材里却没尸骨,只有大把符纸。这本身就够邪异了。

    而我看到棺材盖上的那些人形光影,应该是符灵。

    正统的道家符箓是不会出现符灵的,只有用来通达阴阳、从阴间借阴命的妖符,才会显现出符灵。

    瞎子说,还有一点可以证明他的判断,那就是,我看到棺材里符纸的下面有一样东西。如果他没猜错,那应该是借命之人的灵牌。

    “至于那七个人的死……”说到这里,瞎子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我想是造局的人并不是真想破这个局,而是想把局势延续下去。”

    “怎么延续?”三毛忍不住问。

    瞎子说:“造这邪局的根本是阴鬼,就算妖法再高,时间长了,也会压制不住一些老鬼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给它们找替身,让新鬼来代替它们。那七个人,应该就是被这里埋藏的鬼魅拉了替身了。”

    拉替身……

    想到刚下来时见到墙上的那些黑影,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这里埋着鬼?埋在哪儿?”三毛问。

    瞎子再一次阴下脸,眼皮向下看着地面,缓缓的说:

    “就在我们脚下面。我们脚底下的根本不是什么地板,而是老棺材板子!要是没猜错,这每一张棺材板的下面,应该都有一副骨骸!”

    三毛听得面色死灰,我也是全身的汗毛孔都往外冒寒气。

    难怪我看着这些漆皮斑驳的‘地板’感觉怪异,这居然是……是死人的棺材板子!

    我咬了咬牙,刚想再次问瞎子,我们到底该怎么出去。

    可没等我开口,忽然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很轻,就像是溪流水面在缓缓流动发出的。

    而这流水般的声音,似乎是从我们脚底下传来的……

    关注”xinwu799”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赵平〕〔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威震九州〕〔柯学验尸官〕〔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小阁老〕〔世子很凶〕〔海贼之苟到大将〕〔诸界末日在线〕〔秦时明月之雄霸天〕〔魔临〕〔明日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