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界红包群〕〔三道阳关〕〔破碎荒武〕〔皇叔绝宠:特工冷〕〔超宠契婚:老公,〕〔物咏集〕〔快穿之悠哉大佬日〕〔三生梦千年〕〔江先生,时光与你〕〔回到大唐当皇帝〕〔催更大魔王〕〔七零甜妻太撩人〕〔报告总裁爹地,妈〕〔超品农民〕〔我真没想入赘〕〔电子厂里开始的爱〕〔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水浒将星系统〕〔娱乐圈最后一个女〕〔都市超级医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四卷 阴阳器第三十一章 扫把星
    我……

    应该说是自称银四的巨狼,似乎还算是和善,可听到犯花娘竟要对他直呼其名,终究是触犯了他的禁忌。

    犯花娘终于露出了恐慌的表情,转身想逃,‘我’已经如电般来到她身前,猛地伸出右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难怪会被那帮骚狐狸不容于门下!”

    ‘我’的脾气显然没想象中那么好,呲牙咆哮着,手指已经渐渐的收拢。

    犯花娘被提的双脚离地,半张着嘴无法合拢,更加发不出声音。

    她倒也真狠,不但没有求饶的意思,竟还抡起赶神鞭,一下一下往我身上抽。

    此时赶神鞭已经变成实体,抽打在身上,滋味实在不好受,何况我身上只穿了一件马甲,其它部位都是裸`露的。

    她每抽一鞭,便在我身上留下一道血印。

    我疼的直抽抽,附在我身上的银四却像是完全没感觉,只是怒眼圆睁瞪视着对方,手指缓慢的加重力量。

    渐渐的,抽打我的鞭子力道越来越弱,犯花娘的身子也跟着耷拉了下去。

    “四爷!”

    老独突然大喊一声,直起上身,双膝交错,跪着来到跟前,冲着‘我’连连磕头:

    “四爷,这花娘只是一时蒙了心窍,罪不至死。求四爷大人不记小人过,饶她一回吧!”

    我怎么都没想到,老独这么卑躬屈膝,居然是替犯花娘求情。

    不过,照我看,就这位银四爷的脾气,恐怕是不会给任何人情面了。

    果然,我口中传出银四狂躁冷酷的声音:“不想死就滚开!”

    老独独眼焦灼的看了我一眼,想说什么,可和‘我’看向他的目光一对,终究是低下头,不敢再吭声了。

    在这整个过程中,我一直都是处于第一视觉。

    所以,此刻我能清楚的看到犯花娘细微的表情。

    随着手指越收越紧,她脸上的痛苦竟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竟是一丝浅浅的笑容。

    看着她逐渐变得朦胧暗淡的眼睛,我竟不由得呆住了。

    她的眼睛正在失去神采,然而却变得犹如宁静的水潭那样深邃。

    只不过,‘水潭’中殊乏生机,全然是两潭死水。

    我盯着她的双眼,意识竟不受控制的深入其中,直到完全沉浸在了里面……

    天地间一片银装素裹,被白雪覆盖的山村里,传来一阵响亮的婴儿啼哭。

    村民们无视严寒,在风雪中奔走相告,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庆贺着一个新的生命降临人间。

    画面一转,夏日的小树林里,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儿,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远远的看着河边一群年龄相差不多的孩童,欢笑着戏水捕鱼。

    男孩儿看的眼馋,眼珠转动几下,不知从哪儿找来一根草绳,一头拴在小女孩儿腰上,另一头拴在了一棵树上。

    接着,男孩儿又不知道从哪儿逮来一只青蛙,用细草绳拴着青蛙的腿,将另一头绑在女孩儿手腕上。

    “燕子,你自己玩儿,哥给你抓鱼去。”

    小女孩儿瘪了瘪小嘴,带着哭音说‘不要……’

    可不等她说完,男孩儿已经向着河边跑去。

    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所有戏水的孩子都爬上岸,大呼小叫的往家跑。

    那个男孩儿却因为不舍得放下抓来的大鱼,被湍急的河水吞噬。

    小女孩儿远远的看到了这一幕,边哭边费力的想要从打了死结的草绳中挣脱出来。

    终于,她挣扎出来,不顾被草绳刮擦的伤痕,跌跌撞撞的跑到河边。然而这时,河里已经没了男孩儿的影子。

    “啪!”

    一个蒲扇大的巴掌重重的扇在女孩儿脸上。

    女孩儿本来就瘦小,竟被这一巴掌扇的晕了过去。

    扇她的男人兀自叫骂不休:“你个扫把星!你就不该生下来……”

    一旁的女人抱着男孩儿冰凉的尸体,一边哭泣,一边也在咒骂:“死丫头,是你害死柱子的……我当初就该把你扔进茅坑里浸死……为啥死的不是你……哎呀……我的儿啊……我的心肝儿啊……你这可让娘咋活啊……”

    从男孩儿淹死的那天起,女孩儿虽然有父母,却变成了一个小乞丐。

    村民不乏好心人,时常会给她一小块儿棒子面饼,又或是半拉红薯,可背过头,那些人就会低声议论,甚至大声咒骂,说女孩儿就是个扫把星,生下来就是为了害人。不光害死了生她的小娘,还害死了老韩家唯一的独苗,让老韩家绝了根。

    一转眼,女孩儿长到了十四五岁的年纪。

    这一天,一直视她如眼中钉的大娘,把正在发高烧、冷的瑟瑟发抖的女孩儿从猪圈里揪了出来。

    半昏迷中的女孩儿被像洗生肉似的草草刷洗了一遍,套上一身补丁摞补丁,但比起她原先的衣服,不知道要好多少倍的裤褂。

    女孩儿被抬上驴车,更确切的说,是被她所谓的父亲,扔进了驴车的后斗。

    父亲和大娘边往回走,边笑逐颜开的说:这死丫头总算还值一斗小米。同时却还不忘用最难听的话骂着她。

    就这样,女孩儿嫁给了邻村一户人家。准确的说,是被一斗夹杂着草棵的小米,换给了一个神汉,给神汉的傻儿子做了媳妇儿。

    神汉家只有父子二人,虽然儿子是个白痴,但因为在那个久远的年代,无论穷人富人,都笃信鬼神。所以,一家三口,过的还算不错。

    可祸不单行,就在女孩儿已经彻底认命的时候,这一天,悲剧再次上演。

    她的丈夫,那个三十来岁,嘴边却整天挂着大鼻涕的傻子,为了追一只青蛙,失足滑进了村头的河沟里,捞上来的时候,已经都泡肿了。

    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女孩儿不知道第几百次、几千次从噩梦中惊醒,正蜷在床脚瑟瑟发抖,窗户突然被从外边打开了。

    黑暗中,一个男人从窗户里翻了进来。

    女孩儿大声呼喊,可喊声完全被雷声、雨声淹没。

    等到风雨平定,借着初明天光,女孩儿才恍然看清,躺在身边的,居然是自己的公公……

    关注”songshu566”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伏天氏〕〔九星毒奶〕〔超级工业霸主〕〔万古神帝〕〔武炼巅峰〕〔咫尺之间人尽敌国〕〔贞观贤王〕〔魔临〕〔道祖,我来自地球〕〔超神道术〕〔魔法种族大穿越〕〔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