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透视医尊〕〔逃婚王妃很逍遥〕〔林间谷雨〕〔九爷的心尖宠墨心〕〔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报告总裁爹地,妈〕〔七零甜妻太撩人〕〔妆宦〕〔蒲苇戏珠〕〔重生青梅逆袭记〕〔渣年记事〕〔愿无来生〕〔我真没想入赘〕〔狂婿〕〔肌肉影帝〕〔王倔头的幸福生活〕〔来自娱乐圈的泥石〕〔至尊狂兵〕〔超品农民〕〔都市超级医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一百二十二章 铜钟里的死尸
    看着面前的白骨门楼,桑岚脸色发白,颤声问道:“这都是人骨头?”

    “不是,是动物骨头。”我肯定的说道。

    要说人的骨骼结构,我比谁都熟悉,大致一看,并未发现牌楼中有人骨。

    尽管这样,我还是有种快要窒息的压迫感。

    整座门楼高约三米,全然是用白骨堆砌,一眼望去,所用骨骸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虽然这些骨骸大多都不完整,但因为所学专业,我单凭肉眼就能辨认出,其中至少有几十种动物的骨头。

    大到牛马,小到鼠兔……甚至还有一些嶙峋的鱼骨。

    “这他娘的是名副其实的百兽坊啊……”我咬牙嘀咕道。

    之所以冒出这么一句,是因为我读书期间所居住的新区,早前是个独立的县城。

    那县城本身没什么特别,唯一保留至今,可以称之为景点的,就是老街上的两座牌坊。

    据说县里以前类似的牌坊有二十几座,都是封建社会为表彰功勋、科第、德政以及忠孝节义所立的,全都是用青石凿刻堆砌的。

    从现如今保留的两座牌坊来看,这些聚揽了古代工匠技艺的建筑,可谓是巧夺天工美轮美奂。

    只是当初破四旧的时候,多数牌坊都被毁掉了。

    现在剩下的两座,一座名为百狮,一座名为百寿。所以我一看到这用各种兽骨建造的门楼,不由得便想起了后者。只是一为长寿,一为兽骨,两者截然是两种意思。

    让我回想起那两座老牌坊的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老牌坊檐下分别吊挂着八个角铃。

    牌坊的角铃外形如钟,也是石刻的,并不具备实际作用,只是寄寓了宗教的意义。

    角铃,顾名思义是悬吊在房檐吊脚的。

    眼前这座由兽骨堆建的门楼,外形和牌坊极其相似,却在正下方,吊着一个一人来高,广口窄肚的巨大铜钟……

    要单看外形,这铜钟的造型倒是和角铃差不多,可这铜钟为什么会吊在门楼正当中呢?

    桑岚在弄清门楼并非人骨堆砌后,胆子大了许多。她也对铜钟感到好奇,忍不住走上前,伸手想要触摸铜钟表面。

    我忙道:“别乱动!”

    桑岚吓得缩回手,不知所措的看向我。

    “你不觉得这门楼和铜钟很邪门吗?”我冲她摇了摇头,“不了解的东西,不要乱摸。”

    桑岚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猫下腰,朝着铜钟里面看去。

    “啊……”

    她突然尖叫一声,急慌慌的向后退,得亏我见机快,及时扶了她一把,不然这大小姐非得脚绊脚摔个四仰八叉。

    “怎么了?”

    “那下头……有死人!”桑岚带着哭音颤声道。

    我心里一咯噔,老钭和臧志强是先我们之前下来的,这一路来都没见到两人的踪影……难道说他们俩出事了?

    我把桑岚扶稳,亦步亦趋的走到铜钟前,蹲下身仰头朝钟里看去。

    只一眼,浑身便是猛一哆嗦,差点没喊出声。

    钟里头果然吊着个死人!

    我之所以反应强烈,还因为,这死人是头下脚上,倒吊在钟里,死人是背面朝着这边,我看不到他的脸,却看到他是个光头!

    “臧志强?”

    我勉强咽了口唾沫,举高火眼,借着亮光仔细一看,暗暗松了口气。

    这死尸浑身上下不着寸缕,虽然是光头不假,但从上半身的背影轮廓,以及胯部的曲线来看,却是个女人。

    女尸表面皮肤惨绿,肌肉却仍饱满,根据我的专业判断,即便现在是冬天,这女人的死亡时间也不会超过……

    出于职业本能,我下意识的想要判断尸体的死亡时间,可就在我专注死尸后背皮肤的时候,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刮来一阵阴风。

    这阵风不足以令沉重的铜钟晃动,然而,随着这阵风刮过,原本背朝着我的光头女尸,身子猛然间扭转了过来,和我正打了个对脸,原本闭着的眼睛,竟然蓦地张开了!

    即便我见惯了死人,也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起了一脑门子白毛汗。

    我想要后退,可脚底下只挪了一步,就呆住了。

    女尸的确睁开了眼睛,而且眼睛里残留着深深的怨毒,可她的瞳孔早已涣散,绝没有丝毫的生机。

    让我呆立当场的是,随着后退,我全然看清了女尸的脸,这张脸,竟然是我所见过的!

    “怎么会是她?”

    我喃喃说了一句,终于还是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

    桑岚跑过来,想把我拉起来,就在她弯腰的时候,也看到了铜钟下面的情形。

    她先是明显一哆嗦,跟着脱口惊呼:“是她?!”

    “嗯……是她。”我使劲闭了闭眼,翻身爬了起来。

    桑岚的脸色越发苍白,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显然是恐惧到了极点。

    对于她的反应,我并没有感到意外。

    我和她、和季雅云的相识,源于一场祸事,而这铜钟里倒挂的女尸,对她而言,绝对是那场‘噩梦’的源泉之一。给她所留下的心理阴影,势必终身难以摆脱。

    “她为什么会在这儿?为什么会在这铜钟里?”桑岚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我咬咬牙,“你不是已经知道,她被带来了这儿吗?”

    “他们为什么要来这儿?”死尸的身份显然令桑岚失去理智,濒临崩溃。

    “其实,答案早就有了,不是吗?”我抿了抿嘴唇,“316……那娘三个。他们十三年前就来过这家酒店!是那个你我看不见的‘鬼’,告诉那个‘小眼镜’:‘如果凌家的人死了,就带她来这里’。”

    “凌家的人……当初在古垛村,你放走了他们……他们十三年前就来过这里……”

    桑岚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含着泪,却是瞪大眼睛盯着我,“那个胖子去过三楼,难道他就是……”

    桑岚没有继续往下说,事实上也不用说出来,她显然也已经想到了史胖子的真实身份。

    我只能是冲她点了点头,桑岚窒了一下,随即疑惑的看着我问:“你早知道是他?那你为什么不说破?为什么还要带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位面无限重生〕〔天官赐福〕〔吻安,挠心小娇妻〕〔万古神帝〕〔敛财人生之新征程〕〔新华源〕〔罗衍传〕〔至尊妖娆炼灵师〕〔重生南非当警察〕〔最强狂暴升级〕〔秘巫之主〕〔盐商天下〕〔木叶之魔人李〕〔NC031年鉴〕〔第一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