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婚蜜爱,老公大〕〔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悲催村女重生记〕〔沧元图〕〔大医凌然〕〔重生国民女神:冷〕〔战龙〕〔神涯木道〕〔我真没想入赘〕〔超宠契婚:老公,〕〔游戏男神带我飞〕〔报告总裁爹地,妈〕〔夺嫡〕〔肌肉影帝〕〔我的人生变成了通〕〔血火铁〕〔超品农民〕〔狂婿〕〔都市超级医生〕〔娱乐圈最后一个女
国国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鬼命阴倌徐祸 第一百六十二章 内乱
    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我不由得一愣。

    鬼线人?

    鬼线人就是姜怀波,这人行事一向鬼鬼祟祟,遮遮掩掩,从来都是只发信息给我,这次怎么破天荒打电话来了?

    我接起电话,姜怀波在电话里劈头就问:“你……你这几天在干什么?”

    我说一言难尽,反问他打给我有什么事。

    姜怀波说,他这两天总觉得心神不宁,感觉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似的,今早起来,终于忍不住推算了一把,算出的结果令他大吃一惊。

    姜怀波结结巴巴的说:“杜汉钟,杜……杜老板死了!”

    我心里一咯噔,从活死人墓出来后,我已经狼狈不堪,并没有刻意去找寻‘赵老大’的下落,现在姜怀波居然说杜老板死了,难道‘赵老大’没有从活死人墓脱困?

    要真是那样,赵奇岂不是也和他一块儿葬身水底了?

    姜怀波在电话里肯定的说,他能够确定,杜汉钟的确已经死了,而且死透了,死的不能再死了,但令他不安的是,这鬼山大佬的死,并没有让他感到丝毫的轻松,反倒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预感。

    他的直觉是,杜汉钟的死应该和我有关,但重点是,杜汉钟的死似乎牵扯到某些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扭转,这让他大感意外,甚至是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当着史胖子和臧志强两个局外人的面,我没有向他细说昨晚在三义园发生的状况。

    事实上姜怀波也有些心不在蔫,最后只说,随着杜汉钟的死,形势的发展已经脱离了他的预想范围,他今后还会留意事态的发展,但很可能再帮不了我多少了。

    我听他话中隐约有退出这场是非的意思,又想起唐夕前不久才生了孩子,便说他本就是这场阴阳祸事的受害者,他被迫卷入其中,既然有机会脱身,那就不要犹豫,毕竟老婆孩子都需要他照顾。

    刚挂了姜怀波的电话,窦大宝就又打了进来,电话一接通,就咋呼说家里可能出事了,让我尽快回去一趟。

    我心里挂念徐洁,哪敢耽搁,当即和史胖子、臧志强分别,驾车赶回了城河街。

    我先是回了趟家,见徐洁仍是和以前一样,没出状况,心才安稳下来。

    长平一行本来让我对徐洁有诸多疑问,可见到她安然无恙,一时间却难以直接向她问出口。

    这时窦大宝来找我,和徐洁打了声招呼,示意我去他店里说话。

    来到窦大宝的丧葬铺,大双居然也在。

    刚一进门,窦大宝就没头没脑的嚷嚷着说:这日子没法过了,再这么下去,老子不死也得疯。

    我忍不住皱眉,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窦大宝拨楞着脑袋说了两个字:做梦。

    我眉头皱得更紧,刚要再问,大双在一旁缓缓道:“是驿站出状况了。”

    “驿站?”我眼皮一蹦。大双瘪着嘴点点头,“我昨晚去了驿站,准确的说,出状况的,不是驿站本身,而是这两个人……”

    他嘴里说着,将一个布包放在桌上,缓缓打开。

    看到布包里的东西,我又是一怔,那居然是两块灵牌。

    这两块灵牌显然是新刻的,其中一块上面的名字是——白长生。

    另一块却只刻着‘之灵位’三个字,名字的位置却是空白。

    “鬼罗刹白长生?”我一下想起了五宝伞中的那个断头鬼,“他出什么事了?另外这块灵牌又是谁的?”

    “是魇婆。”

    大双看着我说道,“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几天前开始,白长生和魇婆似乎开始变得失控,白长生不再像以前那么安详平和,而是变得和普通的罗刹一样,凶性大发,几次想要脱离五宝伞,离开驿站去害人性命,好在有狄金莲这个鬼伞老大的制约,才没能得逞。”

    “怎么会这样?”在我印象中,白长生这个被日本鬼子残害的断头鬼除了最初会偶尔犯‘精神病’,平常都是与人无害的,甚至大多数时候还有些滑稽。他怎么会害人呢?

    大双摇头,说他只是驿站的管家,也不清楚白长生为什么会突然性情大变。

    “关于白长生,你倒是不用太担心。五宝伞虽然快要约束不住他了,可我昨晚已经用陈伯留下的刻刀,将他转移到了这灵牌内封印了起来,他暂时还不能闹出太大的动静。”

    说到这里,大双拧着眉揉了揉太阳穴,苦恼道:“最让人头疼的是魇婆。我虽然勉强把她也封印在了牌位里,可她的精神力量实在太强大了。这几天搞得整条街的人都不得安宁,再这么下去,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窦大宝接口说:“就是,这几天没一天能安生的,不管是白天还是夜里,只要一睡着,就总做梦。也不算是什么噩梦,但梦见的也都不是什么好事,每回梦醒过来,我他娘的都想哭。”

    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一说,我总算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简单来说,就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白长生和魇婆都变得异常起来。

    白长生本来就是杀性深重的罗刹,被大双这个刻碑匠兼阴阳驿站管家封印,一时半会儿倒还没什么。

    魇婆可就没那么容易招呼了。

    魇婆本来就有着能控制人精神意识的能力,这种特殊的能力并不是有形有质的,所以,尽管大双同样将她从五宝伞里移出,封进了灵牌里,她却仍是把城河街一众邻里闹得不得安生。

    难怪我回家的时候,见到徐洁的精神似乎不大好,貌似她也受魇婆的影响,这几天没睡踏实。

    我沉思了一会儿,把昨晚的经历对窦大宝和大双说了一遍,试着分析,白长生和魇婆的变化,会不会和昨晚的事有关?

    要知道白长生和魇婆本来就是鬼山的人,现在作为鬼山老大的杜汉钟可能已经身故,两者受到影响,出现异变也就勉强能够解释了。

    大双是管家,主要负责我不在的时候,打理驿站内的事务,所以并不能给出中肯的意见。

    窦大宝最直接,说甭管怎么地,得先把灵牌里这俩祖宗送走,再这么下去,街坊四邻都得被折腾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吻安,挠心小娇妻〕〔诡秘之主〕〔伏天氏〕〔道祖,我来自地球〕〔九星毒奶〕〔武炼巅峰〕〔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万古神帝〕〔重启飞扬年代〕〔魔临〕〔罪全书全集(十宗〕〔都市之最强狂兵〕〔贞观贤王〕〔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sitemap