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佛系少女不修仙〕〔末世重生之归途〕〔老婆比我先重生了〕〔都市透视医圣〕〔重生柯南当侦探〕〔蚀骨宠婚:早安,〕〔重生之豪门导演〕〔冷少萌妻爱作怪〕〔仙二代全程无敌〕〔我和死对头恋爱了〕〔罗马尼亚雄鹰〕〔霜情难〕〔巨人的大航海时代〕〔甜妻若水〕〔欺世盗国〕〔我混烘焙圈的〕〔电商女王〕〔女帝家的小白脸〕〔秦风李雪雁〕〔神级农场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三卷 阴阳画第十六章 鬼计
    在那辆出车祸的中巴车里,我被红手绢蒙了眼,失去了鬼眼。后来找到了韦无影,出于私愤,借助他惩戒了潘国立那个人渣。

    过后虽然我没心思追问徐、韦两家的恩怨,但出于感激,韦无影不光恢复了我的鬼眼,还允许我将波波头留下的红手绢保留了下来,并且,告诉我了一些红手绢的特殊用途。

    关于这点,我一直没有对任何人说。

    倒不是说我想刻意瞒着谁,主要是,我是真不想再接触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或者说,我想干脆就借这个机会,彻底告别阴倌生涯,过平淡的生活。

    可这才没多久,竟又碰上了邪乎事。

    这才真正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呢。

    鬼线人发来的短信,内容依旧简单明了——别让人发现你能看见鬼!

    虽然鬼线人的身份一直是个迷,可我能感觉出,他一直都是在暗中帮我。他在短信中这么说,必定是有原因的。

    可是,真正面对鬼……而且是五行邪煞之一的荫木傀,我是真打心里发怵,怎么还能装看不见他?

    以朱安斌形象示人的荫木傀,对我绝不友好,他要是在这个时候对我下手,我难道还要装看不见,任凭他宰割?

    我正纠结不定,老何忽然“咦”了一声,“区区一个色胚残魂,怎么会把这丫头搞成这样?”

    我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荫木傀已经来到了跟前。

    我来不及多想,右手背在身后,捏起了法印。

    无论鬼线人是什么目的,我总不能坐以待毙。

    没想到就在我准备和对方硬拼的时候,荫木傀突然做了个我绝意想不到的举动。

    他竟然朝我跪了下来,连着向我磕了三个头,接着抬着头,神情悲戚的看着我。

    他像是有口难言,并没有发出声音,但我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恳求的意思。

    一愣之后,我心如电转,飞快的得出一个结论——他不是荫木傀!

    五行邪煞绝不会只有这一丁点的阴煞气势,他不是荫木傀,那他是……是朱安斌本人?

    我和朱安斌、荫木傀都有过正面的接触,察言观色,我更加肯定,眼前向我下跪的魂魄,不是什么荫木傀,而是朱安斌本人。

    朱安斌的六魄还收在五宝伞里,三魂之一和荫木傀的一魂一魄被张安德和老丁联手封印在了竹刀里。那把红色的竹刀,已经在‘剥皮降’事件中,被我以彼之矛攻子之盾,和荫木傀火拼的时候毁掉了。

    按说朱安斌还有两魂一魄遗留在本体肉身当中,可那魂魄不是应该已经被荫木傀糅合,甚至是毁灭了吗?

    怎么他会单独出现在这里?

    事实是没等我想明白,朱安斌的神情突然变得无比惊恐,脸和身体竟也变得扭曲起来。

    他瞪大眼睛,张开嘴,似乎在向我求救,同时伸出手,想要抓住我。

    “你……”

    我忍不住想要张口询问,可只说了一个字,声音就卡在了嗓子眼里。

    因为,我突然有种强烈的感觉。

    房间里似乎突然多了一双眼睛,正在暗中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与此同时,一只柔软温热的手搭上了我的左手背。

    低眼一看,是季雅云。

    她抬眼看着我,脸上不自禁的透露出恐惧,可一对眼珠,却微微斜向另一侧的角落,同时向我比口型说了一句话。

    虽然她没出声,可我还是看出她说的是什么了。

    她说的是:那里有个人!

    我抿了抿嘴皮子,眼珠朝那边斜瞄过去。

    没看到有什么人,却见到角落的一台急救设备后边,地面上有着小半拉人的影子!

    “徐祸!”沈晴突然诈尸似的冲了过来,一把抱住我的胳膊,跺着脚,声音发颤的说:“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快救人啊!”

    我没被那暗藏的人影吓到,却被她吓了一跳。

    眼见朱安斌还在那里扭曲的不成人样,我心如电转,终于猜到眼下是什么状况了。

    面前的绝不是荫木傀,而是朱安斌本人无疑。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单独出现在这儿,可就他现在的情形看,分明是有人在作法,想要拘走他的魂魄。

    对于懂得拘魂的人来说,想要摄人魂魄不能算是什么难事。

    看朱安斌的状态,摆明是已经成了网里的鱼。对方已经成功捕捉到了目标,为什么没把他弄走,反而留他在这里晃啊晃的?

    除非,想要拘他魂魄的人,还有别的目的。

    再次想起鬼线人的短信,我朝角落里暗藏的人影偷瞄了一眼,一手揽着沈晴,一手拉着季雅云的轮椅,快速的往后退。

    我扭脸对沈晴说:“别怕,床上根本没有虫子,这是鬼魅最低级的障眼法!”

    “障眼法?”沈晴瞪大了眼睛,嘴角抽搐了两下,“那……那你还等什么?我管它什么法,你快破了它!这太吓人了!”

    我点点头,干脆无视朱安斌和那个人影,从包里拿出一张黄符,用食中二指夹着在脸前晃了两下,快速的念道:

    “驱邪缚魅,保命护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破!”

    符纸甩出,落在急救床上。

    我暗暗眯起右眼,用左眼观望,就见那些让人头皮发麻的木虱在一瞬间统统消失不见,床上只剩下齐珊白的耀眼的身子,仍然保持着刚才那种不雅的姿势。

    我吐了口气,用力在脑门上抹了一把。

    我倒是没坑沈晴,那些木虱的确只是障眼法的一种,而且上不了台面。但凡有些道行的人,又或者天生或后天开启了阴阳眼的人,都不会被蒙蔽。

    可就是这种低级的鬼遮目,在普通人眼里,不光是恐怖,更加让人恶心。

    也就难怪连沈晴这样的傻大胆都吓得回归女人本色了。

    “徐祸,我怎么觉得,这屋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似的?”季雅云忽然拉住我,声音发颤的问。看着我的眼睛却快速的眨巴了两下,跟着问道:“你……你是不是看不到鬼了?”

    “别瞎说!”

    “不是…我听潘潘说,你被那个红手绢给蒙了眼,你的鬼眼没了……”

    “闭嘴!”我一把捂住她的嘴,眼角的余光偷偷朝着角落里看去。

    快来看”songshu5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莽荒纪〕〔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校花的贴身高手〕〔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独步剑武〕〔万古神帝〕〔我从凡间来(这个〕〔道祖,我来自地球〕〔回到地球当神棍〕〔大国芯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