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龙凌天〕〔都市梵天劫〕〔我对你的念念不忘〕〔农门凰女〕〔主神在校园〕〔这就是套路巨星〕〔天烬长歌〕〔真实末日游戏〕〔明日方舟之重返罗〕〔旷野纪元〕〔争霸仙尘〕〔请不要靠近我了〕〔从渡鸦开始进化〕〔神级农场〕〔我爸真是大明星〕〔我的修仙王朝〕〔影后今天还没承认〕〔重生99当大佬〕〔鱼跃龙门〕〔剑叩天门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十五卷 阴阳律第一百五十七章 尸虫生花
    黑龙背鳍被神枝扫过,先是发出一阵龙吟般沉闷悠远的声音,但是很快,随着声音连成一片,音波的频率似乎是达到了超出人听觉范围的地步。

    一瞬间,我的耳朵像是突然失聪,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响,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在不断的震动,连带我整个人控制不住的打颤。

    那黑龙本来就是金属铸造,背脊十分的光滑,我被强大的声波所慑,脚下一滑,顿时失去重心,连带背上的臧志强从龙身上栽了下来。

    我本来紧张万分,没留意下方的状况,这一失足落下,竟砸在了一只追逐赵老大前来的人蛛身上。

    那人蛛本是后背朝下面朝上倒着爬行,被我和臧志强正面砸中,顿时支撑不住,垮了下去。

    看清人蛛模样,我直暗叫菩萨保佑。

    被我和臧志强砸中的人蛛,并非是尸皮筏子,而是我先前曾见到过,那具破衣啰嗦,留着辫子,似清朝打扮的男尸。

    这男尸并非像尸皮筏子那样空具皮囊,而是一具骨肉干瘪的干尸。正因为如此,才不至于被两人的体重压的爆裂。

    即便如此,我还是吓得头皮一麻,生怕从他身体里冒出尸蛊虫来,所以一缓过劲,就急着想要爬起身。

    可身上背着个人,行动哪是那么便利的,慌乱间一只手撑在清朝干尸的胸口,刚要用力挺起身,猛然就觉干尸的前胸忽然向下一塌。许是受到挤压,干尸的脖颈连带脑袋竟向上挺了起来,竟和我直直打了个照面。

    这干尸的一对眼珠子还在,却是萎缩的像两个桃核一样嵌在眼窝里。

    惊骇之下,我手脚越发不受支配。然而,这时我却突然闻到一股子从来没有闻过的奇异香味。

    我不由得顺着香味看去,讶异的发现,或许是胸腔受到挤压,干尸的嘴竟被气流冲的张开了。

    干尸嘴里的舌头,居然是墨绿色的,在舌尖的部位,竟生着一朵幽绿色透明的花朵,香味似乎就是这怪异的花儿所发出的。

    “快把这花摘下来!”静海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

    这会儿我耳朵被震得旁的什么都听不见,但静海和尚就隐匿在我手腕的佛珠里,所以他的声音能够勉强入耳。

    我不知道这尸体口中的花有什么用处,不过听老和尚口气急切,于是当即也没多想,顺手就用右手捏住了干尸的下颚。

    刚要去摘他舌尖的花朵,猛然间,干尸那墨绿色的舌头竟像是活了过来,居然一下子从嘴里蹿出半尺来长。

    我被吓的差点没撒手,眼看干尸的舌头一伸之后又快速的往口腔内缩回,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神反应,捏着干尸下颚的右手一翻,手指上套着的掘子爪的尖端,正刺入了舌根的部位。

    掘子爪本来就是钩爪状,这一下刺入,那绿色的舌头是再也缩不回去了。

    这时,我才惊愕的发现,这他妈哪是什么舌头,根本就是一截尸蛊虫的虫身。只是这条尸蛊虫和从其余尸皮筏子身体里钻出来的不一样,顶端并不是人一样的头颅,而是生了一朵犹如翡翠琉璃般的小花。

    事出反常必有妖,物生异象定为宝。

    静海和尚也算是舍命陪我一遭,既然他贪宝,那就顺手将这头顶开花的尸虫带回去投桃报李!

    匆忙中打定这个想法,立即侧身从干尸上翻到一边。

    那开花的尸虫被掘子爪勾住后端,随着我的动作,竟被连根从干尸嘴里拔了出来。

    我也顾不得多想,扯过斜挎的背包,不管三七二十一,打开侧面口袋,将它塞了进去。

    做完这些我才猛然发觉,四周围不知道何时,竟变得安静起来。

    只能说,这种安静是相对的,我不能确定黑龙所发出的声音是否已经停止,因为那实在超出了人耳能分辨的频率范围。但周围的空气,明显已经不再震动。

    定神一看,其余冲进这里的人蛛,貌似都受到声波的震慑,一个个仰面倒地,变得全然如死物一般,再没了动静。再看门外,那白色的茧层竟也停止了蔓延,茧层的表面,兀自有数个人蛛探出身子,却都像被定格似的,不再动弹。

    这突然而来的寂静,让我不由得生出一种暴风雨即将到来的预感。

    这时,佛珠内再次传来静海的声音:“音冢已经发动,这里就要塌了!你快点躲到那阴龙后边去!”

    我猛一惊,再度看向门外,就见原本定格在茧层中的几个人蛛,似乎忽然动了一下。

    它们并非是向外爬,而像是由于茧层变得松弛,同时向下坠了一坠。

    看着茧层中那些因为人蛛脱出留下的孔洞,目光收回到临近的门框上,我登时醒悟过来。

    由阴龙所发出的声音,并非消退了,而是通过这音冢喇叭状的结构,透过茧层,向外传了出去。

    我虽然不了解音冢的具体构造,但毫不怀疑由阴龙所发出音波的威力,当即背着臧志强,快步跑到阴龙后方,藏在阴龙的肚腹下头,一边休养生息,一边等待即将到来的变故。

    “咳咳咳……”

    赵老大歪坐在一旁,捂着胸口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呸’的一声,将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在地上。

    “你到底想害赵奇到什么时候?非得玩死他才肯罢休?”我恨不得这就扑上去,掐死这孙子。

    赵老大又咳了两声,惨然一笑:“小子,凡事不能只看表面。你怎么就知道,是我要害他,而不是他自愿为我所用呢?”

    “放你娘的屁!要不是你们抓了萧静,他赵奇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越说越火大,眼看赵奇此刻遍体鳞伤,脸色晦暗的像是将死之人,再想到他变成这样,都是拜这鬼山老大所赐,不由得动了杀心。

    赵老大先前施展的所有邪术,都是以消耗赵奇的血气元阳为根本,以赵奇现在的伤势,就算能活着出去,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

    赵老大是鬼山首脑,是那些个阴阳祸事的罪魁祸首,同时又是高高在上,让人不可仰视的杜汉钟、杜大老板。

    一旦他出去以后恢复了身份,我想接近他都难,倒不如狠下心来,趁这个机会把他给办了,也好令那些个邪门诡祸一了百了。

    这个念头一闪出,立时就坚定下来。

    我垂眼看了看右手的掘子爪,抿了抿嘴唇,朝着赵老大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海贼之读书会变强〕〔真心缘何妆假面〕〔剑侠新传〕〔萝莉对我下手了〕〔绝命技师〕〔大乾风云录〕〔60岁觉醒篮球系统〕〔绝色王妃她胖过〕〔浓情假爱:神秘老〕〔我对你的念念不忘〕〔都市梵天劫〕〔逆龙凌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