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戏〕〔神工〕〔沈浪和苏若雪〕〔远方寻梦〕〔隋少,你老婆又复〕〔我不是天王〕〔我家那位是大神〕〔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我的意识好神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异常生物调查局〕〔当医生开了外挂〕〔重生小娇妻:总裁〕〔娱乐爆料主播间〕〔你若离去最相思〕〔神医弃女〕〔重生之我要上头条〕〔超品农民〕〔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我的巨星败家女友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五十五章 老鼠毛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弄愣了,还没来得及反应,叫花子已经‘砰砰砰’冲我磕起了响头。

    我对这叫花子没好感,可他到底年纪一大把了,这我哪能受得起。

    我连忙把他扶起来,再看这花子,脑门都已经磕破皮了。

    老板娘也看傻了,她倒是机灵,一回过神马上就做起了和事老,劝老花子别激动,让他有什么事慢慢说。

    老花子拉着我不放,这一来,我却是走不脱了,只好让他坐下说话。

    老花子坐下后,又哭了一阵,才勉强止住,老眼通红的看着我问:“您真是先生?”

    我明白他口中的‘先生’指的是什么,见老板娘在一边看着,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老花子又是拍着大腿“哎呀”一声,却是带着颤音小心的问我:“先生,你说你看见个小闺女,是真的?”

    我回过头朝门口看了一眼,扭过脸来,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而是冷着脸反问他到底有什么事。

    主要是我对这叫花子的印象实在不好,穷横穷横的不说,要不到钱就给人家里下邪咒,谁知道他闹这一出,是不是对我憋着什么坏呢。

    我那时自诩是‘江湖人’,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要不懂,那还混什么社会。

    可是听老花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把事一说,我这‘江湖人’羞愧的就差没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原来老花子本不是花子,而是个老木匠,四年前,他儿媳妇带着他孙女去赶集,结果却把个小孙女给弄丢了。

    一家人找了多日都没找到,心里明白,孩子多半是被人贩子给偷走了。

    孩子一丢,整个家就乱了,先是他儿媳精神失常跳了河。他儿子受不住打击,没过多久,也上了吊。

    好好的一个家庭,一下子就只剩下老木匠一个人了。

    老木匠生了一场大病后,也不再干活,干脆就弄了副竹板,开始沿街乞讨,成了老花子。一来是人没了指望,颓了;再就是还抱着万分之一的幻想,那就是万一老天爷开眼,说不定哪天还能碰上自己被拐的孙女。

    孙女是老花子活在世上唯一的念想,所以一听我说看见有小女孩儿跟着他,立刻就想到了孙女。

    他是被戳到了心底最软弱的伤疤,才会向我下跪。我倒好,从一开始就自作聪明,想当然的把事给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孙女有喘病,离不开药。那些杀千刀的人拐子眼里只有钱,又怎么会给她看病抓药?我那苦命的孙女,多半是……”

    说到伤心处,花子再次老泪纵横。

    老板娘在一旁也陪着掉眼泪,直骂人贩子连畜生都不如,该千刀万剐下十八层地狱。

    我问老花子,他孙女被偷走的时候多大年纪?

    老花子哽咽着说,孙女丢的时候不到六岁,那天她娘带她去市集,就是因为再过三天就是孩子的生日,是带她买新衣裳去了。

    听他这一说,我心更是一沉,又回过头往门口看了一眼,勉强说:“她走丢那天,是不是穿着蓝色的运动裤,大人衣服改的花褂子……”

    “啊……”

    没等我说完,老花子就放声悲嚎起来。

    我也是心里发酸,老花子说他孙女有哮喘,离不开药。现在看来,他孙女在被人拐走以后,没多久就犯了病,甚至没在人世间度过第六个生日,就被该死的人贩子葬送了性命。

    老花子哭了一通后,就求我让他见见孙女。

    那一次,是我第一次没有遵循破书上‘阴阳殊途,生死不相见’的规矩。

    我实在狠不下心,只能是替老花子开了阴眼,让他爷孙俩见了最后一面,之后一纸符箓,送那对家人眷恋不舍的可怜孩子去了她该去的地方。

    事后老花子主动对我说,他绝非是不良善的歹人,平常要不到钱,遭人谩骂是常事,不会因为这个作妖害人。

    他在老板娘家藏了东西,实在是老板娘的男人说话太难听,竟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断子绝孙的老狗。

    老花子是被戳了心尖子,才起了报复之心,并非是为了钱想要害人。

    说完之后,他从卷帘门旁的缝隙里,抽出了一个扁平的红纸包来。

    我不由得又好奇起来,老板娘一家诸事不顺,家里人还闹病,难道就是因为这不起眼的小纸包?

    这里头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有这么邪性的能力?

    老叫花子看出了我的好奇,将那纸包当着我的面打开,里头就只有一小撮碎头发一样的毛发。

    老花子当我是恩人,也不作隐瞒,告诉我说,那不是人的头发,而是老鼠的毛。并且还不是一只老鼠的毛,而是每一根,都是取自五寸硕鼠,尾巴最顶尖的那一根鼠毛。

    我听的直犯恶心,却还是忍不住问他,为什么单靠这些老鼠尾巴尖上的毛,就能把好好一户人家害成那样?

    老花子的说法,就和村里那位做泥瓦工的长辈说的差不多,他本是木匠,跟师父学活的时候,出师那天,师父就教了这些埋藏鼠毛之类的厌胜之术。至于为什么能起到害人的作用,他也说不出个道理。

    老花子说,不光是他,多数造房的工匠,或多或少都懂得一些厌胜术,却又鲜少有人能说清楚当中的门道。

    工匠们靠手艺吃饭,一般不会用此术害人,学这些,只是怕受了欺负无处说理。

    这厌胜术不像其它防身术,平日深藏不露,关键时候才显露出来。而是大多数人,都知道工匠懂得这些,于是便起到了威慑作用,也就没人敢不善待工匠了。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厌胜术,过后我把这事说给孙禄和张喜听了。

    两人都表示,自己也听说过类似的事,只是没我说的这么邪乎。

    我们三个当中,张喜最较真。

    他一直都不信鬼神之说,却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对此,他还总结出了自己认为的道理。

    把老鼠毛藏在人家里,未必就和所谓术法有关,你想啊,老鼠多脏?以前鼠疫、霍乱,都是老鼠传播的。

    把那么多老鼠毛放在人家里,那户人家能不受到感染生病嘛。

    福利”hongcha866”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莽荒纪〕〔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校花的贴身高手〕〔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独步剑武〕〔万古神帝〕〔我从凡间来(这个〕〔道祖,我来自地球〕〔回到地球当神棍〕〔大国芯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