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婚王妃很逍遥〕〔绝品透视高手〕〔长在春风里〕〔快穿小黑屋拯救黑〕〔暗月纪〕〔神话少女〕〔楚潇虞歌〕〔半缘修道半缘君〕〔港乐时代〕〔绝世神皇〕〔一世独尊〕〔骨狸〕〔诸天剧透群〕〔地球求生指南〕〔从特种兵开始崛起〕〔一眼定情:冷少甜〕〔重生萌王穿越万界〕〔当青春遇上藏青蓝〕〔重生之人不为己〕〔灭星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一百五十五章 黑龙
    赵老大还是跟着走了进来,先是战战兢兢的左右看了看,忽然“咦”了一声:“怎么不在了?”

    我回过头问:“什么不在了?”

    不见了魙的踪影,赵老大神态自若了许多,许是也知道这会儿不是尔虞我诈的时候,看着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这里是五行之中,金的阵眼,建成之初,元天机便将一具铜像安放在这里。”

    他的眼珠忽然快速的转了转,神情显得有些诡异,“那铜像也可以说是整座墓的阵眼,是一个和老三颇有渊源的女子形象。现在……你也看到了,这里并没有什么铜像。”

    我从背包的夹袋里拿出之前凭借记忆画出的那壁画中的女子,摊开了举到他面前:“是她吗?”

    赵老大眼珠又是一转,点了点头,“是她。”

    “这女人和老三有什么关系?”我问。

    “她是弟妹,是老三的老婆毛蕙兰!”

    赵老大的话,犹如一记重锤,狠狠在我心口捶了一下。

    壁画中的女子,和徐洁有着九分相似,赵老大说这房间里原本有着她的铜像,我却在重庆蛇皮巷中,元大师的家里,见过该女子的‘肉身菩萨’。

    这女人的身份,对我而言一直都是最大的谜团之一。

    现在赵老大居然说,她是老三元天机的老婆!

    如果这女人真是元天机的老婆,那徐洁呢?

    女人叫毛蕙兰…徐洁的本名是毛小雨……难道说,徐洁不单是老三的徒弟,还是他的……

    我走到屋子中央,打着电筒照看,见黑漆漆的地面上,果然有一小片颜色不同的地方,那应该就是先前安放铜像的所在。

    我没有去想铜像去了哪儿,见地板的颜色显得怪异,试着用神枝敲打。

    听到“噔噔”两下轻响,心里不由得打了个突,这地面居然是金属的!

    赵老大在身后道:“我说过,这一层本来就是为了集聚金势所建,这间房,完全是用铜铁打造的。”

    我连着用神枝敲打四壁,果然如此。

    “这里难道有暗藏的密道,能够通往上面?”

    赵老大边说边四下搜寻,作为这墓葬的筹建人,他显然对这里的细节也不是很熟悉。

    我暗暗摇头,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密道,但一定暗藏着某个机关,而那神秘的机关,似乎是我们能逃出生天的唯一希望。

    只是,机关在哪儿?该如何开启呢?一旦开启,又会是怎么一番景象?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到了现在还不肯说出来?”

    赵老大焦躁起来,指着门外大声道:“没时间了,它们追来了!”

    “别他妈废话!”

    我骂了一句,朝门外一看,头皮也是一阵发紧。

    只这片刻的工夫,那些‘茧’竟然已经将外边的空间侵占了三分之一,并且加快了速度,正在向前蔓延。

    我再次快速的在房间内搜寻了一遍,仍是没有发现,想了想,指指被放在一边的臧志强,对赵老大说:

    “他告诉我,这一层布设了音冢机关。”

    赵老大眉头一蹙:“音冢?”

    “对!”我点点头,用神枝指着门外,“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留意,第一扇铜门外的空间,是最大的,铜门后次之,等过了第二扇铜门,空间就又小了些……这里的整体造型,像不像一个喇叭?”

    赵老大明显对音冢有着一定的了解,闻言立刻点点头,却又皱着眉头说:

    “你的意思是,只要触发音冢机关,我们就能离开这儿?”

    我觉得到了这会儿,没必要再对他隐瞒,便说:“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触发音冢,令整座坟墓彻底崩塌,或许才有逃生的机会。”

    赵老大没再说什么,而是又走到一边,上下打量着找寻起所谓的机关所在。

    我本来还想和他一起找,但直觉告诉我,这音冢的机关绝不会流于表面,能够被轻易发现触发。

    又看了一眼门外蔓延的茧,我稍一迟疑,走到臧志强身边,在他腰间的百宝囊里翻出一捆坚韧的尼龙绳,用绳子将他紧紧的绑在背上。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带着他干什么?不嫌累赘吗?”赵老大遍寻未果,明显焦躁起来。

    “他是因为我才弄成这样的,如果不能带他出去,我就和他一起留下,到了黄泉地府,我也算对他有个交代。”我冷冷说道。

    赵老大眉头皱的更紧,刚要再说什么,就听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如夜枭般的尖利嘶吼。

    两人都被吓了一跳,顺着声音看去,我整个人顿时都快要炸开了。

    茧层在涌入第二扇铜门后,立即迅速蔓延扩张,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那些表面的人形凸起,也更加的狂躁,不断鼓胀着想要突破出来。

    这时,终于有一个凸起被涨破,一个女人的头颅,从茧层中钻了出来,发间耳鬓连接着白色的丝絮,仰面发出了尖锐的嘶吼。

    这女人的脸白的和茧层差不多,整个脑袋看上去比正常人大了许多,仔细观瞧,才发现那并非是头颅原本硕大,而像是,那人面皮下本就是空的,此刻里头被什么活物所充斥,将其头皮脸面鼓胀的快要爆裂。

    “是上面的尸皮筏子!”我连连倒抽冷气。

    茧层是从上方涌入的,这是把上面一层的尸彘全都裹挟其中了。

    尸彘本就是无骨皮囊,这会儿鼓胀期间,并且令尸皮发出啸声的,多半是那些妖异恐怖的尸蛊虫了!

    那被尸蛊虫占据的尸皮,尖啸声中终于整个从茧层中脱离出来,先是扑倒在地,紧跟着翻了个身,后背冲下,四肢却突然反关节撑地,将身体撑了起来,竟像是只有四足的人形蜘蛛一样,向这边爬了过来!

    这被尸蛊虫控制的‘人形巨蛛’像是还没活动开,行动并不十分迅捷,但随着茧层中凸起的不断爆裂,在极短的时间内,‘人蛛’的数量却是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我大气都没喘上几口,外边就已经多了几十个人身虫形的怪物。

    “你快想想办法,快想办法啊!”赵老大歇斯底里的冲我大叫。

    我顾不上搭理他,快步走到门口,借着电筒的光亮,眯起眼睛看着外面的一切。

    我发现那些人形蜘蛛里,除了明显是尸皮筏子的女人尸皮,还有一些形态外貌不尽相同的男子,当中有两个似乎是不久前才见过的‘魙’队中的成员,更有一个身上挂着破败的长袍,前额光秃,后脑勺留着辫子的家伙。

    我咋舌不已,这融合了三阳道总坛的邪墓,历经岁月,其间不知道包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更不知有多少人葬身在这儿。

    这股由尸蛊虫主导的‘白色洪流’,怕是给这至邪之地来了个大洗底,不光将尸皮筏子尽数裹挟到此,还把当初死在这里,不知埋骨何处的三阳道众,以及被害死的造墓工匠尸首全部翻了出来,变成了尸蛊人蛛!

    “啊……”

    赵老大忽然捂住耳朵,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事实是我现在绝不比他好受多少,那些‘人蛛’还没有脱离茧层的时候,就已经在不断尖啸嘶吼,落地后更是变本加厉。

    此时我们所在的空间,等同就是封闭的,数十只‘人蛛’同时发出啸声,声音钻进耳朵,那滋味能好受嘛。

    更让人承受不住的是,人蛛从茧层中分离出来后,茧层中便留下一个个孔洞,这些密密麻麻的孔洞越来越多,声波透入其中,似乎通过茧层特殊的结构形成了巨大的回响,变得如疾风过隙般尖利无比。

    这不禁给人一种错觉,那就是声音变成了实体的尖刀,随着不断的加剧,能够将人体活活刺穿似的!

    而这刺耳的声波,又具有另外一种同样拥有杀伤力的属性,一方面迎面而来,同时却又因为环境的因素,矛盾的向外抽空,似乎具有实质性的吸力,能够把人和事物吸入其中,席卷进茧层中那些孔洞似的。

    看着眼前一幕,再加上被巨大的声音震慑,我彻底懵了,大脑一片空白,再无法做出任何思考。

    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背后传来一阵引力,像是被某种力量吸住后背,把我向后拖拽似的。

    我本能的回过头,一看之下,不禁目瞪口呆。

    身后并没有人拉我,然而原本空荡的房间内,面对门的那面墙壁,竟然起了变化。

    我先前已经看过,就像赵老大说的,这房间的四壁都是用金属铁板打造。

    此刻,那面铁墙居然从中间一分为二,像是两扇巨大的铁门一样,朝着两边缓缓开启。

    随着‘铁门’的打开,背后竟显露出一条黑色巨龙!

    赵老大也发现了这点,朝着我张了张嘴,便往黑龙跑去。

    我听不到他说的是什么,但也想到,这突然出现的黑龙,应该就是音冢的机关所在,便也忙不迭跑了过去。

    越是靠近,先前那种被吸附牵引的感觉就越明显。

    等到了跟前,仔细查看龙身,顿时恍悟过来。

    这遍体嶙峋,张牙舞爪的黑龙并非是真龙,而是同样用金属打造,并且具有一定的磁性。

    我和赵老大几乎都是全`裸,自然不受吸引,可我除了带着背包,还背着个臧志强,他身上和百宝囊里可有不少的金属物件,所以我才会感觉到被吸附拉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伏天氏〕〔诡秘之主〕〔莽荒纪〕〔武炼巅峰〕〔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独步剑武〕〔校花的贴身高手〕〔九星毒奶〕〔无敌从满级属性开〕〔我从凡间来(这个〕〔万古神帝〕〔回到地球当神棍〕〔快穿之被大佬盯上〕〔杨某某的幸福生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