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透视医尊〕〔逃婚王妃很逍遥〕〔林间谷雨〕〔九爷的心尖宠墨心〕〔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报告总裁爹地,妈〕〔七零甜妻太撩人〕〔妆宦〕〔蒲苇戏珠〕〔重生青梅逆袭记〕〔渣年记事〕〔愿无来生〕〔我真没想入赘〕〔狂婿〕〔肌肉影帝〕〔王倔头的幸福生活〕〔来自娱乐圈的泥石〕〔至尊狂兵〕〔超品农民〕〔都市超级医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一百四十八章 人心可怖
    尸虫蛊?

    这茧层果然和蛊降有关!

    惊恐让我暂时克服了生理的不适,刚要忍不住再去仔细看那些从老鼠肚子里迸出来的虫子,眼角的余光却瞥见,茧层上又多出了十多个凸起。

    这些凸起大小不一,小的就好似乒乓球,大的跟我和桑岚在上面看到的一样!

    火!火!火!

    赵奇边向我跑边急吼吼道:尸虫怕火,快脱衣服点火!

    也就是在这电光火石的工夫,茧层表面的凸起已经先后破裂,七八只硕大的黑毛老鼠,从茧层中突破钻出。

    这些老鼠看上去倒是鲜活,却或许是在这废楼里待的时间长了,非但不畏惧人,反倒直朝着我和赵奇冲了过来。

    跑!赵奇转身就跑,点火!快点火!

    我终于彻底反应过来,老鼠不可怕,可这些老鼠是从茧层里钻出来的。

    它们表面鲜活,但体内多半都已经寄生了蛊虫,甚至是被蛊虫操控才扑人的。

    真要是被这中了蛊降的老鼠咬上一口,鬼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

    尽管赵奇说尸虫蛊怕火,可眼下我去哪儿生火?就算现脱衣服点火也来不及了,更何况我背上还背着个人!

    情急之下,我也只能是跟着赵奇撒足狂奔。

    好在这一层虽是地下邪墓的一部分,或许是为了更深度的迷惑误闯入这里的人,也做了空间分隔。

    我背着臧志强,跟着赵奇跑进最近的一个门洞,我刚要继续往前跑,就听身后陡然传来咣当一声,似金属碰撞的巨大声响。

    别跑了!

    听到赵奇的喊声,我停下脚步,回过头就见他已经关上了门,背靠在门扇上,弯着腰双手捂着心口,像是突发哮喘病一样满脸的痛苦之色。

    你不会是有哮喘吧?貌似我从来没听说过赵奇本人有这种病。

    赵奇摆摆手,又喘了两口才说:把身上所有能生火的东西,全部……全部拿来,尸虫蛊惧怕水火……点火……点着火就能阻挡一阵。

    他喘的实在厉害,但行动却是不慢。

    说话的当口,已经咬着牙把自己的裤子扒了下来,侧身顶着门扇,向我伸出手急道:给我打火机!

    我把打火机抛过去,他一边蹲身点火,一边气咻咻冲我道:还愣着干什么?脱衣服啊!这门能挡住老鼠、挡住别的被寄生的东西,可挡不住尸虫!

    人都说情急生智,有些时候这句话绝不适用。

    眼看这鬼山大佬吓得都‘裸`奔’了,我哪敢怠慢,当即将臧志强放在一边,开始脱衣服。

    我的外套先前给了桑岚,这会儿除了裤子,也就只剩上身一件毛衣和秋衣。

    我把上身的衣服全脱下来,甩给赵奇,突然想到一个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随着门后的火焰升腾,赵奇似乎也没刚才那么紧张了,一手横过火堆抵着门,扭过脸皱着眉问:你笑什么?

    哈,我不知道你来的时候见没见到桑岚,她要是跟咱们在一块儿,见到这阵势,保管她以后再也不会不知道天高地厚,自以为是了。

    此刻的赵奇或许并不熟悉桑岚,但以他的智慧,很快就听懂了我话里的意思,呵……人间路、阴阳道,深似瀚海,哪有想当然的?就像我……一时大意,一步错,满盘皆落索!

    见他说到后来牙关紧咬满脸恨意,我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只觉世事无常,又充满荒诞讽刺。

    我平常虽然大大咧咧,可私下里不是没想过,操控鬼山的究竟是什么人?他营造鬼山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他到底是不是人?

    时至眼下,鬼山主人的身份即便不用点破,也已经心知肚明。以对方的头脑,当然也想到我多半已经洞悉了他的真实身份。

    但不光是我,恐怕对方也没想到,我俩第一次‘赤诚相对’、‘狭路相逢’,会是他妈在这种绝顶危机的情形之下。

    短暂的‘放松’过后,我问赵奇:你现在知道那些茧是怎么回事了?

    赵奇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盯着我看了一阵,反问道:

    我看你也没有多害怕的意思……你能来到这里,肯定事先没少下功夫,你已经预料到会有现在这种局面,你有脱身的法子了对不对?

    我苦笑流于表面,呵呵,刚才还说桑岚呢,现在看,你比她还想当然。

    我虽然笑的发涩,可心里却多少有了几分平衡。

    一直以来,我都对这鬼山大佬、月白长衫有着难以言喻的惧怕。

    我就是个半吊子阴倌,是个普通人……是个普通的‘骗子’,巧舌如簧的骗骗那些愚昧妇女还成,要我面对一手打造鬼山的大老板,那我就真是厕所里点灯——找屎(死)了。

    可眼下再看,赵奇……碍于他的特殊身份,姑且叫他赵老大吧。

    赵老大原来和普通人一样,在面对生死危难的时候,也会害怕。

    不知道赵奇是不是过于敏感,以为我的反应是在嘲讽他,脸色略微显得不快。

    但是,他很快就冲我一笑:你比我年轻,头脑好用,你来这里之前,肯定不会不做功课。

    他话音一顿,朝着歪在地上的臧志强看了一眼,两眼骤然放光:你一直背着他不肯放下,难道说,他才是能让我们离开这里的关键?

    大约两分钟前,我才在茧层面前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怖,我以为那是恐怖的极限,可看到赵奇此刻的眼神,我才猛然惊觉,这世上有比蛊降更可怕的存在。

    看他的神情,我毫不怀疑,只要我说臧志强这个‘累赘’是脱离险境的关键,可具体做法是,把臧志强的五脏六腑掏出来,甚至是将臧志强千刀万剐成碎肉扔到门外,就能抵御茧层尸虫,眼前的赵奇,必定会毫不犹豫,甚至毫无顾忌的照做。

    为了逃命,即便他手头没有利器,可只要能达到目的,他徒手也能将臧志强撕碎!

    ‘人心可怖,比鬼当诛’……

    这一刻,破书上的八个字,在我心中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诠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位面无限重生〕〔天官赐福〕〔吻安,挠心小娇妻〕〔万古神帝〕〔敛财人生之新征程〕〔新华源〕〔罗衍传〕〔至尊妖娆炼灵师〕〔重生南非当警察〕〔最强狂暴升级〕〔秘巫之主〕〔盐商天下〕〔木叶之魔人李〕〔NC031年鉴〕〔第一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